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叶冉冉易澈全文阅读-我在风里等爱情免费阅读 by白骨生花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1

叶冉冉易澈全文阅读

我在风里等爱情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叶冉冉易澈小说的名字是《我在风里等爱情》,这是一本新出已完结短篇言情小说,白骨生花是此书的作者。叶冉冉原本是跟着闺蜜去抓自己父亲的奸的,可谁知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人竟是易澈,她的丈夫,明明当初两人那么信誓旦旦的许下了诺言,可现在易澈为什么说变就变。
  “呵呵……”正这时,房间里的女人却忽然笑了。
  她似是不经意般,先看了眼桌上的空酒杯,这才将目光落在叶冉冉身上,捂唇笑道:“易太太,人啊,有时候要有自知之明。你生不出孩子,难道还不准易先生找别人……”
  “闭嘴!”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易澈皱着眉打断。叶冉冉却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心头一痛,险些站不住脚,只质问的看向了易澈。
  所以,这就是他找女人的原因吗?可孩子是她想生就能生的,这六年来,她不知道上了多少个医院,喝了多少入不了口的苦药,不就是想要个孩子。
  但老天爷不给,自己又能怎么办?别人随便说一句话,她就相信了吗?
  而此时,一眼瞧出她的心思的易澈,不禁将眉头皱得更紧,想要解释的话也被她那怀疑的眼神,堵在了喉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我只说,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强忍着体内无法控制的热潮,易澈最终,只敷衍着丢下了这么句话。
  随即,他也不等叶冉冉回话,竟是一把推开了她,转身便消失在了门外,独留下她望着他的背影无声落泪。这就是他的解释?

第一章 为母抓奸

  呻吟。

  混着男人的喘息,交叠入耳

  站在紧闭的酒店客房门前,叶冉冉从没有想过,自己竟有一天会抓爸爸的奸。

  “怎么样,我没骗吧,叔叔他就在里面。”

  闺蜜安悦正咬牙切齿的说道,叶冉冉也再听不下去,脸一沉,便捞起了墙角的灭火器,重重砸在门上,大吼:“小贱人,敢勾引我爸,快给我滚出来!”

  话音一落,客房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仿佛被人捏住了喉咙一般,里面的两人许久都没有了动静,但也依旧没人开门。

  “走,向前台要钥匙。”

  见此,不耐烦等下去的叶冉冉,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要下楼。

  可当她才迈出一步,身后忽然响起了锁舌转动的声音,两人下意识回头,只见缓缓打开的门后,逐渐露出了个赤裸着上身的人影。

  顿时间,两人双双愣在了原地。

  这……怎么会……

  看着眼前眉眼熟悉的男人,叶冉冉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然,明明该现身的是爸爸,怎么会是易澈!

  对!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

  叶冉冉不敢置信的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从这个噩梦中清醒过来,可下一刻男人依如往日般清冽的声音,却在她耳旁响起:“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句话,瞬间打破了她的自欺欺人。

  反而是易澈,平静的神色中没有一丝被抓奸的慌张,倒显得脸色苍白的叶冉冉,才是那个出轨的人。

  惊愕、不解和愤怒,种种的情绪汹涌而来。

  叶冉冉几乎用尽了力气,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一字一句道:“这句话,难道不该是我问你吗?为什么,你会和一个女人开房?”

  话罢,她侧首死死盯着那衣衫凌乱的女人,浑身都忍不住颤抖。

  她自问,自己和易澈之间的感情从没有出过问题,甚至,当初他们都能顶着无数的反对毅然结婚,才成为现在人人艳羡的模范夫妻。

  可如今,易澈竟然出轨了!

  这究竟是为什么?

  想到这儿,叶冉冉便忍不住掉下泪来,再次问向易澈:“你就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呵呵……”

  正这时,房间里的女人却忽然笑了。

  她似是不经意般,先看了眼桌上的空酒杯,这才将目光落在叶冉冉身上,捂唇笑道:“易太太,人啊,有时候要有自知之明。你生不出孩子,难道还不准易先生找别人……”

  “闭嘴!”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易澈皱着眉打断。

  叶冉冉却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心头一痛,险些站不住脚,只质问的看向了易澈。

  所以,这就是他找女人的原因吗?

  可孩子是她想生就能生的,这六年来,她不知道上了多少个医院,喝了多少入不了口的苦药,不就是想要个孩子。

  但老天爷不给,自己又能怎么办?

  别人随便说一句话,她就相信了吗?

  而此时,一眼瞧出她的心思的易澈,不禁将眉头皱得更紧,想要解释的话也被她那怀疑的眼神,堵在了喉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我只说,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强忍着体内无法控制的热潮,易澈最终,只敷衍着丢下了这么句话。

  随即,他也不等叶冉冉回话,竟是一把推开了她,转身便消失在了门外,独留下她望着他的背影无声落泪。

  这就是他的解释?

  他连和自己多说一句话都欠奉,又让她该怎么相信!

第二章 叶氏没了

  “离婚,马上跟他离婚!”

  叶家别墅里,叶母心疼的抱着梨花带雨的女儿,尖利的嗓音响彻整个房间,似是还不解气一般,瞪着眼道,“当初我们叶家没嫌弃他一个穷小子,他现在倒嫌弃起冉冉,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行了,你少说两句。”

  话音刚落,一旁的叶父却紧皱着眉头接过话。

  只见他按下了手里的烟,看着叶冉冉叹了口气,似是有些烦躁般开口道,“冉冉啊,你听爸爸说,这男人都爱偷个腥,但他的心一定是在家里,你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爸,你这说的什么话?”

  没想到自己的爸爸竟会说出这样的恶化,叶冉冉心头委屈更甚,眼泪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见此,叶父抿抿嘴,干脆撇过头不说话了。

  “姑爷?”

  正这时,叶家门外却传来了佣人的惊呼,叶冉冉猛地就抬起了头看了过去,果然瞧见一道熟悉的人影缓缓走进了客厅。

  蓦然间,她又想起了白日里的情景,不禁握紧了掌心。

  “你来干什么?”

  到这个时候才想起她,要她回去了,晚了!

  瞥了眼暗自生气的叶冉冉,易澈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每次都是这样,无论发生了什么,这个女人都只会等着自己道歉。

  这六年来,他都厌烦死她这一套了。

  飞快的收回目光,易澈直接来到叶父面前,道:“爸,我来接冉冉回家。”

  “回什么家,我同意了吗?”

  谁知,不待叶父开口,叶母就先发作了,她居高临下望着易澈,语气也尖酸了几分,“易澈,你可真是能耐,敢背着我女儿偷情,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妈!”

  眼看着易澈面色一沉,叶冉冉下意识的打断了母亲的话,“你别说了。”

  这种话,他最不喜欢。

  易澈向来骄傲自尊,便是当初他们刚结婚,为了不让叶家亲戚嘲笑他吃软饭,他甚至拒绝了父亲提供的职位,自己独自创立了公司。

  哪怕他如今对不起她,叶冉冉也不想母亲再拿这种话说他。

  思及此,她忍不住偷偷看向易澈,只见他眼角微紧,似是有意无意笑了笑,继续对叶父道:“爸,难道你还没有告诉他们吗?”

  “我……”

  叶父张张嘴,犹豫了片刻终究没开口,此时叶冉冉和母亲却感觉到了不对。

  什么没告诉她们?

  正疑惑时,易澈扬着眉,勾起了唇角看向叶冉冉:“你们叶家的公司,早已经被我收购了,现在什么都不是的是你们,所以冉冉,你还跟我回去吗?”

  “你,你说什么……叶氏没了……”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叶冉冉不禁一怔,瞪大了眼看向父亲。

  果然,叶父仿佛瞬间老了几十岁,佝偻着腰摇头叹气:“是我没用,冉冉啊,爸爸求你了,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跟着他回去吧。爸爸那个公司,还欠着许多的债,只有易澈能帮我还啊!”

  所以,易澈说的是真的?

  直到此时,叶冉冉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爸爸刚刚会说那样的话。

  可是……

  她咬了咬牙,再次看向易澈:“公司是公司,但今天的事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绝对不会跟你回去。”

  解释?

  易澈眉头一皱,声音冷了下来:“你不要闹了。”

  他不认为今天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也不想告诉他们,自己今天其实是被人算计,喝了下了药的东西,才会出现那样的事。

  思及此,易澈干脆转过身,不再容忍她的小性子,道:“我给你三分钟时间,你要是还不出来,明天我们就离婚吧。”

第三章 下不了蛋的鸡

  但叶冉冉,最终还是坐上了易澈的车。

  一想到他离开叶家时,父亲老泪纵横的脸和母亲的哀求,她的心头就仿佛被扎破了一个个口子,淌了一地的血,却也无能为力。

  “你真的,收购了叶氏吗?”

  安静的车厢里,响起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似是还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般,叶冉冉忍不住侧首,认真盯着眼前的男人。

  这一看,她陡然发现,自己仿佛有些不认识他了。

  以前的易澈不是这样的,这个男人虽然性子一向冷清的很,可他也有温柔的一面,会拿各种话哄着她,也会抱着她时不时说些情话,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眼里全然没有自己的存在。

  他只是默默看着前方,令叶冉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

  “你……”

  “是的。”

  谁知,正当她准备再问一次时,男人却开口了,他撇过头静静看着她,眼里似是冬日里的阳光,透着隐隐的寒气。

  叶冉冉不禁愣了愣,才又道:“为什么?”

  他们不是夫妻吗?

  如果爸爸的公司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大可以出手帮忙,可为什么要选择收购叶氏,那可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啊!

  叶冉冉几乎能想象到,爸爸有多伤心。

  思及此,她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忧伤,这副模样被易澈瞧在眼里,却是眼神微冷。

  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难道不知道原因吗?

  六年了,自从他们当初结婚以来,每一次回到叶家或是过年亲戚聚会时,自己哪一次不是被人当做笑话般看待。

  小白脸。

  凤凰男。

  吃软饭的……

  无数个恶劣的词,被他们强行安在自己头上,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而这个时候,叶冉冉除了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又做了什么呢?

  没有丝毫的反驳,她同他们家的那些人,一起将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碾成碎片。

  最终,他那颗爱着她的心,也被碾碎了。

  “成王败寇……”

  许久的沉默后,易澈冷笑着丢下了这么句话,“你爸爸不会经营叶氏,自然该换一个能顶替他的人。”

  说罢,他便停下了车,再也不看叶冉冉一眼,直接下车进了易家。

  等叶冉冉回过神再追进家时,婆婆周梅却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伸手拦在了她的面前:“站住。”

  “妈,你这是做什么?”

  叶冉冉不解的停下步子,下意识看向易澈,只见他也皱起了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下一刻,周梅却忽而冲她笑了笑,指着那女人道:“冉冉,今天你和阿澈的事,妈都知道了。他虽然做的不对,但这也不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孩子,所以妈今儿就找了个好生养的,你放心,只有她生下了阿澈的孩子,妈就……”

  “妈,你……”

  “够了!”

  再也听不下去,叶冉冉抢在易澈之前打断了婆婆的话,眼眶里的泪水不住打着转,“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当初易澈向我求婚,可是说了一辈子都只有我,你却当着我的面给他送女人,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这还不是因为你下不了蛋……”

  没想到她突然发火,周梅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还想要再说什么时,叶冉冉却再也无法克制心底的愤怒,冲过去就强拉着那女人要把她推出门。

  “你干什么!”

  见此,周梅下意识想要去拦。

  叶冉冉不禁手下力气更重了几分,朝着女人狠狠一推,忽然间,客厅里响起了一声尖叫,却是周梅倒坐在茶几旁,捂着流血的额角不省人事……

第四章 再见故人

  医院,手术室走廊。

  叶冉冉不安的坐在长椅上,看着脸色阴沉的易澈,忍不住低头搓起了手指:“阿澈,对不起,我不是……”

  “我现在不想听你任何解释。”

  她的话才吐出一半,就被男人直接堵了回去,叶冉冉不禁咬了咬唇,终是慢慢起身道:“我去给妈缴费。”

  说罢,她独自失魂落魄的下楼,眼角溢出一滴泪。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明明一开始,她抓到了易澈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可接踵而至的叶氏破产、婆婆逼生和之后的事故,都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脑子里也乱成了一片浆糊。

  眼下,她到底该怎么办?

  想到这儿,叶冉冉紧紧咬着唇,忍不住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小腹,心底一片惆怅,如果自己能给易澈生下一个孩子,这些问题根本就不会出现吧。

  可是,她的宝宝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来?

  “冉冉?”

  正这时,一道微微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落进了她的耳中。

  叶冉冉顺着你那声音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急步朝自己走来,又在她面前停下了步子,眼里满是欢喜的看着她:“真的是你,冉冉。”

  “你是?”

  叶冉冉眉头微蹙,见男人缓缓摘下了口罩后,愕然了一瞬,继而才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原来是你,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孟夜。

  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叶冉冉曾经的同学,也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

  甚至,在易澈没有出现之前,孟叶两家还曾想过撮合两人,但后来在自己和易澈订婚时,她听说孟夜出国深造去了,以致于当天她心里还有些失落。

  毕竟,孟夜是除了易澈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啊。

  想到了种种的往事,叶冉冉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不知不觉间,两人就从过去一直聊到了现在,孟夜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

  “你说,易澈嫌弃你没有孩子?”

  “不然,我也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叶冉冉的语气惆怅不已,才放下的手,又再次不自觉的抚上小腹,对他道,“这六年来,我们看过了很多的医院,他们都说我和易澈没有问题,但我们也就是怀不上……再这样下去,我和易澈的婚姻可能也要……”

  “不会的!”

  见她越说越伤心,孟夜眼神一动,压下了心底想要抱住她的冲动,却是叫着她来到了一间诊室,忽而认真道:“冉冉,如果你相信我,就让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什,什么……”

  叶冉人一惊,继而红了脸再也不敢看他,“这不行,我……”

  “你是害羞了吗?”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孟夜摇头笑了笑,但还是妥协道,“那我去给你找个女医生,你先在这里准备着……”

  说着,他便推开了门出去了。

  叶冉冉见此仍有些犹豫,却又不禁想起了婆婆提到孩子时,易澈那失望的眼神,她心下一痛,终是咬咬牙,自己坐上了诊床,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裳。

  “咔嚓!”

  正这时,诊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她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脸,不好意思道:“医生,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话音一落,诊室里却安静得异常。

  难道,她听错了吗?

  叶冉冉疑惑的皱起眉头,松开手睁眼朝门口看过去,入目的却是一张阴沉如水的脸,男人的声音似是从地狱里传来般,重重落进了她的耳中。

  “叶,冉,冉……”

第五章 我讨厌你

  “易澈,怎么会是你?”

  看着眼前似是瞬间结霜的男人,叶冉冉几乎立即从诊床上爬起来,就想要整理身上的衣裳,只是还没等她伸出手,易澈便上前一步,率先扣住了她的手腕,男人巨大的力气顿时叫她疼得脸色苍白。

  “叶冉冉,你真不羞耻,既然敢瞒着我和野男人幽会!”

  一想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易澈的心底就是一阵无名火起,恨不得将她吞骨入腹。

  她不是说,要去帮母亲缴费吗?

  原本见到许久都没有回来,自己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赶紧下楼来看,却居然见到她和一个面熟的男人相谈甚欢,还双双来到了这个房间。

  目光幽幽扫过她赤裸在外的肌肤,易澈眼底的神色更冷了一分。

  如果不是自己赶来,她是不是都和别的男人……“不是你想的那样。”

  感受到手腕上的力气加重,叶冉冉痛得直掉眼泪,却也只能强忍着,赶紧向他解释道,“我只是在这里检查……”

  “冉冉?”

  她话还未说完,门外忽然响起了孟夜的声音,“你准备好了吗?”

  话音一落,诊室里不禁一片安静。

  叶冉冉口里还含着那剩下的话,怔怔看着易澈陡然变了脸色,竟是上前直接反锁住了门,同时侧首咬牙冷笑的看着她:“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那男人都找你来了,你告诉我说你没有偷情?”

  “冉冉,谁在里面?”

  似是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门外的孟夜眉一皱,就伸手想要开门,却发现门把居然一动不动。

  他心底一慌,立即冲房间里大喊道。

  殊不知,此时的诊室就仿佛陷入了严冬,叶冉冉咬着唇拼命的摇头,不敢去看易澈的眼睛:“你真的误会了,阿澈,我没有……”

  “没有?”

  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易澈欺身一步,将她压在了身下,灼热的气息扑在了她的耳边,“那你告诉我,是我出现了幻觉,门外没有男人,你也没有脱了你的衣裳?”

  是不是自己太纵容她了?

  这些年来,他一次次的忍让,换来的是她这样的对待?

  思及此,易澈看着叶冉冉的眼神越发危险了几分,直叫她忍不住就想要后退,却一步也动不了只能无助地哀求:“阿澈,你相信……唔……”

  所有的话,被男人冰冷的唇封住。

  叶冉冉惊恐的看着身上的人,将自己的衣裳狠狠撕碎,眼角顿时落下了泪。

  “不,不要。”

  这里是医院,门外还有孟夜和那么多人,他怎么能这么做。

  然而,她所有的挣扎在易澈的眼里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仅仅一只手,他就轻易的制住了叶冉冉,狠狠咬上了她的脖颈。

  她也知道怕?

  摸着手下微微颤抖的肌肤,易澈身上的热火一阵阵袭来,夹杂着滔天的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般,只想要在这儿直接要了她。

  他要告诉她,自己才是她的男人!

  思及此,他眼角一紧,再也不顾身下女人的哀求,重重进入了她的身体。

  ……

  不知过了多久,叶冉冉几乎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处都麻木了时,易澈终于停了下来,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径自穿好了衣裳。

  视她,仿佛如弃履一般。

  叶冉冉不禁红了眼眶,瞪着他沙哑着嗓子道:“易澈,我讨厌你!”

  他对她都做了什么?

  “随便……”

  然而,易澈却面不改色的丢下了两个字,便伸手打开了门,抬步走了出去。

  可只迈出了一步,他就停下了。

  冰冷的目光轻轻落在门外,已经握紧了双拳的孟夜,他不禁勾起唇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难怪叶冉冉要背叛我,原来是你从国外回来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