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韩星洛男主叫慕容长矜的小说名字是《半酬江山半酬情》,这是一本新出的古代虐恋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半酬江山半酬情韩星洛

半酬江山半酬情全文阅读

  女主叫韩星洛男主叫慕容长矜的小说名字是《半酬江山半酬情》,这是一本新出的古代虐恋小说,安仔小妮子是此书的作者。韩星洛长到了十二岁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爹是谁,一场大火更是将她的娘亲活活烧死,为了查清一切,韩星洛卧薪尝胆,可在最后韩星洛竟爱上了仇人慕容长矜。
  想通了之后,韩星洛也开始帮忙救火,众人看她不再冲动,都送了一口气,继续救火。
  没多久,衙门的人带着水车来了,有了水车的帮助,很快将火扑灭了,只是之前火势太大,韩星洛家里基本上全被烧没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火只将左右两家的墙给熏黑了,其余并未给两家造成什么实际的损失。
  众人见韩玉娘还没回来,又好心的帮着韩星洛整理院子,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值钱的东西,毕竟以后母女两个还要生活的。
  张婶儿刚进屋子不久,突然惊呼一声,随即房内传出一声巨响。
  众人忙进去一看,只见张婶儿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嘴巴张的奇大,指着床上的一具被烧的焦黑的尸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娘……”韩星洛大哭着就往那具焦尸上面扑去,被随行的捕头一把拉住。
  “小洛儿,你家这场大火起的蹊跷,你可千万别冲动,若是破坏了现场,毁了证据,以后想要查清楚此事,为你娘报仇,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捕头姓苏,单名一个旻字,大家都叫他苏捕头,跟韩家只隔了两家,今日衙门的人便是他去喊来的。

第一章 挨打

  “娘,为何别人都有爹爹,我却没有啊?”十二岁的韩星洛瞪着大眼睛看着韩玉娘,看的韩玉娘一阵心酸。

  “乖女儿,你不是没有爹爹,你的爹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等洛儿长大就回来了。”韩玉娘将韩星洛搂在怀里柔声道。

  韩星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在韩玉娘怀里沉沉睡去,见韩星洛睡着,韩玉娘才悄悄抹了把眼泪,陷入了沉思。

  多年前,她一意孤行要诞下洛儿,结果母女两人被赶出家门,只留下这一所栖身之地,艰难地日,使得洛儿小小年纪就异常懂事,每每让她看了十分心疼。

  若是可以,她何尝不想洛儿有爹爹陪伴,可她不能,他已被人害死,那仇人还是她们根本就惹不起的。

  心爱的人已然不在,若不是为了洛儿,她早就随他而去了,现在苟活在这世上,不过是为了护洛儿平安长大,安稳的度过这一世……韩玉娘辗转到天明才睡着,她却不知道,韩星洛并未睡着,只是叹了口气,坐起身来,跑到院子里,将藏在墙中的瓦罐取出,里面装着她辛苦攒来的铜板,二牛说只要能将这瓦罐装满,就可以凑够银子请隔壁街的镖局帮她寻找爹爹的下洛。

  韩星洛看着少的可怜的铜钱,愁的整张小脸都皱在一起,攒了这么久,才攒到十多枚铜板,连罐子底都没装满,到何时才能将这罐子装满寻回爹爹呀……韩星洛抱着陶罐发呆,连天亮了都没发觉。

  韩玉娘起身未见女儿,心中一惊,唯恐她半夜跑出去出了事,出来院子,发现她一身单衣正抱着一个陶罐发呆。

  “洛儿,你在做什么?”

  韩星洛一惊,慌忙将陶罐藏在身后,“没……没什么,我就是睡不着……”

  韩玉娘脸色一沉,她自然知晓那陶罐里装的是什么,以前她只当不知,也好让女儿有个念想,现在看来,她若是再不将真相说出来,若是女儿因此出了什么事儿,她后悔都没用了。

  “洛儿,其实娘骗了你,你爹爹,已经死了,你不要再找你爹爹了,好好的跟着娘学刺绣,将来娘会为你找户好人家……”

  韩星洛手中的陶罐蓦然落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铜钱叮叮当当滚了一地。

  “不,娘,你骗我,你明明告诉过我,爹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他不会死,他怎么会死?”

  “洛儿,娘知道你接受不了,所以之前才没告诉你,娘这次真的没有骗你,你相信娘好不好?”

  韩星洛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可她知道娘亲对爹的感情,多少次她看到娘偷偷拿着爹给她的定情物偷偷抹泪,娘就算骗她,也不会诅咒爹的,很有可能这次娘真的没有骗她……“那爹叫什么,是何方人士,是怎么死的?家中还有什么人?这些您总该告诉我吧!”

  “这……”韩玉娘一时语塞。

  星洛的爹的确是死了,可并不是病死的,他的身份她也不能说,不然不仅星洛再难留在她的身边,就连韩家也会再次因她受到牵连,她已经连累了韩家一次,再不能有第二次。

  “娘,您就告诉我吧!”星洛哀求道。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韩玉娘无力的道。

  果然,韩星洛听了这话,骤然发怒,“又是这句话,我已经不小了,从前你骗我说爹去了很远的地方,现在又告诉我爹死了,可他是谁你都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让我知道我究竟是谁的孩子,还是我就是他们说的,是一个没人要的野种……”

  “我不许你这么侮辱你爹!”韩玉娘见韩星洛越说越不像话,一时着急,竟动手打了星洛一个耳光。

第二章 失火

  清脆的耳光声在清晨宁静的院子中显得格外清晰,韩玉娘也懵了,这是她第一次对女儿动手,她竟然打了她……“娘,你竟然打我,你不是我娘……”韩星洛哭着掩面跑了出去。

  “洛儿,洛儿……”

  韩玉娘反应过来追出去,哪里还有星洛的影子,急的不行,正准备找人帮忙,脑后突然传来一阵钝痛,随后她便失去了知觉。

  初秋的早晨很冷,之前只顾着想心事,后来又跟娘亲吵架,韩星洛就不管不顾,只着单衣就出来了,现在稍微冷静下来,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

  她有些后悔,娘亲一向疼她,若不是她的话太过分,娘亲也不会动手打她,只是现在让她回去,她的自尊心又做不到。

  韩星洛便停在原地踌躇不前,想着若是娘亲追上来,就跟娘亲道个歉,然后跟她回去。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抱着个牛皮纸包走过来,看到星洛一个人站在这里,衣着单薄,忙停下来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星洛肩上。

  “洛洛,你在这里做什么?还穿的这么薄,看,这是我刚买的早饭,给你吃!”

  说着,还从纸包里掏出两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递给她。

  星洛又冷又饿,接过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真香,谢谢你,二牛哥,我跟我娘吵架了,出来躲会儿,你一会儿帮我回去看看我娘消气了没有,若是没有,你就偷偷帮我拿件衣服出来,我等天黑了再回去!”

  “好!”二牛点点头道,又从纸包里拿出两个包子,递到星洛手中,“你慢慢吃,我先把包子送回去,再去看看韩婶儿,回来给你报信儿……”

  “谢谢你,二牛哥!”星洛感激的道。

  二牛冲星洛憨厚的一笑,“这点小事儿,说什么谢不谢的!”然后便将剩下的包子包好,快速的跑开了。

  韩星洛又狠狠朝着手中的大包子咬了几口,二牛爹是屠户,家条件不错,这可是十足十的大肉包子,吃个两个之后,她还意犹未尽,对着剩下两个包子咽了咽口水,还是小心的放在自己怀里,她要留给娘亲吃。

  正在这时,二牛远远的跑了回来,离的大老远,就冲她喊道:“洛洛,洛洛……”

  韩星洛十分奇怪,虽然二牛比她大,也比她跑的快些,可这离他们两家可都隔了好几条街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貌似怀里还抱着那个牛皮袋子。

  “二牛哥,怎么了,你不是回家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洛洛,不好了,你家着火了……”

  韩星洛忙朝自己家的方向看去,冒着滚滚浓烟的,可不就是她家么,刚刚她正好背对着那个方向,竟没有发现。

  “我……我刚刚发……发现那边冒烟,还以为是谁家做饭呢,没想到那烟越来越大,我跑了一会儿,才发现那是你家……”二牛气喘吁吁的道。

  还没说完,就见星洛撒腿朝着火的地方跑了过去,忙追过去,“洛洛,等等我啊……”

第三章 火中焦尸

  韩星洛用从未有过最快的速度赶到自家门前,看到左邻右舍的人都在帮忙救火,只是这火越烧越大,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控制的了的。

  “我娘还在家里呢,快救我娘……”韩星洛带着哭腔道,说着就往里面冲。

  满脸胡子的张屠户,正是二牛的父亲,忙将水桶扔下,一把将小星洛拉了回来。

  “小洛儿,你可不敢进去啊,你看这火烧的这么大,人一进去就被火舌给吞没了,你这小身板,还不得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啊……”

  星洛听罢,更加着急了,这火这么大,娘亲可怎么受得了,“不,我娘还在里面,我一定要进去救她……”

  一身肥肉的张婶儿将韩星洛从张屠户手中接过,踹了她一脚道:“不会说话你就别说,小洛儿,现在这是大白天的,你娘又没有睡觉,若是发现起火,肯定不会继续待在里面的,再不济也会喊救命啊。

  咱们大伙儿在这儿救火有一会儿了,里面半点声响都没有,更没人喊救命,我看保不准你娘出门去了,忘了熄炉子里的火,这才会着火的,你别急,待会儿咱们将火势控制住,就陪你去找你娘亲,好吗?”

  二牛也在一旁道:“是啊,洛洛,你不是说跟韩婶儿吵架了吗,我看韩婶儿八成出去找你去了,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韩星洛想了想,她出去的时候娘亲还在院子里站着,不可能再回去睡觉,若是她真在家里,见火势起来,定然不会继续待着。

  刚刚是她关心则乱,还是先将火势控制下来再说,虽然家里值钱的东西不多,毕竟是她们母女安身立命的地方,能抢救多少就抢救多少罢。

  想通了之后,韩星洛也开始帮忙救火,众人看她不再冲动,都送了一口气,继续救火。

  没多久,衙门的人带着水车来了,有了水车的帮助,很快将火扑灭了,只是之前火势太大,韩星洛家里基本上全被烧没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火只将左右两家的墙给熏黑了,其余并未给两家造成什么实际的损失。

  众人见韩玉娘还没回来,又好心的帮着韩星洛整理院子,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值钱的东西,毕竟以后母女两个还要生活的。

  张婶儿刚进屋子不久,突然惊呼一声,随即房内传出一声巨响。

  众人忙进去一看,只见张婶儿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嘴巴张的奇大,指着床上的一具被烧的焦黑的尸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娘……”韩星洛大哭着就往那具焦尸上面扑去,被随行的捕头一把拉住。

  “小洛儿,你家这场大火起的蹊跷,你可千万别冲动,若是破坏了现场,毁了证据,以后想要查清楚此事,为你娘报仇,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捕头姓苏,单名一个旻字,大家都叫他苏捕头,跟韩家只隔了两家,今日衙门的人便是他去喊来的。

  苏旻在衙门很有威望,不过二十出头,就当上了捕头,平日大家有些什么事,也都十分喜欢找他帮忙。

  此话一出,不仅韩星洛止住了哭声,其余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他。

  “苏叔叔,你说我娘是被人害死的?”

第四章 疑点

  “不错!”苏旻点点头道。

  这苏旻倾慕韩玉娘已久,怎奈家中不同意,韩玉娘也未曾对他的情意有半分回应。

  苏旻也是个痴情的,拒了家里安排的亲事,一心等着家人松口,然后再光明正大的跟韩玉娘提亲。

  最近家人看他年纪大了,也是铁了心的想跟韩玉娘一块儿,终于松了口,只要韩玉娘愿意,他们也不再反对了。

  没想到竟出了这等意外,虽然韩玉娘死了,他却不能让他白死,以他多年的办案经验,这场火不仅起的蹊跷,还有诸多疑点。

  之前大家都忙着救火,一时没有注意,现在看到韩玉娘的尸体,他才猛然发觉,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小洛儿,你跟你娘吵了架跑出去,到现在有多久了?”苏旻问道。

  韩星洛想了想,“一个时辰!”

  “我们大家从发现起火到现在,也有了半个时辰,也就是说,这火至少是在半个时辰前烧起来的,离你离开家,不到半个时辰。

  最先发现起火的正是我,那时火势已经很大了,我喊了大家来救火,就赶紧到衙门去找人帮忙,又弄了水车。

  大家细想想,韩夫人跟小洛儿吵了架,小洛儿负气出走,肯定要先出去寻小洛儿,就算只找附近两条街,最快也得一刻钟。

  也就是说,若是韩夫人寻不到小洛儿,再回来做饭,时间至少又过去了一刻钟,距离我发现起火,只剩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大家再想想,小洛儿家的厨房并无多少东西,柴草大部分也都在柴房放着,就算是韩夫人一时不慎,致使起火,那么短的时间,火势也不可能烧的那么大。

  再者韩夫人的尸体,是在屋子里的,并不是在厨房里,这也是一个疑点。

  还有,若是火从厨房中着起,厨房肯定是损毁最厉害的地方,可大家看看,被烧的最厉害的,是这间卧房,说明这火很有可能是在卧房着起来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疑点,若是一个人是被火烧死的,被烧死的过程肯定十分痛苦,肯定会挣扎,身体也会变形,可韩夫人的尸体却摆放的十分整齐,很可能火烧着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人害死了!”

  韩星洛双拳紧握,愤怒的道:“我娘一向与人为善,从未得罪过谁,是谁,到底是谁这么歹毒,竟要用这么狠毒的手段害了我娘!”

  张婶儿也在一旁道:“是啊,韩夫人一向深居简出,见谁都和和气气的,那个天杀的那么黑心,竟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害了韩夫人……”

  苏旻拍拍韩星洛的肩膀,保证道:“小洛儿,刚刚那些都是我的推断,具体的还要等九门提督的人和仵作来了才知道,沾上人命,不是我能处理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娘真的是被人害的,我一定不会放过真凶的!”

  “谢谢你,苏叔叔,你一定要亲手帮我抓住害我娘的凶手,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为我娘报仇!”

第五章 放弃吧

  很快,一队身着气势的官兵带着仵作来到韩家,将无关人士都赶了出去,就连苏旻和韩星洛都不例外。

  韩星洛想要留下,被苏旻拉了出去,“小洛儿,这些可都是朝廷命官,不是咱们能够得罪的起的,咱们还是先出去,等大人们查出结果再进去!”

  韩星洛心有不甘,为了查出真相,给娘亲报仇,还是点了点头,耐心的等着。

  她本以为仵作验尸,那些官兵们再细细检查一下,肯定要好长时间,不想才过了片刻他们就出来了。

  为首的一个白衣官兵对着众人道:“谁是死者家属?”

  苏旻拉着韩星洛上前道:“她是死者的女儿!”

  那官兵看了韩星洛一眼,眸中有些怜悯,“已经查清楚了,的确是意外,跟我到衙门去签字画押,此案就了结了,死者你们自去安葬!”

  “什么?”韩星洛瞪大眼睛,不相信的看着那人,“我娘明明是被人害死的,怎么可能是意外?”

  刚刚经过苏旻的分析,她也细细检查了一番,果然发现许多疑点,在她心中,已经断定了娘亲是被人害死的,现在得到这么一个结果,怎么可能接受。

  后面一个黑面男子冷哼一声,“哼,九门提督办案,岂容你一个小丫头质疑,识相的就赶紧签字画押,将此案了结,不然就到牢里吃几天牢饭,我看你还敢不敢质疑咱们的办案能力!”

  “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妥协的,我娘就是被人害死的!”韩星洛毫不示弱的瞪着那人道。

  领头的男子有些意外,回头对那人道:“老二,这小姑娘没了娘亲,已经够可怜了,你就别在吓唬她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九门提督就会欺负小孩子呢。”

  黑脸男子闷闷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领头的男子看了韩星洛一眼,又看了看她身边的苏旻。

  “你是在衙门当差吧,借一步说话!”

  “是,大人!”苏旻虽不满这些人的办案态度,可九门提督的人不是他能得罪的,若他只是一人,倒也不怕,可他不能连累家人,更何况还有小洛儿呢,这小身板若是真让他们弄到牢里去,怕是不出半日小命就交代了。

  “苏叔叔……”韩星洛担心的看着苏旻,她直觉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人。

  “放心吧,小洛儿,苏叔叔一会儿就出来!”

  苏旻随着那人进去,不过片刻就出来了,那人拍了拍苏旻的肩膀,便扬长而去。

  韩星洛永远都忘不掉苏旻此刻对她她说的那句话:

  “小洛儿,对不起,苏叔叔没办法帮你了,放弃吧,那些人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不,苏叔叔,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帮我给我娘报仇的么,你不是喜欢我娘么,现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苏旻看着韩星洛,满脸的无奈和悲伤,“小洛儿,我是喜欢你娘没错,为了她,我可以连命都不要,可是我不能连累家人,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