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秦羽和朱槿雯的小说名字是《小村那些事》,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秦羽朱槿雯宋莉莉全文阅读

秦羽朱槿雯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秦羽和朱槿雯的小说名字是《小村那些事》,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小村那些事秦羽朱槿雯宋莉莉是书中的几位重要人物。秦羽的嫂子朱槿雯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可嫁到秦家这些年她一直没有生下孩子,为了抱孙子秦母甚至还提出让朱槿雯找秦羽借种,这让原本就很暧昧的叔嫂两个更尴尬了。
  两年前嫁到他们秦家来,村儿里人都说这不知道是他们家做了什么好事儿,娶到了这样的媳妇儿!
  朱槿雯没出嫁之前,秦羽不是没有做过春梦,只是现在人家是他嫂子,所以该有的尊重还是知道的。当下,收回心思,对朱槿雯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张桂芬在厕所外站着,过了一会儿听见里面没了动静,也就走了。瞅着张桂芳走远了,秦羽便要闪身出去。身后却有一双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襟。
  回过头,朱槿雯满脸绯红,含羞带怯地不敢看他。秦羽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立马向朱槿雯拍着胸脯保证:“我没见过嫂子!”
  说完,不等朱槿雯有所反应,立马闪出了厕所。秦羽出了厕所,脑海中朱槿雯雪白的大腿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回味着,人就站住了。
  唉,他也是倒霉,碰到嫂子做那事儿……不过他大哥,秦风常年不在家,女人嘛,嫂子有点需求也在情理之中。这么想着,秦羽心里也就没啥芥蒂了。
  晚上,张桂芬叫秦羽喊朱槿雯出来吃饭,秦羽门都没敲,就进去了。“哎呀!”不想,朱槿雯也在此时开门,与秦羽撞了个满怀。

第一章 嫂子的邀请

  “呀……”

  裤子已经脱到一半的秦羽愣了愣,这茅厕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还这么销魂?

  秦羽十分疑惑,仔细往厕所里看过去。

  这一看不打紧,秦羽吓得裤子都没提住,直接就给掉到了脚背上!

  “嫂,嫂子?!”

  厕所里竟然有人,还是他嫂子朱槿雯!

  角落里的朱槿雯没想到秦羽会突然闯到厕所里来,一只手提着已经褪到膝盖上的裤子,愣愣地看着他。

  秦羽注意到,她的另一只手,似乎……放在她的双腿间。

  “你,你怎么进来都不说一声啊!”朱槿雯又羞又恼。

  “谁知道嫂子在里面做这种事情啊……”秦羽小声嘀咕道。

  没等朱槿雯再开口,厕所外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人没?”

  “咱妈来了!”秦羽听得那声音,只觉得头都大了。

  朱槿雯是秦羽的嫂子,这要是让他俩的妈,张桂芬看见他俩都脱了裤子在这厕所里,那还了得!

  “妈!您别进来!我在里面!”朱槿雯冲外面喊道。

  “槿雯啊,是不是秦羽回来了?”张桂芬站在厕所门口问。

  “妈,您听错了吧!”朱槿雯回答着。

  秦羽看了看朱槿雯,却撇到她露出来的大腿上,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朱槿雯可是隔壁村的村花,用秦羽的话说,那叫一个肤白貌美腰细腿长,整个就是一西施!

  两年前嫁到他们秦家来,村儿里人都说这不知道是他们家做了什么好事儿,娶到了这样的媳妇儿!

  朱槿雯没出嫁之前,秦羽不是没有做过春梦,只是现在人家是他嫂子,所以该有的尊重还是知道的。

  当下,收回心思,对朱槿雯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张桂芬在厕所外站着,过了一会儿听见里面没了动静,也就走了。

  瞅着张桂芳走远了,秦羽便要闪身出去。

  身后却有一双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襟。

  回过头,朱槿雯满脸绯红,含羞带怯地不敢看他。

  秦羽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立马向朱槿雯拍着胸脯保证:

  “我没见过嫂子!”

  说完,不等朱槿雯有所反应,立马闪出了厕所。

  秦羽出了厕所,脑海中朱槿雯雪白的大腿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回味着,人就站住了。

  唉,他也是倒霉,碰到嫂子做那事儿……

  不过他大哥,秦风常年不在家,女人嘛,嫂子有点需求也在情理之中。

  这么想着,秦羽心里也就没啥芥蒂了。

  晚上,张桂芬叫秦羽喊朱槿雯出来吃饭,秦羽门都没敲,就进去了。

  “哎呀!”

  不想,朱槿雯也在此时开门,与秦羽撞了个满怀。

  “呃呃,”秦羽赶紧松开,有些不好意思。

  “臭小子!”朱槿雯从秦羽怀里挣脱出来,回头瞪了他一眼,落到秦羽眼里,模样却是说不出了娇憨。

  大哥真是好福气!看着朱槿雯裙摆下白皙修长的小腿,秦羽在心里感叹。

  “嗯?怎么嫂子走路的姿势怪怪的?”秦羽看着朱槿雯不时扭动一下身子,心道:

  “难道刚刚……”

  饭桌上,朱槿雯极其迅速地吃完了饭,没像平常一样等着收碗筷,跟张桂芬说了一句不舒服之后,就回了房间。

  秦羽算是明白了,这“不舒服”是什么了。

  “有嫂子好受的。”秦羽坏笑一声,也回了自己房间。

  在屋里玩了会儿手机之后,秦羽突然收到了朱槿雯的一条短信。

  “来我房里,帮我一个忙。”

  看着这条短信,秦羽心跳得十分迅速。

  接下来的一条短信,令秦羽的心跳几乎紊乱——“妈已经睡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第二章 那方面的需求

  “这么晚了嫂子叫我去她房里……”秦羽嘿嘿一笑,“看来是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啊!”

  秦羽溜出自己的房间,往张桂芬的房间张望了一番,证实了张桂芬确实已经睡下了之后,才往朱槿雯的房间摸过去。

  堂屋里黑漆漆的一片,秦羽觉得自己此去,必定会有天大的便宜让他占得,但是同时也伴随着天大的危险。

  来到朱槿雯的房门口,秦羽深吸了一口气,试着去推朱槿雯的房门被。

  “吱呀”一声轻响,朱槿雯的房门就这样被秦羽推开了。

  朱槿雯穿着一身薄纱睡裙,正斜倚在床头打电话。柔和的灯光下,更是衬得朱槿雯皮肤白皙、身段玲珑。

  “嫂子,我来啦!等急了吧?”秦羽坏笑着,冲着朱槿雯上下打量。

  看见秦羽进来了,朱槿雯显得十分紧张,赶紧伸出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秦羽不要说话。

  秦羽一下子明白过来,嫂子这是在跟他哥秦风打电话。

  “秦风啊,你就放心吧。家里一切都好。”朱槿雯看了一眼秦羽,转头向电话里笑着说。

  秦羽只觉得自己一身冷汗,秦风可是出名的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主儿,这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来嫂子房里,铁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秦羽贴着墙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一会儿之后,朱槿雯挂了电话,叹了一口气。

  “嫂子,大哥,大哥他你说啥了啊?”秦羽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贼,心虚得很。

  “还能说啥呢,还不就是那些事儿。”朱槿雯低下了头,“他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儿。”

  秦羽心里咯噔一声响,孩子?

  这是再农村,封建思想还是很严重的,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秦风和朱槿雯结婚这两年,一直没个孩子,张桂芬都快急疯了。

  秦风秦羽的父亲去得早,张桂芬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娶媳妇,早就盼着抱孙子了。

  只是朱槿雯这肚子,一直没动静。

  秦羽知道哥哥和嫂子的苦楚,于是出声安慰到:

  “嫂子,没事儿。我好歹也是一个医生,虽然不看妇科,但是跟你介绍个好点的妇科医生,那还是办得到的。”

  “到时候再说吧。”朱槿雯别过头不看秦羽,兀自说到:

  “小羽啊,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应该都懂。你哥哥常年不在家,嫂子作为一个女人,有那方面的需求也是不可避免的……”

  秦羽屏住呼吸,没有接话。

  “你可不要把嫂子想象成那种坏女人……”

  朱槿雯的声音越来越小,秦羽看见她的脸上都快滴出血来了。

  “我知道的,我懂。”秦羽赶紧说。

  “你懂?”朱槿雯抬起头,愣了愣。

  秦羽笑了,说:“嫂子,我都二十了,也该知道了。”

  “那倒也是……”

  “咳咳,”秦羽假意咳嗽一声好缓解尴尬,看了看朱槿雯藏在被子里的大腿,说“嫂子肯定很难受吧,毕竟那个东西断在里面那么久了……”

  “咳咳……”

  朱槿雯一激动,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朱槿雯都快后悔死了,要不是自己躲在厕所里玩那种东西,又怎么会让它断在里面,在小叔子面前这么丢人呢!

  更该死的是,她试了很久,但是就是拿不出来!这种事又不能找张桂芬帮忙,只能寄希望于做医生的秦羽了。

  “嫂子,你没事吧?”秦羽走近朱槿雯,帮她拍背。

  “嫂子,我赶紧给你拿出来吧,这样一直断在里面也不是个事儿,你也遭罪。”秦羽见朱槿雯只是红着脸,并不提别的事,于是开口说道。

  “可,可是在那个地方……”

第三章 突变

  朱槿雯真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那嫂子你要是不放心,我拿块布把我的眼睛蒙上吧,这样我就不会乱看了。”秦羽很是无奈。

  朱槿雯心说那还了得!让你蒙上眼,那还指不定会摸到什么地方去呢!

  秦羽见朱槿雯没反应,于是作势要走:

  “既然嫂子不想,那我就走了。”

  “站住!”

  朱槿雯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一定要快点!不能乱看乱摸!还有,”

  朱槿雯抬起头直视秦羽,道:“这件事儿你谁也不许说!”

  秦羽听的这话,立刻回转身来走到朱槿雯身边,开始挽衣服袖子。

  “你要干什么?”朱槿雯一脸惊恐地看着秦羽。

  “我这不是挽起袖子好干活嘛。争取一次成功啊。”秦羽有些无奈。

  “你,你最好小心一点!”朱槿雯的脸已经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了。

  “这可是一个技术活,自然要小心了。”秦羽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只觉得好玩,忍不住调笑道。

  “你!”朱槿雯又羞又怒,那张脸落在秦羽眼里,煞是好看。

  “你,从被子里钻进去!”朱槿雯的手抓住被子,对秦羽说。

  “啥?”

  “嗯,”朱槿雯不看秦羽,小声说,“我不想看见你。”

  “呃……”

  秦羽真是佩服朱槿雯了,她就算是不想让他看见她尴尬的样子,也不不用这样吧!

  被窝里乌漆抹黑的,这跟叫他蒙上眼睛,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还愣着干嘛呢?”朱槿雯出声催促道。

  秦羽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爬上了朱槿雯的床。

  朱槿雯不看秦羽,慢慢地叉开了自己的腿。

  本以为会在被子掀开的时候看见一些什么风景,谁知道朱槿雯却早有准备,啪地一声把灯关上了。

  “可还真够狠的呀。”秦羽嘀咕一声,“嫂子,你这是给我机会让我乱碰啊!”

  “你敢!”朱槿雯娇喝一声,说道:

  “你不是有手机吗?不会用手机照明的?”

  秦羽咧嘴一笑,“嫂子说的是。”

  真准备有所动作,却听得门外有异响。

  朱槿雯十分敏感,立马叫秦羽停下手中的动作,屏息细听。

  在寂静的夜里,一点点轻微的声音丢会被无限放大,格外清晰。

  秦羽此时也注意到了那声音,似乎是脚步声。

  “不好!是咱妈!”朱槿雯低呼一声,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羽,你先别动,先停下。咱妈,咱妈好像已经醒了。你千万别出声!”

  听得这话,秦羽停下手中的动作,安心等待。

  朱槿雯可就不一样了,她心里怕得要死,生怕张桂芬别突然晃过来。只是一个劲儿地祈求张桂芬赶紧回房睡觉去。

  但是那脚步声却偏生就像是在跟朱槿雯做对一般,来了又去,远了又近,就在朱槿雯房门口转悠。

  但是偏生是她怕什么就来什么,门外张桂芬地脚步声,最后停在了朱槿雯的房门口。

  “槿雯呀,你睡了没?”门外,张桂芬敲了敲门。

  朱槿雯根本不敢答话,只能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等了一会儿,张桂芬又说话了。

  “槿雯呀,妈,妈这儿有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你看看你……”

  朱槿雯继续装睡。

  这可苦了闷在被子里的秦羽。

  朱槿雯把腿叉开,这个姿势本来已经够暧昧了。他爬进被子里之后,又离朱槿雯特别近,早就有生理反应了。

  加上闷在被子里不透气,忍受着双重折磨的秦羽,简直要疯了。

  门外张桂芬等了半天,不见回应,便以为朱槿雯睡着了。

  “看来槿雯是睡着了,那算了,明天再找她吧。”

  朱槿雯听了,刚准备松一口气,哪知道张桂芬又说:

  “我去找秦羽唠唠嗑去。”

第四章 关于孙子的事

  啥?!

  朱槿雯简直都快喷血了,要是张桂芬去找秦羽,发现他不在,那不就露馅了吗?

  到时候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妈!你别走!”

  朱槿雯脑子一热,出声叫住了张桂芬。

  “原来你没有睡觉啊。”张桂芬听到朱槿雯的声音,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朱槿雯十分紧张,但是还是不得不把这个谎圆下去:“我本来都已经睡着了,这不,刚刚才醒过来。”

  张桂芬没在乎朱槿雯是不是真的醒着,注意力似乎在其他事情上。

  “反正都已经醒了,那你就先听妈把事儿说完,再睡也不迟。来,你把灯给打开。”张桂芬说着,自己就去找灯的开关。

  “有啥事儿不能明天再说吗?我现在困得紧!”

  朱槿雯现在只想阻止张桂芬开灯,毕竟现在屋里还是黑漆漆得一片,她不开灯根本就不会发现秦羽在她被窝里。

  要是开了灯,秦羽那么大的个子,窝在被窝里就跟一座小山似的,张桂芬能看不见吗?

  “不行!就得今天说!”

  张桂芬是十分强硬地接话:“孙子的事那可是大事儿,哪能拖到明天?”

  说着,张桂芬自己已经摸到了电灯开关,啪地一声就打开了灯,房间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朱槿雯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那厢张桂芬就已经开灯了。不得已,在灯亮起来的那一瞬间,朱槿雯只能尽可能高地抬起自己地腿,搭在了秦羽地肩上。

  肩膀上突然多了两条腿,秦羽就更难受了。

  这个姿势,朱槿雯还是一边一条腿搭在秦羽肩膀上的,秦羽只能忍受这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

  朱槿雯极力想把秦羽藏起来,但是却于事无补。张桂芬一眼就发现了床上的异样。

  “槿雯,你的腿怎么了?”

  张桂芬伸手指着床上的小山,面露疑惑:“你怎么把你的腿抬那么高?”

  “我……”朱槿雯红着脸,只恨自己不能凭空消失。

  “我,我没事儿,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抬着腿能舒服一点儿。”朱槿雯看着张桂芬并不怎么相信,只能转移话题。

  “妈,您刚刚说找我聊孙子的事儿?”

  一提孙子,张桂芬立马就来劲了:“对!就是孙子的事儿!”

  张桂芬似乎十分激动,几步就走到朱槿雯床边,屁股一扭就坐下了。

  “槿雯啊,你看,你跟秦风结婚也有两年了,就是这肚子……”

  张桂芬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村里人都说你的身子可能……”

  “我的身子没问题!”

  朱槿雯哪能不懂张桂芬的意思?不等张桂芬说完,朱槿雯就打断了她的话。

  在农村,女人结婚了却怀不了孕生不出孩子,这是要在背后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能给人说道死。

  但是这个锅她朱槿雯可不会背。

  早在半年前,朱槿雯就和秦风去医院检查过了,检查出来的结果她一直不敢跟张桂芬说。

  原来她老是不能怀孕,问题是出在秦风身上了。秦风的的精子数量不足,而且活力也很小,说是弱精,很难让她怀孕。

  结果是县里最有名的余医生下的,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朱槿雯一直没敢跟张桂芬说。

  张桂芬没想到平常温温柔柔的朱槿雯会打断她的话,愣住了。

  “妈,您……”朱槿雯不知道怎么开口,不由得叹了口气。

  “妈都知道,小风的事儿,妈都知道。你不要太难过了。”

  朱槿雯没想到张桂芬居然反过来安慰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这没什么,小风不行,不时还有小羽吗!”

第五章 丈夫的主意

  朱槿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得耳朵。

  小风不行,还有小羽?这是什么意思?

  张桂芬伸手将朱槿雯耳边滑落得秀发别到耳后,继续说道:

  “槿雯啊,小风的身体是不行,但是你的身体是没毛病的啊!”

  朱槿雯完全不知道张桂芬到底想说什么,只能回答:

  “这是我的命,我愿意认命。只是我们没办法让您抱上大胖孙子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可不能这么想!”

  张桂芬显得十分激动,抓住朱槿雯的手,说:“你可以换一个男人生啊!”

  噗!

  被子里的秦羽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喷了出来。

  “妈,你说啥?啥叫换一个男人生?”朱槿雯皱着眉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张桂芬。

  “就是……就是换个人,代替你跟小风……”张桂芬虽然是过来人,但是说到这事,她还是红了老脸。

  张桂芬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朱槿雯和秦羽都听懂了。

  她的意思,就是让朱槿雯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借别人的种,肚子搞大之后,让秦风来当这个便宜爹。

  别说朱槿雯,连秦羽都被张桂芬这个疯狂的想法给吓到了。

  “不行!”

  朱槿雯听罢,激动地大声喊道。

  “槿雯啊,你误会了!”张桂芬失意朱槿雯不要大声喊叫,抓住她的手安抚她。

  “我这肯定不会让你去外面随便找个人的!这孩子,必须还得是咱们老秦家的种!”张桂芬用力握住朱槿雯的手,冲她发誓赌咒。

  老秦家的种?秦羽越发摸不透张桂芬话里的意思了。他大哥秦风不是弱精吗?

  “妈,我知道您是想抱孙子,可是,您也不能让我对不起秦风啊!”朱槿雯的身子不停地战栗着,几乎是祈求般的看着张桂芬。

  张桂芬似乎有点犹豫,她瞥了一眼朱槿雯床上隆起的小山,又开口了:

  “小风不行,不是还有小羽吗?”

  秦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朱槿雯更是受到了惊吓,搭在秦羽肩上的腿下意识收紧,夹得秦羽闷哼出声。

  “怎么了?”显然,张桂芬也听见了秦羽的哼声。

  见张桂芬的眼光投向那座小山,朱槿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敷衍她。

  “没,没什么。只是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

  张桂芬点了点头,没在继续问下去,只是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槿雯啊,你看,甭管是小风还是小羽,怎么着都是我们老秦家的种。”张桂芬继续游说朱槿雯,脸上始终挂着那抹别有含义的笑容。

  “槿雯,你可是咱们家的希望!你这不舒服,妈给你看看?”

  说着,就要去掀朱槿雯的被子。

  “不不不!妈!我已经没什么事了!”朱槿雯赶忙阻止。

  “那行。”张桂芬当真不再纠结这件事,只是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仿佛已经洞察了一切。

  “那妈刚刚跟你说的事,中不中?”

  朱槿雯面红耳赤,止不住地摇头。

  “不行,绝对不行!”

  张桂芬见朱槿雯还是很抵触,看着床上的小山,略一思索,又说:

  “事到如今,妈也没什么好瞒着你了。”

  朱槿雯与秦羽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声,难道妈已经知道秦羽在朱槿雯床上了?

  张桂芬观察着朱槿雯的脸色,见她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心里更是有了底。

  “让小羽代替小风跟你生娃,其实,是小风自己的主意。”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