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腹黑叶少诱娇妻叶子苏白千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8:02

《腹黑叶少诱娇妻》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叶子苏、白千晨,小说讲述的是大婚当日,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姐姐宣布在一起,她随手拽了一个男人,谁知变成了未婚夫的嫂子。

腹黑叶少诱娇妻叶子苏白千晨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怀里的人儿不安分的转动了身子,向着他怀里而去,叶子苏睁开眼睛,一时承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光线又闭上了眼睛,适应了一会后,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唇边勾起一抹微笑,随即抱着对方继续睡了过去。

虽然今天要到公司,但对于叶子苏来说并不是难事。伸出手臂,摸索到手机后,发了条短信给他的助手阿伟。刚要重新睡过去,却见怀里的人不安分的动了起来,嘴里小声的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凑近一听,叶子苏满脸一黑。

这女人,做梦都在想着他不好。

“叶子苏你个大坏人,欺负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活该你被人劈腿……”

嘟囔完后,叶子苏的脸是黑的不能在黑了。可怀里的人儿是在睡梦中说的,他又不好计较。加上对方不安的扭动,只好柔声的哄道:“乖,别乱动。找个舒服的姿势睡过去。不要在动了,在动就要出事了。”

许是怕他说的不够,又加了最后一句上去。而怀里的人果真安静了下来,头枕在他的手臂上,整个人八爪鱼一般缠在对方的身上不动。

迷离的梦中,白千晨畅快淋漓的教训了叶子苏一顿,心情别提有多爽。叫嚣道:“你在傲娇个看看,你在高冷一下试试,你还用不用冻死人的嗓音跟我说话不?”

叶子苏跪在豆腐上,整张脸憋的通红,双腿发抖,泪眼婆娑道:“老大,小的再也不敢了。老大,原谅小的吧!”

白千晨见此,仰天大笑。耳边突然传来了叶子苏冰冷的气息,一个机灵,梦境破碎了,人也清醒了。感受到手掌心下的温热,白千晨好奇的捏了捏。嘀咕道:“唔,有弹性,还是热乎的。什么东西?”

叶子苏眉头一跳,这迷糊的小样的确不多见。至少对于之前的他到现在,他没见过。心中好笑,面上却也是一副冷冰冰刚醒来的样子寒着嗓音道:“摸着我的胸口,你说热不热乎。”

“哦,也是。”咦?哪里不对劲。费力的睁开眼后,白千晨入目的是一个精致的下巴,很漂亮,让人想要啃两口。心里咯噔下,但愿不是她心里想的那样。在往上看去,是那双布满寒星,犹如雪山一样寒冷的眼神,白千晨如坠冰窖,整个人不敢动弹。

见此,叶子苏冷声道:“还要抱到什么时候。”

顺着对方的视线下移,看到自己如同八爪鱼一般缠在对方的身上,静默了三秒。然后毫无预兆的大喊:“啊!”

神啊,拿块豆腐给我,让我撞死先。哦,上帝,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闭嘴。”眉头一皱,叶子苏呵斥了一声。惨叫声立马消失了。

白千晨看了看床,又看了看地上凌乱的被褥。眨着眼睛,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昨晚是怎么跑到人家怀里去的。怀疑的目光看向对方,但也只停留了几秒就被她给否定了。

“我梦游了?”不对啊,她没有梦游症啊?可叶子苏又不会平白无故的抱她。难道真的是自己梦游了?

“你自己半夜起来爬上我的床,现在问我你梦游了?”呵,这个女人。

“没,没别的事。”

“子苏大少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门外。闻声而来的家仆们焦急的询问着。白千晨的脸色不是很好。出事?出了什么事,无非就是刚刚那群人把她的惨叫以为是这边出了什么事情。

叶子苏看向白千晨淡然道:“自己惹来的麻烦自己解决掉。还有,关于分床而睡的事再开门前先把地铺给收了。”

抽了抽嘴角,分外无语。隔着门柔声道:“没,没事。我刚刚看到了小强,一时没有忍住就喊了出来,对不起啊,惊动了你们。”

“没事没事。少奶奶怕也是正常。我待会就把屋里给收拾一下。”李嫂恭敬的说完,便也退了下去。不过对于小强,她还是知道的。

屋内,白千晨起身,又跑到自己的地铺上睡了过去,然后开口道:“我昨天跑到床上入睡,还抱着你,你怎么不推开我。或者叫醒我。”

“大半夜你被人抱了,你确定你会这样做?”叶子苏不答,反问着。

“呃……”这事儿还真不好讲。但叶子苏也没错。毕竟一睁开眼她看到的是自己的错。自己硬缠着对方不松手的。

“以后我要是梦游,你就直接给我绑了,或者让我睡得更熟一点。”总之,她可不想出什么岔子。毕竟只是契约关系。而且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时间久了,什么危险的事儿也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五个月的时间,说短也不短,所以她要努力的守着自己的这颗心,等待自由的那一刻。

“你确定?”叶子苏眯着眼睛道。

“确定。”白千晨点头,很是认真。殊不知,日后被绑上床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某人都会把这话搬出来。

第一章:婚礼上的背叛

夜晚,绚丽的霓虹灯给这个城市填上了几分妖艳。机场内的人群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可左等右等也不见自己要等的人。

机场大厅,一个穿着毛呢大衣的女孩鼻尖通红的看了看显示屏上的航班消息低语道:“怎么会呢,飞机已经到了,怎么不见人?”

另一边,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从机舱下来,寒冷瞬间包裹着他的周身,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向着那个专属的地方而去,却被一把拉住,带着娇滴滴的女音随之而来。

女子的手臂勾着男人的脖子,贴在耳边问道:“你真的要和她结婚么。”

男人闻言,面部微不可察的露出一抹嫌弃。“这个婚必须结,除非是她提出解除婚约。”

那抹厌恶虽是淡淡,却还是被她瞧了去。女子心中多少有些畅快。低头噘嘴,闷声闷气的声音在男人耳畔响起。“能不能不娶。”

男子没有说话,女人却明白了问了不该问的,只好以退为进看着前方那个小小的身影道:“你的小未婚妻在等着你呢,先走了。”说着,快速的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走了。

男子扬着无奈的笑容随着女子离去的方向看着,再次回头却见一双布满错愕的大眼。扯了一下僵硬的嘴角,尴尬道:“怎么不多穿点?”

收回视线,白千晨眸光平静的看着男人。一样爽朗的笑意,熟悉到致命的声音,都是如此熟悉,为什么刚刚的举动那么陌生?

“她是谁?”

“一个朋友。好了,赶紧回去,明天婚礼就要举行了。”

“真的是朋友么?”

“一定的。”

是啊,婚礼,只是一个人的婚礼吧。她这么信任他,换来的是什么?

白千晨从思绪中回神,看着眼前的一切,多少觉得有些自己那点儿的信任如此的可笑。偷吃?不,这算是明目张胆的吃吧。身体猝不及防的踉跄了一下,碰到一旁柜台上摆放的花瓶。花瓶落地的瞬间刺耳的破碎声吸引了众多人的脚步,包括,眼前的两人。

“啊!”一声女性刺耳的尖叫声冲击着白千晨的耳膜以及众多宾客。

两人慌忙穿上衣服,像是为了保护那个女人似得,楼清拿过地上的西服包裹着女人的长相。朝着白千晨怒吼:“你干什么。”

此时,所有的宾客都到了,因为白千晨挡在门口看不到屋内的情况,白千晨扬起笑脸转身道:“各位,不好意思,我刚刚走路被婚纱拌了一跤打碎了花瓶,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新娘子今天结婚,看,都高兴的走不稳了。哈哈。”

白千晨笑着看着他们,等人群散去,眼睛通红了。就这样原地不动,背对着他们。许久,她转身扬起手,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指向那个女人语气中微微颤抖道:“她…是谁?”

楼清冷笑一声,穿上衬衫道:“白千晨,这场婚姻里你应该早就明白的不是么。”

“明白?明白什么。”

“三年前,我说过,让我娶你可以,但我却不会爱上你。”楼清顿了顿继续道:“今日的一切你应该早就料到不是么。”

“可你去年还说你喜欢我,在我爸的面前你说你会保护我,会疼爱我。可结果呢?这就是你的爱,你的保护?”白千晨扯了扯嘴角,平静的说着一件他们曾经的承诺。

“那次,你救了我。”

“救?哈哈。”白千晨笑了,晶莹的水珠顺着眼眶沿着脸颊流下最后泯入地面。“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从来没有救过你。”多么可笑啊。

“叶楼清,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我们的婚礼,你跟别人乱搞,我算什么,我算什么。”白千晨死死抓着裙摆,看着那个裹着西装的女人,几欲疯狂的跑了过去,扯下西装。“我倒要看看小三的真面目。”

“白千晨,你特么在闹试试。”楼清说着就要拦下白千晨,可惜,终究是慢了一步。西服扯下,白千晨却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女人。

几乎同时,楼清用力推开白千晨护着那个躲在他身后的女人。

白千晨的世界好似安静了一般,只剩下那张面容,膝盖撞在玻璃拐角上都毫无知觉。伴随着撞击声,整个世界轰然崩塌。

“砰。”

“怎么会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是那个最不可能的你,为什么。

白千晨呆呆的看着那个坐在床上嘴角勾起胜利者微笑的女人。为什么是最不可能的她。

“现在满意了?”叶楼清搂着女人,微眯的眼睛里尽是怒气,语气也十分的冷硬。

“满意了就给我滚出去。如果还想嫁给我,就乖乖的闭嘴等着结婚。”说着,楼清起身,手掌紧紧的扣住白千晨的白皙的手腕,硬生生的拖出去几步远。

白千晨回神,大力挣开楼清,跑向那个女人。“白雨桐,为什么是你,我可是你妹妹,为什么。”

“啪。”

楼清气急之下全力一巴掌打在了白千晨的脸上,贯力的冲击下白千晨的脑袋响着桌拐而去,却被一只温热的手臂捞在了怀里。

“住手。”冰冷入骨的声音从休息室的门口而来。熟悉的声音让楼清跟白雨桐有些无措。顺着手臂的方向看过去,白千晨也是一愣。

“哥……哥你怎么来了?”楼清扯起一抹微笑,却怎么看怎么生硬。他没想到的是来不及赶回来参加他婚礼的大哥这个时候居然出现了。

第二章:答应嫁他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面部带着寒意的看着楼清,抬头看了看那个慌乱遮住身体的女人,又看了看白色婚纱上溢出血的白千晨,扯唇道:“阿伟,送白小姐去医院。”

“是,白小姐请。”阿伟快速回答,向前一步扶起想要站起身子的白千晨。推开伸过来的手,白千晨缓缓站起来弯着身子扬起一抹僵硬的笑脸道:“谢谢。我自己能走。”

站起身后,白千晨顿了顿又道:“不需要去医院了。”带着歉意的微笑对着叶子苏点点头,拖着受伤的膝盖向外走去。

“她是谁?”

“朋友。”

昨日的话还在耳边响起,越来越多的声音像是一张无形的大网压向她,让她喘不过气。可笑的是她还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明明昨日看到那亲密举动的时候她就该知道的不是么,为什么听到他的解释还是要去相信。

白千晨你是可悲的,却也是可笑的。

礼堂里的婚礼进行曲依然响着,坐在镜台前,盯着白色婚纱上的血迹有些出神。静谧的空间内响起脚步声。视线看着镜子里的倒影,扯了扯嘴角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看着白千晨重新低头,叶子苏道:“还要继续?”

包扎膝盖的手一顿,随即尽量平淡道:“外面宾客那么多,我不能让他……”

叶子苏眸光紧紧的盯着白千晨,眸中闪过一抹光随即不见。

“你不介意?”

“我……”怎么可能不介意呢!

“为了他值得么,或者你有没有想过为自己活一场。”

白千晨垂眸,有些茫然道:“我不知道。”

三年前她的世界就被那个人所占据,她做的她想的都是为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走到这个地步。

“白雨桐你应该知道的。她,是我未婚妻。”

“知道。”白千晨苦涩一笑。

见白千晨态度消极,叶子苏平淡道:“做我新娘吧。”

“什么?”白千晨愕然,眸光不敢置信。

“很简单,我的未婚妻跟你未婚夫现在在一起,我是不会娶白雨桐了,但是白家跟叶家的婚约解除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顿了顿,叶子苏起身继续道:“我给你时间考虑,牧师宣布结为夫妻之前,你可以选择嫁他嫁我。当然,我们之间只是协议结婚,等你找到下一个喜欢的人之前,你随时可以离婚。”

“走吧,婚礼开始了。”

盛大而隆重的婚礼在宾客们的祝福中举行,步入红毯,一手拽着白沙遮挡着那血迹。走向那个曾经她认为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这一刻,白千晨是茫然的,她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

站在牧师身侧,看了看身边的伴娘白雨桐。

“叶楼清叶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我身边这位白千晨白女士么?无论生老……”

“我愿意。”见白千晨安安静静的没有多嘴,叶楼清在内心勾起一抹冷笑。还算懂事,没有捅破。

牧师见此,看向白千晨,依然是那套文词。“白千晨白女士……”

没有立马问话,而是看着叶楼清。一时间,所有宾客都窃窃私语,而叶楼清的脸色也不是太好。

“白千晨,你快回答啊。”

“你怎么了这是?”

白千晨咬唇,看了看台下的叶子苏,又看了看身旁的白雨桐,闭上眼,决定道:“你,爱过我么?哪怕曾经有那么一瞬间。”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就连楼清都僵硬着不知怎么回答。白雨桐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白千晨对楼清得感情如何他们都是知道的。这场婚礼的背后付出最多的就是她。此时,她却问这个在别人眼里毫无营养的问题。

“爸,妈;伯父,伯母;对不起。”对着礼堂内的所有人鞠躬后,迈开步伐走向人群中的白雨桐,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拽到叶楼清的身旁,然后看着牧师道:“牧师,你应该问的不是我,是她。”

叶楼清脸色难看的吼道:“白千晨,你发什么疯。”

见他面色铁青,白千晨扬起唇瓣平静的用两个人的声音道:“是,我的确疯了,疯了三年。”他说的对,人啊,还是要为自己活的。

将眼眶里的泪水避回,望着台下已经站起来的双方父母笑道:“妈,伯父,今天可是双喜临门呢。”

“雨桐跟楼清,我跟子苏。本来就想着给你们一个惊喜,没想到进展的不是很顺利。相信你们都看到外面的照片还有我身边的这位伴娘跟新郎了。四个人的照片,两个人的婚礼。”说完,见大多数宾客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多少放心了些。对着人群中的叶子苏点点头,还好,他把照片及时换了,才不至于太过冷场。

叶子苏见他望着自己,神色不明的走向了台上,当着牧师的面,套上婚戒。无视白千晨傻眼的表情,拉着人就走。

“爸,妈,我跟千晨就不打扰弟弟跟弟妹的婚礼了,你们继续。”叶子苏说着,看着白千晨皱着的眉头,想起那会撞上的膝盖,不由分说的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脸颊微红恼羞成怒的小声道:“这么多人都在,你干什么。”

“别忘了,你已经嫁给我了。”

挣扎的的动作一顿,的确,自己已经嫁给眼前这个人了。

那个婚前协议应该算数吧。

第三章:闪婚

这样想着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的看着对方。有些犹豫的还是开了口问道:“那个,你在休息室里说的还算数么。”

叶子苏弯腰将人放在车内,伸手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压向胸膛,堵住她的话。撩开她膝盖上的婚纱,看了看膝盖,确认没有进一步的受伤后,才开口。“我在休息室里说的话挺多的,是哪一句。”

闻着他身上的薄荷香,听着强烈的心跳,白千晨心里一瞬间如同小鹿一般,砰砰直跳,面色有些尴尬的红。“我…你…你说等我有喜欢的人或者你有想娶的人时候,就…就离婚的。”

拉上车门,叶子苏看了她一会儿冷笑了一声。“这句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阿伟,去医院。”

“是。”

“不…不用了,我回头自己擦擦酒精消消毒就好了。”见对方眯起眼睛,白千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车厢内,沉默了起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就当白千晨以为对方不会在说话的时候,那个人开了口。

“去民政局。五个月后,是走是留都随你。”

白千晨知道,后面一句是在对自己说。想起对方的身份,带着一丝犹豫。“可你是军…”

叶子苏声音中多了一丝不容抗拒的冷冽。“我们本来就是互相利用不是么。你报复楼清我报复白雨桐,仅此而已。”

听到那个名字,没有纠结时间期限和身份的改变白千晨迅速低头,忍着那股子落泪的冲动,声音带着颤抖道:“我知道。”

停顿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他支支吾吾道:“我们就这样离开,那些宾客还有我爸我妈他们怎么办?晚宴呢?还有婚礼对象的这变动对于他们来说冲击不小。”没想到老爸老妈尽然没有当场跑出来大声发表,这的确有些不同寻常了。这样想着,不由得偷偷打量起了对方。

叶子苏,她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多,以前从楼清他们嘴里听说,后来也见过两次面,不过并没有深刻了解过,再后来听她那对当兵的父母说,好像是军队里的什么职位。如今没有想到的是,就这样一个见了三次面的人,她会选择跟他一起疯。大概真的是因为想要报复楼清他们吧。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的电话该响了。”话音刚落,一段急促的铃声便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着叶子苏那张冷峻的面容,眸中不禁多了抹错愕。点开接听,电话那边便响起了父亲沉稳的声音。“千晨,是不是楼清那小子欺负你了,跟爸爸说,不要难过。”

白千晨心中划过丝丝暖流,没有想到的是老爸的第一次并不是责问而是问她有没有受委屈,这一刻,所有的伪装全部崩塌。“爸,对不起。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说,妈那里……”

“千晨啊,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不要让自己受了委屈。我们家的千晨是最棒的。”

电话那边传来老妈的声音,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断了线。“嗯,我知道。妈,对不起。”

“傻孩子,跟妈说这个干嘛。既然你跟子苏在一起了,结婚证还是赶紧去领了吧。妈先挂了,这边还要忙。”

“嗯。”挂上电话,脑里都是老妈那句:把结婚证领了吧。结婚证。领了吧。

“说了什么?”叶子苏看着前面,面色平淡道。

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有些犹豫的看着对方,吞吐道:“没…没什么。不是说好报复他们的嘛,你有什么计划。”

“到了。”丢下一句话后,叶子苏冷着一张脸下了车。而车上的白千晨却有些没反应过来,当看到民政局的时候,险些栽倒。

不会真的要领结婚证吧?她可是穿着婚纱来着。

“那个,叶子苏,我没带户口本。”白千晨面上有些窘迫。好吧,她承认她心里有点希望叶子苏放弃登记的行为,但也知道,如今这一步已经不是随便登记不登记的地步了。

“阿伟,回去拿。在买一套,看着碍眼。”沉默良久,叶子苏轻咳一声,掩饰着尴尬。同时表达着对白千晨身上婚纱的不满。

“是,老大。”阿伟的声音中是可疑的憋笑。叶子苏跟白千晨闻言,脸色不由得尴尬的红了。登记结婚没带户口,估计也只有他们了。

‘嗡嗡’

“我妈问我们在哪,给,给我们送户口本。”白千晨眼角抽了抽,看着手中的短信,不知道怎么办了。

为什么他爸他妈一点都不担心婚姻变动背后的原因?还这么积极的送户口本,让她和叶子苏去登记结婚?实在想不通。

“回了,在民政局。”依旧是不带一丝温度的话,叶子苏面无表情的回到了车内,等着阿伟。

许是太过静谧,白千晨问道:“你的那个兵,不开车就这样走要多久?”

撇了一眼白千晨,叶子苏不说话。那表情分明再说:你是白痴么。

大约十分钟,白千晨老妈跟阿伟同时到达。白母没有说什么,户口本送到就走了。只是临走时的那个眼神,却让白千晨莫名的心底一凉。

接过袋子,一把扔在白千晨身上道:“脱了,换上。”

“干什么。”

理由当然的,叶子苏皱起了眉头。“你打算穿着嫁给别人的婚纱嫁给我?”

嘴角一抽,看了看身上的婚纱,膝盖那里还隐隐带着血迹,微微一叹,还是换了下去。

从民政局出来后,心中多少有些酸涩,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跟楼清会变成如今这般,也从来没有想过她竟然也会成为闪婚一族,更没有想到的是,闪婚对象是她本要嫁的人哥哥。

“计划可以告诉我了么?”深吸一口气,白千晨望着对方。

第四章:尴尬

腊月十六的天气还是很冷的,白千晨虽然脱下了婚纱,换上了相对来说比较暖和的棉袄,但到底还是怕冷的。因此,声音中多了些颤音。

叶子苏凉凉的斜视一眼后,复又向着车位上的那辆商务车走去。“阿伟,暖气开起来。”

“是,老大。”阿伟虽是疑惑,却也听话的跑到车子上,发动了车子,打开了暖气。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白千晨站在原地,见叶子苏直接离开上了车,没有回答,便小跑跟了上去。关上车门,周身瞬间暖和了不少。

我去,这鬼天气,真心太冷了。

“先应对接下来的事,再来问。”叶子苏说完,便靠在身后的椅背上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阿伟是我的助理,不是兵。阿伟,先回盛世。”

白千晨一噎,不是兵,也对,他都已经退伍了。虽然不知道原因。

更何况,眼下是今天婚礼上的变动,晚上是跑不掉被询问的。当然,更重要的是,晚上的宴会,他们作为另一对新人,是要到场的,包括她要面对叶楼清跟白雨桐。

如今,她主动退了一步,跟叶子苏达成协议为的也不过是报复。

像是想到了什么,白千晨心下一咯噔,有些急切的问道。

“你晚上住在哪?”

这个问题,她的确没有想过。但是,千万不要告诉她是住在叶家的。

闭着眼睛的叶子苏听到她有些慌乱的声音,突然扯了一抹冷笑,意味不明。随后冰冷着嗓音道:“叶家。”

“什么?你不是……我。”叶家,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白千晨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从答应交易的开始,就意味着报复的开始。如今近水楼台不是更好?虽说事实如此,可自己到底还是没有想好要怎么每天都面对着他们。

那种画面,她不敢想象。

“怕了?”叶子苏扯唇,却是一语道破她心中的要点。

白千晨点头,毫不否认自己心里的担心。叶子苏曾经是名军人,因此,在他面对最好不要说任何没有价值的谎言。

她的确是怕了,怕自己无法面对曾经的恋人,曾经的堂姐。

“你应该知道,从你同意的那一刻起,就该有这个觉悟。”叶子苏睁开眼,眸中的寒气直射白千晨的心底。白千晨通身一僵,整个人下意识向车门靠去。膝盖撞上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不知道对方眼中的寒光是不是跟她一样想到日后将要面对的情形才会如此。

“我……”白千晨哑然。是啊,早该有的。

“过来。”叶子苏冷声道。

“啊?”白千晨有些迷茫的看着对方,好端端的过去干嘛?她本来就在旁边啊!

叶子苏眉头一皱,面色有些不豫,还有些——尴尬。但是想到刚刚不大不小的撞击声,又堪堪的忍着心里的不豫,道:“伤口。”

白千晨嘴角一抽,总算明白这货突然来了一句让她过去是什么鬼了。

“其实,你人挺好的。”否则,也不会管她刚刚有没有撞到伤口。外冷内热的家伙,叶子苏闻言,脸色一黑。“闭嘴。”

白千晨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说你人好,还凶人,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闭嘴。”

“我就不。”

见状,叶子苏直接伸手将人带到怀里,按在胸膛上,就不松手。

“唔。”白千晨一愣,鼻子便直接撞上了对方的胸膛。鼻梁有轻微的刺痛,白千晨气的牙痒痒的。叶子苏,你大爷的。

“喂,放开我。”

“闭嘴。”

“你在不放我就咬了啊!”

“闭嘴。”

“靠,你不知道我们这样有点过于亲密了嘛。”白千晨脸颊微红,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其他某些原因。

有谁见过不是自主婚姻的两个人这样抱在不一起的?哦不,应该是只见过三面的两个人。

“呃……”叶子苏也意识到这一点,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神色,手臂却依旧按着她,不让她起身。

“叶子苏,你干什么?我都快被你捂得缺氧而死了。”白千晨费力的抬起脑袋,想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头上那只铁臂。也不知道这叶子苏犯的什么病,非要捂着她。

闻言,叶子苏眉头一皱,心下有些犹豫。就这一会儿的分神,白千晨已是抓住机会溜了出来。并且整个人依旧是半躺在对方怀里大口大口呼吸着。

MD,要命。

大概因为缺氧的原因,白千晨脸色憋的绯红。这会儿又是整个人趴在叶子苏的怀里,呼出去的热气直接喷在叶子苏的颈间,痒的致命。

叶子苏眸光微沉,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起来。”

白千晨趴在对方胸口,见他语气不善,乖乖的坐直了身体。心里想到:小气,趴一下都不让。

叶子苏见白千晨乖乖的坐好后,心底松了一口气,复又见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后,语气深寒道:“白千晨,你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什么话啊!”白千晨低头撇嘴不以为意的回答着。

嘶,还真疼。早知道就小心一些好了。

见她悄悄的皱起了眉头,叶子苏也皱了眉,尽量放柔了嗓音道:“过来。”

虽是柔和了不少,但是,阿伟跟白千晨还是觉得之前的嗓音太美妙了。

阿伟一个愣神,车子打漂,车厢内一晃,白千晨由于惯例直接扑向了叶子苏。然后,压倒,变成了强吻。

她的左手放在叶子苏的胸口上,而右手,却是撑在车门上。所以,这个姿势典型的强吻啊!

瞪大双眸,白千晨不敢置信。唇上的触感柔柔的,凉凉的,还有些薄荷的清香。看到叶子苏眸中翻滚的寒意,白千晨迅速起身。轻咳一声,掩饰着尴尬。

于是,白千晨抽着嘴角,面上尴尬,额头满是黑线,有些结巴道:“那个,叶子……叶大哥。”嗯,叶大哥,不错,以后就这么称呼吧。“我觉得你还是正常的声音比较好。”所以刚刚,那个是意外。

“呵!”一声冷笑,让白千晨浑身汗毛竖起。随后叶子苏惯有的冰冷道:“不知道你跟我那弟弟在一起时有没有这么主动。”

第五章:以后也是你的家

主动?

白千晨面容有些苦涩,他们一年相聚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有的时候一年也见不到,又怎么会有亲密得举动呢!更可况,他们在一起楼清从来不会主动,最多的不过是拉拉手,亲亲脸颊罢了。

以前一直以为这是他对自己的尊重,现在才知道,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喜欢的另有她人。

她努力了三年,终究还是成为了那个被抛弃的人。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话过重了些,叶子苏抬头透过反光镜瞪了一眼阿伟。

阿伟龇牙一笑:嘿嘿,刚刚他不是故意,谁让您这么雷人。不过您老人家不也是乐在其中嘛。

“与其在这伤神,不如想想晚上的宴会。”叶子苏有些别扭的回答,语气依旧是冰冷,听不出他话里的其他意思。

白千晨一怔,是啊,晚上还有一场仗要打,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怎么后悔,难以接受也是徒劳的,与其一个人在这悲伤,倒不如让他叶楼清看看,她白千晨没了他,活的照样潇洒。

自己珍惜的时候,他是个宝,自己不珍惜的时候,他连根草都不是。

她没错,也不需要感到不安内疚,因为真正不安内疚的人应该是他叶楼清。

“你说的对,晚上,还有一场仗要打。”所以,她要养足精神,让对方难堪,甚至是将这颗毒瘤也在今晚彻底拔除。

叶子苏嘴角轻微的勾起,却又很快的放下,冷着一张脸,声音中充满着嘲讽道:“还没糊涂到不可理喻。”

白千晨闻言,白了对方一眼。

“爱了三年,不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更何况,你不也是?我听我妈说了,你跟白雨桐那可是热火朝天的……”

“呵!”一声冷笑,没有多余的话语,甚至是面上还能看出不屑的神情,这让白千晨咽下了即将脱口的话。

看这情况,估计当时气的也不轻啊!

这下,白千晨心里平衡了不少,至少不是她一个人在这悲怀感秋了。

“老大,还回盛世么?”阿伟郁闷的问道。这都停在这里这么久了,而且老大一直都看着窗外难道不知道到了?

闻言,叶子苏看向窗外,知道已经到了家门口,暗地里嘴角一抽,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冷声道:“下车。”

“哦。”白千晨嘴角一抽,却听话的下车,真是阴晴不定的人,还好只有五个月,要不然谁能受得了这个性格,反正,她绝计是受不了的。

“这里是你的家?”迈着小跑,白千晨跟上他的步伐,进入屋内。

不过,既然这里有房子,为什么他们还要住在叶家?这不是找罪受是什么。

“这里以后也会是你的家。”脚步一顿,叶子苏回头纠正道。

白千晨打量着四周,听到这么一句话,不以为然的回道:“只不过是五个月的而已,五个月后就不是了。”

不得不说,他家的别墅还挺大,就是没有人,感觉太空旷了。这晚上要是一个人在家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叶子苏上楼的动作一停,突然回头冷冷的说道,微眯的眼眸内闪烁着寒光盯着那个依旧在大厅内打量着的白千晨。

“只要还没到五个月后,就是你的家。”

“好好好,我家我家。”白千晨随意的答道,对于叶子苏强硬的要求,她只当作是害怕被双方父母发现两人之间的协议引发其他的事。

叶子苏没有多说其他,到楼上换了一身衣服后,拉着某个依旧打量的女人就走,在六点的时候到达了叶家。

叶家大厅内,叶安阴沉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小儿子叶楼清,再看看站在一旁神色不安的白雨桐,心下的怒气一阵上涌。

“逆子,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你跟千晨的婚礼怎么变成了你跟白雨桐?你TM是想气死我么?”

黄天琴瞧着形式不对,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啊转,见叶安扬起手想要打她宝贝儿子,立马拉着道:“老叶老叶,别急别急,孩子还小,有什么事让孩子先起来。你这样……”

“都是你这个妈惯的,他都多大了?自己身上是什么责任他不知道么?”

叶安本就对叶子苏很是愧疚,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出,见黄天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双目通红充满恨意的看着她道:“黄天琴,我之所以娶你是因为什么你比谁都知道。为什么你的儿子连子苏的女人都要抢?从小到大,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你TM把我当傻子了是不是。”

“叶安!”黄天琴大吼,嫁入叶家并不是她的目标,她的目标是他,一直都是他,她爱他啊!

“爸,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我跟千晨是不可能的,如果要打我骂我可以,在这之前你一定要阻止大哥跟千晨在一起,他们肯定是当时气晕了才这么做。”没有爱,结什么婚。虽然他没有爱过千晨,但到底是把她当作妹妹来疼,除非像今天这样牵扯到感情上他才会对她这么狠。

“叶总,大少爷回来了。”管家福伯看着屋内的气氛不是很对,说完就赶紧溜了,这件事叶家所有的仆人私下都在讨论,所以看到二少爷跪在地上倒是没有诧异。

“见到千晨给老子好好道歉。”叶安怒斥着叶楼清,又想到接下来要怎么面对白千晨,又是一阵头疼。

话音刚落,白千晨跟叶子苏到了屋内,叶楼清见此,眼前一亮,以为白千晨会看向他,却发现进入屋内到现在,对方只看了他一眼。

陌生的眼前里,平淡无波,没有任何怨恨的情绪。如同一汪清水,没有一丝波澜。不知为何,叶楼清感觉到心底有些不安,对这样的白千晨,也有些陌生,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叶安看着叶子苏那张冷冰冰的脸,心下微酸,复又看着白千晨道:“千晨,你跟子苏的事,还是不要任性了。”

“叶伯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白千晨坐在沙发上,抬眸看了一眼那边跪着的叶楼清以及站在他旁边向自己投来胜利目光的女人,突然间觉得可悲是他叶楼清罢了。

心情突然好了起来道:“我们两个是互相喜欢才会在一起的,而楼清跟她也是互相喜欢,所以我们才会策划这样一场‘惊’喜。这件事就是这么简单。”

惊喜,有惊无喜。而叶楼清,以后只是称呼上的叶楼清了。呵,叶楼清,谢谢你将曾经视你为宝的那个我扼杀在那样残忍的事实中,谢谢你不要她的真心。

叶楼清眸光一闪,有些不敢相信。她叫他——叶,楼清。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