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宁先生好久不见by夜蔓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8:33

《宁先生,好久不见》是由作者“夜蔓”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宁昀、阮橙之间的感情故事,她第一次和我说话,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就让我帮她写试卷,之后...

宁先生好久不见by夜蔓在线阅读

第 1 章

九月初的陵城,气温还徘徊在30多度,天气微热,却也不让人难受。

星期天的早晨,阮橙从起床就在厨房忙碌着,她哼着歌儿,轻快地走来走去。

阮母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连忙去厨房叫女儿。

“橙橙,你今天不是要和同学一起去课外活动的吗?”

阮橙不急不慢地打开烤箱,声音温柔,“知道啦。妈妈,你尝尝我做的香蕉派。”她只穿着浅蓝色的睡裙,身材纤细,头发用发圈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可爱中透着朝气。

阮母尝了一口,味道真是不错,不甜不腻。“橙橙,你现在上高中了,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D大附中开学一周,阮橙的身上似乎一点高中生的状态都没有。

阮橙应了一声。

“和同学好好相处,下次你们班要有什么课外活动,可以邀请同学到我们家店里来。”阮家是做食品生意的,“橙心”面包在全国各省都有连锁店,C省内的小大城市都有一两家店铺,D市有十六家分店。

阮橙洗了洗手,“我们班同学挺好的。”

阮母摸摸她的流海,“班上同学都认识了吧?”

阮橙眨眨眼,“……嗯。”

阮母有几分忧心,女儿的初中同班同学没有一个不在附中,新环境,学习负担又重,也不知道阮橙能不能适应呢。国内高考竞争压力太大,原本阮家打算让她去念外语学校的,结果阮橙中考成绩竟然够了本区最好的高中,虽然是压线。不过当日考试,要不是阮橙吃了阮父做的冰淇淋蛋糕,也许分数会更高的。能凭着实力考上D大附中,阮父心里相当骄傲。

中考分数出来的第二天,“橙心”面包当日全场85折。阮爸爸就差让每家店贴上横幅——热烈庆祝阮橙被D大附中录取。

阮橙换上校服,“妈妈,我出去啦。”

阮母:“我开车送你。”

“不要啦,我多大的人了。”

多大的人!也不过十五岁。

阮橙从小区出来后,打车去约定的公园。周末路上还堵车。她低着头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

阮橙在公园门口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熟悉的人影。周末的公园,比平时人气多些。

阮橙准备直接去今天的目的地时,忽然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他也穿着附中的校服,白T恤,藏青色的裤子。

这位同学难道也和她一样迟到了?

男生背着黑色书包,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一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几步坐在对面的木椅上,书包随意地搁在一旁,他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察觉到她的目光,他也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在空中交汇了。

白净的脸,高挺的鼻子,阳光美少年。

阮橙在大脑里搜寻着关于这个班同学名字的零星记忆,这位同学叫什么……

男生从书包里翻出了两张试卷,他微微低着头,目光落在卷子上的题目。

竟然在公园写作业!

阮橙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书包,作业她还没有写,今天来参加小组活动,她特意把作业都带着了。她从小就不喜欢写作业,每次放假,表妹到她家来玩,阮橙会做好吃的,哄着表妹心甘情愿地帮她写。

一分钟后,阮橙慢慢走到男生面前,她咽了咽喉咙,声音悦耳,“我们来迟了,他们应该是走了吧。”

男生正在写字的手停下来,那双手白净又好看。“阮橙。”他清晰地叫着她的名字,连后鼻音都是对的。

阮橙浅浅一笑,“你在写作业啊?”她心虚,人家记得她的名字,可她不知道他是谁呢。

选择图、填空题,他都写完了哎。

公园安静,微风轻轻吹动,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味,很好闻。

一分钟后,阮橙面上有些羞耻,“同学,不好意思,能不能帮个忙?”

同学?

男生迟疑了几秒:“嗯?”声音温润。

阮橙心中一喜,双眸亮晶晶的,“我的手受伤了,能帮我写张卷子吗?”她举起右手,食指上确实贴着创口贴。她紧紧地盯着男生,诚意满满的祈求,又带着几分可怜。阮橙长相甜美,任谁都不会拒绝她。

男生错愕几秒后微微一笑,“试卷拿来。”言简意赅。

阮橙一瞬间心里乐开了花,把数学试卷拿出来。

男生拿着自己的签字笔,又低下了头。

阮橙坐在他一旁,这字写的也好看呢。嗯,和他的人一样。她光明正大地看着他的脸,睫毛真长,眉毛被细碎的头发遮住的一些,不过也很好看啊。她失神了……

男生微微动了动身子,“阮橙——”

阮橙一愣,“需要我做什么?”

男生红润的唇角上下噙动,“你靠我太近了。”再近一点,她都要贴上他了。

阮橙尴尬的立马挪开位置,一瞬间坐到了木椅的另一头。

高耸的松树随风摇动,一只调皮的小松鼠上窜下跳地搬着松果。

阮橙握紧手,平复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好丢人……她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看上去……很好吃的感觉,像奶昔。

明天她要带份吃的,谢谢他吧。

阮橙摸索着手指,如果有人能天天帮她写作业该多好啊。

她抬头看看蔚蓝如洗的天空,又看看一旁安静如画的少年。

奢望吧!

不一会儿,男生连最后几道大题都写好了,他把试卷交给她。

阮橙细细一看,语气里透着几分诧异,“都写完了啊?这么快?”

男生收拾自己的东西,“你检查一下,看看哪里不对的。”

阮橙摆摆手,“不用了。我信你。”

男生那双眸子黑白分明,“嗯。”

阮橙弯着嘴角,问道:“我们不去找他们了吗?”

男生的目光落在她那对梨涡上,“不去了。”

阮橙:“那明天见。”她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景。

半个小时后,宁昀回到家中,拿了罐可乐喝起来。

正在打扫卫生的宁家表姑好奇道:“小昀,你不是去参加活动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宁昀应了一声,言简意赅,“活动结束了。”

表姑心里纳闷,这些孩子肯定没认真对待。呦,该不是他没去参加活动吧?小昀这孩子也太不合群了。

他爸妈还担心他上高中早恋呢?连朋友都没有,怎么恋啊!

“那今天你……做什么了啊?”

宁昀拧好可乐瓶,慢悠悠地说道:“和同学一起学习。”

第二天,大家陆陆续续到了教室。

阮橙的同桌宋兮一进来都没看阮橙,毫不掩饰,她在生气,很生气。

阮橙知道宋兮生气了,她想着下课结伴去上厕所,再和宋兮解释一下。

下课铃声一响,宋兮就立马跑了,挽着前桌的女孩子的手。

阮橙拖着下巴,轻轻叹了一口气。她转首在教室搜寻着帮她写作业的那位同学。今天为他带了蛋糕,一会儿请他吃。

找了半天,那位同学好像不在,还是一会儿问宋兮吧。

上课前,宋兮回来了。

阮橙碰碰她的手,“宋兮——”

“干嘛?”

“昨天我去了,不过你们都不在。”

宋兮鼓着嘴巴,“你不想参加活动,就不要在我们这组嘛。”

阮橙:“路上堵车了,下回我一定不迟到了。”

宋兮一脸严肃,“说好了!”

阮橙也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甜甜的。她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的蛋糕送给宋兮,就当自己的赔罪。“对了,昨天我在公园遇到——”

“阮橙——”数学课代表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梁老师叫你去一趟。”

阮橙站起来,“怎么了?”她作业写好了啊。

“不知道。你快去吧。”

阮橙立马去了办公室。

正是课间休息时间,大部分老师都在办公室。几位数学老师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阮橙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

梁老师拿着试卷,笑眯眯地看着她,“阮橙啊——”

“梁老师,您找我。”

阮橙意外地看到了熟人,他怎么也被老师叫来了?不过她没有太多惊喜。

梁老师道:“我刚把试卷改完。这次的卷子有些难度,不过有难度才有惊喜。”

阮橙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被老师发现她的作业是别人代写的?这是人赃并获了?

梁老师开始分析试卷了,语气里满满的骄傲。“全年级就你一个全对。”

阮橙羞愧,白净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

“正好奥数班还有两个名额,阮橙也去吧。”

阮橙难以置信地眨眨眼,“奥数班?”

梁老师:“我们班就你和宁昀吧。”阮橙真是一颗沧海遗珠,虽然她是压线考进附中,但是中考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啊。

阮橙懵了:“……”

那个叫宁昀的男生正坐在老师的椅子上悠悠地看着她。

宁昀……宁昀……

她慢慢回忆起来,“是——”中考全市第一名?

梁老师笑着:“那行!你们先回班上课。回头我再找你们。”

宁昀嘴角微微一动,起身走了。

阮橙硬着头皮,跟着他出了办公室。

两人来到走廊。

阮橙:“喂——”她小声地叫他。

宁昀脚步没停。

阮橙大步往前,和他并排,“同学——”

宁昀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叫宁昀。”

阮橙抿抿嘴角,“我知道。”她的眼眸轻微地转动,有些心虚,“宁昀,你怎么把我的试卷写的全对?你自己的呢?”

宁昀看着她,“手累,不想写。”

阮橙:“……”怎么有人和她一样懒啊。

可是她不想去什么奥数班。

头疼!

第 2 章  

阮橙回到座位上,宋兮问道:“老师找你什么事?”

阮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让我去奥数竞赛班。”

宋兮瞪大了眼睛,“奥数竞赛班?这么牛?阮橙原来你深藏不露。”

阮橙无奈地趴在课桌上。她小学上过一段时间奥数班,那时候周围同学凡是成绩中上等的都去学了。她坚持了一年,觉得实在无趣,远不如她做蛋糕来的开心,试着和爸爸一说。

阮父沉思了片刻,“不喜欢就不学了,数学家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当时她抱着爸爸的大腿,“橙橙要做最厉害的美食家。”

“我听说参加竞赛得奖可以不用高考直接保送的!”宋兮激动道:“宁昀数学成绩好,肯定也去被选去吧?阮橙你真是撞大运了。”

阮橙余光扫到了刚刚走进来的宁昀,目光一直追着他。

宁昀腿长个高,一进教室,大家都在悄悄地看着他。

他坐在最后中间一排,阮橙的位置在第三排,两人的座位刚好在一条斜线上。

第一名啊。

“今年学校怎么分班的?”第一名和倒数第一名在一个班,这是随机?

宋兮:“电脑随机安排的,不过好像要兼顾了一下各班的整体水平。”

所以,她和宁昀分在一个班是为了平衡?

阮橙转回视线,“我的运气真好,能和第一名在一个班。”

宋兮暗暗一笑,“宁昀帅吧?他在初中时就好多人暗恋他。”

阮橙听从自己的心中想法,点点头。

宋兮:“他从小就聪明,年年第一。”

“年年?这样会不会一点惊喜感都没有?”

宋兮翻了翻白眼,“你要什么惊喜感?”

阮橙思索了一下,“从年级最后一名到前十,这种感觉?”

宋兮忍不住笑了,“人家智商180,这辈子都不可能是最后一名。”

阮橙:“你怎么这么了解他?”开学一周,怎么都清清楚楚了。

宋兮:“哎!谁你天天看漫画,也不关心新同学,怎么可能了解?”她神秘兮兮地拿出一本笔记本,“嘘——悄悄看。”

两人的头靠在一起。

阮橙看清楚了,上面是宁昀的个人资料。

宁昀,男,178(还在成长),生日2月22日。

阮橙:“42码?像小船了。”

宋兮:“你别告诉别人,尤其是女生。”

阮橙点点头,她又看到那张一寸蓝底照片,“这是从哪扣来的?”

宋兮:“我买的!从他初中同学那里。”

阮橙:“……可是我们以后和宁昀会有合照的。”

宋兮:“……对喔。亏了。我的零花钱!”

还有更让阮橙惊讶的。“东山馆?是他住的小区?”

宋兮一脸得意,“这个是那天我问宁昀的。你别告诉别人啊。东山管那片都是富人区。”

阮橙:“你是怕有人会跟踪宁昀?”东山馆和她家离得不远嘛。

宋兮:“我小姨说,现在的女孩子都很主动,遇见喜欢的男生就会撩。”

阮橙:“怎么撩?”她伸出手做了一个手势,“把他抱到怀里?”

宋兮翻了翻白眼,“这个要自我理解。你现在的级别还不够。”

阮橙悄悄摸了摸抽屉里的慕斯蛋糕,那是昨晚她亲手做的。现在还要送出去吗?谁能像表妹那么听话帮她写作业呢?

宋兮突然想到什么,“昨天宁昀说在公园等你?你们后来干嘛去了?”

阮橙胸口一痛,“怎么让他等我啊?”

宋兮:“是他主动提的,你以为我想他单独留下等你啊。”其实为此,组里的另外两个女生都对阮橙有些意见。

阮橙转念一想,也就是说宁昀早就认出她了?她支支吾吾道:“当时时间太晚,就没去找你们。”

宋兮一脸惋惜,“难得宁昀和我们一起,这样的机会,以后可千万不能浪费了。”

他们小组是按姓氏字母分的,N(宁)、R(阮)、S(宋)三人恰好名字排在前后。用阮橙后来的话说,他们这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不过花名册也说明了附中倒是很为学生考虑,并没有按中考分数排名来,一时成绩并不能代表什么。

D大附中在陵城高中里常年排名前三,今年高考文理科状元都在其他两所高中不说,清北的录取人数排在全市第二位。这可把校长急坏了。七八月份,周校长亲自面试了几位老师。

3班的班主任就是新转来的老师,高雅,29岁,单身未婚。人如其名,身材高挑,气质淡雅。她是3班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

学校录用高雅,也是周校长力排众议。

一周时间下来,高雅对班上的同学也大致有了了解。现在的孩子和他们80后不一样。

语文课下课,高雅离开前提了一句,“你们的周记,我已经改好了。大家要加强课外阅读。我挑了几篇写的不错,阮橙、宋兮几位女生写的都不错,男生要加油啊。课代表一会儿到办公室复印好贴在布告栏上。”

“好了,大家休息吧。”

一下课,教室就闹起来。

有的男生还在教室后面拍起了篮球。

阮橙去办公室拿作业,高老师笑道:“你们小组的周末活动没参加?”

阮橙有些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高老师看着她,“下周开始,周记你们就相互批改。”

阮橙点点头,“好的。”

阮橙回到班,把周记本一一发下去后,拿着几张复印纸走到公告栏前。

“阮橙,需要帮忙吗?”后排叫路明的男生问道。

“不用了。你们去忙吧。”阮橙回头报之一笑。

“路明,我需要帮忙。”

“啥——”

“我鞋带散了,帮我系一下。”

“滚一边去。”

阮橙踮起脚尖,正要贴第二张纸时,她的身子晃了一下。突然间,有人一手抵着她的后背,稳住了她。

“谢谢啊!”阮橙回首道谢,嘴角的笑容愣住了。

宁昀没有看她,等她站稳,他抬手拿过那张纸,“胶带给我。”

阮橙乖乖地把胶带给他,又主动按着纸张的边角,方便他贴。两人靠的近,她闻到了他衣服上淡淡的味道,是XX牌洗衣液。

宁昀:“下一张。”

阮橙连忙递给他。

当159的身高对上178的身高,她觉得脖子有点酸。阮橙心里奇怪了,爸爸180,妈妈165,为什么她都没有160。

宁昀很快贴好了,他快速地扫了扫墙上的几篇周记。

阮橙注意到他的目光,“我随便写的。”这篇周记她写的她做得新款蛋糕,从做法到成果,成品满满的诱惑。她自己有个微博,一发上去,点赞评论瞬间上涨。

宁昀一字不落地将她的周记看完,阮橙的字没有丝毫字体可言,不过字迹工整,倒也算……可爱秀气。“蛋糕好吃吗?”

阮橙:“……当然!”语气满满的骄傲。

宁昀突然笑了笑。

阮橙忽然被他的笑容给暖化了,“林昀——”

宁昀眼里闪过一抹无奈,“是宁,N,不是L。”

阮橙眨眨眼,故意加重念道:“宁昀,我数学不好,上不了你们奥数竞赛班。”

宁昀:“这是梁老师决定的。”

阮橙急了:“你帮我去说好不好?”

宁昀默了一下,“你先上上,回头再说。”

阮橙:“好吧。”

等她回了座位,她后知后觉,为什么自己要听宁昀的话!

难道这就是第一名的威力?让人无形中服从他。

宁昀翻着手里的书,他的同桌路明问道,“你和阮橙认识?”

宁昀动作一顿,“昨天我们小组活动了。”

路明单纯地笑道:“阮橙人很可爱吧。”

宁昀:“你认识她?”

路明:“我和她——对了,还有班长简知言,我们三一个初中的,不过她不认识我。”

宁昀:“她周记写的挺好。”

路明笑:“初中时,每次考试,老师都会把她的作文印好发给我们每个人。”

宁昀扬了扬嘴角,“看来她很厉害。”

路明哑然,第一名夸最后一名啊。“她学习不好也没事。”

宁昀不解。

路明压着声音,“你别说啊!她是富二代。家里特别有钱!一点也看不出来吧!橙心面包就是她家开的。别说,她家面包做得还真挺好吃的。”

宁昀似在思考着什么。

路明:“你说,她家以后会不会让她找个上门男朋友?不然她家家产都要带给男方了?”

宁昀凉凉地扫了他一眼,“你从古代穿越来的?”

路明愣住了,新同学学习好,话不多,也不高冷,怎么刚刚他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息。“你激动什么吗?又没让你给她家做上门女婿!”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提到这样的话题,两人的脸色突然间都尴尬了。

宁昀微不可察地红了。

路明清了清嗓子,“其实现在也流行强强联合。阮橙这么漂亮,将来追求她的男生肯定不少。”

宁昀翻开了物理书。

路明拍了一下脑袋,“艾玛!我的物理作业还没有写呢。作业借我看看!”

放学后,大家都在收拾书包,阮橙坐在那儿,手里翻着漫画书。

宋兮收拾好书包,“阮橙,你不走啊?”

阮橙目不转睛地看着漫画书,“我再看一点点。”

宋兮背起书包,“那我走了。明天见。”

阮橙又看了十来页恋恋不舍地合上书。

教室里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大家留下来都是在写作业。大概只有她是例外。

阮橙轻轻扭动脖子,突然看到了最后一排的宁昀,他还没走。

学霸正戴着耳机。

她想学霸应该是在听英语吧。

阮橙起身往外走,路过宁昀得座位,她的脚步稍微停了一下。学霸也不容易,争分夺秒地学习呢。

她侧首看了一眼,愣住了!

宁昀戴着耳机是在打游戏!

阮橙:“……”

宁昀转过头,一手摘了耳机,“你手上的伤好了吗?”

阮橙下意识地紧了紧手,不好意思地笑笑,“好了。”

宁昀应了一声,拿着书包站起来,“走吧。”

阮橙迈着步子,“你在等我呀。”声音轻快动人。

绕是平日稳重冷静的宁昀,脚下突然一歪,好在他反应极快没有跌倒。

“顺路。”他丢下两个字,大步而去。

第 3 章  

两人一起出了校门,宁昀来到3班的停车区域。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们班场地就剩下几辆自行车,宁昀开了锁,跨上车,见阮橙慢悠悠地走着。

他又重新下来,推着车来到阮橙身边。

阮橙:“你先回去吧。”

宁昀:“你怎么不骑车?”

总不能说早上起床迟了,爸爸不放心她骑车吧。“我喜欢走路,顺便能锻炼一下身体,平时运动量太少了。”

宁昀望着她那一本正经的脸,他明显是不信她的话。上周的体育课,她就躲在教室看漫画。还好意思说自己要锻炼?

走过这条巷子,拐了弯上了宽阔的马路。路边的花坛边有位流浪老人。

阮橙停下脚步,她早就准备,从书包里拿出了蛋糕。

开学这一周,从家到学校这条路,她早已熟悉。他们每天放学路上都会遇到老爷爷。

阮橙走过去,“爷爷——”

老人看着她。

阮橙双手把蛋糕递给老人,“我自己做的,您尝尝啊。”

老人愣住了,小姑娘皮肤白净的像雪一样,说话的声音温柔又有礼貌。他不好意思直接拿,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伸手去接。“谢谢——谢谢——”

阮橙弯着嘴角,“如果不好吃,记得告诉我啊。”

宁昀的心一时间像被什么填满了,久久不能言语。

阮橙看了他一眼,“走啦。”

宁昀能感觉到她的心情很好,“这是你周记上写的蛋糕?”

阮橙点点头,本来是打算送他的。“你喜欢吃蛋糕吗?”

宁昀默了片刻。他记性好,他记得她写的句子。“用心烹制的食物,吃的人都能感觉到暖暖的爱意。”

阮橙了然,“男生好像都不太喜欢。”

宁昀:“也不一定。”

阮橙眨眨眼,“你喜欢啊?可惜我包里没有了。哎——”她拖长的话音,“我知道一家蛋糕店他家味道不错。”

宁昀:“哪家?”

阮橙:“橙心啊。”

宁昀看着她那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不由得一笑。真是……好聪明啊!这广告推销真是打的好,自然不尴尬。

阮橙见他不说话,她一本正经道:“我说的真话。陵市所有蛋糕店的蛋糕我都尝过,不说橙心面包排在Numb 1,也算前三吧。橙心家都是面包师傅当天做得,材料安全新鲜,做法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

宁昀也不戳穿她,她脸上的表情可告诉人家,橙心面包Numb 1!

“明天我给你带一块。”

宁昀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阮橙很快反应过来,“今晚让我妈妈去橙心买蛋糕,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夕阳西下,橙红色的余晖洒满城市每一个角落。

宁昀声音沙哑,“橙子味。”

阮橙记在心里,“好的。”

这天放学,阮橙一路将宁昀送到了他们小区门口,宁昀推着车进去了。

门卫爷爷认识他,“宁昀啊,都有女同学送你回来了啊。”

宁昀:“……”暮色也掩盖不了他微红的脸颊。他跨上车,快速地骑走了。

回到家,家里冷冷清清的。表姑已经烧好菜了,两菜一汤。

宁昀正在长身体,表姑每天都花心思给他做饭菜。

“多吃点,高中辛苦。明天我去买条鱼,给你做鱼头汤。”

宁昀:“以后中午我都不回来吃饭了。”

“啥?”

“学校食堂的饭菜挺好的,也可以节约点时间。”

表姑:“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怕你营养跟不上啊。回头你爸妈回来,我怎么和他们交待。”

宁昀脸上淡淡的,“没事,我会和他们说的。”

表姑这心里可舍不得,不过,感觉这孩子上了高中之后,似乎话也多了。

宁父前两年把公司搬到B市去了,宁昀的姐姐正好在B市读大学,宁妈妈也跟着过去照顾父女俩。宁父是打算让宁昀也转到B市念书的,不过宁昀自己不肯,宁父也没再勉强他,后来便请了宁父的表姐过来照顾宁昀。

阮橙回到家之后,阮妈妈拿过她的书包,“今天怎么回来晚了啊?”

阮橙:“和我们班一个同学一起回来的,他想吃我们家蛋糕。”

阮妈妈笑:“那明天你带张卡给她。”

阮橙:“我写完作业,给他做个。”

阮妈妈摇摇头,“你呀,一天不做这些就手痒。”

阮爸爸亲自下厨烧了几个菜,都是阮橙爱吃的。

阮橙心里暖暖的,“爸爸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我现在就想回味,什么都不想干了。”

阮爸爸:“今天作业多吗?”

阮橙鼓着嘴巴,“多!数学老师让我去参加奥数竞赛班呢。”

阮爸爸见女儿一脸愁苦的表情,忍着笑意。“你们老师慧眼识英雄。你是不想去?”

阮橙打量着父母,每一个哪一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绩好,上北大清华吧,他们也会觉得倍有面子吧。尤其是阮家,阮父阮母心里还有名校情节。阮橙小时候,他们还说过以后让她上哈佛。

阮橙:“我试试吧。”

阮爸爸的眼睛都亮,“橙橙,不要有压力,行就继续,你若真的不喜欢,我和你们老师去说一下。”

阮橙莞尔,缓缓起身,“我去写作业啦。爸爸妈妈辛苦你们收拾一下饭桌。”

阮妈妈:“你去写吧。一会儿我帮你把工具都准备好,你写完作业就可以做蛋糕了。”

阮橙:“……那帮我榨三个橙子。”

阮橙回到房间,安静地看了会书,开始写作业,语数外每天都少不了的。她的学习习惯特别好,上课的四十五分都是认真听讲,加上记性好,领悟能力强,学习对她来说确实很轻松。不过到了高中,功课多,她也比以前多花了两分心在学习上。

等她把作业都写完,也过了一个小时了。

不过,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班上一大半同学这时候还在与作业奋斗。

阮橙回到厨房,阮妈妈果然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阮妈妈:“做戚风蛋糕?”

阮橙已经在搅拌橙汁和黄油了,她动作熟练,“我同学想吃橙子味的蛋糕。”

阮妈妈也高兴,她能多认识些朋友。

纸杯精致又漂亮,装蛋糕精致。

等阮橙做好了蛋糕,她拿着食品袋一一装好。“好了。”

阮妈妈闻着香味,“感觉很好吃。”

阮橙挑眉,“橙香味很诱人。我一定要让宁昀吃的满意!”

阮妈妈好奇道:“你这位女同学要是喜欢,回头你就多送人家几张卡。”

阮橙点点头,“宁昀是男生,不是白云的云,是纪昀的昀,就是那个纪晓岚。他是我们年级第一。”

阮妈妈:“……第一啊。”这名字怎么是个男生啊?

阮橙:“很厉害的。”

阮妈妈:“男同学啊!你们关系很好吗?”

阮橙:“刚认识,不太熟。不过感觉他人不错,长得挺好看的。”

阮妈妈心里突然有许多话,看着女儿单纯的模样,她生生的咽下去了。

不会要早恋了吧?

阮妈妈回了房间,忧心忡忡。“橙橙班上有个叫宁昀的男生,你听过吗?”

阮爸爸:“宁昀?”

阮妈妈:“嗯。是这个名,成绩很好。”

阮爸爸:“我说怎么这么耳熟,今年中考第一。怎么了?”

阮妈妈脸色沉了几分,“橙橙给这个男生做蛋糕呢。”

阮爸爸:“这小子福气真好,吃到我女儿亲手做的蛋糕。”

阮妈妈:“……”不想理他了。

几分钟后,阮爸爸突然急切道:“老婆,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要追我们家橙橙啊?”

阮妈妈云淡风轻:“男孩子的心思我怎么知道。”

阮爸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明早我开车送橙橙去上学,顺便去他们班观察一下。”

阮妈妈似乎也赞成。

第二天,阮橙早晨拒绝了阮爸爸送她上学的提议,她自己骑车去了学校。

阮爸爸看着女儿离去的身影,郁闷不已,心里越发觉得女儿要早恋了。

阮橙到了班上,才有十多人来了,她拿了一个蛋糕放在了宁昀的桌上。她敢保证,宁昀会喜欢的。

这天,宁昀难得睡过了,他快速地洗好脸就出门了。

“早饭带着路上吃,鸡蛋和手抓饼。”

“不吃了。”宁昀套上鞋子,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表姑:“高中生真是太不容易了。”她叹了一口气,想到宁昀父母都不在身边,不由得摇摇头。

十五分钟后宁昀到学校了,真是掐着点进了校门。

高二年纪的学姐认得他,放他一马。

这天是英语早读,早读课已经开始了,英语课代表唐蕊在讲台上。

宁昀最后到了教室,唐蕊看了他一眼,没记下他的名字。

宁昀回到座位上。

路明侧首,“你也睡过了吗?”

宁昀嗯了一声。

路明道:“桌上有一块蛋糕,我早上没吃早饭,刚刚吃了。”

宁昀:“……”

路明摸了摸嘴角的残渣,又舔了舔嘴巴,“橙子味的,真好吃。也不知道是谁放在我们桌上的,唇齿留香。”

宁昀一张俊脸彻底黑了。

路明:“宁昀,你是不是也没有吃早饭?”

宁昀不想说话。

第 4 章  

宁昀的心里闷闷的,这一早上胃滴水未沾,更加难受了。

路明吃完蛋糕,还打了一个嗝。“数学作业借我抄抄。”

宁昀凉凉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同桌。

路明已经自己去找作业了。

宁昀也不是小气的人,蛋糕吃了就吃了,他自然不会和他计较。路明这人也单“蠢”的很,除了学习不太上心,别的都上心。他能考上D大附中也是奇迹。

英语课代表唐蕊一直关注着教室后方,见他们在说话大步走来,“路明,早读课你抄作业!赶紧收起来,不然我告老师了。”

路明不满地哼了一声,“你干嘛老盯着我们!”

唐蕊像被人戳穿了什么,“我是课代表我要负责。”

路明合上学业,拿出英语书,大声念起来,“Good morning!”

唐蕊走了,路明又开始抄作业了。

宁昀一直沉默不语,目光若有似无地看向阮橙的位置,她今天倒是没抄作业了。英语书里夹着本漫画书,也不怕被老师发现。

路明碰碰他的手肘,“你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

宁昀敛了敛神色,“我在想换同桌。”

路明愣住了,“……那个宁昀,你是想把我换了吗?”

宁昀瞄了他一眼,“正在考虑中。”

路明:“为什么?”

宁昀抿着嘴角,静默着。

“别啊!我们这才刚磨合了一周。你是不是嫌弃我……年级排名倒数。”

宁昀头疼了。

当天阮橙把做的戚风蛋糕分给了周围几个同学,大家都赞不绝口。

宋兮:“橙心面包果然好吃。放学我就让我妈妈去买。”

大家表示一致。

阮橙有些不好意思,“你们要是喜欢,下回我多买些。”

“总不能老让你花钱啊?”

“也没多少钱,你们喜欢就好,对了,你们觉得他家味道有需要改良的吗?”

“这倒没有。”

“已经很好吃了。”

阮橙失望中又有些几分喜悦。不知道第一名会有什么意见啊?

课间,阮橙准备去找宁昀,结果见唐蕊正在和宁昀讨论题目。

唐蕊学习成绩很好,中考成绩在班上排名前五。

宋兮哼哼道:“这个唐蕊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学习这么好了,怎么还有问题!”

阮橙微微一惊,“你是说唐蕊喜欢宁昀?”

宋兮拧着眉,“肯定了!”

阮橙笑,“那你气什么啊?偶像被人喜欢是很正常的事。”

宋兮:“万一宁昀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阮橙:“……我觉得宁昀同学不像是会早恋的人。学霸的世界可能学业比爱情要重要。”

宋兮认真的思考了一瞬,“对!”一说完,不对呀。阮橙又不是学霸,她怎么会理解学霸的想法。

阮橙起身,“我去收作业了。”她是高老师钦点的语文课代表。当时她想推辞不干的,可是没推掉。

作业收的差不多了,就差第三组的宁昀和路明的。

阮橙也没让组长去收,她自己去找宁昀了。她的出现真的打扰了两位学霸。

“宁昀,你的语文练习册。”

宁昀抬首,“等一下。”

唐蕊脸色红扑扑的,像涂了腮红。“那你先忙,等你有时间我再问你。”

阮橙抱着作业等待着。

宁昀慢悠悠地翻着,没找到。

阮橙:“你没写?”

宁昀:“不知道放哪了。你先去送,我找到后自己去交。”

阮橙点点头,“蛋糕怎么样?”

宁昀含糊其辞,“还不错。”

阮橙笑了,眉眼都是暖意。

路明从洗手间回来,就看到宁昀在和阮橙说话,他眼见的发现了什么。“阮橙,收作业了?”他赶紧翻出练习册,连带着宁昀的也交了出来。

“对了,这周六初中部有个聚会,你能来吗?”

“什么聚会?”

“我们那届有个同学生病了,大家准备一起捐款,简知言发起的,估计他今天会找你。”

“好的。”

宁昀似是想起来,“今晚奥数竞赛班有课,不要忘了。”

阮橙的额角突然冒出了一团黑线。

等她走后,路明左看看右看看,“宁昀——”

宁昀扬扬眉毛,“说——”

路明忍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你是不是想做阮家的上门女婿?”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路明估计早就伤痕累累了。

宁昀冷冷地看着他。

路明瑟缩了一下,“作为亲密同桌,我友情提醒,简知言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简知言是3班班长,因为他从小学就开始担任班长一职,外交能力很强,为人温和,没有同学不喜欢他的。

从路明口中,宁昀得知,简知言的父亲是D大讲授,妈妈是省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

“虽然你很受女生欢迎,简知言的吸引力绝对不比你少。而且呢,阮橙和简知言以前一起主持过学校的主持节目。”

宁昀现在顶着中考状元的旗号,名气大热。不过高中还有三年呢,说不定重新洗牌了。

宁昀不甚在意。

结果到了晚上,等他到了奥数班发现,简知言也来了,就坐在阮橙旁边。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

呵!人家是初中校友呢!

宁昀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个人坐着。

晚上给他们上课老师是数学老师,以严厉著称。

阮橙没敢在老师眼皮底下看闲书,不过,她到底没有长期学习过奥数,第一节课听的是云里雾里。

好在她上课表现的很认真。

老师讲完了一道题,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新题。“哪个同学上来做做?”

阮橙一直盯着老师,这位老师想象日本动漫里的一个教练。

“那个女生吧。”老师抬手指着阮橙的位置。“你叫什么名字?”

阮橙还安静地一动不动。

简知言连忙伸手推了一下她,“叫你。”

阮橙如梦初醒,站起来。“阮橙,耳元阮,橙子的橙。”

老师点点头,“你来试试这道题。”就她陌生,哪里来的黑马?

阮橙:“……老师,我刚刚在思考,这道题我还没想出答案。”

大概老师也没遇到过这么直接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教室里其他十来个人都笑了,不敢笑的太大声。

简知言站起来,“老师,我来试试。”

老师嗯了一声,“你来做吧。”

简知言上去时,阮橙对他勾了一下嘴角,感激不尽。

简知言做完了题,老师表扬了他。

“数学是门很有趣的学科,学的越深就会爱的越深。你们是这届的尖子生,要好好加油。”

终于下课了。

阮橙还在座位上没动,“班长,谢谢你啊。不然我就要丢人了。”

简知言道:“数学不难,我想只要你用心,花点时间,你也会的。”

阮橙笑了笑,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任何事都需要天分的,还需要爱。

宁昀收拾好书包过来时,余光看到阮橙正在抄作业。他的脚步顿下来。

阮橙抄着今天的英语作业,口中轻声念着答案,“ACDAB,DABBC。”

宁昀的眉心一皱,“你到奥数班来就是为了抄作业?”他的语气透着冷意。

突然出声了阮橙吓了一跳,连英文字母都被她写的扭曲了。“哎!别张扬!晚上回家我来不及写了。”

宁昀又看向简知言,“班长的速度真快,作业都写了。”

简知言也微微尴尬,他也觉得抄作业不好,可偏偏他无法拒绝阮橙。

阮橙没有觉得尴尬,“简知言,我马上就好了。”

教室的灯光明亮,两个大男生所有所思地站着,女孩子坐在那儿急切的奋笔疾书,笔尖和纸张摩擦着发生轻微的沙沙响。

宁昀看着她柔软的长发落在学业本上,听说头发软的人心也很软。因为急切她的眉头轻皱着。她的皮肤很白,灯光的照射下,脸上一点杂质都没有。

“好了。”阮橙甩甩手,“好累。”

宁昀语气硬邦邦的,“你怎么不直接让班长帮你写?”

阮橙心里想啊,“这怎么好意思!你们学习都这么紧张了!”

宁昀心堵,你怎么好意思让我帮你写!

阮橙把书都收好,“奥数班每周二晚上上课?”

简知言道:“也不一定,看老师的安排。”

阮橙:“我发现这课挺有意思的。我以后会按时来的。”

宁昀早已洞悉了她的想法。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阮橙不经意间眸光与他相汇,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了。

她心虚了。

三个人结伴而行。月朗星稀,校园里一片宁静。

阮橙好奇道:“简知言,你也喜欢数学?”

简知言:“喜欢。”

宁昀:“之前的名单里并没有你的名字。”

简知言笑了笑:“本来打算学医的,后来我改了主意。”

都是聪明人,大家很快理解他的话中意。

阮橙:“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幸福。”

宁昀:“你想做什么?”

简知言也看着她。

阮橙抬首望着夜空,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

“以后的事以后说,我现在就希望这三年轻松一点!作业少一点,如果可以有人帮我写作业最好了啊。”

两位大学霸沉默了。

阮橙耸耸肩,她有些内疚,感觉自己在荼毒好学生。

她突然想到了她的初中,当时,她也是不爱写作业,但是每次考试前,阮妈妈都会请师大的大学生来帮她补课。阮橙每次考试成绩都能在班上前几名。

久而久之,班上的一些女孩子开始排挤她,尤其是学习好的同学,觉得她这个人是两面派。在学校装着不爱学习,回家拼命用功。加上,阮橙平时用的东西都是品牌的,一双鞋子都要四五千。

女孩间的关系总是不可解释的。

后来,老师知道她会抄作业,找过她谈话。

后来,班上没有人再借她作业抄了。

不知不觉出了校门。

三个人都沉默着,各自去推车。

简知言欲言又止,“阮橙——”

阮橙回头,“怎么了啊?”

简知言:“你——”

“橙橙——”一个嘹亮而熟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爸爸——”阮橙轻快的喊道。

宁昀明显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然后又移开了。

他站直了身体,背脊挺拔如一条优美的线条。

紧张什么!

第 5 章  

阮爸爸特意来接阮橙放学,大晚上他不放心,就是陵城治安再好,他也不敢让阮橙一个人回家。

他来了一会儿了,看到女儿同两个男孩子出来。他心里警钟多少敲响了。阮爸爸不是帅哥,穿着很休闲,一点也不像大富豪。阮橙完全集合夫妻俩的优点,五官精致,从小就是就惹人喜欢。阮爸爸现在担心不已,万一哪个混小子追求他闺女怎么办?

“爸,等久了不?”

“才来十分钟。”阮爸爸清清嗓子,“这两位是新同学啊?”

“简知言和宁昀。”阮橙一一指了指。

“叔叔好。”两人异口同声。

阮爸爸知道简知言,女儿初中学校有名的人物,简知言的父亲还到学校给他们学生家长上过课,他受益匪浅。橙橙和初中校友现在同班,他放心不少。这小伙子好像长高了不少!

那另一个就是中考第一名宁昀了!小伙子长得挺好看的!比简知言还高一点。这样的男孩子肯定很受女孩子的喜欢。他不希望女儿找这样的男朋友。这么聪明的脑袋,橙橙哪里是他的对手!

“你们好!”阮爸爸的目光大部分都看向宁昀。

宁昀有些莫名,他下意识地提了一下书包袋。

“附中的孩子聪明,学习好。橙橙和你们一起学习数学我也放心了。”

“阮橙作文写的好,我们也向她讨教经验呢。”

阮爸爸呵呵一笑。

宁昀话少,都是简知言在和阮爸爸说话。

阮橙叹了一口气,她爸今晚怎么这么话痨?“爸,他们也要回家休息了。”

阮爸爸根本没有打探到消息。这个宁昀太冷静了,见到他一点心虚的表现都没有。难道是他自己想多了?

“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阮爸爸骑上了阮橙的粉色自行车,阮橙坐在后面。

“明天见!”她冲他们挥挥手。

这画面在夜色中显得异常的温馨。

宁昀看着他们的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清冷的目光里突然闪过一抹羡慕。

简知言笑了,“听说阮橙能进竞赛班是你帮的忙?”

“她和你说的?”

简知言点点头,“她挺聪明的,只是心思不在学习上。”

宁昀:“她若不想上,谁也勉强不了她。”

简知言了然,“是啊。”

宁昀默了一会儿,“我看她会待不了多久。”

简知言突然也笑了,果然大家都没看错。“时间很晚了,我们也早点回去吧。”

宁昀到了家,表姑已经睡了,玄关给他留了一盏灯。

他轻轻地洗了把澡,头发擦的半干,额角的碎发贴在额角?

他拿起手机,十点半钟,今天没有一个电话或者短信。搁下手机,他随手翻开了一本书。

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宁昀拿起来一看。是宁晗打来的。

“宁昀,睡了?”

“没有。”

宁晗:“最近怎么样?不辛苦吧?”

“还好。”

宁晗习惯了他这样淡漠的性格,这个弟弟小时候挺可爱的,越长大和她的感情越淡薄。“听表姑说,你现在中午也在学校吃饭了?”

“嗯。”

“不是谈恋爱了吧,中午陪女朋友。”

“宁晗你是不是没事?我挂了!”

“你就这么对你老姐说话?没大没小!叫姐姐!哎,国庆过来吧,爸妈想你了。”

“国庆我和同学有约了。”

宁晗犹豫了一下,“那好吧。你早点休息。钱不够和我说。”

挂了电话,宁晗对宁父和宁母耸耸肩。

宁父拍拍宁母的手,“算了!等过段时间,我们回去看看。”

宁母叹了口气,“他一个人心里也自在。”

第二天早上,宁昀吃早饭时,突然提了一句,“表姑,今天买些橙心面包吧。”

表姑一愣,“店里的面包添加剂多,我给你包烧麦还有肉包子,健康又安全。”

宁昀差点被牛奶呛到,“橙心面包老店了,安全着呢。”

表姑想了想也是,“这家店都开了十几年了吧。那我下午去买。哎。我想起来,你小时候就爱吃橙心蛋糕。有一次,你姐生日,你妈带你去提蛋糕,那家店还送了你一块蛋糕。你姐让你给她尝一口,你坚决不肯……”话止住了。

因为是宁晗十岁生日,宁母一直精心准备了。宁家远近亲戚都在,她自然要让大家看到她对宁晗的好。

可不能因为一块蛋糕让人误会了。宁母让宁昀把蛋糕给宁晗,宁昀始终没动。

“小昀,你是男孩子,要让让姐姐。”宁母去拿蛋糕,宁昀护着。

就在动作间,蛋糕落地了。

宁晗:“我不吃了,我吃大蛋糕去。”

宁母也尴尬不已,“小昀,妈妈平时怎么教育你的?”

宁昀蹲下身子,慢慢地把蛋糕装好。“妈妈,这是小妹妹送我的生日蛋糕。”

宁母皱着眉,“你过生日我再给你买!”

六岁的宁昀早已知事。“去年我生日,你没有给我买蛋糕。”

……

宁昀低着头,久久嗯了一声。

他也记得呢。

那块蛋糕他只吃了一口,橙子味的,很甜很香。

后来上小学,他也去过那家店,可惜都没有再碰到那个小妹妹。

又过了一两年,那家蛋糕店搬了地址。

一别就是十年。

高一开学第一天,大家上台按着排名上去介绍自己。

宁昀介绍完,从讲台下来。女孩子慢慢走上去,两人擦身而过。

“大家好,我叫阮橙,耳元阮,橙子橙。我喜欢漫画——”

宁昀整个人僵在那儿。

阮橙这个名字,他记在心里足足快十年了。

陵城这么大,他们另在高中相遇了。

语文早自习,课代表迟到了。

阮橙被主任扣在校门口。

宋主任外号灭绝师太,三十二岁,单身。这也是开学以来她第一次抓迟到,结果阮橙运气不好,被抓到了。

“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宋主任拿着本子一一记下来。

大家不敢随便乱造,只好实话实说。

阮橙物理作业还没写,她急着回班呢。“3班阮橙。”

宋主任眼里喷火了,“赶紧回班。”

这是要秋后算账。

阮橙到了班上,大家都看过来。

“课代表你怎么迟了?”

“还指望你给我们复习一下呢。”

……

阮橙灰溜溜地回到座位上。

宋主任听到声音,跟着进来,“早读时间还在聊天,有没有纪律了?课代表呢?”

宋兮把语文书递给她,“赶紧上去吧。”

宋主任一见是她,眉心皱了皱。

宋主任去了教室办公室,“高老师,阮橙是你们班语文课代表?”

“是啊。您怎么知道?”

“我建议你和她谈谈,作为课代表早读课迟到,也太没责任心了。”

“可能她遇到什么事了,回头我和她谈谈。”

“虽然他们还是高一,但是这三年过得很快,高一底子一定要打好。”

“我明白。”

“那你忙吧。”宋主任见她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无处使。

宋主任一走,办公室几位老师也呼了一口气。谁都怕一大早被念叨。

阮橙果然被班主任叫去谈话了。

高雅:“昨晚熬夜了?”

阮橙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最近又迷上武侠小说了。

高雅:“写作业?”

阮橙摇摇头,“看《射雕英雄传》。”

高雅没有批评她,“上课别看。书被没收了,我可不会还给你。”她也从这个阶段过来的,高一上课也偷偷摸摸看小说。

“你先回班吧,顺便帮我把唐蕊叫来。”

阮橙回到教室,先去找唐蕊。

唐蕊看了她一眼,“谢谢。阮橙——听说你数学很好?”

这怎么解释?

唐蕊羡慕道:“我们班就你一个女生去竞赛班。”

阮橙连忙道:“我只是去打酱油的。”

唐蕊幽声道:“我们连打酱油的机会都没有。”

阮橙:“……你赶紧去找高老师吧,快上课了。”

宋兮一直在等她。“怎么样?高老师批评你了?”

阮橙叹了一口气。

宋兮:“被撤职了。”

阮橙心塞,为什么老师不撤了她的职?

这一天她都精神不好,其实是缺觉闹得。大家却以为她被老师批评了,她难堪。阮橙懒得解释。

下午的体育课,体育委员带着大家做完热身活动,大家各自解散了。

男生去打篮球,女生一大部分去当观众了。

阮橙想回班继续看书,结果被宋兮拖走了。

“两大帅哥,你不去看?”

“宋兮你看过日本的《灌篮高手》吗?”

“什么?”

“很早的一部动漫,讲的篮球。里面有一个帅哥叫流川枫,长得很帅,女生都喜欢她。很多漫迷也是,不过我喜欢樱木花道。”

“你的意思是,那宁昀和简知言谁是流川枫?”

阮橙:“……”

两人来到篮球场。

男生已经打起来了,女生都挤在一旁。

“宁昀投球好帅啊!”

“简知言跑步的样子真的好好看。”

……

大家激动地叫起来,“加油!加油!”

宋兮:“你给谁加油?”

阮橙不解。

宋兮:“我选宁昀,宁昀加油!”

阮橙:“那我选简知言吧。”

宋兮性格活泼,很快把加油的气氛带动起来。

场上的两人听见声音侧目看过来。

宁昀抬手擦擦脸颊的汗,他眯着眼朝着人群望过来,那双眸子好像夹杂着冷冷的光泽。

围观群众被阮橙和宋兮带动起来,加油声整齐有序。

宁昀拍着球,正准备传给路明。

简知言在他的正前面阻挡着他,宁昀目光看着前方,拍球的动作不急不躁。

一个转身,加上一个假动作,他后退一步,突然跳起来,篮球从他手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在篮筐里。

“三分球啊!!宁昀加油!”宋兮冲着阮橙直咧嘴。

阮橙笑着,没想到宁昀这么厉害。

简知言这组重新拿回球。

阮橙这边又喊起来。

宁昀突然看过来,咦!她刚刚眼花了?

路明入拦截宁昀,动作过猛,犯规被罚下场了。他气死了,“女生们,除了宁昀和简知言,我们也是你们的同学!相亲相爱一家人好吗?”

场下哄然大笑。

比赛再次开始。

阮橙随波逐流地附和着,“简知言加油!简知言加油!”

宁昀再次拿到了球,女生们一阵尖叫。

另一队三个人都围着他,看来是不打算给宁昀机会投篮了。

宁昀和对方三人焦灼着,他一个虚晃,把球传了出去。

一旁的人似乎早就猜到他的意图,跑过来速度又急,直接和宁昀装上了。

宁昀也没有注意到,人摔到在地,膝盖重重地磕在水泥地上。

疼痛如期而至,他咬牙忍着。

“有没有事?”简知言扶着他。

宁昀站起来,走了一两步,就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了。“换人吧。”

大家都围着他。

“我没事。”他对撞他的同学浅浅一笑。

“去医务室看一下吧。”

宁昀揉揉膝盖,“没多大事,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继续,我去清洗一下。”他慢悠悠地走了。

宋兮很想去扶着他,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她挺不好意思的。

“宁昀,我和阮橙陪你回去。”

阮橙愣住了。

宁昀看了眼呆愣的人,这会儿倒是安静了。他轻轻道:“麻烦你们了。”

三个人一起回去。

宁昀突然道:“宋兮麻烦你到医务室帮我和老师借一个冰袋。”

宋兮开心地要飞了。“好的!阮橙你好好照顾宁昀!”

阮橙看着他的腿,“你真的没事吗?”

宁昀突然伸出手,“有事!扶着我!”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