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浮生劫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9:35

《浮生劫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浮生劫尘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浮生劫尘小说精选:凰浮鸾慵懒地靠坐在榻边,手捧一本这片大陆的史书,这是她为了打发时间让扶桑千辛万苦在市集上寻的。

浮生劫尘
推荐指数:★★★★★
>>《浮生劫尘》在线阅读>>

《浮生劫尘》精选章节

一连数日,府里的下人都会煎各种奇药送到她房里,据说是城主特意吩咐的,倒是让凰浮鸾有些受宠若惊,对她们口中素未谋面的城主的意图有些捉摸不定,人心难测,不怪得凰浮鸾多想,这又是萍水相逢又是救命之恩又是山珍海药的,他究竟想干什么?

但如今自己灵力全失又异客他乡的,不想为人鱼肉当务之急还是养好这一身伤,其他一切从长计议,纵然这些珍药对她的伤作用不大,她倒也不至于拂了他的意,不识好歹。

大雪仍在纷纷扬扬地落着,安详的不知疲倦的。从院子里望出去,银装素裹煞是好看。

凰浮鸾慵懒地靠坐在榻边,手捧一本这片大陆的史书,这是她为了打发时间让扶桑千辛万苦在市集上寻的。

凤凰城与其说是一座城,不如说是一个国家。这片大陆一分为四,北凤凰,南南疆,东东粤,西西凉。只有凤凰城尚未正式建国。

这里气候严寒但地广人多,一直以来都被各国虎视眈眈,但各色人等,鱼龙混杂,江湖人士居多,正因如此,各大国都没能吞下凤凰城,直到如今的城主凤寻笙出现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统凤凰城。旋即颁布国法,又招兵买马,广纳贤才,广招百姓,国力日渐强盛。如今普通百姓有之,江湖人士有之,各国眼线亦不少。

凤寻笙?

情不自禁想起那句,“花前失却满目凉,一簇笙歌在夜寻。”凰浮鸾挑眉,这名字有点意思,不知道是不是人如其名。

而能只手做到其他各大国都没能办成的事,这个男人令她不敢小觑,只是这凤凰城如今怕是各大国的眼中钉了,想必不会太太平。

南疆有蛊术西凉有咒术东粤有巫术,凤凰城这偌大的国家却只有一些普通的修武者。这凤寻笙又是凭什么睥睨天下的?倒是让她越发好奇了。

几案上香茗溢溢,烛台上沉香袅袅。凰浮鸾初来乍到,没几下就捋清了这片大陆的时局。

过了一会,凰浮鸾忽然出声道,“扶桑,是何人在喧哗?”

此时的含霜院寂静无声,静得只有窗外飘雪簌簌落下的声音。除此之外扶桑并未听到任何声响,“回姑娘,并无人在此喧哗,可是姑娘身子乏了?奴婢这就服侍姑娘…”

扶桑的话音未落,另一个丫鬟青杏慌张跑进来,急急说道,“姑娘,琉璃小姐求见。奴婢说姑娘尚在病中不便见客但、但琉璃小姐非得今日见姑娘,辛夷和墨菊已经快拦不住了…”凰浮鸾自醒来便没出过这院子,也不曾有任何旁人进来过含霜院,只因凤寻笙下令她静养期间任何人不得来打扰。

凰浮鸾皱眉打断她,“这琉璃小姐是何人?为何要见我?”

一旁心细的扶桑有些讶然这凰姑娘的敏锐力,自己的内力深厚,也称得上是高手了,却完全没有听到刚才院子外的声音。

她本是凤寻笙身边伺候的丫鬟,应该说她、青杏、辛夷、墨菊自凤凰城一统以来都一直跟着凤寻笙,说是丫鬟不如说是暗卫,本事本就高于常人。直到前些日子主上带回来一位重伤的女子,她们便被派往了她的身边,表面近身伺候,实则暗中观察。

一开始被派离主上身边扶桑她们几个还颇有微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人,出动几大暗卫未免有些夸张,毕竟现在各大势力都对主上除之而后快,刺杀暗杀劫杀常有之,虽然主上的实力深不可测,但身为护卫不在身边保护还是不能放心。

可直到此时扶桑才似乎懂得了主上的用意,这个自从来到城主府就身形单薄容颜绝色的女子远没有她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扶桑向前一步,轻声回道,“回姑娘,琉璃小姐是城北迟家的千金,迟小姐爱慕城主已久。”

闻言凰浮鸾黛眉一蹙,自己在这片大陆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并不想惹事,只想好好养伤然后安静离开,看来她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主动找她啊。

“青杏,让她进来。”

须臾房门被打开,青杏墨菊领着一位清丽少女进来,来人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红狐裘披风彰显出与年龄不符的华贵,披风沾了些寒气,此时正不停地搓着手取暖。

凰浮鸾在打量迟琉璃的时候迟琉璃也在打量她。

刚见到凰浮鸾的时候,尽管迟琉璃不愿意承认她比自己美,但还是狠狠惊艳了一把。

此时女子一袭单薄的红衣,与严冬猎猎格格不入。悠闲地靠在几案旁淡淡地看着她,凤眼微挑,眉间的莲花栩栩如生,越发衬得她妖媚而诡异,对上这双眼睛,迟琉璃不知为何整个人就抖了一下。

但她很快镇定,快步走到几案前自上而下俯视着她,有些不屑道,“你就是寻笙哥哥捡回来的女子?”

凰浮鸾并未答话,仍是淡淡地看着她。

迟琉璃的脸下不来台,声音带了一丝怒气,“回答本小姐的问话,你难不成是个哑巴!”

凰浮鸾微微眯眼,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的,要不是如今她不便惹事,这位琉璃小姐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而此时的房中虽只剩扶桑一个丫鬟,但数十日以来凰浮鸾不会蠢到连她身边的几个丫头身手不凡都看不出来,显然这城主就是想探探她的底,那就更不便出手了。

见凰浮鸾仍是不为所动,倒是显得迟琉璃像个跳梁小丑。

过了好一会,在迟琉璃的耐性快消耗干净的时候,凰浮鸾淡淡道,“琉璃小姐不远万里来访,所为何事不妨直说。”

闻言迟琉璃冷哼一声,“我爹是寻笙哥哥的开国功臣,我是迟府千金嫡女,身份尊贵,属意的未来城主夫人,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凭什么和我争?”

饶是不喜欢迟琉璃这个人,凰浮鸾还是笑了出来,和她争?这话从何而来?自己和那她口中的寻笙哥哥可是素未谋面。

而凰浮鸾不知道的是,自打她被凤寻笙带回城主府,消息便不胫而走,有人说她和凤凰城城主郎才女貌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也有人说那女子容颜绝色但实则是个妖孽,让从不近女色的凤凰城城主独宠。

总之各种版本的谣言让迟琉璃不淡定了。

见凰浮鸾只是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迟琉璃觉得她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越发觉得下不了台,怒道,“大胆贱婢,竟然不把本小姐的话放在眼里,春芽掌嘴。”

迟琉璃身旁的丫鬟应了一声,阴侧侧的向着凰浮鸾走去。

但还未近身就被扶桑伸手拦下,凰浮鸾有些意外她会插手拦住那春芽,毕竟这可是一个让自己暴露的好机会。

只见扶桑话语恭敬但不卑不亢道,“琉璃小姐万万不可。凰姑娘是城主的座上宾,城主吩咐不得有半点差池。”

扶桑这话更加刺激了迟琉璃,气得一张小脸都快扭曲,“大胆贱婢,连你也敢插手本小姐的事!”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为了琉璃小姐着想。含霜院离主殿不远,若是因此惊动了城主,有损小姐在城主跟前的芳仪,只怕是得不偿失。”

迟琉璃听了果然不再作声,但又觉得面子下不来觉得十分气恼,冷哼了一声,“本小姐大人不计小人过,今日就姑且放过你。”便领着春芽拂袖而去。

而全程凰浮鸾只是淡淡地看着淡淡地听着,仿若看一出事不关己的戏。

不由得多看了扶桑几眼,清丽的外表,沉静内敛、不骄不躁的脾性,还隐藏了一身的实力,这样的人安插在她的身边,既救她又防她如此,这城主到底意欲何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