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李悦悦是什么小说?主角名为老杨李悦悦小说的名字是《忘年之恋》,这是一本新出的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忘年之恋老杨李悦悦

忘年之恋全文阅读

  老杨李悦悦是什么小说?主角名为老杨李悦悦小说的名字是《忘年之恋》,这是一本新出的都市小说,青竹飚是此书的作者。老杨是一个搞装修的老光棍,虽然年近五十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对年轻美女的追求,这一天他迎来了一个美女雇主李悦悦,虽然李悦悦已婚,但是老杨却还是忍不住想接近她。
  这些年老杨搞装修在本地闯出了名气,挣得不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贡献给城里的各个娱乐会所和街边的洗头按摩房,几乎把全城的小姐都认识了个遍。
  时间久了,老杨在装修圈子里得了这个外号——老痒,是身心都痒的那种痒。
  因为装修的手艺得到认可,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杨就开始挑起雇主来。男的自然一律拒绝,谁还差那两个钱儿是怎么的?
  至于女的,也得看看能不能入老杨的眼。长得不出挑的,或者脾气比较大的,通通不搭理。
  老杨睡过的女人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但那些女人都是庸脂俗粉,而且老杨也单纯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然而李悦悦跟她们不同,这个女人有种独特的魅力,让老杨十分心动,感觉像焕发了第二春。经过几天的接触,李悦悦的底倒是让老杨摸清了一些。
  她是某个私企的小会计,今年刚刚跟老公结婚,这套房子的首付已经榨干两口子所有的积蓄,所以暂时没准备要孩子。
  李悦悦的男人老杨只见过一次,听说是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文文弱弱的,还戴着副比啤酒瓶底子还厚的眼镜,一眼就能看出身体素质很差,也不知道怎么把李悦悦骗到手的。

第一章 李悦悦

  雇主李悦悦让老杨有点想犯罪。

  李悦悦只有二十出头,长得清纯又可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会说话。她平时的穿着比较保守,却难以掩盖凹凸有致的身材。

  每次去她家新房做活的时候,趁着她端茶倒水的机会,老杨总忍不住将目光锁定在她纤细的腰肢,和被牛仔裤衬出来的浑圆挺翘的臀型上。

  最令老杨激动的是,李悦悦帮忙打下手时,喜欢穿一件蓝色的大衬衫,她一弯腰,里边儿或白色或黑色的内衣,和藏在当中的丰满大白兔,就会从领口露出来,让老杨大饱眼福。

  老杨对女人的挑剔,可以说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然而李悦悦几乎完全符合老杨的标准,清纯中隐约散发性感,有一股与生俱来含苞待放的娇媚,这不禁让老杨产生错觉,认为她就是老天爷给的机会。

  李悦悦很热情,对老杨毫无防备。

  这总让老杨想入非非,忍不住想将她顶到还没刷好灰的墙上,然后粗暴的撕烂她的衣服,拽下她的牛仔裤,从她浑圆丰满的翘臀后面狠狠的刺入。

  遗憾的是她已经结婚了。

  而且,即便她单身,也不大可能瞧得上老杨这种男人。

  老杨已经年近五十,还是光棍一条,也没考虑再找,主要是因为被前妻和铁哥们儿戴了绿帽子,对老婆这个特殊的称谓有了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当然,是人就有生理需求。

  这些年老杨搞装修在本地闯出了名气,挣得不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贡献给城里的各个娱乐会所和街边的洗头按摩房,几乎把全城的小姐都认识了个遍。

  时间久了,老杨在装修圈子里得了这个外号——老痒,是身心都痒的那种痒。

  因为装修的手艺得到认可,又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老杨就开始挑起雇主来。

  男的自然一律拒绝,谁还差那两个钱儿是怎么的?

  至于女的,也得看看能不能入老杨的眼。长得不出挑的,或者脾气比较大的,通通不搭理。

  老杨睡过的女人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但那些女人都是庸脂俗粉,而且老杨也单纯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然而李悦悦跟她们不同,这个女人有种独特的魅力,让老杨十分心动,感觉像焕发了第二春。

  经过几天的接触,李悦悦的底倒是让老杨摸清了一些。

  她是某个私企的小会计,今年刚刚跟老公结婚,这套房子的首付已经榨干两口子所有的积蓄,所以暂时没准备要孩子。

  李悦悦的男人老杨只见过一次,听说是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文文弱弱的,还戴着副比啤酒瓶底子还厚的眼镜,一眼就能看出身体素质很差,也不知道怎么把李悦悦骗到手的。

  而老杨能有大把时间和李悦悦独处,得益于小两口经济条件比较差,为了省人工费,李悦悦得空就会过来帮忙打下手。

  这天早上,老杨哼着小曲去李悦悦家上工。

  “老杨来啦?”

  听到开门声,李悦悦就笑着打招呼。

  老杨对她天使般的笑容和温润的银色完全没有抵抗力,只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裤裆里情不自禁起了反应。

  但老杨很快反应过来,上去帮她扶住墙角的耗材说,“这些东西又沉又硬,很容易划伤手,哪是你一个女人该碰的?”

  李悦悦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叫一声,捂着手心蹲到旁边,哎哟哎哟的直哼哼。

  老杨拉过她的手一看,全是血,果然是给划破了。

  正想说她两句的时候,老杨却发现,从这个角度正好能透过李悦悦领口的缝隙,瞧见里面被红色内衣托起来的两只大白兔。

  这女人的皮肤又白又嫩,两只大白兔尺寸也不小,中间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让老杨刹那间脑子发热,恨不得立刻上手抓揉两把。

  “还好我带了创口贴……”

  可能是疼得厉害,李悦悦准备去处理下伤口,起身时手臂却恰巧碰到老杨裤裆里早已昂首挺胸的命根子。

  李悦悦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满脸惊讶的回头望着老杨,又扫了眼他腰部以下的地方。

  然后,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个……老杨,我先去冲一下……”

  李悦悦羞臊得扭头去厨房。

  看着她扭动的浑圆翘臀,想到她衣服里诱人的春色,老杨一时邪念丛生,没忍住抬脚跟了进去。

第二章 试探

  李悦悦打开水龙头,用凉水将伤口上的血冲干净,就准备贴上创口贴。

  她搓手的时候,被牛仔裤绷得曲线毕露的翘臀,随着身体轻微晃动,仿佛在对老杨发出无声的召唤,看得老杨心潮澎湃。

  等到时机合适,在门口躲着偷看了半天的老杨,忽然蹦出去拉住李悦悦说,“小李啊,你这水都还没干,贴上去不得掉了吗?”

  李悦悦很紧张,这才想起确实不妥。

  老杨捉住她手腕一直不撒开,心里嘀咕着,这女人的皮肤可真舒服,又滑又嫩的,不知道让她握住命根子会不会爽上天。

  厨房里气氛略显尴尬,李悦悦挣脱老杨,转头溜去客厅里说,“毛巾还没买呢,这卫生纸放哪儿了?”

  “卧室里有一包,我前两天带来的,应该还在那儿吧。”

  “好的,谢谢。”

  “要不要我帮你?”

  听老杨关心她,李悦悦有点慌神,总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想要出言拒绝时却太晚了,老杨人已经站在卧室门口。

  李悦悦莫名的心虚,说话都不敢看老杨。

  混到这个岁数,又经常在脂粉堆里打转,老杨跟女人打的交道何其多。

  李悦悦明显不自在,却又没直接表态,这就说明她是个不太懂得拒绝的女人,或者说性格比较软。

  老杨心思一动,指着卧室东南角笑道,“小李你看,我专门拆了那堵墙腾出个地方,任凭再大的床都能摆得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突然提到“床”这种东西,总是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李悦悦更加慌张,却强装镇定说,“老杨,我们就买一般的床,要那么大干什么啊?”

  老杨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当然是好办事啊!你想啊,你跟老公晚上那什么的时候,怎么滚都掉不下去,不是很踏实吗?”

  李悦悦不再接话,别过脸去贴创口贴。

  从发现老杨裤裆里的异样之后,她就感觉老杨今天的举动跟平常不一样,似乎总在有意无意的给她暗示。至于具体内容是什么,她不能确定,也不敢多想。

  老杨人不错,而且身体看着比老公结实许多,有种男人特有的雄壮气息,李悦悦估计没有女人会讨厌他。

  但李悦悦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即便跟老公之间有难言之隐,那方面不太和谐,她也不能放任自己的思绪,朝着违背伦理道德的方向去想。

  现在老杨更是提起夫妻之间最隐秘的话题,到底什么心思,李悦悦再傻也能猜到其中一二,所以她只能装没听见。

  谁知,老杨居然凑了过来,捉住她手腕说,“自己怎么给自己贴?我帮你吧。”

  李悦悦感觉老杨的手好烫,激得皮肤猛一阵酥麻,于是背过身去说,“没事,我可以的。”

  也不知是光顾着关心李悦悦忘了规矩,还是本来就存心的,老杨的双手从李悦悦背后绕到前面,抢过她手里的创口贴,执意要帮忙。

  这一下,雄浑的男人气息瞬间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将李悦悦锁在中央,让她脑子都开始犯晕了,全然忘了应该要躲开。

  而且,李悦悦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时有根坚硬如铁的长棍子,正不偏不倚的贴在她屁股后面!

  李悦悦拼命跟自己说,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可那种念头根本控制不住,瞬间眼前便闪过男人命根子顶天立地的画面。

  几乎在同时,她发觉内裤里竟然有些湿润了!

  李悦悦无比震惊,难道她天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就动情?

  这更是让她呆若木鸡,不敢随便动弹。

  闻着李悦悦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感受着胯下传来的柔软和弹性,老杨无比的口干舌燥,心脏跳得扑通扑通的,差点没蹦出胸腔。

  这样她都没有表示抗议,是不是说,可以更进一步了?

  老杨屏住呼吸壮起胆子,毫不犹豫的朝他朝思暮想的丰满胸脯摸了上去。

第三章 天赐良机

  好大,好软!

  老杨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悦的大白兔隔着衣服都这么有弹性,如果能直接摸的话,那岂不是……之前在洗头房里,跟那些小姐亲热的画面不断浮现,老杨仿佛能看到李悦悦赤身裸体的站在面前,挺着傲人的大白兔任由他使劲抓揉。

  男人对女性双峰的迷恋,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即便老杨已经快成糟老头子,仍然无法抗拒李悦悦那对大白兔的诱惑。

  此番行动着实大胆,他不敢确定李悦悦会如何反应,指不定反手就得给他一巴掌,骂他耍流氓,老色狼。

  但李悦悦只是不露声色的扭动一下,抽身离开他的魔爪,“那个……老杨,不用……不用帮忙啦,我已经贴好了。我家还要多久才能装修好呢?”

  老杨裤裆里硬得难受,舔了舔嘴唇敷衍道,“快了,最多也就个把月。我的技术你大可放心,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

  李悦悦诧异道,“啊?什么舒服……”

  老杨这才察觉失言,刚刚光想着占李悦悦便宜,嘴上不由自主就朝那方面靠了。

  “让你们,你跟你老公住得舒舒服服,我是这意思。”

  收拾好伤口,李悦悦就开始帮老杨打下手了。

  因为雇主是个女人,不可能让人家干重活,老杨就让她在旁边候着,帮忙递个工具材料之类的。

  她一弯腰,蓝衬衫领口就垂下去,从那个巨大的缝隙里,几乎能将她整个上半身一览无遗,甚至能隐约瞧见内衣中被裹住的半点嫣红。

  这种美景摆在眼前,老杨哪还有心思干活。

  他漫不经心的刷着墙,时不时找机会跟李悦悦讲些略带暧昧的话,关注着李悦悦的反应。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李悦悦忽然想起,中午还答应了别人一起吃饭的。

  想在私企里混,搞好裙带关系非常重要,类似的应酬基本每周都有,李悦悦也已经习惯了。

  现在身上这件蓝衬衫,是专门用来干活的工装,李悦悦自然不能穿着去饭局。她早就考虑到这层,出门时在包里带了条连衣裙,待会儿直接换上就可以赴宴。

  把这事儿一提,老杨很识趣到大门外抽根烟,让李悦悦换衣服。

  李悦悦折腾半天,忽然发现背后的拉链似乎卡主了,根本就提不上去。

  怎么办?总不能穿成这样上街吧?

  转念一想,不是还有老杨在吗?

  李悦悦犹豫一会儿,还是叫了老杨进来帮忙。

  见到此刻的李悦悦,老杨差点喷出鼻血。

  这女人已经不能用极品来形容,像连衣裙这么仙的款式,居然被李悦悦穿出了十足的韵味。那饱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肢,和裙摆下露出大半的笔直长腿,无不昭示着女主人完美的身材。

  老杨顿时热血翻涌,几乎忍不住就要将李悦悦扑倒在地。

  “帮我拉一下,这个拉链好像卡主了。”

  李悦悦背过身提醒到。

  “哦……”

  老杨咽下口唾沫,稳住心神试了几次,那拉链好像真的卡死了,怎么都拽不动。

  他这边稍微一用力,李悦悦整个人就被带得前后晃悠,胸前丰满的大白兔就跟装满水的气球似的,在布料里面来回震颤。

  我滴个乖乖!

  老杨裤裆里直冒火,只感觉那地方随时可能炸裂,硬得让人难受。

  “怎么了?是不是拉不上去?”

  “不,不是。拉链没有问题,就是……你的胸太大了……”

  “帮我想想办法啊,我有个应酬,必须得穿这个。”

  “那我可就动手了。”

  没等李悦悦反应过来,老杨迅速托住她两只大白兔。

  李悦悦刚想惊叫,却察觉先前那根坚硬无比的长棍子又顶到了屁股上,搞得她下身一阵麻痒,“嗯”了一声,便软绵绵的暂时没了力气。

  看来有戏!这可是天赐良机!

  老杨心中大喜,立马顺势搂紧李悦悦,照着她香喷喷的白嫩脖颈就亲了下去。

第四章 意外

  结果嘴巴还没挨上那片肌肤,李悦悦就猛然蹦跶开说,“哎呀!老杨,我是让你帮我弄下衣服!没让你,让你……”

  李悦悦俏脸通红的护着胸口,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就差那么一点点!

  老杨又是遗憾又是可惜,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谁想到那么凑巧,刚好就碰到你……那儿了。”

  这话哄三岁小孩儿可能有用,要用来对付成年人,着实有点蹩脚。

  更何况李悦悦因为长相的优势,从小到大没少听男人花言巧语的扯谎,哪里分辨不出来老杨是在信口雌黄。

  只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对老杨讨厌不起来。心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想要顺着老杨的套路往下继续。

  “既然是无心的,自然就不怪你。再帮我拉下拉链吧。”

  那么明显的揩油占便宜,李悦悦都不生气,老杨几乎可以肯定李悦悦对他有点意思,对于拿下这个女人的信心越来越足。

  不过常言说得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毕竟两个人并不是太熟悉,好不容易营造出来一点感觉,要更加小心谨慎的往下发展才行,否则前功尽弃就成白忙活了。

  这次老杨不敢太过分,规规矩矩的揪出李悦悦裙子背后的拉链,配合她使劲往上拽。

  刚才老杨说李悦悦胸大影响穿衣服,虽说是故意用言辞挑逗,但也并非完全胡诌。裙子完全合李悦悦的身,偏偏就后背这部分紧得不行,不怪胸大怪什么?

  两人费了半天劲,拉链仍旧只能到半中央,搞得李悦悦都想放弃了。

  “算了,最后再试一次吧,老杨你使点劲儿啊!”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肯定照办。”

  老杨瞅着李悦悦的动作,见她猛然深吸一口气缩紧胸腔,便赶紧使出全身力气将拉链往上提。

  眼见拉链一点点往上走,老杨正想说终于搞定了。

  忽然“噗嗤”一声,李悦悦的裙子前面撕开条裂缝,眨眼间便划拉到腰间,就跟爆裂开来的气球似的,连带着将她的内衣都给震飞了!

  李悦悦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伸手在空中乱抓尚未落地的内衣,却忘了要护住胸前。

  这下可让老杨大饱眼福。

  按理说,老杨常年混迹于洗头房按摩店和娱乐会所,应该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不会轻易被美色迷失心智。

  可看到李悦悦那对近在咫尺的大白兔,他还是无法控制,鼻血噗的喷得满嘴唇都是。

  这女人不得了啊!

  老杨几乎都快窒息了。

  平时李悦悦穿着衣服的时候,就明显看得出来胸不小,谁能猜到居然还内有乾坤!

  凭着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老杨一眼就判断出,李悦悦起码有D罩杯。更绝的是那对大白兔坚挺异常,不但体积可观,而且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形态近乎完美!

  老杨脑子里嗡嗡作响,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想着把脑袋埋进去,用他久经沙场的厚脸皮去经受那对波涛汹涌的蹂躏。

  等到内衣落地,李悦悦才反应过来,察觉床光外露,让面前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别!你别看!快转过去……”

  李悦悦捂着胸口,泪眼汪汪的哀求道,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啊?哦……我转过去,我不看……”

  老杨抹了把口水,恋恋不舍的别过脸,却仍旧拿余光瞟李悦悦的身子。

  本来裤裆里就不安分,再被这事儿一刺激,就更加没办法消停了。

  老杨只觉命根子一阵阵的猛烈跳动,几乎都快不受他控制,仿佛试图挣脱裤子的束缚,跳出去扑向那个女人的怀抱了。

  耳边是穿衣服的声音,鼻子里全是女人的体香,老杨有点魂不守舍。

  这会儿屋里就他跟李悦悦,没有其他人,就算他来硬的将李悦悦办了,按照那女人的性格,应该不好意思抖落出去吧?

  男人最原始的冲动,渐渐吞没了老杨的理智,让他的思想陡然发生了转变。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管他妈那么多,先爽了再说!

  老杨扛不住小腹下涌动的热流,干脆将心一横,不管不顾的朝李悦悦扑了上去。

第五章 少妇

  刚一转身,却发现李悦悦相当神速,已经换上先前那间蓝衬衫。

  见到李悦悦羞臊中带着委屈的脸,老杨还没伸出去的手,只好十分不情愿的收了回来。

  他不禁暗暗心惊,这女人真是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很轻松的就让男人产生犯罪的冲动,又能很轻易的激起男人保护欲,简直太可怕了。

  “老杨,那个……我得回家换衣服,今天就不帮你打下手了。”

  “哦……好……没问题,平时我也是一个人干嘛,哈哈。”

  老杨打个哈哈应付着,眼珠子却舍不得离开女人的身体。

  内衣脏了没办法穿,李悦悦就直接套了衬衫在外面。

  她那对大白兔没了内衣的束缚,在被撑起老高的布料下面颤颤巍巍的晃动,两颗樱桃凸起十分惹眼,甚至比光着的时候更显性感。

  老杨在心里叫苦不迭,老天爷怎么让他碰到这个女人,明明会把男人迷死,却是能看不能摸,能摸不能睡,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这下李悦悦要回住处换衣服,今天没办法跟她相处了,老杨不是一般的失落。

  “我给你开门我给你开门,全是墙灰,别弄脏了衣服。”

  老杨献殷勤道。

  李悦悦走到门口,又收脚回来小声说,“老杨,刚才的事儿……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啊?你也知道,我跟老公刚结婚,我担心……”

  “这个嘛……”

  “我知道你是好人,肯定不忍心看着我跟老公闹矛盾,对吧?”

  “那当然,只不过……”

  “哎呀,老杨,杨师傅!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吗?”

  “那好吧,我保证绝对不外传,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老杨!你真好!”

  李悦悦腼腆的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像只可爱的小猫咪挥舞着小爪子似的,搞得老杨心里直痒痒。

  其实老杨本来想说,这就是个意外,根本不值得一提,通常男人也不怎么在意。

  可李悦悦始终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临到头还给他落实了一顿饭,老杨也就不解释了。反正又不花钱,平白得来的饭局谁会拒绝?

  更重要的是,听到“吃饭”这个词以后,老杨冷不丁想起个主意。如果顺利的话,指不定能借着这顿饭……嘿嘿。

  朝思暮想的女人走了,活儿还得干。

  需要改造的墙壁还没敲下来两块砖,防盗门就给人捶得砰砰巨响。

  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在外面撒野?

  老杨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的拉开门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站在门外的,是个约摸三十来岁的少妇。

  为什么是少妇,不是女人?

  因为老杨喜欢比较精确的给女人归类。

  那女人穿着打扮十分时尚,看起来不像是已经结婚的样子,但老杨稍微嗅一嗅就能确定,那女人绝对有丰富的经验,而且属于比较风骚的类型。

  见门开了,少妇双手一叉腰便开始骂,“大中午的搞什么搞!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敲敲敲,你怎么不……”

  嚷了两句,少妇上下打量老杨两眼,也不知是被老杨铁青的脸吓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语气一下就软了不少。

  “你是这家住户?”

  老杨没好气道,“不是。”

  “那你怎么在这家人的屋子里?”

  “怎么?难不成怀疑我是小偷啊?我姓杨,是来帮小李家装修房子的,要不要把身份证还有施工许可给你看看?”

  少妇不但不生气,还乐了起来,“哎哟!你就是老痒啊!我知道你我知道你!”

  老痒这个外号,有些男人知道不算多稀奇,可女人也知道,着实是头一回碰见。

  不过老杨没心情跟她闲扯,就板着脸说,“没事了?那就请回吧。”

  少妇挡出被老杨关到一半的门,赔着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是我脾气不好,别介意。居然在这儿碰到你了,这就是缘分嘛对不?”

  老杨抱着胳膊望着少妇,等着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少妇往门框上一靠,抛了个媚眼的说,“杨师傅,我家天然气管道出了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给修修啊?”

  老杨给电得浑身一震,这才仔细观察起眼前的女人。

  皮肤保养得不错,长相中等偏上,身材丰满而不失韵味,尤其那胯比肩宽出去一截,可想而知屁股肯定特别丰满。

  俗话说得好,屁股大过肩,快乐似神仙。

  老杨心思一动,也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道,“当然可以修,现在就去?”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