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江慕君林沛儿by彤暖暖-迷心暖宠小娇娘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20:30

“彤暖暖”所著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迷心暖宠小娇娘》,小说的主角是江慕君、林沛儿,她是一名心理学的学生,他是霸道总裁,两个人在聚会上第一次相遇,由此发生了一段有趣的故事。

迷心暖宠小娇娘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合同都签了林沛儿如果说不去了,岂不是要被江慕君打死!而且工作也不好找啊!她之前投了那么多的简历,现在却一封都没回应,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她只好将今天江慕君说的话重复一遍:

“但是我上司说的揣摩他的心理伺候好他了才能让他有个更好的心情去工作,这样才能提高公司的效率,所以我这个专业可能正中他下怀,虽然我不太喜欢他,但感觉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哟你这上司有点儿意思啊,编的一套一套的,诶诶那你在哪家公司啊?”

“嗯好像叫恒…恒信!”

“什么?!恒信!沛妮子真有你的!”

“嗯?淼淼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真有我的?”电话这头的林沛儿懵懵的,那头的杜淼儿还在叽叽咕咕的说着恒信怎么怎么样。

“嘿嘿恒信可是大公司呢!沛沛你真有福气!”

“我大学四年都在专攻我的专业了,所以公司大不大还真不知道。不过这个待遇也不像小公司能了!明天打给你,爱你哟mua~拜拜!”

给的吧!他们公司还会每月让员工带薪休假两天,说是员工福利诶,到时候我们就出去……!”

“啊啊啊沛沛不说了不说了我妈那只母老虎来逮我了!明天打给你拜拜!爱你哟mua~”

“喂!我…”

“滴滴滴滴——”

无奈的看了看手机屏幕,林沛儿只得先去洗个澡休息休息上床睡觉。至于杜淼儿说的恒信早被她抛在了脑后。

第二天

早早的被闹钟叫醒的林沛儿迅速的洗漱完,随便挑了件衣服穿上。准备出门去公司,刚到小区门口就发现一辆奥迪停在哪儿,Bonnie笔直的站在一旁。林沛儿暗到不妙,正想装作没看见的走过去,没想到被Bonnie拦了下来。

“林小姐,请留步,江总让我来接你去上班。”

“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的。”尬笑了番,林沛儿起身就想走,上班就算了吧当助理也没啥,但是有哪个助理是被秘书接送的吗?!

Bonnie看林沛儿神色尴尬就说:“林小姐这是公司为了给新人的福利,毕竟林小姐应聘的不是普通职位,接送您是应该的!”

那也不用秘书来送助理吧…唉算了,如果自己不答应Bonnie这个玩去认真的女人可能不会放过她,僵持下去自己可能会迟到了连答应着“哎哟知道了知道了Bonnie小姐~”

看见撒娇的林沛儿,Bonnie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也不像是主动去攀附江总裁的那些女人。于是她也向林沛儿笑了笑。

“请”

没二十分钟,就到了恒信停车场,Bonnie跟着林沛儿一同坐着总裁专属电梯上了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林沛儿也没多想为什么一个总经理办公室在最顶层。

“扣扣——”

“江总人到了。”

“让她进来。”

Bonnie眼神示意林沛儿进去,看了看身后,林沛儿指了指自己“我?”

没作答Bonnie作为总裁秘书其实很忙但是因为总裁的急CALL不得不放弃手中的工作去接林沛儿上班,她得赶紧了。

站在门口,林沛儿有些不知所措,昨天自己一个脑热答应了这份工作,但万一江慕君嫌弃自己当初钱给少了想以此勒索怎么办?不对,好歹别人是个公司的总经理,应该不会差这么几个钱的吧?

久久没见人进来的江慕君不爽的皱了皱眉,这个女人玩的欲擒故纵还真高!自己已经成功的注意到了她。

“怎么还不进来?”

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打断了林沛儿的思绪,急急忙忙的理了理衣服,推开门。

江慕君正低头批阅着文件,清晨的阳光落在他俊逸的脸上,林沛儿心不禁漏掉一拍,然后立刻回神。

暗暗拍了拍胸口,幸好没被看见,自己在想什么呢。都怪江慕君的脸太有魅力,让自己一瞬间失了神,没听见江慕君的吩咐,林沛儿只好呆呆的站在一边,她想如果这会儿打扰到他,自己可能会死的很惨!

撂了会儿林沛儿,江慕君才觉得舒服了些,抬头看了看。

“你的工作服呢?”江慕君挑挑眉想着Bonnie真不会做事!连件衣服都没给这个蠢女人发下来,随手拨通了电话:

“衣服,现在!”

第一章:初见

金子般闪耀的光,从宽敞的落地窗完美撒入,照亮室内一片旖旎。

“头疼——”林沛儿揉着自己的额头,柔顺的长发服帖的垂于脑后。

宿醉地头痛让林沛儿无法思考,而且,林沛儿感觉身体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下身酸麻,两腿发软。

她先试探地睁开眼睛,眼前是雪白明亮的屋顶。这不是自己的家,这里是哪里呢?

难道是酒店?棉被下的身体有奇异的触感传来,冷汗顺着林沛儿的额头缓缓滑下,“天哪——”,林沛儿拉开被子,果然,一丝不挂的胴体在阳光白的发亮,上面的点点痕迹提醒着她昨日的疯狂。

她脑中翁的一声,“完了,完了,一世英名毁于醉酒。”她一时手足无措,做了这么多年乖乖女的她有些无法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况,“天哪天哪,这下完了,完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她看到床上的一抹鲜红时,那种羞耻又奇妙的感觉在脑中喷涌而出,迅速让她想起了昨夜的事情的些许片段——被紧紧抱在怀里那种安定感,缠缠绵绵地深吻的迷醉还有男子有些粗暴的撕咬和温柔的爱抚……有脚步声传来,要命的羞耻感腾地在脑中炸开,林沛儿不知所措地看向周围。

“你醒了——”林沛儿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男子低沉沙哑的问候时,整个人立刻原地皱成了一团,做虾米状,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她的神智已经被“酒后乱性”四个字彻底击垮,她委屈的憋憋嘴,自己守身如玉多年的身体,就这样白白的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随着男子的出现,林沛儿也终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自己在一个PARTY上迷迷糊糊醉了,自己又不想扫大家的兴,就强撑着找房间,好像喝醉前,自己几个损友一直嚷嚷着要给她这个当了二十几年“童子军”找什么牛郎,喝醉的林沛儿也借着酒意答应了,难道这男的,其实是牛郎?

林沛儿思绪很乱,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是惊声尖叫,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出去。而且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万一怀孕了怎么办?万一得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呢?

林沛儿瞪大眼睛,满是惊恐的看着走来的男子,仅一块浴巾围在腰下,光洁的胸膛上肌肉起伏平缓又不失力量,目光向上,却又让林沛儿羞愧地低下头。

这长相,分明是自己占了便宜!

一双吊睛桃花眼让人不敢和他直视,眼窝深陷,眉骨突出,郁郁葱葱的眉毛和卷翘浓密的睫毛让林沛儿这个女孩子都自愧不如,嘴唇凉薄,不带任何笑意……男子在看到床单上一抹鲜红的灼灼后,露出惊讶的神色,“哦?是补的还是打算卖个好价钱?”

她半撑着坐起来,随着洁白被角的滑落,露出匀称的肉体,腰肢纤细,两腿修长,林沛儿利索的起身,用胳膊环保胸前,看见远处宽大厚实的沙发上凌乱地扔着几件白色的轻薄的女装,暧昧的情景让林沛儿脸上发热起来,虽然自己醉了,可昨晚的疯狂还是有残存的片段。

林沛儿摇摇头,面对男子的误会和轻视什么都不想说,只凉凉地看他一眼,满上云淡风轻。

“你回避一下。”

男子干干脆脆地进了隔间,林沛儿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暧昧的片段,猫着腰起身,双手环抱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战战兢兢地往前面不过几步路的沙发走去。

穿戴妥当,出门的时候,林沛儿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自己仅剩的一张粉色毛爷爷,轻轻的放在显眼的地方,又想了想,为了表示诚意,在毛爷爷旁边写了一张便条——谢谢你的服务。

随着门轻轻地关上,男子重新躺在床上很快又舒服地眯上了眼睛。

自己都有多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常年的抑郁症让他根本不得安眠,没想到,昨晚上那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子竟然滋味还不错,江慕君又想起了昨晚上那女子柔软的腰肢和雪白的肌肤,还有,江慕君看到了雪白床单上一抹触目惊心的红,笑了笑,他打算,这次不管这个女子是什么目的上了自己的床,自己都要好好考虑她提出的价码。

“恩?“江慕君坐起身,发现那人迟迟没有回来,”难道跑了?“他缓缓走下床,带着些疑惑的走向门口,”这是——“江慕君没有多想,拿起便条,用深沉的男低音念出来,”谢谢你的服务。“随着他的动作,一张粉色大钞也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

江慕君沉默了一会儿,这女人把自己当什么人了?他走回床边,拿起床头电话打给秘书,“Bonnie,帮我调一下昨晚辉希80层套房处的监控。还有,“江慕君顿了顿,发现自己的衣服不在了,”帮我送一套衣服上来,还有今日的议程和咖啡,立刻。““好的。”

江慕君交代完后,缓缓走到沙发处,看到地上掉落的一件淡蓝色吊带裙,他清晰地记着,当这个女人带着酒气向自己软绵绵地倒来的时候,自己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克制欲望的人,所以这件碍事的小裙子,自然被他轻易撕碎了。

蕾丝的富有女人味的面料,似乎带着那女人的香气一般,江慕君摇摇头,心想,自己怎么能想着一个自己甚至没有看清长相,并且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呢?

衣服又一次被他随意扔开,一个沉甸甸的徽章掉了下来,江慕君被徽章和瓷砖清脆的碰撞声彻底唤醒了意识,弯腰拾起,上面画着W大学的校徽,背面写着一行小字,”大四应用心理学系四班林沛儿,入拾到归还,不胜感激。““看来不仅是个放荡,还是一个迷糊蠢笨的女人,在校徽背后写字,一定丢过很多次吧。“江慕君将校徽放在手心,轻轻用指尖摩擦着。

哒哒——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江慕君只披着一件浴巾,身上肌肉线条流畅,小麦色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彩,”东西拿来了?““是的,江先生,这是今日的行程,除了上午的两次会议和下午的一个招标,晚上,会有一个小型的聚会,是很多W大学毕业的校友举办的一场联谊。““W大?“江慕君玩味地勾起嘴角。又用指肚摩擦过那枚闪闪发光的校徽。

第二章:暧昧

林沛儿从酒店慌忙逃离回自己的地下室才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张熠熠生辉的请帖,上面简单地写着聚会的时间地点。

“不就是校友联谊吗?怎么搞这么正式?“林沛儿拿着手感和设计感俱佳的请帖撇了撇嘴角,要不是工作一直没有着落,自己才不会参加这么无聊地聚会。

不过,现在自己没得选择,有认识“权贵“的机会当然在参加,如果真的天掉馅饼,哪一位高管接了自己的名片,工离有工作就又跨近了一大步。

一番收拾,林沛儿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往聚会地点——辉希集团。

林沛儿暗暗咋舌,站在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前手足无措,这样的设计,只能是在A市一手遮天,财大气粗的江氏集团的手笔了——辉希酒店。

林沛儿是A市,也是全国拔尖的大学的毕业生,但从小在边陲小城长大地她,来A市都是她第一次来到这样一座复杂多变,又迷人残酷的魔力城市,林沛儿看了眼手机,陪伴自己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光洁的手机屏幕上反射出自己一张苍白无奈地脸。

“罢了,来都来了,碰碰运气吧。”林沛儿好歹也是A市高等学府里走出来的高材生,对于自己的工作能力,她是毫不怀疑的,毕竟她在爷爷的影响下,从小就对心理学十分感兴趣,并一直向着成为一流的心理医生奋斗,这十几年来,她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在大学期间,就有了自己等个人心里咨询室,老师们纷纷叫她接着深造,可林沛儿知道,自己等家庭无法支持自己继续走下去了,只能出来工作……“唉,说不定,实践才是最适合我的。”林沛儿不再叹息,她是先天的乐天派,很快就成从有些尴尬不适的状态走出,对着光洁的地板简单整理了下随意披散的头发,仰起头对着露出有些鄙夷之色的迎宾小姐甜甜一笑,转身,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抱歉抱歉——”林沛儿抓身,见电梯正好要运行,急忙跑了上去,在天梯合拢之前恰好进入。

进去后,迷糊的林沛儿才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这个时间,无论是哪一部电梯前都是人满为患,怎么自己的这一趟人这么少,少到除了自己,只有两个人的地步?

电梯按键的金属,很好的反射出男子的侧脸,林沛儿还没来的及品味男子棱角分明的脸型,就发现,这……“你……你怎么在这里?”林沛儿跳开一步,站的离男子尽量远的地方,“我……我给过钱了,我真的没钱,这些都是意外,而且怎么看都是我比较吃亏……你,你跟着我干什么?”

“这位小姐,你在说什么?”

男子身上清爽又香醇的味道让林沛儿对这个陌生的男子莫名的有了好感。可这冷冰冰地语气,怎么都让人喜欢不起来。

林沛儿仰起头,正对上了一双透着不耐烦,带着天生的冷漠的眼睛,漆黑的眼眸像是没有尽头的黑洞一般,藏匿了男子所有的心事,林沛儿的专业是冷门的临床心理学,她一眼,就看出眼前男子努力用冷漠掩饰的悲伤。

男子看着眼前不依不饶的女人,以为她又是一个企图用身体绑住自己,要挟钱财罢了,“我只说一遍,你要是要钱,就跟我来,我秘书会给你,你要是没什么事,还请马上离开。”

“你确定?”林沛儿觉得有些受辱,这男子根本不在意,自己白睡了这么大一个帅哥,其实也不算亏。

叮——

电梯到了。

男子当然记得她,但他经历有限,不能记住所有与他欢好的女人。

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稍微有些特别罢了。

她长的很白,似乎白玉无瑕的肌肤吹弹可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写满天真和真诚,喝醉酒后微眯的眼神又带着说不出来的诱惑,还有她纤细地腰肢,简直,不盈一握……江慕君摇摇头,身体微微发热的前兆组织了他让自己继续回忆昨晚的片段,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凉凉地说,“你若是想要钱的话,随我来。”漫不经心的嘲讽才是最扎心的——“等等——”林沛儿拽住了男子的衣角,入手的质感柔绵又带着韧性,还有暗纹的花纹都在提醒着林沛儿眼前男子身份的尊贵,林沛儿嘿嘿傻笑一声松了手。

男子厌恶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抓皱的衣角,像是受了什么不可忍受的屈辱一般,将外套直接脱了下来,潇洒的脱下来,拎在手里,似乎随时准备扔掉。

电梯门口等待的同样一身正装的女子,冷冰冰地扫了一眼林沛儿,接过了衣服,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拦在了男子和林沛儿之前,“请问这位小姐,我们江先生有严重洁癖,还请您自重。”

“我只是想——”林沛儿收回抓空的手,讪讪地笑了笑,“算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说完,她打了个响指,爽朗地笑了笑,指尖还残存着男子衣服独特奢华的手感,“你做的很好。”转身利落的走了。

身后的男子终于忍不住回头,正看到了发丝飘扬的周沛儿的背影,这个女人本来只是醉酒走到自己房间,两人之后发生的事情也都是顺其自然。可看到了这个女孩子对着态度不好的迎宾甜美的笑容,他冰凉的内心莫名其妙的有些悸动。

“恩?”男子弯腰,捡起了地上掉落的一张薄薄的名片——周沛儿,A市w大学,临床心理学专业,旁边是周沛儿笑容甜美的证件照,旁边还有一行娟秀的小字,“期待与您的合作。”

他江慕君是谁,A市最大的家族集团江氏的独子,家族资产在福布斯排行榜保持前十,跺脚挥手间就能在金融界,投资界,甚至与这些交往甚密的政界搅动风云的人物,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企业从总裁做起,却照样在不动声色间又将自己家族的资产在福布斯排行榜上提前了三名,这样的他,简直是全天下争抢着巴结的对象,每日拒绝和扔掉的名片不计其数,现在却被这样一张简单卑微的名片吸引了。

“江先生?”美女助理小心的询问,顺着江慕君的眼神看到了林沛儿的照片,又看了看江慕君嘴角似有似无地笑意,心里戈登一声,还没有见过自家的总裁对谁这么上心过。

“Bonie,这个人,我要她做我的秘书。”江慕君快速地把名片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向前走去。”是。“Bonie答复,快步跟上。

第三章:来人

林沛儿匆匆赶到大厅的时候,聚会已经进入了尾声,在场的人寥寥。

“唉——“周沛儿叹口气,“我真是蠢,这么难得地机会都错过了?”

“你是——”身后有人接话道,“林沛儿?”

林沛儿回头,发现是一名穿着正装的男子,一身剪裁得当的黑色西装勾勒出男子匀称的身形,男子见林沛儿一脸的迷糊,笑了笑,“你啊,我是江许岸啊,许岸,你的学长,我也是W大的,比你大三届,之前在学校活动中,我们碰过面的。”

“啊——”林沛儿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了许岸学长,你穿的这么正式,而且你毕业后我们一直没见过,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江许岸看着林沛儿傻乎乎的样子,很明朗的笑了笑,“小学妹也到了毕业的时候了吗?”江许岸打量了下林沛儿的穿着打扮,“沛儿师妹,你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啊。”许岸意味不明的话让林沛儿有些尴尬地笑笑。

“这是——”许岸发现林沛儿手里攥着的几张名片,好奇问道。

“喏,学长,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机会——“林沛儿的话戛然而止,一个冷漠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林沛儿,你还真是什么人都敢递名片啊——你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不检点!“林沛儿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看着打断自己的男子,只见男子有着凌厉的脸型,眼角眉峰均呈上扬的角度,整个人说不出的意气风发。浓密的睫毛在明亮的灯光下闪耀着毛茸茸的光影,身上的衬衫完美勾勒出男子的宽肩窄腰——“原来你是——”林沛儿还没说完,就被男子一把揽过来,用手轻轻附上了她的唇,她后面的话只能含糊在男子的手掌下了。

江慕君是在是害怕林沛儿说出什么“原来你是那个牛郎!”之类的话。

林沛儿扭动身体挣脱了江慕君的束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和你很熟吗?”

江慕君一脸黑线,心中松了一口气,幸好林沛儿没有说出什么,不然自己就要在江许岸面前丢人了。”

“哥?”江许岸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人,“怎么回事?”

江慕君迅速恢复高冷,”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她为什么给你名片?“可再是装的风平浪静,也难掩江慕君紧张兮兮地神态,简直就像是被踩了尾巴,或者夺取食物的小猫。

“哈哈——”一阵轻快的女声传来,众人回头,一个穿着明黄色礼服,笑容张扬的女子走来,自然的挽上了江慕君的胳膊,“慕君哥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林沛儿呆呆地看着江慕君,见他一反常态地露出惊讶的神色,快速地抽开了自己的胳膊,一向薄凉地的眼睛带着居然有些微妙的喜悦,看起来很是惊喜,但嘴角还是倔强地微抿着,也不说话,看着女子星子一样的眸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江慕君,我回来了——”女子随意地整理了下身后光洁整齐的长卷发,笑吟吟地转向林沛儿,“你好,我是尹雅,是江慕君的未婚妻,很高兴见到你。”

林沛儿虽然从小到到,凭着一张可爱娇媚的脸也赢得了不少追求者,但和天鹅一般高贵的尹敏在一起,还是有些相形见绌,她低着头,整理了下自己有些褶皱的白衬衫,“你好,尹敏小姐,我叫林沛儿,是江许岸的学妹。”

林沛儿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些颤抖,也不知是太过自卑,亦或是失望?她也搞不清楚,现在她心里那种酸溜溜地情绪,一直不是滋味的萦绕在胸口,闷的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原来是江许岸哥哥的仰慕者啊——”女子夸张的拖长着声音重复道,脸上的不悦之色立刻烟消云散起来,亲亲热热地拉起林沛儿的手,神秘地耳语道,“江许岸的要求很高哦,小丫头你还是不要不自量力了。”

尹敏的声音控制地很好,虽然周围几个人站的都很近,但只要林沛儿可以听到,每一个字都像一把细细的刀子,折磨着林沛儿的骄傲,尽管,她根本对这个只几面之缘的学长没有一丝爱慕的感情,但还是觉得受到了侮辱。

林沛儿虽然很瘦,但将近一米七的身高绝对称不上娇小,和刚才的尹敏站在一起,即使尹敏穿了高跟鞋,但还是难免比林沛儿矮了一头。

江慕君只一直呆呆地看着尹敏,像是不敢相信,那个意气风发的,对着自己等求爱只是冷笑一声,说过一定不做利益捆绑的陪葬者,陪自己走过一段时间,最后又义无反顾甩开自己奔向美国的那个女人,怎么忽然又回来了,还带着这样明媚的笑容?

“慕君哥哥,你看,沛儿害羞了呢——”尹敏火上煽风地说道,她是如此自然地挽着江慕君的胳膊,像是两人昨日才这样走过一样,“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进去吧,不要让爷爷久等呢。”

江慕君冷眼看着尹敏,忽然意识到她回来的原因,“爷爷的身体很好,怕是你在美国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

尹敏看着恢复了一脸冷漠的江慕君,眼圈慢慢的红了,“你这样想我?我说我因为想你了,因为离开你后夜夜不得安眠,你会相信我吗?”

江慕君一时语塞,看着楚楚可怜的尹敏,慢慢点了点头。

气氛一时有些静默。

江许岸看看几个人,只好站出来打圆场,“哈哈,沛儿师妹可是乖宝宝,恐怕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会暗恋我这万花丛中过的花花公子啊。”

林沛儿仰起头,正看到了江慕君眼底明明白白的鄙夷,委屈的感觉更胜,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江慕君对着江许岸点点头,由着尹敏拉自己向已经响起音乐演奏声的大厅里走去,不再回头。

第四章:冲突

江许岸看向林沛儿的时候,她的忧伤已经荡然无存了。”学长,既然聚会结束了,那我就先走了。““等等,你饿了吗?“江许岸情商极高,他在英国留学过,在国内学习的又是心里,所以一向是做事滴水不露,做人八面玲珑的,丝毫不提刚才令两人尴尬地话题,成功地吸引了林沛儿的注意力。

‘“我——“林沛儿犹豫了一下,心想,民以食为天,自己貌似从昨天起没吃饭了,”觉得有点儿饿了。““跟我来吧。“江许岸笑眯眯地说,说完转身带路,林沛儿急忙跟了上去。

很快,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厅出现在林沛儿眼前,简直堪比皇宫的奢华,林沛儿看到那在灯光下如宝石般晶莹的地板,不由地咋了咋舌。

除了奢华的装饰,更得林沛儿意的当然是美好的食物。

“哇——西式的——自助诶——“林沛儿喜不胜收,和江许岸道了谢,直奔主题,装模作样的和餐盘处的儒雅先生说了两句,笑容甜美的她得到了餐盘先生递给她的餐盘,于是开始游走于各处美食,时不时自来熟的和人寒暄几句。

“美女,这酒度数很高的。”在看着林沛儿为了解渴连喝了五杯SHOOT后,儒雅的餐盘先生上前提醒道。

“小姐?”餐盘先生发现林沛儿正一脸傻笑地看着自己,看来已经是醉了。

林沛儿笑呵呵地不停说着话,可又谁都听不清她到底在说什么,餐盘先生看着周沛儿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只好拨通前台,为她定了一间房间,看着服务员搀着摇摇欲坠的周沛儿离开,心情却十分复杂——酒店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唯一空着的就是总裁在酒店常住的几处客房了。

林沛儿昏昏沉沉地任由人搀着走,睡眼朦胧间却发现越走越熟悉,这不就是自己昨天“豪华”地睡了一觉的地方吗?

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根本不容她思考,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身后的侍者一脸嫌弃地扶着林沛儿,草草地打开一间没人的屋子,把林沛儿往里一推,尽了自己最基本的义务,转身就走了。

林沛儿现在酒劲上头,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总觉得恶心,就摸索着去找卫生间,侍者没有关上的门就这么被林沛儿推开了——林沛儿用力过猛,直接从门后摔倒了走廊里,四肢发软地根本站不起身来。

“小姐?“林沛儿头顶响起一声男子的声音,语气带着醉意。

“我好恶心,好想吐。”林沛儿闷着声音说道,声音软绵绵地,自有小女儿的娇憨和媚态,立刻让男子心猿意马起来。

“小姐,你醉了,我扶你去房间吧。”男子微微伏身,企图将跌倒在地的林沛儿扶起来,“小姐——”

“滚开,我不认识你。”周沛儿看眼前不断凑近的是一张油腻腻,猥琐至极的脸,下意识地自我保护,让她坐起身来,一步步往后挪动着。

“小姐——“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摔倒在地,他身后的女子一声冷笑,对着男子的腰部又是狠狠地一脚。男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倒去。林沛儿看男子向自己摔来,吓得尖叫一声,又是连滚带爬地向后爬去。

那企图不轨的男子的身子还没有接近林沛儿的身,就又被飞起的一脚踹到,身子侧着向后摔倒。

林沛儿意识昏迷间,感觉自己似乎被一个宽大的肩膀揽在了怀里,本能的想防抗,可身子像是被男子身上的香气融化了似的。”把这个男人给我扔出去,查一下他是谁,员工的话直接开除,和本公司有合作的话,直接加黑名单,有什么损失由我们公司承担。“江慕君一脸冷漠地交代好一切,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女人,嘴角不知不觉得微微上扬。

林沛儿完全醉倒了,倚在江慕君的怀里,幻想间,觉得自己似乎在乘坐一艘小船,飘飘荡荡地在微有波澜的江面间,她看不清撑着船的人是谁,恍惚间,只觉得安稳。

江慕君熟练的刷卡,随着清脆的提示,一扇精美的木门应声而开。

林沛儿在幻想中坐船竟然有些晃悠地昏了,她皱着眉头,从喉咙处发出一些声响,下意识地挣扎着要下来。

“不要乱动,“江慕君话音刚落,才反应过来林沛儿喉咙里声响的含义,有洁癖地地干脆利落地选择了松手,可又不忍心林沛儿摔倒在地上,只能顺势向前用力,想把她送到床上,可江慕君低估了林沛儿的重量,他猛地松手,两人皆尖叫着向前倒下,下意识地拥抱在了一起。

林沛儿本来就觉得恶心,这样猛烈的冲击下,更是直接刺激了她蠢蠢欲动的胃,哇的一声,天女散花般呕吐了出来。

林沛儿吐了出来,终于觉得舒服了,可她面前的男子遭了秧。

江慕君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自己的身上,居然,沾满了一个不检点的女人的呕吐物!

江慕君把怀里的林沛儿往床上一扔,冲刺一般的跑进了浴室。

第五章:危险

缓过来了的林沛儿舒服地躺在床上,虽然她也很想去洗个澡,但透明玻璃设计的浴室里的男子,实在是让她——挪不开眼。虽然白色温实的浴缸很好的遮挡了所以的不可描述,可,只男子露出来的一抹坚实的胸膛,就已经让林沛儿红了脸。

虽然水汽弥漫,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男子精壮的身躯,从肩膀到腰部的肌肉线条流畅清晰,小麦色的肌肤彰显着其主人的健康。

林沛儿偷偷地欣赏了一会儿,又是一阵晕沉得头疼,她伏身,又一次睡着了。

等男子终于满意地从浴室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林沛儿极其不不雅地睡在自己的一堆呕吐物上,一阵头疼,只好有一次拨通电话,’Bonnie,你来一下我房间,有个问题比较棘手,顺便叫一位女性工作人员上来。“精明能干的Bonnie很快上来了,除了一位温柔的年轻酒店服务员随行外,还带了男女蝉丝睡衣和高级套装各一套。

“江先生,都准备好了,需要为您换一间房间吗?”Bonnie问道,服务员先进了房间,Bonnie十分懂礼地站在门口,丝毫不探究自己老板的隐私。

像江慕君这样家族企业的大公子,样貌又偏偏生得俊才飞扬,加上一副秒杀国内任何小鲜肉的肉感身体,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女人了。可Bonnie也知道,这些走马灯似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在江慕君身边待超过三天。

Bonnie心中默默盘算着,这个貌不惊人的小白鸽,今晚应该就是她的Deadline了。

“换一间,把屋内那位女士也送过去。”江慕君点点头,直接走出房间,屋内的空气实在是不太美妙。”什么?“Bonnie心中暗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在是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对着江慕君的背影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是的,江先生。“林沛儿被推搡着洗了澡,连头发都被仔仔细细地吹干了,现在全身都香喷喷地,像只软绵绵待宰的羔羊。

刚才自己醉的厉害,也没有什么能力离开,现在清醒了,可是赤身裸体,没办法离开了……林沛儿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古代等着被临幸的妃子似的,赤身裸体地躺在被子里。

林沛儿纠结,这屋子里看来看去都没有什么可以穿的衣服,她撑着坐起来,这被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鬼材料,总是滑滑的,林沛儿一边拎着,一边站起身,正要像另一个房间走去找找衣服时,门口响起男子清晰地脚步声,林沛儿一个键布躲到了门后,可能是动作太快,被子太滑,林沛儿在门后还没来的急藏好,门已经开了。

江慕君又去宴会看了一圈儿才回来,他推门进入,空气中似乎到处都是那女人的气息,让他不禁有些——情难自禁。

江慕君做了一个深呼吸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忽然发现屋内的床上干干净净地,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被子都没了……他感觉到脚下有些软绵绵地触感,低头,借着窗外的月光勉强看到了雪白地被子的一角……“等等——”林沛儿像幽灵一般从门后绕出来,双手环胸,看着江慕君的眼睛闪闪烁烁,带着一丝恐惧和谨慎。

“你没睡啊,那你怎么不走?”江慕君的声音明显带了嘲讽。

他冷笑一声,心说,林沛儿啊,你果然还是露出了一个不知廉耻用身体换取金钱的俗气女人真面目,“哦,对了,你还没有拿到你应得的费用,小姐,你开个价吧,不要再纠缠我了。”

说着话,江慕君自然而然地向内走着。林沛儿身上的滑溜溜的被子再抗拒不了外力,一下子滑落……林沛儿尖叫一声,“啊……你别过来,我……我的衣服找不到了才围得被子,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衣服,找到我立刻走……”说完,林沛儿为了强调自己立刻走的决心,加到,“打车走。”

林沛儿哪里听不出来江慕君声音里的讽刺她仰起头,身子躲在门后,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有,江先生,是叫江先生是吧,您能不能搞清楚状况,我从来没有跟您要过什么,之前就是一个误会,请您不要再纠缠了,我为我喝醉酒走错房间叨扰到您感到十分抱歉。”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