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封竞宸云初月小说阅读-总裁的蜜宠逃妻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9:01

《总裁的蜜宠逃妻》是由“宋问”所著,讲述了封竞宸和云初月之间的感情故事,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宠妻,这可是封竞宸,云初月人生最大乐趣就是在封竞宸的宠爱支持下虐渣,那么这两人的结局是什么,如大家感兴趣就来阅读。

总裁的蜜宠逃妻

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熟门熟路地走进去,自动自发地坐到餐桌边,封竞宸墨染的黑眸安静地看着云初月。

封小逸也安静地看着云初月。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如出一辙的神情,如出一辙的眼神,如出一辙的俊美。

云初月恍惚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

她指着两个男人。

“你们……”

大小男人同时看向对方,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又同时转头看向云初月。

动作一致,默契十足,眼神里都清楚地写着。

我们什么……

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出自于云初月的脑补,毕竟,想要从封小逸的眼神里读懂情绪,那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

不过,两个男人都是那样无辜的模样。

虽然神情表现都很一致,可是却没有表现出熟稔。

难道她想错了?

云初月眉头微皱,不是很确定地看着两个男人。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同样的黑眸依然一致地看着她,没有回应,反倒动作很一致地低头看看桌子上的饭菜,并且推了下自己面前的饭碗。

很明显的意思。

他们饿了。

云初月觉得自己这会儿就像是一个饲主,面对着一大一小两只人形犬。

要尽心尽力地伺候……

摸摸鼻子,云初月默默地转身,给两个男人填了饭,然后自己默默地盛了最后的半碗饭,坐到桌子另一半。

封竞宸目光从自己和封小逸填的满满的饭碗上转到云初月面前的碗里,黑眸幽深。

他唇边勾起一丝温和的弧度,拿起筷子吃起来。

封小逸也拿起筷子,安静地吃起来。

动作斯文干净。

云初月探究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越看越觉得他们神色气质很像。虽然长相不是很像,但是她总觉得,他们应该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

封竞宸手里的筷子避开扁豆。

封小逸手里的筷子也避开扁豆。

封竞宸手里的筷子避开青椒。

封小逸手里的筷子也避开青椒。

同样好看的黑眸里,流露出相同的嫌弃。

云初月挑眉,夹了一颗扁豆放进封小逸的碗里,澄澈明亮的黑眸温柔地看着小家伙。

“小逸,不能挑食,营养均衡才健康。姐姐做的扁豆很好吃,你尝尝!”

说着,云初月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封小逸,眼神中满是鼓励。

封小逸眨眨眼,眉头不自觉地揪起来一点,看着扁豆的目光中也慢慢地流露出了一丝抗拒的味道。

云初月眼角余光看到封竞宸的表情。

也是一脸的嫌弃,咳咳,还有对封小逸的同情。

眼睛微微一眯,云初月勾起一抹笑。

“小逸,你看,刚刚叔叔也不爱吃扁豆,现在姐姐夹给叔叔,让他吃吃看,如果好吃的话,你也吃,好不好?”

封小逸抬眸看向封竞宸。

封竞宸的表情僵硬了,眼神抗拒地看着云初月。

云初月露出甜美的笑容,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地看着封竞宸,语气清甜。

“小孩子偏食不健康,我们做家长的,要做好榜样,你说呢!”

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个扁豆放进了封竞宸的碗里。

温柔的笑脸,警告威胁的目光。

矛盾又和谐地出现在云初月的脸上,瞬间打动了封竞宸那颗防卫坚固森严的心。

他偏头看向封小逸,封小逸正用那双黑水晶的眼睛默默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待他做榜样。

封竞宸眼神闪过一丝愧疚,他拿起筷子,夹起扁豆放进嘴里,微笑着咀嚼,咽下,然后又夹了一个,再次放进嘴里。

“小逸,你看,叔叔吃了,你也尝尝。”

封小逸看向云初月,她的笑容亲切甜美,她的眼神温柔宠溺,她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他是她的宝贝。

宝贝……

他看过别人的妈妈抱着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叫小宝宝的。

封小逸拿起筷子,夹起碗里的扁豆放进嘴里。

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很浅很浅的笑意。

云初月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开来,灿烂得不得了,她笑弯了眉眼,甜甜地问。

“好吃么?”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同时抬眸看她,点点头,如出一撤的墨黑眼眸中都带着满足的味道,就连少有表情的封小逸,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满足。

“多吃点!”

又是同时点头。

“你们是父子么?”

依然默契十足的点头。

封小逸点头之后,继续满足又快速地吃。

而封竞宸,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尴尬,没想到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自己,竟然被家常小菜诱惑,被小女人给套了话。

不过,他也是经过了大风浪的男人。

抬眸的瞬间,已经没了尴尬,只余迷人的微笑,声音醇厚醉人地夸赞。

“小月儿观察力真不错!”

云初月压根没去理会封竞宸的隐瞒,她脑子里想的是昨晚。

本以为封爷是个寡人有疾的好姐妹,所以她虽然有点羞窘,却也能够安慰自己。可是这会儿,以为是好姐妹的男人,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她被一个有妇之夫看光光,也摸光光了。

更重要的是,她被嫌弃了。

一个颜值也算不错的美人在他面前,中了药,脱了衣服,还做了些诱惑的动作,他竟然无动于衷!

云初月莫名的竟然有点愤怒。

这种感觉,有点诡异。

也让她再次完美地忽略了封竞宸的小月儿三个字。

她的小脸乍青乍红,放下筷子,捂住脸,云初月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在一个看光她的陌生男人面前,她这么不知羞耻地把人放进了房间,在他和他的儿子面前做了一回圣母,还恬不知耻地觉得有点愤怒。

天哪,云初月,你的脸在哪里!

羞愤越来越强烈,云初月觉得父子俩专注在菜肴上的目光似乎也会拐弯了,都在她身上扫视。

尤其是封竞宸的目光,已经慢慢溢出嘲弄和鄙夷。

似乎是在鄙夷她的自以为是还有恬不知耻,竟然因为人家不对她禽兽不如而有那样龌龊的心思。

“够了!”

云初月猛然一拍桌子站起来,狠狠地瞪向封竞宸。

两个男人同时被吓了一跳,同时抬头看过来,相似的墨黑眼眸中有着相同的错愕,看着她,满脸不解和茫然。

云初月的火气突然散了。

第1章 被下药了

盛世豪庭,丰城最好的酒店。

恢弘大气的装潢,就连洗手间都是金碧辉煌的。

云初月微微勾着唇角,心里忍不住想,在这样的洗手间里上厕所,不会便秘么!

抬手拍了一点水在脸上,她走出洗手间。

没想到,刚走出去就看到了苏亦瑾。

云初月挑眉,醉意熏染地靠着墙壁,勾唇,眼波流媚却讽刺意味十足地看着他。

“姐夫,你不在包厢里好好巴结你的老丈人,跑到这里来,是想要和小姨子来一场风花雪月的偶遇么!”

苏亦瑾皱眉。“初月,别用这样的语气讽刺我,你明知道我那么做是为了什么。”

“呵……”

云初月冷笑,讥讽地看着苏亦瑾。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你光明无限的前途,所以你更应该回到包厢,跪舔你的老丈人不是!”

苏亦瑾神色扭曲痛苦,声音苦涩。“初月,我是为了我们两个更好的未来!”

云初月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挖心掏肺地爱他,恨不能付出所有的一切。

结果呢……

眼睛余光看到后面的人影,云初月眉宇间的神色变了。

她凄然地看着苏亦瑾,语气颤抖。

“真的么……”

“真的,初月,我爱人的是你……”

云初月凝视着苏亦瑾,眼底有激动的泪光。苏亦瑾看着面前这张绝美的小脸,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低头吻下来。

就在男人的脸距离自己只剩下十公分的时候,云初月一抬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苏亦瑾傻了。

云初月一脸怒意地指着他,愤怒地指责。

“苏亦瑾,你太过分了,我姐那么漂亮美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还想姐妹通吃,做你的春秋大梦!”

苏亦瑾捂着脸,依然有点犯傻。“我……”

“亦瑾!”

云逢雨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苏亦瑾震惊地看着云初月,恍然自己被耍了。他迅速地放下手,脸上露出几分压抑的隐怒,转头看向云逢雨。“逢雨,你听我解释。”

“亦瑾!”

云逢雨再次打断苏亦瑾的话,睨了一眼云初月,露出一抹嘲弄的笑。

“我相信你,我们走吧,爸在包厢里等我们了。”

云初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男人高大女人窈窕,看身形背影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根本没有她什么事儿。

涩然一笑,云初月闭了闭眼,跟过去。

“砰!”

世事有时就是这么巧合,她只不过闭了下眼睛,就好巧不巧地撞进了刚从男士洗手间走出来的男人怀里。

坚实的胸膛,清淡好闻的气息。

像是……森林的味道。

“抱歉。”

醇厚好听的声音礼貌地道歉,云初月觉得耳朵有点发痒。

这个声音,太好听。

耳朵怀孕了。

“没关系,是我不小心。”

云初月歉意地笑,向男人看去。

走廊中,灯光不是特别明亮,两个人,一个抬头,一个低头,一眼就看进了对方的眼里,同时晃神了一下。

好有灵气!

好有气势!

两个人心中同时涌起赞叹。

封竞宸看着云初月,眼底满是兴味。

刚刚他就在洗手间里,云初月和苏亦瑾之间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很清楚这个女孩坑了那个男人一把。

他刚刚就不自觉地想,该是一个慧黠的女孩子。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男人的目光让云初月有点危险的感觉,她点点头,赶紧避开男人,往包厢走去。

封竞宸挑眉。

见过他的女孩子,即便不明目张胆地打他的主意,也都会脸颊嫣红故作娇羞地想要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可是这个女孩子,走得竟然这么干脆!

察觉到心思竟然被刚刚的女孩牵扯,封竞宸兴味地一笑,也转身离开。

女人在他的生活中,无关紧要。

云初月回到包厢,刚一进门。云腾风就一脸嘲弄,明目张胆地嘲讽。

“哟,二姐,你不会是没来过这么高级的酒店,迷路了吧!”

“腾风,不许对你二姐没礼貌。”

云青龙呵斥,不过脸上却没有多少责怪,儿子是他的心头肉。

云腾风冷哼一声,和云逢雨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眼神。

站起身,云腾风把面前的一杯啤酒敲在云初月面前的桌上,酒杯撞击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他扬着下巴,一脸挑衅。

“二姐,爸说我对你没礼貌,这杯酒弟弟敬你,对不起了。”

云初月看着云腾风毫无半点诚意的模样,很想把面前这杯酒浇到他的脸上。可是,想到她回到云家的目的,想到云青龙对云腾风的宠溺程度,云初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杯刚放下,云腾风就张罗着要走。

一家人往酒店外面走去,云初月不舒服地扯了扯衣襟。

她觉得很热。

云青龙和谢雨菲先走了,酒店门口就剩下云家姐弟,还有苏亦瑾。

云腾风冷眼看着云初月,语气尖锐冰冷。

“二姐,我和大姐大姐夫先走了,反正不顺路,你就自己打个车吧!”

说完,直接拉着云逢雨和苏亦瑾离开。

苏亦瑾走下台阶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迟疑着看了一眼云初月之后,还是一声没吭跟着云逢雨姐弟离开了。

云初月嘲弄地勾起唇角。

故意把云青龙夫妻支开,不过就是为了把她丢在这里罢了。

更热了,云初月对着脸颊扇了两下,走下台阶。

“美女,去哪里,要不要打车?”

一辆的士车停在面前,云初月点点头,拉开车门就要进去。

嗯?

后座还坐着一个男人?

云初月顿住动作,身体向后退去。

“算了,我不打车了。”

没等云初月话音落下,后座的男人一伸手,就向着云初月的手腕抓去。

云初月眼睛瞪大,另一只手狠狠地挠了一下那个男人,一转身就往酒店的方向跑去。

酒店有保安,是安全的地方。

这是云初月的想法。

可是,刚一转身,就看到两个男人隔着两米的距离,向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云初月心里一跳,再一转,往旁边跑去。

身后,几个男人追过来。

距离越来越近,云初月急了,直接冲进了前面的一家酒吧。

酒吧里灯红酒绿,她浑身发烫,朦胧的眼神只觉得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很诡异,带着让人心慌的味道。

她慌乱地往里面走,那几个男人也已经追了进来。

云初月用力一咬嘴唇,推开一扇微微掩着的门,钻进去,顺手把门锁紧。

是杂物间。

放着一些杂物还有一箱一箱的酒。

酒……

云初月突然睁大了眼睛,想起云腾风赔罪的那杯酒。

会么……

她感受着身体中一波一波陌生的炽热的浪潮,抬手甩了自己一巴掌。

“云初月,你活该!”

第2章 他的世界,没有巧合

砰!

杂物间里突然传出一声细微的碰撞声。

“谁!”

云初月猛然转身,防备地看向里面。

没有声音。

她拿出手机,按亮手电筒,小心翼翼地向里面找去。

绕过堆叠得很高的酒,云初月的手电筒光芒照过去,一张小脸一闪。

“啊!”

云初月惊呼,吓得心脏狂跳。不过,她还是猛然向前冲了两步,然后惊讶地看到一个干净秀气的小男孩藏在角落里。

纤长的睫毛,乌黑的眼睛,细白的皮肤,很是眉清目秀。

很可爱的一个小男孩。

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得狠了,男孩儿乌溜溜的眸子盯着云初月,没什么表情。

云初月借着手机的光芒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微微地皱了下眉。她努力抑制着身体中的热度,弯下身看着小男孩,温柔的问。

“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爸爸妈妈呢?”

小男孩眨眨眼,不说话。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男孩依然看着云初月,一声不出。

云初月想了想,向后退了一步,把手机放在旁边,让手电筒的光芒照亮两个人所在的这一方小小区域。

“小弟弟,这里是你的根据地对不对?姐姐跟你商量一件事情,有坏人在追我,我也在这里躲一躲好不好?”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点头。

云初月觉得自己的身体快烧起来了,她靠着箱子坐倒在地上,双手死死地环着膝盖。

她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却也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格外不好。

依照云腾风对她的恶意,这药怕是烈性的。

越来越热,热得云初月忍不住想要把衣服都脱掉,把自己泡在冷水里。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失态。

小男孩就在旁边,她怕吓到小家伙。

偏头,她舔了舔干燥到极点的嘴唇,努力放柔干涩的声音。

“小弟弟,姐姐生病了,如果一会儿姐姐突然不说话不理你,或者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你不要害怕,好不好?”

小男孩又点点头。

感觉小男孩似乎放松了,云初月试探着问。

“小弟弟,爸爸妈妈知道你在这里吗?要不要姐姐帮你打电话找他们过来接你。”

小男孩脸上露出细微的抗拒的神情。

云初月眉头微皱。

这个小男孩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杂物间里。

如果是平时,她可以哄哄小男孩,带他去找父母。可是这会儿。她自己都自身难保,身体中汹涌的热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要将她淹没。

抬起手臂用力的一口咬上去,云初月利用疼痛保持一定的清醒。

她怕自己的表情吓到小男孩,赶紧调整,对着小男孩微笑。

“小弟弟,你别怕,姐姐现在有点不舒服。过一会儿,姐姐好了,就带你出去。你、你不要怕!”

一句话,她说得断断续续,喘息不止。

有种快要压抑不住的感觉,云初月蜷缩着身体,无意识地滚倒在地上。

小男孩探究地看着她,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那双乌墨染过的眼眸,就像是水洗过的黑曜石,明亮剔透,干净到了极点。

身体中的火焰在燃烧,云初月发出痛苦难耐的呻吟。

小男孩偏头看着她,好看的小眉头揪成一团,似乎在犹豫挣扎。好一会儿,他走过去,拿起云初月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三分钟不到,杂物间的门就被踢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逆着光冲进来。

手机照亮这一方小小的空间,男人俊逸非凡的脸显露出来。

俊眉修目,气势非凡。

竟然是云初月在豪庭酒店撞到的男人。

封竞宸脸色冷怒地看着小男孩,浑身冷气勃发,格外骇人。

“封小逸,你好样的,看我回去怎么惩罚你!”

小男孩抿了抿嘴唇,依然不说话。

男人盯着他,好一会儿,心底无奈地叹息,放柔了声音。

“走吧,我们回家了。”

封小逸摇头,伸手拉住封竞宸的衣角,指了指倒在地上不住呻吟着的云初月。

封竞宸诧异地看着封小逸。

封小逸孤僻自闭,家里经常照顾他的人都很难接近他,这会儿竟然会因为一个相处了短短时间的陌生女人向他求助。

封小逸又摇晃了一下封竞宸的衣摆,固执地拉着他往云初月的方向走过去。

封竞宸眼神一动,脚下稳稳地站着,逼问封小逸。

“你要我救她?”

按照封竞宸的经验,封小逸未必会理会他。

他是在赌,赌这个躺在地上呻吟不止的女人到底打动了封小逸多少。

封小逸抬眸看着封竞宸,好一会儿,点头。

“好,我救她!”

封竞宸说着,就往云初月的方向走过去。

弯腰去抱云初月的时候,封竞宸惊讶地发现,竟然是在豪庭酒店撞到的女孩子。

还真是巧呢!

只不过,封竞宸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巧合这两个字。

更何况,是接二连三的巧合!

他的眸光变得暗沉,探手把云初月扶了起来,掌心滚烫的温度,还有女孩神志不清的模样,让他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真的是巧合,还是预谋!

封竞宸的目光扫过云初的手臂,纤细的手臂上,被咬出了几个鲜血淋漓的牙印儿。

眯眼,封竞宸凑近了云初月的耳边,轻声地说。

“你这么难受,要我帮忙么?”

他的声音,透过迷雾落在云初月的耳中。

云初月难耐地呻吟着,抓紧了男人的手臂,只觉得一股森林般的气息包裹住自己,清凉舒适,让她觉得炽热稍微消散了些许。

她舒了一口气,更紧地靠过去。

可是,这种清凉只是让她的情况缓解了一瞬间,饮鸩止渴之后,更强烈的渴望涌上心头。

云初月的身体用力地磨蹭着封竞宸,下意识地撕扯着他的衣服,想要更靠近那份清凉。

封竞宸的眸光填入了几分冷嘲。

刚刚还那么隐忍,这会儿巴住他就忍不住想要做点什么了么!

呵……

心里冷笑,封竞宸莫名的有点恼怒。他一探手,直接把云初月横抱了起来,径自往外面走去。

封小逸担心地看了一眼云初月,也跟在封竞宸后面走出去。

他们直接回到了豪庭酒店。

“司南,带小逸到旁边的房间休息。”

封小逸猛然瞪大了眼睛,跑到封竞宸面前,一脸抗拒的表情。

封竞宸蹙眉,抱着云初月蹲下身。

“小逸,阿姨生病了,我要给她治病,你在这里,会打扰我。”

封小逸抿唇,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挪开两步,目送封竞宸抱着云初月走进房间。

他又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默默地走向旁边的房间。

第3章 这是你自找的

房间里,封竞宸径自抱着云初月走进浴室。

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让他失却了平时引以为傲的冷静,而源头,明显是怀抱里依然抱着他发出细碎声音的小女人。

眸光扫过云初月嫣红的脸颊,封竞宸冰冷的眸光中掺杂了几分火热。

他抬手,冰凉的指尖划过云初月的脸颊。

“小丫头,这是你自找的!”

凉薄的语气消散在空气中,他随手打开浴室的淋浴喷头,打算把云初月先丢进去洗干净。

修长的手指挑开云初月衬衫的纽扣。

清冷的空气刺激着皮肤,云初月猛然清醒了几分,她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自己散开的衣服,又惊愕地看着封竞宸。

惊呼一声……

然后……

“啪!”

云初月纤纤五指和封竞宸的脸颊来了一次更加亲密的接触。

再然后……

“砰!”

云初月膝盖和封竞宸的膝盖来了一次也相当亲密的接触。

封竞宸任由云初月踉踉跄跄地逃出自己的怀抱,森冷的眼眸低头看了一眼膝盖。

刚刚和云初月对撞的膝盖感觉到了云初月的力道,如果这一下实打实地撞到他的宸小二身上,那他下半辈子的幸福保不齐就要跟他说拜拜了。

云初月撞开封竞宸,赶紧手忙脚乱地合拢衣襟,本就嫣红的脸颊更是红的彻底。

她羞恼地瞪封竞宸,讶然地发现,竟然是在酒店遇到的男人。

她愣住了。

“是你?”

封竞宸勾唇,容色冰冷。

“你希望是谁,洗手间外被你甩了一巴掌的男人?”

云初月的脸色瞬间白了一下,她抿了抿唇,避开封竞宸恍若实质的目光看向周围。

宽敞整洁的浴室,一片纯白的色泽,水声哗啦啦地不断流着。氛围暧昧到了极点。

云初月涩然发问。

“这是什么地方?”

封竞宸唇畔的笑意更是凉薄,嘲弄地看着云初月,认定她是欲擒故纵。

“酒店房间。”

云初月瞪圆了眼睛,恼怒地瞪着他。

“流氓!”

“呵……”

封竞宸凉薄的冷笑,蓦然向前两步,逼近了云初月。

心跳猛然漏了两拍,云初月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去,砰的一声,肩膀撞到了洗浴间的玻璃门,她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

一双坚实强壮的手臂瞬间出现,把她门咚了。

封竞宸眯眼,声音凉薄。

“是你主动诱惑我,又是脱衣又是在我身上点火撩拨。我流氓,嗯?”

伴着哗啦啦的水声,封竞宸的声音凉薄邪魅。

云初月头转过来,就对上了封竞宸靠的极近的脸。

他的眼神冰冷又魅惑,似是暗夜的魔魅,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蝼蚁,用着审视而不屑的姿态,却又魅人地勾引着。

男性的气息萦绕,这样一张俊美却又不是性格的俊脸近在咫尺。

云初月的心脏狂跳起来,身体中刚刚因为惊愕而强自压抑住的热度又一次席卷而来。

云初月的脸乍红乍白,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依稀的片段。

似乎,她确实抓着一个男人不放……

死死地咬住嘴唇,云初月满脸难堪。

耳中水声更响,身体上的靡靡水声似乎也惊天动地地响着,云初月难看地别开脸,用力地推开封竞宸,冲进了水里。

水是温热的。

云初月眉头跳了一下,一伸手就把水调到了最凉。

冷水瞬间浇遍了全身。

单手拢着的衬衫被全部打湿,贴在身上,冰冷的水缓解了瞬间的灼热,可是却在随后,逼得那灼热猛然爆发。

外冷内热不断地冲击着云初月,她用力地咬住手臂,用疼痛逼着自己清醒,坚持。

可是,脑子越来越晕。

不仅是,想要逃走。

也想要冲过去,抱住那个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的男人。

“不行,云初月,不行……”

呢喃地说着,云初月在最后一丝理智丧失之前,一扯淋浴的水龙头,就把水管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把两只手都缠住,她吊着手臂靠坐到玻璃门边,任由冰冷的水兜头盖脸地淋下来。

封竞宸眉头紧锁,看着淋浴间里的女孩。

她浑身被水淋透,却依然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臂,用疼痛保持清醒,这样的她,固执又倔强,触动人心底最深处最深沉的征服渴望。

动人心弦。

因为绝美,却让封竞宸心更冷。

这样的魅惑,如果是其他人,怕是早就已经忍不住把这个女孩吃干抹净了吧!

那样,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眸色冰寒,封竞宸缓缓地走进淋浴间。

衣着整齐的男人丝毫不理会倾泻而下的冷水,蹲下身,凑近了云初月的耳边,声音低沉而魔魅。

“很难受吧,要不要我帮你?只要你开口,我会让你很舒服,很快乐,绝对不会再这么难受了。”

魔魅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一声一声。

云初月迷蒙地抬眸,眼前男人的脸像是隔着千山万水的模糊。

冷水从头上滑落,把她的视线彻底朦胧了。

那样冰冷的水,是雨么……

是那一次她和苏亦瑾吵架的时候冷到了骨髓里的雨么?

苏亦瑾……

心底的悲愤涌上了心头,云初月蓦然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瞪向封竞宸,眼底怨恨十足。

“苏亦瑾,你别做梦了,我就算是被乞丐上,也不会让你动我一根毫毛!”

第4章 即便是演戏,我也陪你

苏亦瑾?

是谁?

封竞宸的眸子微眯,探究地看着云初月。

云初月依然咬牙切齿地怒视着他,齿缝中咬出悲愤。

“苏亦瑾,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和云逢雨勾搭到一起了,怎么样,睡一个豪门贵女很爽吧!你已经有了往上爬的机会,怎么,还想再啃了我这个青苹果么!”

封竞宸眸子里闪过一抹沉思。

苏亦瑾,是那个洗手间外面被甩耳光的男人。

想到被甩耳光,封竞宸的眸子又染了一层冰寒,似乎,他也被甩了一下。

生平第一次,有女人敢甩他的耳光!

云初月的眼神依旧迷离,迷离中染着彻骨的恨。

曾经多爱苏亦瑾,现在就多恨苏亦瑾。

“苏亦瑾,你休想得逞,别以为你以为下了药我就会妥协!我呸,你敢动我一根手指,我就一头撞在墙上!”

封竞宸挑眉,唇畔勾起一抹冰冷的笑。

装腔作势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是装的最像的。

如果不是今天巧合太多,也许,他会被骗过去也说不定。

不过,他可以宽容任何事,唯一不能宽容的,就是利用封小逸的人!

眸色冰冷地凑近,封竞宸的声音寒彻入骨。

“今天我非睡你不可,就算是尸,我也奸了!”

云初月猛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封竞宸。她狠狠地咬住嘴唇,唇瓣都被咬破了,血珠沁出来,随即便被冰冷的水冲没了。

水珠四溅,女孩的脸色苍白如纸,在这样狼狈的场景下,少了所有装饰,越发显得眉目清透干净,清丽绝美。

封竞宸勾唇,缓缓靠近。

云初月咬牙,狠狠地闷头朝着旁边的墙壁撞过去。

封竞宸冷眼看着。

眼看着云初月的脑袋跟墙壁的距离已经很近,近到她根本没办法收敛力道。

眼底的光芒一闪,封竞宸的手如一道闪电般迅速地挡在墙壁之前。

云初月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封竞宸的手上。

这力道……

封竞宸挑眉,大手扶住了云初月的脸颊,低眸看进了她染上了绝望的眼眸。

许久,封竞宸勾唇。

“罢了,即便你是演戏,我也陪你!”

说着,封竞宸冰凉的手指抚上了云初月的脖颈,在冷水淋漓中,缓缓地向着她吻去。

“咚咚咚!”

重重的敲门声响起。

封竞宸的动作顿住,眉头锁紧。

“咚咚咚!”

敲门声不依不饶。

心里闷火燃烧,耳中敲门声不断,封竞宸颇有几分失望地勾了下云初月粘在脸颊上的头发,缓缓地放开她,走去开门。

门外,封小逸抬眸看着封竞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双乌溜溜的黑眸里显露一丝焦急。

封竞宸诧异地低眸看着他。

“小逸,什么事?”

封小逸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封竞宸也沉默地回望,同样不说话。

一大一小两个帅哥就这么默默地对视,封小逸突然收回目光,直接从封竞宸的身边走进去,无声地四处寻觅着。

听到浴室的水声,封小逸犹豫了一下,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封竞宸赶紧拦住他。

“小逸,阿姨正在洗澡,你是男孩子,不能进去。”

封小逸的眉头微微地皱着,抿唇,固执地看着封竞宸不说话。

封竞宸这会儿丝毫不打算妥协。

他可不打算让封小逸这么早就接受男女方面的常识,衣衫不整的云初月绝对不能让封小逸看到。

“小逸,阿姨刚刚生病你也看到了,她正在洗澡,洗澡之后爸爸就会给她治疗。你如果真的担心阿姨,就回去乖乖睡觉。不然就让她病着好了,反正我原本就觉得麻烦。”

封小逸的小脸依然面无表情,不过眼神中却闪现了几分不满。

封竞宸探究地看着封小逸,对他异常明显的反应很是讶异。

要知道,平时封小逸几乎不会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固执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论别人说什么,劝什么,他都像没有听到一般。

哪怕是对他这个爸爸,都丝毫不关心。

可是这会儿,却这么关心一个陌生的女人。

封竞宸不想承认,自己有些微的吃醋。

不过另一方面,却对云初月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就凭封小逸对她的特别,封竞宸就已经对云初月另眼相看了几分。

或许,他可以……

一个念头在心里转过,封竞宸眸子里闪过一抹暗沉,心底隐约的升起了几分期待。

蹲下身,封竞宸跟封小逸视线相对。

“小逸,阿姨刚刚生病的很严重,你也看到了,现在爸爸马上就要为她治病了。等她的病好了,我们再跟阿姨一起玩,好不好?”

封小逸依然看着洗手间的方向,不肯动。

封竞宸决定下重药。

“小逸,如果不及时为阿姨治疗,阿姨很可能会病的很严重……”

封小逸抿唇,无声地抬眸看了一眼封竞宸。

然后一转身,闷头就走。

封竞宸看着封小逸离开,心里一闪而过的想法更坚定了。

他关上房门,快步走进了浴室。

淋浴间内,云初月的双手依然被水管束缚着吊在那里,头微垂,失去了意识的微微呻吟着。

封竞宸身上也湿了大半,他毫不在意,直接走进去抱起云初月。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抱着云初月的双手动作格外的轻柔。

解开了水管,把水温调成温水,封竞宸把水龙头挂起来,对着云初月轻轻地冲着。

温水划过,渐渐地把冰冷的身躯暖起来,不过,身体中还未散去的药性也再次被点燃。

云初月蹙眉,无意识地轻哼着。

被药性彻底控制的女孩这会儿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她要爆炸了,很难受。而面前散发着森林气息的身体可以让她舒适。

看着美丽的女孩,封竞宸的眸光深浓。

他随手扯过浴巾把女孩的身体一包就走进房间。

他的身上已经湿透了,一路走过来,水滴落在地毯上,染下一个个深色的水点。

云初月完全不知道,这一晚,她遇到了最重要的人,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

第5章 难道他不行?

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云初月动了一下,觉得身体有些酸痛,头也很难受。

她抬手捂住额头,缓过了难受的那一会儿才慢慢回忆起昨夜发生了什么。

云腾风的酒,杂物间的小男孩,总统套房中压迫力十足也俊帅到了天怒人怨地步的男人。

男人……

云初月猛然坐起身,向自己身上看去。

光溜溜的身体,一丝不挂地掩在被子里。

云初月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目光慢慢地从胸前向那一处看去。

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任何小说里面所说的青紫痕迹,也没有任何腰酸腿痛被车碾压的感觉,除了身体有一点点酸疼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

可是想到昨夜她短暂清醒的那会儿发生的事,她完全不敢保证什么都没有发生。

依照她中的药来说,她把那个帅哥扑倒的几率,似乎是百分之两百。只要那个帅哥不拒绝,那么,她失身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失身……

想到这两个字,云初月猛然跳起来,把被子一扯,就露出了干净的床单。

不,还可能在被子上。

她又把被子从身上扯下来,不顾自己光着,赶紧把被子来来回回地检查了一番。

同样没有血迹。

而且身体似乎没有小说里描写的那么夸张的被破处之后的可怕感觉。

“难道那个男人不行?”

“唔,很可能,毕竟我好歹也算个小美女,这样一个小美女中了春药主动投怀送抱,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应该就不会介意尝尝鲜。”

“毕竟是我中了药主动,根本不需要负责,不碰我的男人,九成九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估计是个好心人,救了我,给我服了解药之类的。对,一定是这样!”

“太好了,虽然这样对那男人不太公平,但是我还是挺庆幸的。下次谢谢他的救命之恩好了。”

云初月喃喃自语地咕哝着,神色变换不定。

不过,直接给封竞宸定了不行的毛病。

寡人有疾,可叹啊!

云初月摇头感叹着,一颗心落下来,心情也没有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么急切了。

反正是“姐妹”一个,怕毛!

这样想着,云初月还是扫视了一圈房间,确定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光着在房间里找了一圈。

云初月原本是想找自己的衣服,却郁闷地发现,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变得皱巴巴的,团成了一团丢在淋浴间里。

“只能穿浴袍出去了……不行,这样太丢人了,求助!”

套着浴袍回到了房间,拨通了方萌萌的号码。

手机秒接通。

没等云初月开口,那边就传来了跟名字完全不符合的咆哮的声音。

“云初月,你死哪儿去了,昨天晚上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说,是不是那两个渣姐榨弟又欺负你了?我跟你说,你就不该回什么云家,吃饱了撑的,你那便宜老爹看着疼你,实际上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如果我是你,我肯定……”

云初月满脸黑线,被方萌萌喷的晕头转向。

“打住,萌萌,我要你帮忙!”

赶紧表达了自己的诉求,没想到……

“月月!”

话筒那端娇柔的女声瞬间拔高了八度,透着惊喜。

云初月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太妙的感觉。

果然……

“月月,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你说什么忙,是要找人把你渣姐先奸后杀,还是找人仙人跳你渣弟,我跟你说,我等你想通很久了,只要你开口,我绝对……”

云初月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揉揉眉心,赶紧开口。

“萌萌,打住,打住!我只是让你给我送衣服到君庭酒店8888号,记得,是从里到外所有的衣服,包括鞋子,到君庭酒店8888号。我等你,爱你,么么哒,拜拜!”

说完,云初月直接挂断电话。

她真的怕再说下去,方萌萌一挥手,就找几个手下去把刚刚说的事情办了。

云青龙虽然不是什么牛掰到极点的人物,但是也算颇有身家,方萌萌真的收拾了云家那对姐弟,难免给自己惹上麻烦。

作为好姐妹,方萌萌愿意为了她两肋插刀,她不能不管不顾,害了方家。

二十分钟不到,房门就被敲响了。

云初月赶紧跑过去打开房门。

“萌萌,你太速度了,我爱、死、你、了……”

后面的话顿住了,因为门外是一个高大健硕的陌生男人。

见门开了,思南把手里的一个袋子递给云初月。

“这是封爷让我给你送过来的。”

封爷?

云初月脑子里转了一圈。

一般称为爷的,有三种。一种是真的爷,一种是萌萌那种妹子,一种就是昨晚寡人有疾的“姐妹”。

“你说的封爷,是昨晚帮我的男人么?”

说到男人,云初月还是有点郁闷。

虽然已经基本确定对方真实身份为“姐妹”,但是相貌气势却实打实是个俊美非凡得让人脸红心跳的男人。

云初月想想自己醒来的时候光溜溜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想不到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看光,竟然是这样一种情况。

那样一个男人,真可惜。

“好的,帮我谢谢封爷,就说有机会我请他吃饭,表示感谢。”

司南把东西送到之后,就回去了,跟封竞宸汇报的时候,一字不漏地把云初月的话转达了。包括云初月有些复杂的脸色变化,都尽可能地描述清楚并且模仿出来。

一边汇报,司南心里一边泪流满面,暗自嘀咕。

我的爷,你哪怕给我一把枪让我上阵杀敌,也好过让我做这样的事情,臣妾真的做不到啊啊啊!

心里哀嚎,脸上却依然尽可能地把云初月的表情模仿到惟妙惟肖,只可惜,脸上的肉扭曲坚硬,生生让那表情扭曲了。

不过我们的封爷明显比较牛掰,竟然淡然自若地读懂了司南的表情。

他的眼底神色莫辨,好一会儿,突然低声说了一句话。

“云初月,你到底是别有所图,还是真的如此模样……不过无所谓,不管你因为什么,我都不打算放你离开了。”

凉薄的呢喃声散逸在空气里,他的眸光,高深莫测。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