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言晚霍黎辰小说-秘宠柔情免费阅读 by唐小甜

发布时间:2019-01-11 18:08

言晚霍黎辰小说

秘宠柔情全文阅读

  秘宠柔情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言晚霍黎辰,小说又名《契约成婚,总裁宠妻30天》,唐小甜是此书的作者。秘宠柔情全文讲述的是霍黎辰和言晚本是协议婚姻,后来霍黎辰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那夜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言晚有点郁闷了,说好的一个月婚姻,为何最后这个男人却不愿放自己走,反而将她宠上天...
  “别碰我,你别碰我!走开……”
  昏暗的房间里,言晚惊慌失措的朝着床脚躲,可她退一步,面前男人高大的阴影就逼近两分。
  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鬼,要将她撕碎。
  “别过来……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呵。”
  低沉暗哑的笑声在黑暗中荡开,轻蔑而又危险。

第一章  女人,我不会娶你

  “别碰我,你别碰我!走开……”

  昏暗的房间里,言晚惊慌失措的朝着床脚躲,可她退一步,面前男人高大的阴影就逼近两分。

  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鬼,要将她撕碎。

  “别过来……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呵。”

  低沉暗哑的笑声在黑暗中荡开,轻蔑而又危险。

  有力的大手突然扣住她的下巴,男人的脸于黑暗中一寸寸靠近。

  他的气息滚烫灼人,“敢招惹我,就要付出代价。”

  代价?

  什么代价?

  言晚害怕的脑子都转不动,拼命的挥打双手,“不要……”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便被男人火热的唇舌全部吞没,彻底剥夺她任何抗拒的可能。

  “不!”

  言晚猛地睁开眼睛,车窗外强烈的阳光刺的她连忙遮眼。

  她的脸色发白,额头上冒着细密的冷汗,眼中还闪烁着惊魂未定的恐惧。

  是梦,又做这个梦了。

  可她腿心还未全消的痛感,残忍的提醒她前晚被强的事实。

  以及,她打伤他逃走时,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绝不会放过你!”

  他不会放过她,这绝不只是威胁!

  因为言晚在他身上,感到了无法抗衡的致命危险。

  他可能很快就会找上她。

  言晚的手指控制不住的微颤,她害怕的捂住脑袋,试图想要回忆起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喝酒断片,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招惹了他。

  “言小姐,到了。”

  司机的话打断了言晚的思绪。

  她微楞,抬头就看见了车窗外的高档咖啡厅,心情略微有些紧张不安。

  她现在要去见的,是她明天就要订婚的未婚夫——南城第一豪门贵少,霍庭集团现任CEO,霍黎辰。

  据说他仅用了五年时间,就将霍庭集团从国内豪门变成了撼动全球的商业帝国,成就了举世瞩目的时代传奇。其手段更是强、硬、狠,从不留余地,让人闻风丧胆。

  无数的名媛小姐想要攀上他,成为霍家少奶奶,可偏偏得到这个殊荣的,是家境非常一般的言晚。

  只因为她是霍奶奶选中的孙媳妇。

  言晚不知道霍黎辰为什么要在订婚前一天见她,但这对她来说也正是一个机会。

  取消婚约的机会。

  尽管这是一场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婚姻,但婚前被强暴,这样的耻辱让她做不了这个新娘。

  只是,她要怎么在这个高立于金字塔顶端的男人面前,开口说,退婚?

  言晚心虚的理了理脖子上的丝巾,将前晚那个男人留下的吻痕藏好。

  ……

  此时,仅供权贵消遣的奢侈克莱德咖啡厅里,安静的没有一个客人,甚至是连个服务生都没有。

  在隐私性极好的靠窗位置,优雅的坐着一个男人,暗黑色条纹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的无比完美,双腿随性交叠,笔直而长。

  再往上,是一张英俊的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脸。硬朗的下巴,薄而性感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以及,深蓝瞳孔中绽放着的犀利寒光。

  只一眼,让人惊艳,更让人畏惧。

  他的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薄唇上扬,勾起一抹冷冽的让人胆寒的弧度。

  “找不到人?”

  站在他面前的特助卫七浑身一抖,立刻弯腰九十度,额头上冷汗直流。

  “对不起,先生。前晚您所在酒店的监控被人刻意破坏了,看不到是谁进了您的房间,很难在明天之前确定她的身份。”

  不能确定,也就意味着明天的订婚宴,不能将准新娘换成她。

  可他霍黎辰要的女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更何况,她招惹了他,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前晚的轻薄,仅仅只是开始……

  “一个月。”

  霍黎辰冷笑,眼底有着势在必得,“不计一切代价找到她。”

  “那……您明天的订婚怎么办?”

  霍黎辰转眼,看见窗外刚停下的宾利,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弧度。

  计划要稍微改变一下了。

  ……

  言晚走进咖啡厅,没看到服务员,反倒是看到了特助模样的男人,笔直站着,似乎在等她。

  “言小姐,先生在里面,您请跟我来。”

  “好。”

  从安排司机接送,再是包场让人引路,这些来自未婚夫的绅士照顾,让言晚更加心虚不安。

  待会他要是和她商谈的是订婚的细节,她该怎么残忍的说出退婚?

  言晚低着头,一路心慌的走着,直到看到了男人锃亮的皮鞋,连忙停下。

  到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紧张的握紧手包,极力的扯出一抹笑,抬起头来。

  “霍先生,你好。”

  言晚愣了下,她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竟然会这么英俊,好看的像是画报中走出来的美男子,绝色,偏偏又气质卓然,贵气逼人,高不可攀。

  让人下意识的仰望,不容亵渎。

  而她要退婚的话,简直就是最罪恶的冒犯。

  额头上顿时冒出细密的冷汗,言晚更加忐忑不安,嗓子眼像是堵着块大石头般,让她开口变得无比艰难。

  “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说我们的婚事……”

  “女人,我不会娶你。”

  霍黎辰打断她的话,命令般的口吻,没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他品着咖啡,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言晚呆住,被震惊的脑子发蒙,不可置信的看着霍黎辰。

  不会娶她?

  那他的意思不就是和她的目的一样!

  按耐下狂喜的心情,言晚紧张的问道:“那你今天约我来是谈退婚的?”

  “订婚照常举行,一个月后,我会宣布和你取消婚约。”

  霍黎辰这才抬眼,似恩赐般的看了言晚一眼,将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言晚震惊的看着上面的数额,有……

  一二三四五六个零!

  言晚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更何况这些钱还可以属于她。

  她咽了咽口水,无比艰难的把视线从支票上移开,“为什么要等一个月才取消婚约?”

  还没订婚之前就取消,不才是对双方的影响都最低的么?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

  高高在上的冰冷。

  霍黎辰站起身来,没再理会言晚,迈开长腿就朝外走。

  他对言晚并没有耐心,而唯一让他有兴趣的,只有前晚的女人。

  这就走了?

  言晚呆呆的站着,看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有点没缓过神来。

  约她来,见了不到一分钟,说了三句话,他就走了。

  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她都还没说答不答应呢。

  不过……

  这样也好,陪霍黎辰演一个月的戏,她也就和他两清了。

第二章  狗血,和前男友同一天订婚

  第二天,订婚在南城最豪华的奥菲酒店举行,而会场更是顶层的空中花园。

  据说,南城能有资格在空中花园宴请宾客的,不超过十个数。

  言晚穿着一袭白色碎钻的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极为漂亮,像是误入凡间的精灵般。

  她走进酒店的大厅,正要朝着电梯走去,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的婚礼迎宾海报。

  上面是一对男女的婚纱照,也是言晚这辈子最熟悉的人。

  她的前男友,和她大学四年的死对头。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今天结婚,还和她在同一个酒店……

  言晚的脸色微微发白,心里像是梗着一块大石头般,有些说不出的讽刺。

  “言晚,你来干什么?!”

  女人呵斥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

  只见穿着洁白婚纱的欧诺雅怒气十足的走来,在她身后,正跟着西装革履的新郎,司南。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言晚,薄唇紧紧地抿着。

  言晚看着两人,那些曾被背叛伤害的画面又冒了出来,让她的心底一阵阵发凉。

  欧诺雅走近,看着言晚的礼服,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还对司南不死心?你都被甩了,怎么还有脸来这里的?”

  她的声音不小,还满是羞辱,顿时吸引了人们的围观注目。

  好几双有色视线朝着言晚看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甚至有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言晚厌恶的看着两人,语气冷漠。

  “我对你们的婚礼没兴趣,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你穿成这样来干什么?这种款式的白色长裙,也就只有结婚或订婚的场合才会穿。”

  欧诺雅的语气无比轻蔑,像是再看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你不是厚脸皮来抢婚的,难不成还是和霍先生订婚?”

  今天这里也就只有两场宴会,霍家的订婚宴和司家结婚。

  但在欧诺雅看来,言晚别说是和霍黎辰订婚,就是参加霍家的订婚宴都没有资格。

  欧诺雅的伴娘鄙视的笑出了声音,也跟着开口。

  “霍先生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她哪有什么资格做霍先生的未婚妻。”

  看着她们一唱一和的羞辱她,言晚紧绷着身体,胸腔里窝着一团火气。

  她很想说她就是霍黎辰的未婚妻,可是这种情况她根本说不出口……

  没人会信的。

  “看吧,无话可说了?言晚,你就是来勾引司南的!”

  欧诺雅愤怒的指着言晚的鼻子,“我都和司南结婚了,你还要来纠缠司南,你有没有点自尊心的?”

  一旁的人也开始对言晚指指点点,仿佛她是不要脸的小三。

  司南笔直的站着,眉头微皱,看着言晚的眼神似乎也透着质疑。

  他低声开口,“回去吧,别闹了。我和你早就不可能了。”

  看似劝慰的语气,却将言晚的尊严彻底踩在脚下。

  言晚全身紧绷,感到很是窝火,这些人凭什么自以为是羞辱她?

  “司少倒是好大的面子,敢叫我未婚妻别闹了。”

  男人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轻蔑的讽刺。

  司南微惊,闻声看去,顿时僵在了原地,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不可置信。

  欧诺雅同时望过去,看清男人是谁,脸色刷的惨白,如遭雷劈。

  是霍黎辰!

  他、他怎么会说言晚是他未婚妻的……这不可能是真的吧?

  霍黎辰优雅的走来,步伐矜贵从容,暗黑色的晚礼服将他的身材衬的更加完美无缺。

  他的视线落在言晚身上,朝着她招了招手。

  “过来。”

  言晚呆呆的看着男人,心脏一阵狂跳,她没想到在最难堪无措的时候,竟是他给她解围。

  回过神来,她自信的挺直了背脊,微笑着朝他走去。

  看着言晚和霍黎辰站在一起,司南感觉到脸上正火辣辣的烧着,这更是在提醒着他,刚才的作为有多滑稽可笑。

  但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迅速的掩饰住情绪,笑着开口。

  “误会误会,我和言小姐是朋友,刚只是在和她开玩笑。”

  开玩笑?

  言晚凉凉的看着司南,一阵厌恶,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无耻。

  霍黎辰向前走了一步,高大的身躯不偏不倚的挡在言晚的面前,无形的将她护在了他的保护圈内。

  他抿着薄唇,看着司南的目光格外的冷。

  说的话更是毫不留情,“你有什么资格和她开玩笑?”

  司南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难堪的无地自容,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不敢反驳。

  司家虽然也是权贵,但在霍黎辰面前,就是一只可以随便捏死的蚂蚁。

  暗中捏紧拳头,司南微微低头,道歉。

  “对不起,霍先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霍黎辰轻蔑的冷笑,不再理会司南,转身看向言晚,稍稍弯起了胳膊。

  言晚有些失神,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昨天霍黎辰可是高冷的不屑一顾,今天怎么就对她这么好了?

  霸道维护,帮她出气,倒像是有情有义的未婚夫了。

第三章  嫉妒可以毁掉一个人

  但她也没有多想,会意的挽住霍黎辰的胳膊,脸颊微红的站在他的身旁。

  在场的围观群众连忙让开一条宽敞的路,对霍黎辰都是发自内心的恭敬、畏惧。

  欧诺雅看着言晚挽着霍黎辰,感到不可容忍的嫉妒憎恨。

  因为家世不好,言晚从来都是被她踩在脚下的,这样低贱的人,就该一辈子在尘埃里,可她现在却嫁给了霍黎辰,比她老公高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她凭什么嫁的比她好?

  “言晚,你怎么突然要嫁给霍先生呢?你大前天晚上,不还在尚品酒店和男人开房吗?啊,难道那个男人并不是你的男朋友……”

  说着,欧诺雅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巴,仿佛不小心说出了天大的秘密。

  言晚陡然一僵,猛地回头诧异的看着欧诺雅。

  她竟然知道尚品酒店的事?

  霍黎辰心中微动,若有所思的看向言晚,那晚她也在那里?

  “欧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恶意诋毁霍先生的未婚妻,败坏霍家名誉,你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吗?”

  卫七自霍黎辰身后走前一步,语气严厉的呵斥,气势十足。

  今天是霍先生的订婚宴,无数人都在看着,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或者名誉损害。

  司南脸色陡变,立即拉了拉欧诺雅,“别乱说话。”

  欧诺雅有些害怕,但看着言晚,那口气怎么都压不下去。

  “其实我也不想说的,但霍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明真相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回去,才会更加损害霍家名誉。”

  她甩开司南,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这就是言晚和男人开房的证据。”

  原本她是想拿给司南看的,彻底在司南心里败坏言晚的形象,却没想到用到了这个时候。

  只见照片上有一男一女,男人正亲密的搂着女人往房间里走。

  而那个女人,正是言晚。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人们全都鄙夷愤怒的看着言晚,能嫁给霍先生就是天大的荣幸,她竟然还敢婚前出轨?简直不知好歹。

  审判的目光像是刀子般朝着言晚割来,她不舒服的皱眉,感到全身都不自在。

  可是她并不记得那晚到底发生过什么,而这张照片也不是她那晚跑出来的房间。

  难道在她和那个男人滚床单之前,还发生了什么事?

  “这张照片并不能说明什么,你和我一直都不和,算计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谁知道你是不是P的?”

  言晚没敢追究更多,干脆的否认了,这时候不管真假她都不可能承认。

  欧诺雅有恃无恐,将照片礼貌的递向霍黎辰。

  “霍先生,照片是不是P的,您拿去检验一下就知道了。而且,我们大学的同学都知道,何飞扬一直在追言晚,他们关系暧昧,从来都不清不楚的。”

  而这个照片的男主角,正是何飞扬。

  伴娘也连忙开口附和,“对啊,我们A大的人基本都知道。”

  她们是铁了心要黑掉她的名声了。

  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去做P图鉴定也来不及,而就算是做了,订婚宴上言晚的名声也不会好看。

  她不安的拽紧了霍黎辰的胳膊,心里有些烦乱。

  事情闹成这样,也多少损害了霍家的脸面,而他和她本来就没有感情,他会不会直接不管她了?

第四章  护短,不需要道理

  霍黎辰看到照片里的陌生男人,眼底的微光恢复了冷漠。

  随即,他伸出手,将照片拿过来。

  欧诺雅大喜,连忙开口,“霍先生,我是不敢骗你的,这照片肯定是真的,他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到男人的动作,就全都哑在了喉咙里。

  只见霍黎辰白皙而长的手指翻动,利落的将照片撕成了好几块碎片。

  他的神情薄凉,嘴角勾着一抹异常危险的弧度。

  “敢污蔑我未婚妻的清白,胆子挺大啊。”

  众人心惊,没想到霍黎辰这么护短,竟查都不查一下,就直接下了定论。

  这样的话,这件事情谁还敢再议论多事?

  他们看言晚的眼神,也都从打量探究变成了敬畏。

  言晚呆呆的看着霍黎辰,心里淌过一阵暖流,原来被人毫无理由的庇护是这样的感觉,温暖而又悸动。

  “霍、霍先生……”

  欧诺雅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霍黎辰会这样做。

  他是相信言晚,还是根本不在意的?

  霍黎辰随意的将照片扔掉,轻蔑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他冷漠的下命令,“卫七,把她带走。”

  “是,先生。”

  卫七立刻朝着欧诺雅走去。

  欧诺雅顿时吓得腿软,惊慌失措的往司南身后躲。

  “司南,救我,快救我。”

  被霍黎辰的人带走,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司南脸色很不好看,气恼欧诺雅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霍黎辰,但还是诚恳的向霍黎辰道歉。

  “霍先生,真的很抱歉,是诺雅乱说话,得罪了言小姐。她也知道错了,你看在我们两家的面子上,就放过诺雅这一次吧?”

  霍黎辰冷笑,“司少这是在提醒我,连带着司家一起处理了?”

  司南大惊,吓得浑身发冷。

  霍黎辰行事有名的狠辣、无所忌惮,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他抹了一把冷汗,“霍先生莫见怪,是我多嘴了。诺雅虽然是我的妻子,但她做错了事,就该受到处罚,司家绝无二话。”

  欧诺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南,从心底凉到了头皮。

  她的老公,竟然就这样果断的放弃了她。

  司南这样欺软怕硬的自私男人,卫七见得多了,他嘲讽的笑了笑,走上前就将欧诺雅抓住。

  “走吧,欧小姐。”

  “你放开我,放开!我是欧家的大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欧诺雅怕极了,再也顾不得形象,使劲的和卫七拉扯、挣扎,可她的力量哪里比得过训练有素的男人。

  眼看着就要被带出去,绝望中,她极为憎恨的瞪向言晚。

  “言晚,别以为我被抓走了,就能掩盖你和男人开房的事实!你在婚前行为不检点,给霍黎辰带了绿帽子,这件事情迟早都会被所有人知道的。”

  欧诺雅的大叫声在大厅里回荡着,引来越来越多的人。

  言晚厌恶的看着欧诺雅,她这是有多大的执念,都自身难保了也还要毁掉她的名声?

  “胡说八道!小晚根本就没有和何飞扬开房,而且,这件事情都是你设计的。”

  顾梓菲气呼呼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一叠照片和资料,礼貌的递给霍黎辰。

  “霍先生,这是我查到的资料。大前天晚上欧诺雅趁着小晚喝醉了,将她带到了尚品酒店,交给早就等在那里的何飞扬。他们这是蓄意的设计迷奸!

  不过您放心,小晚虽然喝醉了,但也打伤何飞扬跑了出来,我在电梯口接到的她,保证她是完好无损的回的家。”

  说完,顾梓菲悄悄地和言晚眨了眨眼睛,这两天,她就一直在帮言晚查那晚的事情,幸好在这时候赶上了。

  言晚呆了下,这才知道,那晚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尚品酒店,遇到那样可怕的事情。

  原来这一切都是败欧诺雅所赐!

  欧诺雅白了脸,心虚的狡辩。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好心送言晚去酒店休息,是她自己要跟着何飞扬走的。”

  没人听欧诺雅的漏洞百出的狡辩,四周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厌恶。

  霍黎辰之前虽然维护言晚,但却并不见得相信她。

  现在看着这些照片,知道她也是无辜的,对她的印象稍稍好了那么一点点。

  他抬手将照片资料递给言晚,“你想怎么处置她?”

  霍黎辰竟然询问她的意见?

  言晚受宠若惊,被大人物罩着的感觉还真不错。

  她看着仍旧死不悔改的欧诺雅,也不打算轻易放过她,想了想,开口道:

  “把她交给警察吧。”

  听到这话,欧诺雅脸上顿时血色全无,激动的叫了起来。

  “不可以,我不能进警察局,我的婚礼、名声全都会毁了的。言晚,你不可以这样害我!”

  言晚觉得很搞笑,“你要不是设计陷害我,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你这是自作自受。”

  “不,不是的,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欧诺雅心慌的崩溃,跳起来就朝着言晚扑来,但却被卫七抓着,如垃圾一般朝着外面拖去。

  在附近巡逻的警察也刚好赶了过来,从卫七手中接过欧诺雅,“咔擦”一声就将她给拷了起来。

  “放开我啊,放开。”

  欧诺雅害怕的挣扎、尖叫,头发和妆容全都散了,狼狈的像个疯婆子。

  司南的脸色极为难看,只觉得脸面都丢尽了。

  新娘子当场被警察带走,他的这场婚礼,怕得成了上流社会最大的笑话。

  再看着曾经被他家人所嫌弃的言晚,此刻却挽着南城第一权少的手臂,优雅的夺目,有着他无法触及的高贵。

  他心里莫名的空落,竟有了强烈的想将言晚抢回来的念头。

第五章  怀疑,她就是她

  电梯的角落里,顾梓菲花痴的盯着霍黎辰的侧脸,悄悄的和言晚咬耳朵。

  “小晚,他真的好帅啊,维护你的时候也霸道极了,我都忍不住流口水了。要不你再争取下,别退婚了。”

  “我也想啊。”

  言晚无奈的摊手。

  一进电梯开始,霍黎辰就和她拉开了距离,修长挺拔的身影,再次泛起了生人勿近的疏离。

  她也就明白了,刚才霍黎辰维护她,和她站在一起,应该只是在人前做的样子。

  毕竟这一个月里,她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不再想这件不切实际的事,言晚转移了话题,用很低的声音问道:

  “梓菲,你查到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说起那个男人,言晚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指。

  为了不被他抓到,她现在自救的办法,就是先把他找出来。

  顾梓菲摇了摇头,“我查不到他,但我打探到,有个身份很不简单的人正在找你,恐怕就是他。”

  言晚顿时感到毛骨悚然,那他岂不是很快就会找到她?

  “不过别担心,尚品酒店的监控视频坏了,他想找到你也不容易,你还有时间准备怎么对付他。”

  言晚白了顾梓菲一眼,她就不会一次性说完吗?吓死她了。

  顾梓菲挨着言晚,冲着她挤眉弄眼。

  “要不你就趁着这段时间征服下霍黎辰?有他护着,那个男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再动你。”

  言晚看着霍黎辰,即使只是个背影,都透着矜贵迷人的气质,高贵的一塌糊涂。

  很让人心动,却也让人望而却步。

  见言晚的表情,顾梓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又继续游说。

  “小晚,霍黎辰身边也没有其他女人,你这个未婚妻完全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机会真的非常大的。

  你要是不敢,我可以帮你弄那种药的,保证生米煮成熟饭,奉子成婚啊。”

  给霍黎辰下药?

  光是想想,言晚就觉得脸红心跳的,这也太大胆了吧。

  她抓住顾梓菲的手,想让她别说了,这时,却错愕的看见站在前面的霍黎辰突然转过身来。

  那双深邃的眼睛正直直的看着她。

  言晚僵了一僵,刚才顾梓菲说的话,他不会是听见了吧?

  她心虚的捂住脸,只想原地消失。

  “过来。”

  霍黎辰低声开口。

  言晚眼神飘忽的不敢看霍黎辰,慢吞吞的挪到了霍黎辰的面前。

  “有什么…事吗?”

  “到了。”

  霍黎辰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便侧身站在了她的身旁,稍稍弯起了胳膊。

  言晚微楞,这才反应过来,打开电梯他们就到订婚现场了,外面会有很多人看着。

  她连忙收敛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伸手挽住他的手臂,规规矩矩的站着。

  “叮”

  随着一声响,电梯到达顶层,开了。

  电梯外,正恭敬的站着两排礼仪小姐,手里都提着一个花篮子,里面全是粉色的玫瑰花瓣。

  地上更是铺了一路的白色花瓣,四处的布置都装点着鲜花,透着浪漫、唯美。

  这是言晚曾经梦想过的订婚现场,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当了女主人公。

  也算是体验一把了。

  她抿了抿唇,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随着霍黎辰朝现场走去。

  这场婚宴由霍家举办,盛大而又严谨,言晚跟着各种订婚仪式走下来,只觉得累的够呛。

  而仪式结束之后,便有很多人来恭贺敬酒,她只好打起精神继续应酬。

  可人实在是太多了,言晚即使每次只喝一小口,也有点撑不住了,脑子开始晕乎乎的。

  “小晚,你怎么了?脸那么红,是不是喝多了?”

  坐在附近的霍家老夫人诸连英发现了异样,担忧的询问,而正要敬酒的宾客也随着停了下来。

  “奶奶,我没事的。”

  言晚摇了摇头,试图保持清醒,这种时候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打断婚宴的进行。

  诸连英对言晚多了一份赞赏,随即对着霍黎辰说道:

  “这里我们应酬就可以了,你先送小晚去休息下。”

  让霍黎辰送她?

  言晚吓得顿时清醒了好几分,急忙拒绝,“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走吧。”

  霍黎辰打断言晚的话,抬腿欲走,表情虽然淡漠,但却是要送她的意思。

  言晚微微惊讶,他竟然没有拒绝?

  随后,她看了看一旁的霍家老夫人,便大概明白了原因。

  这场婚事就是霍老夫人定下的,而据说霍黎辰对这个奶奶很敬重,所以他才会假订婚不让老人失望吧。

  “奶奶,那我先走了。”

  言晚礼貌的和诸连英打招呼,随后才放下酒杯准备离开。

  可她刚才保持一个姿势站的久了,双腿发麻,不动还好,一动就失去了平衡,朝着霍黎辰倒去。

  霍黎辰半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立即就要避开,可他注意到奶奶,躲避的动作硬是停住了。

  “咚”

  言晚一头扑在霍黎辰的怀里,独属于这个男人的阳刚气息顿时扑面而来,霸道的让人心悸。

  霍黎辰高大的身躯微僵,俊脸上却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

  他低头看着她,沉声开口,“还能不能走?”

  “……能。”

  言晚心慌意乱极了,手忙脚乱的就要从霍黎辰怀里站起来,可酒劲儿上来了,她身体一阵疲软无力,努力了半天,不仅没有远离他,还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霍黎辰的身上。

  她的身体柔软的像是一滩水,不断地在他身体上磨蹭着,竟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热,某处有了点反应。

  霍黎辰诧异,这些年来无数的女人勾引他,可让他有反应的只有那晚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也……

  想到她那晚也在尚品酒店,他眼底的光芒越来越暗,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迈开长腿就走。

  言晚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男人的俊脸,她她她这是在做梦吧?

  “哇哦~”

  “Romantic!”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惊呼、起哄声,甚至还有女人嫉妒羡慕恨的碎碎念。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