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替身娇妻不好惹商臻封行焱-替身娇妻不好惹免费阅读全文 by风与自然

发布时间:2018-12-06 17:01

替身娇妻不好惹商臻封行焱

替身娇妻不好惹全文阅读

  商臻封行焱目录是什么?女主角叫商臻男主角叫封行焱的小说名字是《替身娇妻不好惹》,又名《豪门交易:总裁的99次逼婚》,小说的作者是风与自然。封行焱商臻小说讲述的是重生前,商臻空有一身的技术,却被磋磨至死。重生后,她终于看透了那所谓的亲情,却仍是看不透曾经的爱人封行焱!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而她这样天生懂事沉闷的,活该上一世被这母女俩压榨到死!但这一世,她不忍了。
  “爸,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不问一声就罢了,妈妈和妹妹污蔑我你也不管,我反驳一句,你却要我道歉?丢人的是我么?若是妹妹一开始不乱说话,反而帮我报警,我会在这让人看笑话?”
  商臻几句话让商百齐一愣!他这才发现造成现在这样的,是他的小女和妻子,而不是大女儿。
  但他还是皱了皱眉,大女儿一向听话,平时就算吃点亏也会顾全大局,怎么今天一点都不懂事了?
  这时,管家匆匆跑来,因为今天是小宴,先生不在,夫人方才送客去了,不想这么一会竟然闹出这些事来!
  一看到商臻,他吓了一跳!“商小姐,您没事吧?我带您去上药梳洗一下?”商臻看到他,心中一轻。
  “管家爷爷,我没事,有两个人想杀我,请管家爷爷帮我报警抓走他们!”
  “什么?”管家立马严肃起来,“竟然有这种事?是我们失职,商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还请诸位贵客不必担心,封家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第一章 惨死

  四级病毒研究院,密封特护病房内。

  病床上,商臻浑身插满针管,病痛将她折磨得面目全非,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她死死的盯着坐在病床前的女人,鬼爪般的手紧紧揪着床单!

  “别人感染克吉特病毒,一个月就死了,你不仅没死,还不会传染,真是完美的实验活体,这三年来,苟且偷生的滋味不错吧?”

  来人笑颜如花,说出的却是最恶毒的话语。别人是来探病,可她商清清,是来索命的。

  她说着,拿出一支注射器来,里面有淡黄色的注射液,看上去十分清透。

  “喏,这就是他们昨天才成功研发出来的抗毒血清,你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个么?他们顾念你这三年来辛苦了,这不,一研发出来就给你准备了一支,只要注射下去,你就能好了!姐,你想要么?”

  想!很想!

  商臻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她当然想要,但血清到了她的好妹妹手里,只怕今天就是她的死期!因为她会染上K病毒,就是商清清害的!

  不止是病毒,她一生都在被商清清压榨!商清清一个医学白痴,能成为现在炽手可热的美女医学天才,都是靠偷了她的东西才换来的!

  每每想到她是怎么一步步沦为商清清的垫脚石,她就恨得想死!但她不能死,她还没有报仇!

  那些研究员见她求生意志强,还说她大义,愿意为了全世界牺牲自己。

  去他妈的大义!!

  她只是为了他们能尽快研制出抗毒血清,所以饱受三年折磨也不放弃。

  终于,就在昨天!血清研制成功,但这个据说能救她命的东西,此时却被商清清拿着把玩逗弄……让人窒息的恨意翻涌!懦弱如她,原来也会这么恨?!

  商清清见她闭眼不听,终于说自己出来这的目的。

  “姐姐,我知道你不想死,如今我也不怕你翻身,因为没人会信你了,这样吧,只要你告诉我你实验室的保险密码,我就给你注射血清,然后送你去国外,如何?”

  商臻闻言,睁开眼气息不稳的说了第一句话。

  “我第一次……知道……人能这么无耻!”

  榨取了她一生还不够,杀她之前,还想骗走她最后一点价值!做梦!

  “你不肯?”

  商清清眼里闪过恶毒的光,手里掂量着注射器威胁道,“东西哪有命重要?你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商臻冷笑,不再理会。

  见对方油盐不进,商清清不甘,故意抛出杀手锏。

  “你还不知道吧,封少今天订婚了,对象就是那个青梅竹马岳梦茹!那个贱人!当初和我联手对付你,没少给你下黑手,你难道不想活着,报复回去么?”

  “封少”两个字,终于深深的刺激到了商臻!

  许久不曾听见这个姓,再一次听时,仍旧像一柄利剑,一下搅入那不会愈合的伤口!

  她听得出商清清在后悔,因为商清清做梦都想嫁给封少,最后却被岳梦茹钻了空子。

  她也后悔,日日夜夜后悔!

  如果她早一点洞察先机,早一点看清商清清的真面目,她不会这么惨。

  如果她没有爱上那个男人,不顾一切也要抓着他们的婚约不放,就不会被接二连三的迫害,失心失身之后还差点被人轮!

  噩梦再次浮现,悔、恨,翻涌到极致就是绝望!

  爱一个人有错么?善良有错么!为何她要落到如此地步?!

  “动手吧……骗子!我知道针管里……是毒液!”商臻就好像被刺激过度,疯魔般说道!

  从商清清踏进这个门开始,她就已经不再侥幸,因为对方只会骗她,压榨她的价值,然后让她死!

  见商臻宁死也不说出密码,商清清面容扭曲,怒火开始翻涌!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她一个风光大小姐,被岳梦茹那个贱人抢了男人就算了,一个被她从小虐到大的废物也敢跟她呛声?

  “既然你要死,那就去死吧!没了你,我商清清还活不了了不成?”

  说着,她两步上前,将注射器朝商臻刺下去!只要注射了这个,只要十秒钟商臻就会“虚弱”而死!

  她双眼满是阴狠!只要商臻死了,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人能拆穿她了!却没注意到,床上虚弱的女人眼中闪过的幽光!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原本半死不活的商臻突然暴起!

  就好像回光返照一般,她不顾手臂上吊命的针头被扯掉!用力抓着商清清的手,反手将注射器刺入商清清的肩膀!

  “不!”

  商清清惶恐的睁大了眼睛!但这个瞬间,淡黄色的液体已经空了!她想呼救,却浑身发软,往后退了好几步……怎么可能……商臻,商臻明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病人针头被拔掉,整个病房都在报警!

  商臻毫不在乎,她终于报仇了!

  看着商清清掐着脖子倒地,最后死不瞑目,那惊恐的瞳仁里还倒映着她满手鲜血的样子,这就是报应!

  难以言喻的快意充斥着病弱的身体!商臻笑容越咧越大,看上去竟有几分狰狞!

  感谢爷爷从小就逼着她练功!让她能在身体如此羸弱的状态下还能爆发一次——手刃了仇人!

  原来反抗也没有那么难,她竟然才知道!

  头越来越晕,警笛刺耳,商臻再一次倒在了床上……快来人救她吧!她想活下去,想重新开始!不再这么窝囊!不再这么懦弱!张扬自我的活一次!

  迷糊中,她似乎听到有人慌慌张张的跑来……

  若是能活下来,她再也不会被那可笑的亲情束缚了,也不会再爱那个男人,她只想爱自己!

  若是能活下来,就好了……

第二章 重生到噩梦发生时

  封家次宅,商臻是被雷电吵醒的。

  大雨倾盆的夜,白色飘窗鼓动,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凌乱的大床,和她赤裸的身体。

  门外依稀传来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她身体滚烫,难受的动了一下……突然,她一愣!

  她不是……死了么?

  她比所有人都清楚,拔掉针头后她不可能还能活下来。

  而且瘫痪了三年,为什么现在却能动了?

  商臻下意识想去摸自己的腿,结果抬起手,发现左手拇指上竟带着一个翡翠扳指!

  这是封家给她的定亲信物……但在她十八岁那年就被夺走了!

  太多的震惊,让她越来越清醒。

  大雨、豪宅,中了药的身体,门外的男人……

  莫非,她死了,又重生了?然后回到噩梦发生的那一夜?!

  这么一想,她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惊恐!

  若真回到了那一天……那门外说话的那两个人,不就是想要强了她的那两个畜生?!

  上一世,她中了药仍拼命反抗,用手机砸破了其中一个人的额头,然后被对方打晕了,后来,她是被他们折磨醒的,而一切重来,她提前醒了!

  商臻心砰砰跳!若一切无误,她马上就要被商清清带人“捉奸”了。

  上一世她就是因此而名声扫地,又毁了婚约,如今重来一次,她一定要保全自己!

  她要求救!

  可她刚下床,便摔在了地上,三年瘫痪生涯,让她几乎忘了怎么走路。

  这一摔,门外说话声一顿!

  “等等,房里有声音,莫非她醒了?”

  这噩梦般的声音让商臻呼吸一滞,随即她抓起衣服,用力爬了起来!

  没有关窗,冰冷的雨点直接打在她身上,她脸色难看起来,因为这里是二楼!

  封家次宅离主宅很远,今日封家设宴,现在所有佣人都在主宅帮忙,大雨倾盆,她只怕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见。

  而身后一门之隔,男人已经快步走到了门口,正在转动手柄开门!

  走投无路,商臻没时间犹豫。

  她忍着身体酸软,手脚并用的爬上窗台,不顾四米的高度,纵身跳了下去!

  一落地,她便用卸力的方式往前滚了一圈,但落地时那一瞬间的震痛,还是让她咬牙,浑身如散架一般疼痛!

  “糟了!她跑了!”

  听到声音,商臻忍痛又往前滚了一圈,径直滚到了灌木丛下,浑身紧绷的趴在地上!

  雨声中,她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

  一个男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却没看到人,他气急败坏的对另一个人吼道。

  “快去找!该死,她一定没跑远!”

  话音未落,他们便直奔楼梯去了。

  争分夺秒的情况下,商臻中了药,不能硬敌,只有逃跑了。

  好在疼痛刺激着身体多了几分力气,她将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猛地钻进灌木丛深处。

  借着植物和大雨遮掩,她准备一路爬去主宅!

  那两个男人不肯罢休,在园子里找来找去,好几次,他们都走到了附近,拿棍子抽打枝叶,距离最近时,商臻可以看到对方的皮鞋。

  他们的动作越急切,商臻的大脑越冷静。

  她没时间想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她只知道她不能再重蹈覆辙,哪怕这是一场梦也不行!

  通红的双眼透过叶片缝隙,看向灯火通明的主宅。

  不一样了,只要进去,这辈子就不一样了!

  大雨中,占地五千米的封家主宅气势恢宏。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宴会已接近尾声。

  来的人不多,却都是各行各界的翘楚,可谓龙凤云集。

  而商家能来封家赴宴,还是看在两家定了娃娃亲的份上。

  所以商百齐身处其中十分尴尬,恨不得早点结束了回去,倒是他的继妻小女为人八面玲珑,不管什么样的地方都能混得开。

  这时,大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众人动作一顿,惊异的看向门口,人群中,商百齐忍不住惊呼一声!

  “臻臻?!”

  雷鸣闪电在她身后炸开!

  商臻一身泥污伤痕的出现在大厅门口,湿发赤足,就好像雨夜伏出的厉鬼!

  她因为有封家女主人才有的扳指,所以能够顺利进门,但是以前,她只怕死也不愿让封家人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

  可是现在……

  商臻冷笑,双眼如电,飞快一扫,最后落在商清清身上时,瞳孔骤然一缩!

  那一刻,她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

  商清清被她看得一颤,什么时候她这个废物姐姐竟然有如此可怕的眼神?

  还有,许哲和周耀文到底做什么去了?白送上门的女人,竟然让她跑了!

  她暗中给许哲打了个电话,然后一脸惊讶的跑了过去。

  “姐!你不是喝醉了在次宅休息么?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莫非有人对你不轨?”

  她开口就是一盆污水, 而且故意带偏众人的关注点。

  原本宾客还没这么想,但听了商清清的话,瞬间就想歪了。

  此时商臻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还有歪歪扭扭套在身上的衣服,可不就像被人强了一样么?

  突然有人低呼一声,若是没记错的话,她是封少的未婚妻吧!

  在封家的家宴上,封少的未婚妻居然搞得如此狼狈,还真是令人深思。

  这一下,所有人都关注过来,看着商臻窃窃私语。

  见众人惊讶,商清清仿佛急了,替她解释一样说道。

  “姐,你不是力气很大么?寻常几个保安都不是你对手……还是你因为喝多了酒,所以……”

  所以无力反抗?所以酒后乱性?

  商清清欲言又止的话让众人恶意揣摩起来,看着商臻的眼神越发刺探。

  听到议论声更大,商清清急得满脸通红,最后干脆大声说道。

  “哎!总之,姐你别怕!封伯伯一点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商臻简直被她的演技折服了,几句话左右舆论,这手段,难怪她最后死的那么惨!

  商臻终于开口,她声音沙哑,带着几分冷硬。

  “你刚刚那几句话的意思……是暗示我被人非礼了?”

  她虽然一身狼狈,却一脸坦然,让人感觉这只是一场误会。

  反倒是那个哭哭啼啼的“妹妹”,一开口就是一盆污水,看来有好戏看了……商臻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商清清一惊,随即一脸委屈的说道。

  “姐!我没那个意思……你看你一身伤,别逞强了,先去休息吧,现在这么多人,你这样封伯伯看到会不高兴的!”

第三章 再见仇人

  若是以前的商臻听到封家会不高兴,绝对会选择息事宁人。

  但现在,她若不在众人面前说清楚,明天流言蜚语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

  商臻看着众人,忍着体内一阵阵虚弱感,冷冷一笑。

  “我也不高兴,封家设宴,却有人要杀我!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被你意有所指的污蔑,好妹妹,你可真关心我。”

  商清清闻言无措的抬头,而一个“杀”字,令全场哗然!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非常惜命,若不是出于对封家的信任和自身教养,只怕现在大厅都要乱了!

  这时,商百齐才猛地回过神来,匆匆走近,急切的问道,“什么?有人要杀你?谁?!”

  而他身边一个打扮贵气的女人皱了皱眉,上前一步笑着说,“百齐,你别听臻臻瞎说,她肯定是贪玩去了,现在是法治社会,这又是封家的地盘,谁敢杀人?”

  言下之意就是商臻自己“玩”成了这幅模样,为了遮丑,故意说有人要杀她!

  她一说话,商臻冰冷的眼神就落在了她身上,林雪涵,她的继母。

  真好啊……居然又见面了。

  林雪涵被商臻的眼神摄住,继续抹黑的话全部都噎在了嗓子里,真是见鬼!商臻这死丫头一向懦弱,今天这眼神怎么感觉渗得慌?

  “妈,话不能乱说,今天,是我未婚夫家的好日子,你这样抹黑我,是想让封家难做么?”

  一句“让封家难做”,便让林雪涵惊慌起来,她连忙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妈只是关心你!怕你贪玩,丢了封家的人,你瞧瞧你现在这样,谁知道又怎么疯了!”

  说的好像她经常疯玩,不服管教一样。

  天知道,她从小在后妈手底下长大,后妈的阴狠早就给她造成心理阴影,所以等她长大了,有能力了,也不敢有任何忤逆她的念头,以至于性格越来越懦弱,到最后谁都可以踩她一脚。

  但厉鬼重生,她还怕什么?

  “谢谢您的关心。”

  商臻低头看了看自己,冷讽一笑。

  初春的天气寒冷,她浑身湿透,脏乱不堪,但是她们却打着关心的口号,第一时间抹黑她。

  “原来关心是这样的啊,见我一身狼狈无动于衷,反而口口声声将我被人追杀的事实扭曲,帮着妹妹一起往我身上泼脏水,您的关心让我有点害怕。”

  她的话可谓毫不留情,一句句,让林雪涵和商清清都变了脸色。

  “你这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

  林雪涵双眼一瞪,一时没忍住,便暴露了本性。

  商清清一惊,及时喊住了她,“妈!”

  她有些急切的说道,“妈,我知道您是关心姐,但您也别心急啊!”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她的话让林雪涵骤然清醒,封家可不是她能撒野的地方。

  商清清又看向商臻,心里微微一凝,今晚她这个废物姐姐就好像吃错药了一样,什么话都敢说!

  但她要忍住,许哲已经过来了,到时候,看商臻还怎么牙尖嘴利!

  不过面上,她还是一脸委屈的说,“姐!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妈也是无心的,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妈妈对你那么好,你这样会被别人笑话的!”

  一听到会被笑话,商百齐如梦初醒,见众人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们,他连忙急切说道,“清清说得对,臻臻,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快跟你妈道歉!”

  商臻忍不住笑了。

  是不是因为她从小逆来顺受,从不抱怨,所以,她爸爸便以为她是铁打的?一发生什么,就要她认错?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而她这样天生懂事沉闷的,活该上一世被这母女俩压榨到死!

  但这一世,她不忍了。

  “爸,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不问一声就罢了,妈妈和妹妹污蔑我你也不管,我反驳一句,你却要我道歉?丢人的是我么?若是妹妹一开始不乱说话,反而帮我报警,我会在这让人看笑话?”

  商臻几句话让商百齐一愣!他这才发现造成现在这样的,是他的小女和妻子,而不是大女儿。

  但他还是皱了皱眉,大女儿一向听话,平时就算吃点亏也会顾全大局,怎么今天一点都不懂事了?

  这时,管家匆匆跑来,因为今天是小宴,先生不在,夫人方才送客去了,不想这么一会竟然闹出这些事来!

  一看到商臻,他吓了一跳!

  “商小姐,您没事吧?我带您去上药梳洗一下?”

  商臻看到他,心中一轻。

  “管家爷爷,我没事,有两个人想杀我,请管家爷爷帮我报警抓走他们!”

  “什么?”管家立马严肃起来,“竟然有这种事?是我们失职,商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还请诸位贵客不必担心,封家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众人闻言只是笑笑,直说没关系,他们早就看出来了,今晚这闹剧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听到封家管家这么说,并正在呼叫警卫,商清清脸色一沉。

  许哲怎么还不来?若是许哲他们先一步被警察抓走,商臻今晚岂不是就糊弄过去了?而且警察看在封家的面上肯定不会手软,到时候那两个人再把她供出来就糟了!

  不行!今晚必须要把商臻搞臭!这样别人只会关注封家未来少夫人有多放荡,而不会在意背后有什么阴谋。

  或许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她还没开口,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便传来。

  “原来商小姐跑这里来了,方才不是还很快活么?怎么突然就跑了,还弄得这么狼狈?”

  许哲带着周耀文走了进来,不同许哲的嚣张,周耀文面对那么多人,因为心虚而显得畏畏缩缩。

  在场人都认出了这两个人,圈内有名的浪荡子,仗着家里有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方才竟然是他们和封家未来少夫人在一起?

  商臻看到他们,冷冷说道,“管家爷爷,就是他们想杀我!”

  管家还未说话,许哲便故作诧异的扬声说道。

  “这就没意思了,方才在床上你还一口一个好哥哥的叫着,不过因为有人经过,你怕被发现就这样倒打一耙?你空口白牙说说没事,被你这么一诬陷,我们可是要坐牢的!而且,我比你有钱有势,为什么要杀你?撒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

第四章 衣服下的暧昧痕迹

  他的话让满座哗然!

  听对方这话的意思,是商臻勾引了他们,结果有人经过,她怕丑事败露,才故意把自己弄得狼狈,想将奸夫送去监狱?还是两个?

  面对众人的猜忌,商清清心中暗爽,然后哭着说道。

  “姐,难怪你火气这么大,我相信你不是自愿的,一定是他们强迫你!”

  这么一来,不管是被迫还是故意,都坐实了商臻已经失去清白这件事!

  商百齐闻言大怒,也顾不得丢不丢脸了,连忙质问,“臻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雪涵趁机抹黑,“臻臻,你之前喝一杯果酒就说醉了,我好心让人送你去次宅休息,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让商臻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上一世,被商清清带人撞破她衣不遮体,和这两个男人共处一室的场景。

  上一世这两个男人也是这样,一口咬定已经跟她发生了关系了,让所有人都知道封家未来的少夫人有多么放浪,在未婚夫家就勾引两个陌生男人上床,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

  那时候她才十八,性格又弱,面对众人的嘲讽、指责,她百口莫辩,最后却只知道哭!

  结果流言愈演愈烈,她名声尽毁,婚约作废!

  而她重生了,偏偏重生到今晚,显然是天意!

  这一次,她不能软……更不能弱!

  管家见状十分为难,暗中给夫人打了个电话。

  见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大,商臻深吸一口气,将这些声音全部屏蔽!然后她看向上辈子恨之入骨的两个仇人,冷静的开口。

  “你们要杀我,是想灭口,因为我偷听到了你们的罪行。”

  她过分冰冷的声音让众人都安静下来。

  许哲一愣,然后淫笑道,“商小姐,别试图转移话题了,方才你可不是这样的,热情得跟没见过男人一样,不过那一身肌肤还真是……”

  商臻突然笑了。

  众人都觉得她疯了,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但她的笑在大厅回转,无端让人觉得冷。最后,她眼神一凝。

  “到底是谁转移话题?三个月前,郊外舞会,你们喝多了酒,在花圃调戏海中市刘家的小女儿,结果对方不堪受辱,撞石头死了!

  你们怕事情败露,将她尸体藏在周耀文郊外别墅的花园里……”

  “你胡说!”

  许哲突然面目狰狞的打断她的话!

  “我们不就是上了你?你至于要这样污蔑我们?”

  他心慌之极,却强作镇定!

  “污蔑?”

  商臻视线突然落在周耀文身上,“你看他的样子,像是我在污蔑?”

  突如其来的逆转让整个大厅落针可闻!

  杀人可比上床劲爆多了!众人下意识的去看周耀文,却见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此时抖得像糠筛一般,而角落里,突然爆出一声大哭!

  “我的女儿!”

  原来刘家人也来了,因为一直没找到小女儿,刘太太心力交瘁,刘先生想让她散心硬带着她出门了,没想到竟然听到这样的消息!

  “不……你这贱人!你别污蔑我们!”

  许哲一边说,一边推周耀文,想让他打电话毁尸灭迹,但那边刘家人已经冲过来了!刘太太更是揪着周耀文不放,一声声质问。

  “是不是你们杀了我女儿?是不是!”

  场面一下混乱起来,嘈杂中,商臻对刘家主说道,“刘先生,你若是再不打电话去找尸体,他们就要毁尸灭迹了。”

  刘先生不由看了商臻一眼,但是事关自己女儿生死,他没时间多想,飞快打了个电话。

  而那边,周耀文已经被刘太太的质问逼得崩溃!

  他抱着头蹲下来,“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是自己撞死的!”

  “啊!我杀了你们!”

  刘太太闻言,不顾形象的对他拳打脚踢!

  这时,许哲终于慌神了,商臻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她不可能知道!

  商臻勾唇,因为上一世这两个人逍遥了十年后锒铛入狱,就是因为这件事!

  当时她混得潦倒,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解恨!这一世,她要亲手将他们伏法!

  现场人心惶惶,管家连忙将这两个男人抓了起来!

  眼看手机被收走,他们连报信都没有机会,许哲终于崩溃了!

  他突然挣脱了保安扑到商臻面前,伸手就要去掐她的脖子,却在离商臻一米的地方又被保安抓住了!

  “你这个贱人,你污蔑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装得真像啊,你衣服下面都是我们疼爱过的痕迹!任由你怎么说,你都被我们俩上过了!”

  他的手呈爪状,指尖离商臻的脖子不过几厘米远!

  商臻后退半步,心开始砰砰直跳!

  害怕,紧张,快意,刺激得她的心越跳越快!

  她好像彻底变了,原来这就是报复的快感么?!

  她听到自己冷静过分的声音……

  “你会被指控强女干罪,和蓄意杀人罪,畜生,下地狱去吧!”

  “贱人!!!”

  许哲想踹她,却被保安强行拖走!那双想掐她的手越来越远,商臻凝视良久,忽然一笑,看向了商清清。

  那笑容让商清清浑身发颤!她突然有种感觉,商臻不同了!她让自己害怕!

  商清清暗暗咬牙,趁众人还没回过神,她拍了拍自己胸口,心有余悸的说。

  “姐姐……他说的不是真的吧?你难道真的被他们……”

  一句话,又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拉了过来,果然,不搞臭她,商清清是不会罢休的。

  “你在胡说什么?!”

  封家女主人匆匆赶来,老远就听到商清清的话,气得她柳眉倒竖!

  李婉莹暗恨自己走的不是时候,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对众人抱歉的说道,“今晚的事都是封家的责任,没想到竟然混进这样的禽兽,封家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说着,她让管家带着失魂落魄的刘家人先去警局。

  众人脸色各异,原本以为是香艳八卦,没想到真扯出了杀人案!还真意外!

  商清清见李婉莹来了,狠掐了自己一把,哭着跑出来说。

第五章 脱光验身

  “封伯母!你要给姐姐做主啊!她被刚刚那两个坏人……”

  她这一说,大家都想起许哲最后说的话了,此时他们看着商臻那脏乱的衣服,下面真的都是暧昧的痕迹么?

  众人怀疑是肯定的,毕竟那两个人分明就是禽兽!

  李婉莹皱了皱眉想训斥,谁知商臻对她一笑。

  “没关系的伯母,我身上的伤,都是刚刚为了躲避追杀弄的,若是大家不信,我可以验身。”

  她这落落大方的态度让那些怀疑的眼神少了不少,商清清却认为商臻是装的!方才那么久,许哲他们不可能什么都没做!

  所以她直接帮腔,抽抽噎噎的说,“为了姐姐的清白,麻烦封伯母了!”

  李婉莹闻言,不悦的看了商清清一眼,却听商臻话锋一转。

  “不过,我既然是封少的女人,这身,应该由他来验!”

  她话一落,众人便一阵唏嘘。

  让封少来验身?封少是谁,他是如今封家家主封四海的独生子!是整个封氏财阀唯一的皇太子,新上任的掌舵人!

  封少事务繁忙,平日里从不参加这种宴会,商臻这样要求,一看就是故意的,她料准了封少不在,所以故意这么说。

  谁知李婉莹愣了一会之后,竟然说,“那好,我去叫他。”

  封少竟然在家?众人一惊。

  而商臻只是微微一笑,“麻烦伯母了。”

  她知道封少在家,而且有李婉莹在,他一定会出面!

  这时,众人突然惊呼一声,商臻抬眼看去,原来是封家大少听到动静,自己出来了。

  而他一出现,绝对就是焦点。

  精致的红木阶梯上,封行焱微微颔首,黑中含紫的深邃眼眸半眯着望下来,无端让人心慌意乱。

  华贵的装潢瞬间沦为背景,他相貌俊美,身姿修长挺拔,就像宫廷中走出来的王子,倨傲又尊贵,仿佛直视他都是一种不敬!

  商臻的话让封行焱嗤笑一声,他的相貌气度皆带着冲击性,语气更是倨傲逼人。

  “要我给你验身?凭什么?”

  他的嗓音低沉中有着金玉相击般的质感,脸上满是厌恶。

  “还有!谁说你是我的女人?”

  封少!他竟然真的在家!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果然如传闻一般讨厌这个未婚妻。

  其他人,尤其是女人,见到封行焱都非常激动!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对,她们早就上前搭话了。

  要知道,封行焱可是全国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平时想见他一面都难如登天,更别说近距离的接触了!

  周围的热度一再升温,而商臻看到他的那一刻,却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她的大脑在沸腾,身体却在发颤!

  算算时间,她也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了……商臻闭上了眼睛,等她再睁开眼时,她第一次毫不避讳的望回去!

  “就凭你要了我的身体,我为什么不是你的女人?”

  她的话猛地掀起狂澜!

  宾客的视线都快要将商臻后背戳成筛子了!

  尊贵的封家大少爷,他竟然和自己讨厌的未婚妻有过什么?当然最吃惊的还是商百齐,他原本以为这婚事最后不会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不知廉耻!”

  封大少爷猛地皱眉,转身就想上楼!

  他一转身,李婉莹就急了,“儿子,你等等!”

  商清清也上前一步说道,“封少!事关姐姐名誉,还请封少帮帮忙!”

  当初封少被下药,睡了商臻的事,知道的人极少,而且封少以为是商臻下的药,对她越发厌恶!如今,虽然不知道商臻为什么要封少检查,但是一想到封少看到商臻满身青紫的身体,然后更加厌恶她,商清清就觉得急不可耐!

  商臻或许想哀求封少帮她一次吧?只可惜,她还是太蠢,封少不可能帮她的!

  商清清的话封大少理都没理,还是李婉莹哀求的喊了一句,“行焱,你就帮帮妈吧!”

  她想好了,若是臻臻身上真的有痕迹,她就让儿子替臻臻瞒下来再说!

  封行焱皱了皱眉。

  “就当妈求你还不行么!”

  李婉莹假装咳两声,她有心脏病,所以若问谁的话封大少还能听几句,也就只有李婉莹的了。

  封行焱脚步果然一顿。

  然后他看着楼下那个,从小对他纠缠不休的女人,眼中厌恶更重!

  “滚上来!”

  他语气十分恶劣!商臻却感激的对李婉莹笑了,然后径直上楼。

  众人都很期待,封少绝对不会说谎,而且只要检查她身上有没有痕迹就好了,应该很快。

  商臻走在男人身后,安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就是这个男人,她爱了他二十几年,即便他一直很厌恶她,她还是一步步倒贴,最后落得凄惨的下场。

  她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才觉悟,以他极端的性格,认定了一个人的好坏就不会再改,所以别说十几年,想必再过一百年,一千年!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原本每想到此,她的心就会痛,没想到重生回来,这痛却变成了一种快意。

  会痛,证明还活着,爱情……它能和性命比么?

  封行焱很高,一进门,他便转过身来,将商臻完全罩住。

  “不是要我验身?脱吧!”

  脱?

  要她当着他面脱光?

  商臻轻笑,觉得封行焱是故意给她难堪,毕竟她曾经胆小羞涩。

  但上一世她的身体不知道被多少人翻来覆去的研究,她的羞耻心早就没了。

  商臻果断拉开拉链,瞬间,裙子便落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下,她身上所有的痕迹都无所遁形,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疤渗血,更多的还是掐痕和指痕,都是她醒来前,反抗留下的。

  而且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曼妙的身形和雪白的肌肤,衬得那些痕迹越发刺眼,但伤痕又显得她楚楚可怜,轻颤的娇躯就好像勾人入火的毒药,只要是男人,便不会不动心!

  封行焱眼神一暗,但下一秒,他就被那些指痕刺激得怒火喷发!那两个该死的男人,他们竟然连他的未婚妻都敢动!

  而商臻的冷静更加刺激到了他,她似乎对自己的遭遇毫不在意?

  他突然伸手将她直接按在门板上,冷笑道,“你一身痕迹还敢让我验?想让我替你说谎?做梦!”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