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9:04

《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主角是任苒牧斯年,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主要讲述:牧斯年这时候也放开了她,任苒便正儿八经的缩在另外一个角落穿衣服,“在我穿好衣服之间,别让她进来。

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
推荐指数:★★★★★
>>《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在线阅读>>

《婚色撩人总裁请自重》精选章节

任苒开门,从侍从手里拿了牧斯年专门换洗的衣服,道了一声谢,便果断关掉了门。

只要来的人不是康青婉,是谁都没问题。

见某人没出息的喘着粗气,牧斯年得意洋洋的扬起了眉毛,“就这胆量?还学人扮猪吃老虎?”

“我什么时候扮猪吃老虎了?”任苒不爽,“扮猪吃老虎的难道不是你?”

牧斯年脸色瞬间一沉,“帮我脱衣服。”

“你说什么?”

“脱脱脱!”

任苒将打开的方形盒子又合上去,麻溜的小跑过去给牧斯年脱衣服,“牧先生,我这就给你脱,行了吧?”

毕竟今天这么大的场合,她可不想一直被牧斯年针对,她还是想安安稳稳度过这一天。

某人的嘴角勾了起来,“你轻一点。”

“好好好,轻一点。”

“你慢点脱。”

“好好好,我慢点脱。

“你到底会不会脱衣服!”

“牧,牧先生,你别着急啊,我研究研究。”任苒冒着冷汗,“我又没脱过男人皮带,你给我一点时间研究,很快就好。”

牧斯年脸色瞬间铁青,转过身不满的瞪着任苒,“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会,还有,我是让你脱衣服,你跟皮带较什么劲儿!”

“我这不是想着,先把皮带解开了,然后再脱衣服嘛。”任苒欲哭无泪,“你最近吃的这么胖,衣服只有这样好脱一点。”

“你说什么?”

“啊?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胖!”莫斯年顿时阴沉的瞪着她。

仿佛他就是一个死人,任苒就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他每个晚上都要来找她索命一般。

任苒欲哭无泪,“牧,牧先生,你,你听错了,我是说我胖,我身上这件裙子穿上都勒得慌。”

虽然昧着良心说话不好,可谁叫她对面的人是牧斯年,要是说他胖,他还不得想尽办法让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死的很难看。

“你就这么想脱我皮带?”

牧斯年一步步将她逼近到角落,任苒顿时慌了,这丫的到底是想做什么?紧接着,在任苒诧异的目光中,牧斯年直接脱掉自己的上衣,伸出手又去脱任苒的衣服,任苒怕人听见,极力的忍耐,“牧,牧先生,你要做什么?你,别这样,外面,有很多人。”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牧斯年笑着亲了她一口,“所以,任苒,别闹。”

任苒一时欲哭无泪,这种事就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样,情感到位了,身体有反应了,可不就顺其自然那啥了?

可是她很清楚,跟牧斯年这种霸道的人讲道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她只好紧紧的压住牙口,他却攻陷她这固守的城墙,任苒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努力克制尽可能降低两人做某种事发出的噪音。

“怎么不说话?”牧斯年却是不满,在她敏感处捏了一下,“任苒,你不是挺喜欢叫的?”

喜欢你大爷!你是眼睛看见还是鼻子看见我喜欢了?

我根本一点都不喜欢好吗!

任苒也在想,到底该怎么办,她跟牧斯年这么长时间没出去,早晚会有人来敲门,那到时候,看见衣不蔽体的两人,谣言还不得满天飞啊?

“你在害怕什么?”

“被人发现。”

“难道不应该是我害怕?”

“你是男人,你不懂女人。”

牧斯年勾了勾唇,“要不要试试新动作?”

“别了,大爷,算我求你了。”任苒欲哭无泪,“要是被人发现……”

话还没说完,牧斯年已经换了新姿势,两个人以诡异的方式躺在铺满了榻榻米的地上,任苒硬生生将话给憋了回去,她还真是异想天开,人家牧斯年会听她的话才怪!

两人之间,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很显然,不是出自任苒跟牧斯年两人任何一人当中。

任苒急了,“牧先生,门反锁了吗?”

“没有。”牧斯年勾了勾唇,“怎么,害怕了?”

任苒急得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到时候门开了,倒霉的可不是我一个人。”

“那我们走着瞧。”

声音越来越近,牧斯年却始终并没有停止的打算,猛烈的进入着任苒的身体,任苒气的张开牙齿咬住他的后背,“松开我!”

他挺身而入,任苒一时忘了准备,惹得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你做梦。”

而这声呻吟,足够令门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康青婉放下了开门的手,朗声问了句,“斯年哥,有需要帮忙的吗?你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任苒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上,牧斯年却无比的淡定,“有事?”

“没没。”

康青婉跟牧斯年从小就认识,她爱慕了他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在不同场合平淡无奇的声音下代表的什么情绪,他这是生气了,康青婉连忙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任苒冷笑,摆明了就是一副正室捉小三,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在她这个牧太太跟前装正室。

察觉到任苒对康青婉的敌意,牧斯年忍不住笑了,“任苒,你是不是吃醋了?”

任苒翻了个白眼,“没有。”

“原来女人的嫉妒心真的这么强。”牧斯年别有深意的看着她,“你都被我按在身下了,竟然也会因为别的女人的出现,竟然还能产生妒忌。”

“你想多了。”被某人戳中心事,任苒心虚的不再看他,“你外面的老相好在等着跟你说话,我就不添乱了。”

牧斯年皱眉,“她不是我的老相好。”

“是不是都跟我无关。”

牧斯年这时候也放开了她,任苒便正儿八经的缩在另外一个角落穿衣服,“在我穿好衣服之间,别让她进来。”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听你的?”

“你不是听我的。”任苒笑着解释,“你这个人自私小气,怎么会舍得让你的女人被别人看到?别说是男人,就连女人,你也不愿意,难道不是?”

牧斯年哑然失笑,“你还真是够了解我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