(大结局)洛洛齐沉渊小说-皇上滚开,本宫要上天免费阅读 by秋微

发布时间:2018-12-06 17:01

洛洛齐沉渊小说

皇上滚开,本宫要上天全文阅读

  《皇上滚开,本宫要上天》是一本剧情非常有趣的古代穿越小说,洛洛和齐沉渊是书中的主人公,此书又名《医色倾国:王妃好可口》,全文讲述的是洛洛是一个依靠现代技术被克隆出来的人,在危难之际是创造她的人将她送往了异世界,而穿越到异世界的洛洛与秦王齐沉渊展开了一段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
  “你身上的毒都在往你的心脏里聚集耶,这些毒在平常心脏往身体的各部分供血的时候,偷偷的损坏你的身体各个器官。
  然后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差,你这个人也会变成一个毒人,最后会演变到身边一个亲近你的人都没有,怕是跟你亲近的女孩子,都死了吧?”
  洛洛肯定的说道,眼前的这个人浑身都带着毒,他身上有东西镇压着的,但是其他的人身上却没有东西可以镇压。
  齐沉渊浑身僵硬着,所有亲近自己的女子都死了,就算是男子又有几个可以挨近他身体的?只是眼前这个女子……他每个月的十五噬骨之毒必然要发一次,可是眼前这个神秘女子,却是一个变数!她不仅可以压制他身体的毒,而且还能靠近自己!
  难不成,这个就是他命中的贵人?
  洛洛跟他喃喃的说话,说着说着困了,闭上了眼睛,还不忘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整个印月泉充满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芬芳。
  月过中天,齐沉渊慢慢的转身,在月光下打量这个神秘女子的脸,小巧灵动,皮肤细腻,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
  他脱下外衣将她裹起来,自己也虚弱至极,靠在印月泉旁睡着了。

第1章 噬骨之痛

  “洛洛,到另外一个世界,一定要记得好好活着,记得要善良!”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眼泪摩挲的对着玻璃容器中的女孩子说道。

  “爸爸,洛洛不想去另外一个世界,洛洛想跟爸爸在一起!”女孩子难过的说道。

  “你不能跟爸爸在一起,洛家的人会来挖你的心脏,肾脏,取走你的眼睛,撕下你的皮肤!”说到这里,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再也说不下去了。

  江城首富,洛家的小姐有天生的心脏病,洛家把他抓过来让他克隆一个人出来,然后用这个人的心脏来为洛家的小姐治病。

  而玻璃容器中的女孩子,就是被克隆出来,养心脏用的。

  可是当洛洛乖巧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了,于是偷偷的研制出了新型时光机,要把洛洛送到另外一个空间去。

  “哐!”门被撞开,来人大喊:“你在干什么?”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连忙伸手摁在了红色的按钮上,洛洛所在的玻璃容器,突然发出刺眼的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之上有紫色蓝色粉色的交织在一起的光芒,并且有像萤火虫一样的东西渐渐的往上升。

  洛洛在奇异的光彩中,随着玻璃容器往上升,她的身体渐渐的融化在了奇异的光中。

  两分钟之后,那抹光不见了,白大褂的男人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亲手创造的人,他怎么舍得杀害她?

  更何况,她的基因是改良过的,现在世界上的人,没有一个能优秀超过她的,他交给她的那些东西,即使是在异世,养活自己也绰绰有余。

  只是她天性纯良,没有经过世事,前途怎么样,还不敢肯定!

  洛洛随着奇异的光不断的升高升高,突然来到了一个彩色的隧道,有一种力量推着她快速前行。

  “啊!!!!”身后的力道突然消失,她直直的坠了下去。

  齐国秦王府后山的印月泉,齐沉渊浸在水里,暗暗的调理气息,今天是每月一次噬骨之痛的发病日,三年来他都是靠着印月泉度过的。

  “噗通!”一声,空中突然毫无预兆的掉下来一个什么物件,齐沉渊突然被打断,气血突然乱蹿,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洛洛掉入湖中之后,像一条鱼一样一个优美的转身,却并没有露出水面。

  这里的水好舒服啊,比爸爸那里的水更舒服!

  洛洛正在水底享受泉水带来的舒适感,突然头发被人拎起来,把她拉出了水面。

  “谁派你来的?”齐沉渊低沉薄凉的声音,像是三九天吹气的寒风一般,让人直哆嗦。

  可是洛洛却自动忽略了他的不高兴,盯着他俊美无双的脸,说:“你好像比爸爸还好看一些嗳!”

  齐沉渊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狠狠的摁在了水里,洛洛被闷在水里之后,觉得莫名其妙的,她只是说对方长的比爸爸好看,他好像很生气?

  不过反正水里呆着舒服,她就不挣扎的闷在水里,一双大眼睛习惯了黑暗,异常的灵敏,她四处瞅,却不小心看到了齐沉渊的某个地方。

  好奇怪啊,跟自己的不一样!

  她好奇的伸手去捣了捣,齐沉渊的面色蹭的一下红了,她竟然……

  不知羞耻!

  齐沉渊一把把她拉了上来,眼眸里露出一股杀气,冷冷的问:“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那个,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拽我的头发,爸爸说我头发很漂亮,要是拽坏了太可惜了!”洛洛鼓着腮,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说道。

  “……”

  “你可以拽这里,这里肉太多,有时候还会痛,拽掉就不用痛了!”洛洛说着挺身把XIONG露了出来,爸爸说洛小姐心痛,把心脏挖出来就不痛了!

  自己的XIONG也很痛,是不是拽掉就不痛了?

  齐沉渊看到了她竟然大咧咧的把XIONG露出来让自己抓,羞的面部涨红,实在是不知羞耻至极!

  他猛然转过脸去,一掌伸出,洛洛被他的掌风打到了几米开外,沉入水中。

  他飞身上岸,隔空取物,衣服在空中扬起了一抹优美的弧度,再看去他已经穿好衣服,在空中旋转了一番,稳稳的坐在了腾竹轿子上。

  “主子!”四个暗卫从四方蹿了过来,齐沉渊手一伸,制止了他们,他们又往四个方向蹿去,霎时不见了踪影。

  洛洛跌入水中,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她胸口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个人好端端的就打人,她再也不要跟他说话了。

  她从水里看到他坐在岸上,就是不肯出来。

  齐沉渊垂眸看着水里许久,没有看到这个女人出来,心里诧异,但是也不着急,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洛洛本来坐在水底,坐着坐着犯困了,直接躺下睡觉了,她怕自己睡觉的时候飘上去,搬起一块石头压在自己的肚子上。

  齐沉渊看到水里有动静,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终于藏不住了!就算是练过龟息大法,也不可能一直呆在水里!乌龟尚且需要露面呼吸,何况是人?

  可是湖里短暂的动静过后,渐渐的又恢复了平静。一个时辰之后,齐沉渊看着平静的湖面,刚刚似乎没有女人出现过一样。

  他双手轻轻往轿上一拍,纵身投到了水里,出来换了一口气,才找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他伸手去拉她,才发现有一块石头压在她的肚子上。

  他心里微微一沉,还没有问出是谁派来的,她竟然被一块石头压在了水底,也算是便宜她了!不过尸体不能留在水底,否则脏了印月泉!

  齐沉渊伸手把她拉出了水面,她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继续闭着眼睛。齐沉渊心里微微一惊,这个女子到底是何人?竟然可以再水底安然无恙的睡觉???

  他再一次伸手把她丢在水里,想要上岸看看她究竟能在水里睡到几时,未料想他的噬骨之痛突然发作了。

  他伸手捂住胸口,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冒了出来,浑身的血管因为疼痛而爆出,几乎要破裂!

第2章 命中贵人

  他伸手捂住胸口,额头上的汗大颗大颗的冒了出来,浑身的血管因为疼痛而爆出,几乎要破裂!血液迅速的在血管内游走,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痛的连哀哼都没有了。

  他红着眼睛,伸出手来一掌朝水里打了过去,一掌打出去,非但没有减轻他的痛苦,倒使他更加的痛苦,几近昏厥。

  洛洛被他的声响给吵醒了,在水里翻了个身,突然闻到了一股不对劲,水里有一股毒药的味道,她顺着药味寻了去,没有想到竟然游到了齐沉渊的身旁。

  “别动,你中毒了!”洛洛突然从他的背后抱住他,对他说道。

  一股不知名的香味蹿入了齐沉渊鼻腔,他的疼痛像是随着香味的进入而渐渐的减轻,霎时间就歇了下去。

  “你别打我,我帮你解毒好不好?”洛洛的脸蛋贴在他的脊梁上。

  齐沉渊浑身一僵,痛苦被镇住,身后软软的触感就更加的明显了。

  “你是何人?”齐沉渊凉薄的声音有些颤抖,刚刚剧烈的痛苦使他的身体非常的虚弱。

  以往噬骨之痛发生之后,他经常两三天都下不了床,到后来他会昏迷,他甚至不知道哪一次发病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是洛洛,江城首富洛小姐要挖我的心脏,爸爸把我送到这个时空来了!”洛洛贴着他的后背说道,鼻子不停的探着他身上毒气的走向。

  齐沉渊还在消化她的话,却觉得她的话没头没脑的,江城首富么?

  “你身上的毒都在往你的心脏里聚集耶,这些毒在平常心脏往身体的各部分供血的时候,偷偷的损坏你的身体各个器官。

  然后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差,你这个人也会变成一个毒人,最后会演变到身边一个亲近你的人都没有,怕是跟你亲近的女孩子,都死了吧?”

  洛洛肯定的说道,眼前的这个人浑身都带着毒,他身上有东西镇压着的,但是其他的人身上却没有东西可以镇压。

  齐沉渊浑身僵硬着,所有亲近自己的女子都死了,就算是男子又有几个可以挨近他身体的?只是眼前这个女子……

  他每个月的十五噬骨之毒必然要发一次,可是眼前这个神秘女子,却是一个变数!她不仅可以压制他身体的毒,而且还能靠近自己!

  难不成,这个就是他命中的贵人?

  洛洛跟他喃喃的说话,说着说着困了,闭上了眼睛,还不忘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整个印月泉充满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芬芳。

  月过中天,齐沉渊慢慢的转身,在月光下打量这个神秘女子的脸,小巧灵动,皮肤细腻,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

  他脱下外衣将她裹起来,自己也虚弱至极,靠在印月泉旁睡着了。

  洛洛在他睡着之后,猛然睁开了眼睛,穿上了他的衣服,悄悄的溜走了。

  “留下来帮你解毒?我才不呢!莫名其妙的打我,还想要杀我!”洛洛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心里狠狠的想着。

  路过包子铺的时候,她闻到包子的香味,双腿迈不动了,好想吃啊!

  “四小姐?四小姐在这里,四小姐在这里!”有人大喊一声,上前摁住了洛洛,洛洛连忙挣扎着说:“你谁啊?放开我,放开我!”

  有人用手上前捂了洛洛的鼻子,洛洛突然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间闺房里了,她连忙坐了起来,气冲冲的问:“谁给我使用了安眠药?不知道会把人给刺激傻的吗?”

  “四小姐,你小点声,今天是你和王爷大婚,千万不可像在洛府这么任性!”一个年约四十的嬷嬷上前说道。

  “什么大婚?”洛洛瞪大了眼睛,嬷嬷见状连忙说:“坏事了,四小姐不仅脑子不好使,现在也不记事了!”

  “四妹妹,秦王虽然病入膏肓,还是个残疾,但是好歹也曾经是我们大齐第一美男子,你一个庶女,嫁给王爷当王妃,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洛大小姐上前安抚道。

  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些算计!

  “谁是你四妹妹?病入膏肓,还是个残疾,要嫁你去嫁啊!”洛洛听到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知道她们没有说什么好话,立刻反驳道。

  洛媛媛的眼眸微寒,当初订婚的时候,可不是就是她和秦王是一对,小时候她也渴望嫁给秦王。

  但是自从秦王那一次和楚国交战之后,落下了半身不遂,只是半身不遂也到还可以接受,让她难以接受的是他中毒已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她可不想早早的当了寡妇。

  “四妹妹,这不是谁嫁谁不嫁的问题,而是谁该嫁的问题!”洛媛媛使了一个眼色,有人上前来点了洛洛的穴道,洛洛瞪着眼睛,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痛的不行。

  京都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站在大街上,他们都来看看今天秦王娶妃,秦王在大齐谁人不知?不仅是个残疾,还身染恶疾,几年都不出府门,大家都传言说这一次皇上钦定的婚期,只不过是为了给秦王冲喜。

  “可怜了洛家大小姐,大好的年华就这样毁了!”

  “这位大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秦王再不济也是王爷,人家身份在哪里隔着呢!”

  “小心,祸从口出!”有人说了一句,两人连忙住了口。

  迎亲的队伍从秦王府出来,前面鞭炮开路,后面紧随的是喇叭唢呐锣鼓齐喧,抬礼物的人跟在吹乐器的人后面。

  秦王的侍卫黑面李壮穿着大红的喜袍,坐在高头大马上,高头大马之后是八人抬的大轿。

  大轿前后左右有八个人护卫,在护卫之后,还有长长的队伍,那是搬嫁妆的队伍,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洛府去了。

  洛府内,小厮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客厅,一边跑一边说:“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洛仁福听到小厮直接说个不好了,差点没有把茶杯摔在他的脸上。

  “老爷,是秦王府迎亲的来了,好大的阵势!”小厮哆哆嗦嗦的说道。

  “什么?”洛仁福伸手啪的一声拍了拍桌子,问:“难道逃婚的事,没有散布出去?”

  他着急的背着袖子转来转去的,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什么对策来。

第3章 桃代李僵

  半个月前皇上突然下令要他把嫡长女嫁给秦王,可是秦王的情况,他怎么甘心把好好的闺女嫁给他,所以散布了大小姐逃婚的事,难道秦王不知道?

  他料定秦王不会甘愿受到这样的侮辱,定会找皇上要个说法,他原本还等着秦王违背圣旨,谁知道他竟然还真的按照娶妃的阵势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爹~~~”洛媛媛过来拍着他的后背,说:“爹为何事心焦呢?”

  洛仁福连忙拉着她说:“媛媛啊,爹不想把你嫁给秦王,可是圣旨已下,爹无法抗旨啊!”

  “爹,不用这么为难,女儿都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洛仁福瞪大了眼睛,洛媛媛在他耳旁说了什么,洛仁福双手一拍,说:“我的好媛媛,就是聪明!”

  说话之间,秦王府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洛府的门前,百鸟朝凤被吹的响彻云霄。

  洛媛媛朝洛仁福点了点头,快速的退去,洛仁福带着洛府的人连忙出来迎接。

  吹乐器的人到了洛府门口分两排站好,抬礼物的人前行到了洛府的宅院里,把礼物给堆满了院子。

  李壮下马之后,喜婆连忙去把新娘子牵了出来。

  “媛媛,以后你嫁到王府,凡事要以王爷为天,为秦王府开枝散叶,好好帮助王爷打理王府!”一位富态的妇人过来拉着洛洛的手,另一只手拿着帕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洛洛想说话,但是张不开嘴,动都给嘴皮子都痛的冒汗。

  “夫人,让媛媛赶紧去吧,省得耽误了吉时!”洛仁福连忙拉过夫人,喜婆连忙上前来搀扶洛洛往外走。

  洛洛极其不情愿的被送到了八抬大轿上,李壮看了看洛府,并没有什么陪嫁的嫁妆,眉头一皱,打马回府。

  “洛府没有嫁妆啊!”

  “对啊,怎么没有嫁妆啊?”

  “不会是因为看不起秦王,所以连嫁妆都不给陪送吧?这让洛小姐到了秦王府怎么抬起头啊?”

  “兴许人家秦王不在乎呢!”

  众人看到洛家并没有陪送嫁妆,又议论了起来。

  迎亲的队伍回到秦王府,秦王府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李壮下马踢了轿门之后,喜婆挑起了帘子,把洛洛给拉了出来。

  王府的门口放置一个火盆,喜婆牵着她走到火盆前,说:“跳了火盆,以后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洛洛从盖头里看到了前面有个火盆,直接从旁边绕过去了,留下一干众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到了喜堂之上,秦王坐在特制的凳子上,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抹渐渐靠近的身影。

  洛媛媛,京都第一美人,他少年时就聘下的妻!

  李壮牵着洛洛来到秦王面前,说:“王爷,王妃到!”

  “嗯!”秦王接过李壮递过来的大红绸,转脸朝向高堂。

  喜官高呼:“一拜天地!”

  洛洛没有反应!

  围观的文武百官,立刻交头接耳,这是怎么回事?皇上坐在上位上,见到新娘这边模样,也十分的不悦,只不过碍于这是秦王的大婚,也不好治罪。

  秦王转眸看向洛洛,发现了有些不对劲,伸手在她的脖子和后背上点了几下。

  洛洛的穴道刚被解开,那种走一步都痛的像针扎一样的感觉瞬间消失了,自由之后,连忙丢掉手里的大红绸缎,把盖头一扯。

  众人看到新娘自己扯了盖头,都面面相觑,这、这……

  这了半天,也无法说出他们内心的震撼。

  在大齐还从来没有离经背道胆大妄为的女子,而且这还是当着皇上的面,于理不合,于理不合!

  虽然他们震惊秦王妃的举动,更是震惊她的容貌,果然是京都第一美人!只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气质有些不一样,洛媛媛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可是眼前的这位嘛,一言难尽!

  秦王看清楚了她的模样,浑身一僵,这女子不是洛家嫡长女洛媛媛,倒是像那夜在印月泉他梦中出现过的女子!

  “那个秦王,我不是你的妻子,都是一场误会,现在你回去找你的妻子,我要走了,baybay!”洛洛说着,伸手提着裙子要往外跑。

  秦王眼眸一深,这女子说话都跟那夜的女子一样,难不成那不是一场梦?

  侍卫李壮连忙拦住她,说:“王妃请留步!”

  洛洛看到他手里抱着的剑,心里一寒,刚刚那个秦王她看清楚了,就是那天晚上她好心救他,他却想要杀她的,留在他的身边还能安全?

  可是眼前这个人,手里的剑……她哆嗦了一下,颤颤一笑,说:“真的是误会,我不是你们的王妃!”

  “大胆洛仁福,竟然敢欺君!”皇上桌子一拍,低下的大臣吓的连忙跪下,齐声高呼:“皇上息怒!”

  “七弟,这既不是你聘的妃,朕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谢皇上!不过臣弟娶妃,也不过是为了冲喜,是谁也无所谓。”秦王淡淡的说道,像是根本不在意娶过来的是不是洛家嫡长女了。

  皇上见秦王不在乎,自己要是继续的难为人的话,倒像是自己故意捣乱了,于是深呼吸一口说:

  “既然七弟无所谓,朕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只不过洛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臣弟谢皇上!”

  洛洛瞪大眼睛看着他们,大概知道了刚刚那个皇上想要杀人,秦王求情了。

  “秦王妃,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拜堂?”皇上龙颜不悦,洛洛缩了缩脖子,一咬牙走了回来,先拜堂,拜完了之后再跑路。

  “你跑不了!”秦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你怎么知道我要跑路?”洛洛的盖头被人盖住了之后,听到秦王的话,诧异的问。

  秦王没有说话,倒是听到喜官高声喊:“一拜天地!”

  洛洛从盖头里看着秦王,见他双手撑住凳子,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去,认认真真的转过身去,弯下腰去,洛洛也学着他的样子弯下腰。

  “二拜高堂!”

  秦王又用双臂撑着自己的身子,要把自己再转过去,他额头上微微有汗流出,面色也有些苍白。

  洛洛看到了,有些心疼,只不过下一刻他又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洛洛也有样学样的弯了腰。

  “夫妻对拜!”

  秦王又要用双臂撑身子,洛洛连忙摁住他,说:“不用你费心的来转,我到你对面!”

  秦王抬头看了看她,却见她抬步走到了他的面前,规规矩矩的站好,说:“站在这里可以了吗?”

  “可以!”秦王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众人心里纷纷哀叹,王妃这种看似体贴的做法,实际上有辱秦王男子的气概,伤人自尊啊!

  皇上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说:“七弟,王妃是真心为你,好福气啊!”

  “啊哈哈哈,好福气,好福气!”大臣连连随着说。

  秦王面色苍白咬牙切齿的慢慢弯下了腰,洛洛也学着他的样子弯下了腰,两人的头凑在了一起,洛洛小声的说:“那个秦王啊,刚刚我不是故意的,他们都是坏人,故意挑拨离间!”

第4章 同病相怜

  齐沉渊一愣,洛洛已经直起了腰。

  “礼成!”喜官一声喊,喜婆上来把洛洛搀扶到新房去了。

  “王爷,王爷?”李壮带着四个人过来,要把王爷抬到新房里去,不想王爷却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太医,太医!”皇上大喊,太医院首立刻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给秦王请脉。

  众位大臣看到秦王大婚当天就昏迷了,纷纷的揪心不已,不会是办了红事就要办白事了吧?

  “太医,七弟他如何?”

  “回皇上,脉象虚弱,气息混乱,急火攻心!”

  “有何法可知?无论如何,今日都要让七弟洞房,为秦王府留一条香火!”皇上焦急的说道。

  “待微臣替王爷扎上一针!”太医院首说着拿着针就要往秦王身上扎。

  “住手!”洛洛突然跑了出来,张开双臂护在秦王的面前,说:“不准扎!”

  “这……”太医院首为难的看着洛洛,又看向了皇上。

  “秦王妃,秦王的身子不适,太医在治病!”皇上难得好耐心解释。

  “我就是不准你扎他,你是要扎死了他,就是你谋杀!”

  太医院首听到秦王妃这么大咧咧的把谋杀给说了出来,他连忙朝皇上跪了下去,说:“皇上明鉴!皇上明鉴!”

  在座的文武大臣听到洛洛的话,纷纷低下了头。

  刚刚皇上说的那句话,仔细想想,还真有别样的意思。

  明面上是为秦王府好,想要秦王后继有人,可是再想想这分明不是看准了秦王的病好不了了么?

  谁敢肯定洞房一次就能怀上孩子,谁又敢肯定一次怀上的一定说男胎?就算是男胎,谁有能保证这孩子平安长大?

  而且据说秦王的身体都是有毒的,谁碰了谁死,这个王妃能不能活到明天早上还很难说。

  皇上的面色难看至极,看病是他让看的,扎针是他让扎的,这个秦王妃不是明着打自己的脸,说他要谋杀秦王吗?

  但是,现在他又不能治秦王妃的罪,文武百官谁不是人精?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来。

  “秦王妃爱护秦王,朕颇为感动,相信秦王妃的一片真心一定能感动上天,让上天眷顾秦王!”皇上收了收心思,举目朝上,看似虔诚祈祷。

  “皇上英明,秦王洪福齐天!”文武大臣连忙应和。

  “秦王妃爱护秦王,朕必定重赏!”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王爷抬到新房里!”洛洛没有理会皇帝的好意,对着李壮说道。

  李壮连忙着人把秦王抬到了新房里,然后出来,说:“各位爷,王爷已经明小的为大家备上薄酒,还请大家移步!”

  “朕还要回去批阅奏折,秦王明日不用进宫谢恩,好生养着便是!”

  “谢皇上!”

  “李侍卫,本王家里也有事!”

  “老夫家中小妾生子……”

  “老夫家中骡子要配种……”

  皇上一走,其他的大臣都纷纷站起来告辞,李壮拼命的想要挽留,却没有人愿意留下来。

  他懊恼的来到宴会厅,里面酒席丰厚,王爷还专门请了醉香楼的厨子来帮忙,没有想到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留下来。

  喜房里,秦王被人放在喜床上,洛洛早就把头上的首饰全部摘了下来,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他们都走了,你还睡?”落落转过头来,看着床上的人。

  齐沉渊听了听外面偷听的人已经走了,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是何人?”齐沉渊面无表情的问道,刚刚她拼命的要救自己,可见她并不是皇上的人。

  “我那天晚上见到你之后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到这里来,不过是要保命而已!我们现在是同仇敌忾,以后不许动不动就杀我!”

  齐沉渊抿着嘴,原来那晚自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有一位女子到了印月泉,没有想到她竟然以这种方式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看样子果然是命中贵人!

  “你跟我还真是同病相怜,居然有人想要弄死你!你小心那个皇上,省得那天你死了都死的悄无声息!”洛洛同情的看着他,刚刚说什么给秦王府留后,怕是斩草除根吧?

  齐沉渊听到洛洛的话,眼睛微微一闪,没有说话。

  洛洛见他像个闷葫芦,洛洛不再跟他说话,而是把刚刚从被子里搜出来的花生红枣全部给捧了过来,问:“你要不要吃?”

  齐沉渊不语,洛洛也不理会她,直接开始剥花生吃,吃着吃着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均匀的呼吸声传了过来,齐沉渊的眼眸微沉。

  次日,一大早秦王府门口热闹了起来,百姓都指指点点的围成一圈,人群中有个老汉身上背着荆棘跪在秦王府的门口。

  “何人在门外喧哗?”齐沉渊在书房里,不紧不慢的问。

  “回王爷,外面来人自称是洛仁福,说他对不起王爷,负荆请罪,在王府门口一跪不起!”

  齐沉渊挑眉,随即将书放下,伸手捋了捋袖口,说:“可有说为何?”

  “据说是因为洛府四小姐洛千华觊觎王爷的……美……色,所以打昏了嫡长女洛媛媛,替嫁到了王府。

  今早洛家老爷才发现四小姐不见了,四处寻找四小姐的时候,在柴房里找到了被捆住的大小姐!“李壮结结巴巴的说道。

  “觊觎本王的美色?”齐沉渊沉了沉眸子,觊觎他的美色表现在被人点穴了送到王府?拜堂的时候要逃走,洞房的时候吃着花生睡着了?

  “请王妃过来!”齐沉渊拿起了书,继续看。

  “是!”李壮出去了。

  洛洛这边睡醒了之后,脑海里混沌了片刻,随即把这两天的事给捋了捋,还真是有些头疼,刚被送到了这个世界,莫名其妙的就被嫁人了。

  “王妃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更衣!”一个年纪约十二三岁的姑娘上前福了福身,过来给洛洛穿衣服。

  “我自己穿!”洛洛哪里有别人帮忙穿衣服的习惯?伸手夺过衣服来往身上套,只是穿了半天也没有穿好,这里的衣服太难穿了。

  “王妃,王妃的衣服样式和普通衣服不同,还是婢女来帮你吧!”灵歌连忙上前,帮她穿衣服。

  “我叫洛洛,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灵歌!”

  “王妃,王爷有请!”黑面李壮站在门口豪壮的说道。

第5章 负荆请罪

  “知道了!”灵歌回复,快速的帮洛洛梳头。

  洛洛有些紧张,那天在印月泉里,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杀意,她有心理阴影了。

  昨天晚上也没有说太多话,后来她不争气的睡着了,谁知道王爷今天一大早的叫醒自己,是安的什么心?

  “王妃不用紧张,王爷看起来凶,实际上不凶,王妃多了解就知道了!”

  “哦!”洛洛站了起来,拉着灵歌的手,说:“我们一起先去见王爷!”

  “可是王妃……”灵歌还想说她的头发还没有盘,洛洛就拉着灵歌蹦蹦跳跳的跟着李壮往王爷的书房走了去。

  “王爷,王妃来了!”李壮在书房门外禀报道。

  “进来!”齐沉渊拿着毛笔的手微微一顿,面不改色的说。

  “王妃,请!”李壮伸手请洛洛进去,但是洛洛却一直抱着灵歌的胳膊不撒手,灵歌又不敢进去,两人在门口拉扯。

  “王妃,王爷请您进去,不是让我进去!”灵歌小声的说。

  “可是他很凶,动不动会打人,你帮我看着他一点!”洛洛拉着她不丢,她刚刚只是扫了一眼,看到了秦王的脸好像下霜了一样,她有些害怕。

  “王妃……”灵歌都快哭了。

  齐沉渊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眉头一皱,自己动不动就打人?

  “啪!”一声,毛笔被放了下来。

  门口的争执声也停止了,洛洛被李壮猛然推了进去,她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灵歌和李壮,两人看到洛洛这副上刑场的模样,有点于心不忍,像是她这一去就不复还了一般。

  齐沉渊广袖一挥,门哐的一声被关上了,外面两人吃了闭门羹,连忙远远的守着了。

  洛洛见求助已经没了指望,只好笑眯眯的一蹦一跳的到了齐沉渊的跟前,说:“那个,王爷您找我?”

  齐沉渊深不可见底的眸子看着她,这个女子披头散发,连最基本的利益都没有!

  “见了本王不行礼?”

  “啊?行礼?行什么礼?”洛洛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齐沉渊的眼眸一闪,问:“你爹在门口负荆请罪……”

  洛洛听说爹在门口,撒腿朝外跑。

  “来了,来了!”王府门口围观的人看到洛洛朝门外跑了过来,连忙说道。

  “爸爸……爸爸……”洛洛一边跑一边喊,到了门口一看,纳尼?

  爸爸在哪里?

  她找了一圈没有看到爸爸,很失落的往回走,她这么一走不当紧,围观的百姓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口说:

  “秦王妃,就算是你觊觎王爷的美色,也不应该打昏你大姐吧?”

  “秦王妃,就算你现在是王妃,也不能忘本吧?你父亲跪在地上,你都没有正面看上一眼,百善孝为先,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家笑话?”

  洛洛皱了皱眉头,伸手指着地上的洛仁福说:“我根本不认识他!说什么我觊觎王爷的美色,明明是他们把我从大街上绑了回去,然后逼着我嫁到秦王府!”

  围观的众人听到不一样的版本,立刻议论纷纷,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呢?”

  洛仁福听到话音不对了,连忙老泪纵横的说:

  “千华,爹知道你一直喜欢秦王,可是你也不能因此作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啊!

  你喜欢秦王,爹大可去求皇上,让你和你大姐一起嫁进来,可是你万万不能私自做主,为了霸占王妃的位子,把你大姐给绑了起来。

  这皇上要是怪罪下来,谁能担当得起啊!”

  洛仁福这么一说,百姓的风头又倒向了他,毕竟这事要是他做了什么假,欺君罔上,可是要杀头的,谁敢冒这个险?

  “你这个老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洛洛听到这个老头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顿时不乐意了。

  “千华,你竟然真的连爹都不认了吗?”

  “秦王妃,你竟然这么不孝,连亲爹都不认了!”

  “对,你羊跪乳鸟反哺,你竟然是这等不孝之人!居然直呼你父亲为老头?”

  “秦王妃,我们大齐最讲究孝道,你竟然这般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我等定会联名上奏皇上,让皇上取消你王妃的头衔!

  书房内,齐沉渊听着属下回来的报告,眼眸一低,说:“出去看看!”

  立刻有人抬着他到了王府的门口。

  “秦王出来了!”有人说了一句,百姓连忙朝秦王下拜。

  秦王一抬手,众人才站了起来。

  “何事喧哗?”

  “秦王,下官亲自来向秦王谢罪来了!”

  “原来是岳丈大人,快快请起!”齐沉渊连忙伸手,洛仁福这才起身,把刚刚那一番话又重复了一遍。

  说完了还不停的摸着眼泪,说:“秦王,都是下官教女无方,现在事已至此,还请王爷恕罪,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下官并非故意欺君!”

  “呵,原来你是怕被皇上罚,所以故意来闹事的,假装自己是无辜的,好让皇上不惩罚你是不是?”洛洛听到了他的话,立刻说了出来。

  齐沉渊看向了洛洛,众人等着看秦王如何治罪王妃,没有想到他却说:“洛大小姐不肯下嫁我这个残王,本王无话可说。但是要是有人随意污蔑本王的王妃,本王决不轻饶!”

  “王爷,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本王八抬大轿迎娶王妃,礼物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玉如意一对,玉枕一对,珍珠链首饰一箱,织锦八百匹,丝绸三百匹,汗血宝马一匹,骡子十对,谷物千石!

  然洛府让王妃净身出嫁,本王当洛府就此与王妃断绝关系,不予计较,不知洛老爷来此意下为何?”

  齐沉渊伸手摆弄着自己的袖子,不紧不慢的说着,越说洛仁福的脑门上的汗越多,越说众人的表情越惊讶,渐渐的可以塞下鸡蛋了。

  秦王的这些礼物,就是整个大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了。

  洛家让王妃空手嫁过来,这事大家都知道的,昨天还在说洛老爷太抠门,没有想到竟然是秦王买断了王妃和洛家的关系。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