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梨花未开情以灭第6章_梨花未开情以灭7章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7:32

本小说网为您提供梨花未开情以灭第6章,梨花未开情以灭7章全文阅读,五年,安若素在监狱里挣扎了五年,留下了数不清的伤口,在这酷热的六月,也只能穿长衣长袖。厚重的监狱大门关上的那刻,终于结束了安若素的牢狱生涯,她不再是凌家少奶奶,除了一个劳改犯的罪名,一无所有。

>>>《梨花未开情以灭》章节目录<<<

梨花未开情以灭第6章

监狱大门打开,女子慢吞吞的走出,曾经清澈的眼睛变得晦暗和沧桑,骄阳似火的六月,她却穿着厚重的长袖,显的格格不入。

“安若素,出去以后好好做人。”狱警的声音如同监牢一般冰冷。

五年,安若素在监狱里挣扎了五年,留下了数不清的伤口,在这酷热的六月,也只能穿长衣长袖。

厚重的监狱大门关上的那刻,终于结束了安若素的牢狱生涯,她不再是凌家少奶奶,除了一个劳改犯的罪名,一无所有。

安若素走到公交站,边上的行人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她,站牌上的诺大海报刺痛了她的眼,把她好不容易筑起的冰墙裂开了口子。

凌之轩和付诗雅要订婚了。

她看了两眼,忍住眼眶的酸涩,慢慢的走到站台前面,等着去荒野的那一趟车。

安若素心里有着一丝期待,也许付诗雅是骗她的,她的娜娜好好的睡在那里,根本没有被人打扰。

这里很荒凉,离市区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安若素慢吞吞的走在路上,仔细看去有些跛。

等她停下脚步,却看到本该埋着孩子的地方,一片平坦,什么都没有。

“我的娜娜啊——”

荒凉的土地上,女人跪倒在地,止不住的发出哀鸣。

凌家。

付诗雅和凌之轩正陪着灿儿玩耍,有下人进来通报:“少爷,安小姐说要来拿东西。”

凌之轩皱眉,语气中满是不耐:“这里没有她的东西。”

安若素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听到凌之轩的话,深吸了口气直接走了进去。

付诗雅先反应过来:“若素!你出狱了?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我和之轩也好去接你。”

安若素没有搭理她,将目光投向冷着脸的凌之轩,即使过了五年,再次看到这个男人,她的心脏还是紧缩了一下。

“我只是来拿娜娜的东西。”安若素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现在的她没有任何奢求,只想有个念想,好好活下去。

凌之轩一如既往的冷漠,冷冷的看着她,眼里的厌恶只增不减。

安若素朝楼上走去,却被付诗雅喊住:“若素,娜娜的东西…放在杂物间。”

“什么?!”

凌之轩见她态度激烈,不悦道:“那孩子死了这么多年,难道还要留着她的东西占地方吗?”

安若素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凌之轩,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娜娜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忍心!”付诗雅见情况不对,连忙说道:“若素,你别生气,之轩也是为了灿儿好,娜娜以前总是生病,我们只好把她的挪到其他地方去。”

安若素攥紧拳头吼道:“你闭嘴!付诗雅,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我咒你不得好死!"

她恨,她真的太恨了!我的娜娜…

都怪妈妈没有本事!

男人眼眸微眯,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漠然的说道:“看来你在监狱的这些年,还是没有学会听话。”

“管家!"凌之轩冷喝道:“把她要的东西拿过来!"

片刻后,凌之轩看着脸上满是倔强的安若素,眉头紧蹙。

“把她送去‘月色’调教,直到听话为止。”

梨花未开情以灭7章

月色,凌之轩的产业,也是无数富豪趋之若鹜的地方,以绝色和服务闻名的一家夜总会。

安若素刚来时,领班扔给她一件低领的超短裙,她低着头没有去接。

“怎么,嫌它露?”领班斜晚着她,有些恼怒。

“我身体上有疤,怕吓到客人。”安若素吞吞吐吐的说道,头几乎要低到胸口。

“呵。”领班也没心思多说,直接吩咐道:“那你就去当个清洁工吧,看你这幅样子,也不会讨客人喜欢。”说完领班就出去了,这女人姿色还可以,只是月色,最不缺的就是姿色上佳的女人!

安若素松了口气,她迎着周围的讥诣目光,走回座位坐下。

她知道,清洁工都是那种大妈年龄的,只是她不在意,能混口温饱已经很不错了。

日子风平浪静的过了三个月,月色所有人都知道,有个姿色不错的女人竟然去做了清洁工。

在这里,向来是攀高踩地,有人在客人那里受了气,就想在另一处找回来,而看上去温吞又好欺负的安若素,自然是最佳人选。

“清洁工,过来,把这酒送去帝豪包厢。“一个服务生喊道。

帝豪包厢是那些豪门子弟的专用厢,进去的服务员都被整的惨不忍睹,所以根本没人愿意进去,只是今天这个服务生倒霉,看到安若素的身影不由眼前一亮。

“我只是个清洁工。”安若素说道。

“赶紧去送酒,不然你我都没好果子吃!"服务生指着安若素,帝豪的那些人他很清楚,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安若素没办法,只能接过酒水往包厢走去。

她刚打开帝豪包厢的门,一桶混着冰块的冷水就从天而降的倾倒在她的头上。

"哈哈......真是落水的野鸡。"看到狼狈的安若素,包厢内响起一阵哄堂大笑。

安若素端着托盘的手指泛白,紧咬着唇朝桌子走过去,甜腥味在嘴里蔓延。

“哟,快看快看,这不是曾经的安大小姐么,啧啧……这么快就出狱了。”突然一个人上前撩开了安若素的头发,装模作样的嘲讽道。

顿时,包厢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她身上,除了坐在角落饮酒的男人。

“哑巴了,我跟你说话呢!”

突然有人故意推了安若素一把,托盘从她手中滑落,上面的红酒尽数摔碎,她整个人也摔到在地。

“哈哈哈……”

安若素感觉到熟悉的目光,下意识的看过去,身体不可抑制的一抖。

凌之轩。

有人开口道:“安大小姐,你衣服都湿了,要不要脱下来啊?”

那人带着不怀好意的语气,让安若素脸上血色尽褪。

不,不要在这种场合里,露出她身上那些难看的痕迹。

安若素抓着衣领坐在地上,茫然又无助,却激起男人心底的兽性。

以前追过安若素的―个男人将她扯起来与自己视线齐平,说话间满是酒气。

“不想脱也可以,你把这些酒都喝了,我就放过你!”

安若素看了眼桌上的酒瓶子,摇头道:“我.不能喝酒。”

“臭娘们,你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那人发了狠,把安若素按在地上,拿起酒瓶子就往她嘴里倒。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