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方静颜唐旭by沐小小-静静相遇默默喜欢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20:30

“沐小小”所著的一本豪门虐爱小说——《静静相遇,默默喜欢》,小说的主角是方静颜、唐旭,怀胎十月,十个月没见的孩子父亲在最后的时刻出现,质疑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真实父亲是谁?WTF??

静静相遇默默喜欢方静颜唐旭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这个小插曲,让静颜非常懊恼,觉得自己在唐旭眼里成了小丑,就他最后那讥笑的眼神和那声挑衅的口哨,她就觉得异常难堪。

但也从这个现象发现,其实唐旭并不像初认识那般的冷酷冰冷,其实他有着更多的面貌,只是她还没“挖掘”出来。

心底还有个声音在说:其实唐旭那吹口哨,眉眼上挑的样子,还……挺帅的。

不知不觉,竟然到了辰辰满月的日子了,也就是说静颜做月子的“牢狱”生活,也终于可以结束了。她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觉得快要发臭了。

张丽说,月子期间的女人,不能碰水,所以她一直不准静颜洗澡洗头这些。还是几次乘着张丽去购置东西,静颜偷偷地拿毛巾擦了擦身子。

但就这样,她也觉得自己整个人是脏得不像样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又洗了头发,整个人觉得清爽了许多。小腹那里的刀疤,在这一个月里,奇迹般的越来越小。不得不承认,那习方虽然人讨厌些,但是这技术还真没得话说,担得起专家这个名。

因为是辰辰满月,所以要给小宝贝拍满月照和剃胎发。

这个事情张丽与她说时,恰巧被唐旭听到了,于是他就说他来安排。

所以十一月十六日这天,正好是星期天,唐旭难得没有去公司加班,而是放自己一天假。并且他从外面带回来一男一女,介绍说是摄影楼的,专门负责对宝宝剃头和拍满月照的。

流程很简单,头发没剃前拍了几张,头发剔完后又拍了好多张。这个过程,静颜很是开心,她觉得自己儿子还真是帅,各种姿势都会摆。

仔细看,儿子的相貌其实沿袭了他的父亲。眉眼若是长开的话,恐怕会是个小帅哥。

拿余光偷偷去看坐在沙发上静看他们的男人,他今天姿态看起来比较轻松,但是眉头却一直紧皱着,仿佛有什么事正在困扰着他。

其实唐旭看似在看着女人和孩子们在拍照,心里却早已飞到不知哪去了。

想起早晨刚到公司,爷爷就冲进他的办公室,对他一阵狂轰乱炸的咆哮,他就觉得头疼。也不知道哪个多嘴的人,居然把方静颜生了他儿子的事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去了。

老爷子自然是火冒三丈,前面几次已经在电话里跟他吼过了,并且严令他把辰辰带回去给他看看。可是他却一直拖延着,一是辰辰还没满月,不适宜外出,二是他还没心理准备把这对母子带进唐家。

可是今天老爷子来,几乎是想跟他拼命了,得知辰辰满月,老爷子居然一脸哀戚,说竟然连唯一的重孙的满月酒也吃不到。

看到老爷子那副哀戚的样子,他就没办法了。对爷爷的火爆脾气他还能忍受,但是他示弱,他就很难招架。

心中轻叹口气,看来是时候带她们回唐家了。否则,可不保证老爷子要亲自杀上门来。

那方,青年男女已经为辰辰拍好满月照以及剃好头了,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他们却是拿了一个精美的套装本子过来,开始跟他们讲述宝宝胎发的用处。

翻看着那上面一个个图片,居然可是把宝宝的胎发做成这样精致的小工艺品。有毛笔,有锁片,有挂坠,等等,总之是琳琅满目。

但看那价格,静颜却吓了一跳,她想还是把胎发留着拿红布包起来别在衣服上,那样也可以辟邪。

刚想拒绝,唐旭却指了指中间最贵的一种帆船模样的工艺品,“就做这吧。”

青年男女眼中全是惊喜,连连说好。要知道这类的推销,很多家长都不大会接受,偶尔接受的也最多做个挂件,像这样真的做工艺品的,少之又少。

第一章:谈判

“你好,请问是方小姐吗?”

方静颜微愣,眼前这个戴着深色墨镜,一身西装的男人是在与她说话吗?

“你是?”

男人稍稍颔首欠身,摘下自己的墨镜,露出沉冷的眼,然后道:“方小姐,打扰你几分钟,我是唐先生的助理于墨,唐先生请你过去坐一下。”

他侧开身子,视线牵引向路边十米开外处停着的黑色奔驰车。

车窗静黑,完全看不清里面。但女人的直觉,有道视线正从车内盯视自己,透着一丝森冷和神秘。没有忽略刚才男人话中提到的唐先生,低头看了看自己大腹便便的肚子,心在往下沉。

该来的还是来了,终究逃不过。

跟着那叫于墨的男子走到了车边,轿车后门被他神态恭敬的拉开,他看着她,示意她坐进去。从她的角度,只看到一双男人的腿,剪裁精致的西裤,冷硬的线条。

她低了眉眼,一头专进了车里。

刚坐下,就感觉一道锐利的视线射来,方静颜心跳加速,窒息感油然而生。

果然是他,唐旭!

深色系西服,里面是一件藏蓝色衬衫,领带一丝不苟毫无皱褶,膝盖上还放着一台手提电脑。这样的装扮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但却被他英俊的外貌遮盖了。

显然刚才他在等她上车之前,仍然还在工作着。

看他的嘴唇紧抿,神情严肃,俊眸深邃悠远,一脸高深莫测,看不出情绪,但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她透不过气来,平静的表面底下是冷漠疏离。

没有人首先开口,空气凝滞着,似乎是一场角力赛,比的是谁能够沉得住气。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方静颜心里越来越忐忑,气氛也越来越紧张,有点透不过气了。显然她不适合这样冷凝的气氛,她觉得非常压抑。

心里全是心虚和胆怯,时间越长,她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刚想开口询问,对面的男人却开始说话了:“方静颜?”嗓音不错,音质华贵,只是偏冷,却多了不容人忽视的威仪。

她下意识地抬头,立刻正襟危坐。

唐旭看了一眼她隆起的肚子,冷声道:“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虽然声音很冷,但是语气轻柔得让人难以置信,最后“孩子”两个字略微重了些。

方静颜心中一紧,他越平静,自己就越害怕,想要提出反对,却听唐旭吩咐:“于墨,就近找个地方。”口吻里是不容置疑。

这个男人习惯了这样的命令口吻,因为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话。

而方静颜,因为心虚,更加不敢。她觉得自己就像砧板上的鱼,随时任人宰割。

车子停在了一间优雅的私人会所门口,方静颜看了看那门面,直觉这种地方不是她这种人能来的。透着一股子神秘,庄重,优雅。

青山会所——名字很特别。

跟在唐旭的身后,寻了一处角落的位置坐下,他们要谈的事需要安静。

唐旭环视一周,很满意于墨找的这个地方,这里环境比较优雅,来客不多,很适合谈话,或者该说是——谈判!

挥手间已经点下两杯咖啡,并没有征询方静颜的意见。

“方静颜,女,二十四岁,怀孕36周,预产期十一月八号。”

一系列的资料从对面男人的口中报出来,不带任何情绪,方静颜却一下子煞白了脸。

“你查我?”她愣愣地问。

唐旭嗤笑出声,“对于一个怀了我孩子的女人,我不应该调查一下吗?”

方静颜看着男人眼中的嘲讽,挺直了背道:“唐先生,我很抱歉因为宝宝的事打扰到你,但我无心介入你的生活,你不用担心我会利用孩子来敲诈你,宝宝我会独自抚养,你可以当不认识我。”

唐旭听后仍然面无表情,眼神讳莫如深地盯在她身上,过了半响才缓缓开口:“方静颜,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愚蠢,当不认识你?”略微停顿,锋利的视线扫过来:“你处心积虑接近苏淼,让她帮你怀上孩子,几句话就想澄清你拜金贪婪的本质吗?三十万入了你的口袋,你不觉得为时已晚了?”

方静颜脸色瞬间变白,他知道那件事?

“那三十万是因为……”她想要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唐旭截住:“不用跟我解释三十万的去处,事实就是你拿了苏淼的钱。不管你为了什么原因,而你异想天开的认为我既然找上门了,还能这么轻易当不认识你吗?”

方静颜被他抢白地无话可说,心念微闪间脱口而问:“你就一定知道孩子是你的?”

这话一出来就觉对面男人气息骤冷,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刀一般凌迟着她的神经,只听他道:“是不是我的种自有医生来查,这世上还有一种医学叫做:亲子鉴定。”

第二章:他也要产检?

“不,你那样做是对孩子的侮辱!我不同意。”方静颜直觉反对,无论如何,她都不同意自己的孩子遭受到这样的对待,那是对宝宝的不尊重。虽然这个孩子还在腹中,但是他已经成形,已经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再过几个礼拜,他就可能呱呱落地了。

唐旭却是冷哼一声,嘴角浮现冷冷的笑意:“我有在征求你同意吗?你最好期待他并不是我的孩子,那样我可能还能当是个‘恶作剧’,对你就小惩大诫;如果确定是的话,那后果你应该很难承受。”说到最后,他的眼里射出一种狠厉。

方静颜倒抽一口冷气,感觉后背的脊梁骨一股凉意上窜。

在苏淼姐的描述中,唐旭是个很温柔多情,甚至是迷人英俊的男人。可是此时的唐旭,她实在无法与苏淼姐嘴里描述的那个人挂钩在一起。

他给她的感觉,只有冷情,甚至是残忍的。

而这个人,却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忽然心中有一种迟疑的恐惧产生,当初答应苏淼姐的那个要求,究竟是对还是错?

唐旭见她不说话,只是微张着嘴巴,独自发愣。表情淡淡,一点也没有觉得之前的话有多锐利,他想,若不是因为苏淼,他连与这个女人谈判的心情都没有。

哼,借腹生子,出卖子宫,这样的女人真的是让人厌恶透顶了。

方静颜试图要挽回些什么,或者说是为自己为宝宝做出抗争:“唐先生,我保证在以后任何的一个时刻,我和宝宝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甚至我可以签下协议,让法律来保护你的权利。但是我不同意宝宝做亲子鉴定,不管他是否是你的孩子。”

听那医学名称,就可以想象出定然是要抽血鉴定的。宝宝刚出生还那么脆弱,就被人怀疑了他的出生和身份。这不仅是对宝宝的侮辱,更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想起当初苏淼姐满眼的痛苦和遗憾,她都坚决相信这个孩子是唐旭的,可是他却不信。

她的声音由于愤怒,提高了几个分贝,但是因为紧张和害怕,而面部表情十分僵硬,仔细听,都带了一点抖音。

唐旭发出一声不屑到极点的冷笑,“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如果你坚持,我并不反对采用法律途径。”

一句话就把她堵的死死的,无力还击。

的确,他从头到尾没有在征求她的同意,他只是在命令她这么做,而自己本身就站在了理亏的立场,她又有什么立场来反对呢?

正如他所说,他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因为非法代孕,是犯法的!

这次谈判,方静颜完全是以压倒性的局势落败了。

于是,恼羞成怒地站起来,想以雷霆万钧之势先发制人,愤怒离去,那样怎么样也显得她不那么难堪,没有面子,更不用去面对唐旭的咄咄逼人。

哪知想法甚好,实现起来却有了意外。

她刚站起来,脚底一阵针尖刺麻一样的感觉袭来,直接令她脚步不稳,向前栽去。在那一刻,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用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肚子,而脚上使力以致于不直接是扑倒在地。

若是能够倾斜倒下,也减少了肚子落地时的正面撞击力。

直觉反应的闭上了眼,等待疼痛袭来,却临空伸来一只手,用力地扶住了她前倾的身体,并且牢牢地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但因为自己肚子太大,隔开了距离,就像皮球顶在两人中间一般。

抬起头,看到的是唐旭淡漠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

接着就传来他冷怒的声音:“你是故意的吗?摔下去是想把宝宝摔掉?”

方静颜气结,刚刚心底燃起的一点点感激,霎那烟消云散。呸呸!就算摔了她自己,她也舍不得摔自己的宝宝啊。

孕妇因为子宫被压迫,而导致下盘的神经经常会压住,然后血液不循环,从而会脚麻水肿等现象,也就是说脚麻这现象都是孕妇的正常现象。

但是跟这个男人,几乎就是解释不通的,她也觉得没必要解释。

等自己站直了后,推开了他的手,感觉被他扶住的那处,皮肤灼热。

本着父亲的谆谆教育,她还是开口说了声谢谢。毕竟刚才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她这一摔,可还真不知道会不会摔出个好歹来。

唐旭皱着眉头,见她态度诚恳,也不好一直怒骂。看了一眼她浑圆的腹部,压下心头的怒火问:“下次产检什么时候?”

方静颜一愣,没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

“下次产检什么时候?”他提高了声音再次问,眼中已有了不耐。

“礼拜一,呃,现在每隔一个礼拜产检一次,确保宝宝的生长在安全环境。”

唐旭点点头,“好,下个礼拜一我会派人来接你,你在家等。”

脑子打了结一样,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你也要去产检?呃,不对,你要陪我去产检?”

“你有意见?”

她连忙摆手,哪敢。

第三章:一锤定音

星期一的上午,阳光深深浅浅,透过树荫落在树下的方静颜身上。

刚刚例行产检已经做过了,就等着拿报告。医生建议她多走动,多呼吸新鲜空气,所以等候时间她便躲到了医院的花园里来了。

另外一个原因,她其实想躲开那唐旭。

低头看自己这超大的肚子,仿佛背了个课桌一般。某处鼓起个包,静颜笑着拿手指戳了戳,软软又硬硬,是宝宝在她肚子里伸懒腰蹬腿呢。

唐旭走进花园的时候,就看到方静颜这个笑容,心中不由一顿。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女人曾经花了怎样的心思,怀上这个孩子,他可能会觉得这个笑脸很纯粹,很美丽。

“方静颜?”他开口提醒那个兀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女人。

方静颜闻声回头,看清来人微微不安地站直。

“报告出来了,去医生那问问。”

她立即回走,想起今天早上他来接她的情景。

接到唐旭的电话的时候,有些忐忑,而从屋子里走出来时,更加忐忑。

他就那么坐在车里,戴着墨镜,远远注视着她,两边的邻居都因为他的豪车纷纷探出了脑子,有的甚至指指点点。

她独自租了这个屋子居住,因为不想引人侧目,所以很少外出。但是流言总是会因人而宜的起来,尤其是她一个年轻女孩子,肚子越来越大,更加会引人非议。现在好了,又加了一个别人茶余饭后聊八卦的话题。豪车,男人……连她自己都要摇头叹息了。

到了医院,一系列检查后,还做了B超以及血样抽检。

血样抽检是需要等检查报告的,她就是乘着那个时间出来透透气,不想一直与这个从头到尾都冰着脸的男人呆在一起,她有些沉闷的透不过气来。

方静颜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再次观察唐旭。

眉宇浓黑,鼻梁高挺,唇很薄,但最让人记住的是他深邃的眼眸,里面犹如一潭湖泊一般,深沉而遥远。但是,唐旭这个人拥有的不止是外表,而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能够强烈到令人忽略掉他英俊的长相。他在当下,气场却逼人得谁都不会忽视。

他的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这种尊贵不来自他的阶层或者穿着品位,而来自于他品质和性格,那是一种原则性,一种自我的控制力,无论身处在哪里,无论他的地位高低,都会折射出高贵和与众不同来,从而超越了他的外在身份。

可以这么说,若你单单看着他,只会被他的气质所震撼,从而忘了他原来还有不错的皮相。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气质胜过外表吧。

挂的是专家门诊,那位戴着深黑镜框的专家把检验报告和B超单放在一起,眉宇纠结在一起。静颜有些忐忑,问道:“医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上显示,你的羊水过少,而宝宝头颈骨太宽,这样的后果很有可能会引起宝宝的窒息,明天你要再过来检查一次,若是羊水不增加的话,恐怕要尽早剖。”

这样的现象可能对一个医者来讲司空见惯的事了,所以她并不惊讶,只是理性的给出方案。而听在另外两个人耳里,心里却是不平静了。

从办公室出来,静颜脸色惨白,心里上下忐忑不安,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

唐旭看了她一眼,冷静地说:“明天我会安排妇产界的权威医生再给你做次检查看看,今天你就安排先住在医院吧,不要回去了,在医院可以随时面对突发情况。”

方静颜早已慌了心神,唐旭帮她安排好,自然没心力去反对。

第二天一早,唐旭就到了医院,带着方静颜往医学大楼而去,这次却不是往那个专家门诊地方,而是一路乘着电梯,到了顶楼。

她细看,发觉这一个楼层装修要比底下都精致,看起来像是VIP区。

而唐旭直接把她带进了院长办公室,里面是个男人。

经介绍,那个男人是著名的妇科专家,虽然是男性,却照样名庭若市,而且他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据说,他是整个妇产科的权威。

但是方静颜直觉不喜欢这个人,她总觉得妇产科有个男性医生,是那么别扭的一件事。

他叫习方,很年轻,与唐旭应该是很不错的朋友。

习方盯着B超足足半分钟后,才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阿旭,你儿子可真调皮,在母亲肚子里玩得欢呢。”

唐旭挑眉询问何意。

方静颜在帘子后面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紧张得竖起耳朵,那习方的话听似调侃玩闹,但似乎透着不好的讯息。

“母亲羊水只有7,而因为羊水少的原因,宝宝脐带绕颈一周。”

这话不用医生解释,两个外行人也听出是宝宝有危险了。

唐旭抿紧了唇,线条僵硬。“现在该如何做?”

习方耸耸肩,“能怎么做?赶紧安排入院做剖腹手术了。”

“可是不是还没到预产期吗?现在才三十七周,对宝宝会不会不好?”方静颜急声问。

“到了这份上,不剖对宝宝更危险。”习方面对她时,冷下了脸。

唐旭也冷了脸,“马上就安排,明天手术。”

一锤定音,定下了宝宝的出生日期。

十月十六日。

第四章:生宝宝

习方是院长,一个指令,VIP病房立刻就安排好了,单人的,宽敞而又安静。

而方静颜想要回去拿一些准备东西,也都被唐旭拒绝了,要什么只要提出来,都能马上派人买来,根本无需她再赶回去一趟。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以宝宝的安全为第一。

唐旭没有留在医院,他可不是她这无业游民,他有许多事要安排。

当初苏淼姐给她的三十万钱,除去大部分派了用场,她留了五万给自己,以供短时间内抚养宝宝所用。她知道现在生个孩子不容易,要很多花销,恐怕光动个生产小手术都得大把钱花进去。

而现在,她的这些顾虑全都不用去想了,因为唐旭已经全包了一切费用。这种时刻,她也实在没勇气敢去与他在金钱问题上计较。

只怕她的尊严摆到他面前,就成了假清高,别还要得他几句挖苦侮辱的话就行了。

在明白自己的意见早已经变成了废话的时候,她自然是选择沉默。而且现在也的确应了唐旭的那句话,一切都以宝宝为第一。

那习方讲的意外,实在是令她觉得胆战心惊,连她都不明白,怎么宝宝好好的就脐带绕颈了?昨天做B超的时候不是还只是说羊水太少可能会引起窒息吗?

怎么只一天,就更加危险了?

她真有点怀疑那个习方的专业素质,但这话说出来,恐怕要被唐旭给骂,更会让习方跳脚吧,妇产科堂堂习大医生,却遭到她的质疑……到了下午的时候,静颜还在掰着柚子往嘴里塞,自怀孕以来,她就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水果,也听人说,多吃水果对宝宝的皮肤有好处。于是她都是几个一买的,各种水果兼有。

唐旭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从门外进来,他也不多废话,只介绍她是月嫂,经验很丰富,叫张丽,然后他就匆匆离开了,不曾多看她一眼。

张丽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女人,衣着很朴素,脂粉未施。光这点,静颜就挺满意她的。

她也早就听说,月嫂这个新兴行业正在崛起,越来越多的妈妈开始相信科学的带孩子,因为她们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对宝宝的身体机能都有彻底的了解,而且有些症状,她们也都学习到,会做出一系列的处理方案。

都说小儿难养,现在的社会不再像以前那般传统老古板,把科学合理的运用到生活中,是大家越来越追求的。

晚上,是张丽陪静颜过夜的,她本以为会因为宝宝的事,和一个陌生人在一旁,可能会睡不着,哪知她粘到枕头就睡了过去,而且睡得很沉,一夜无梦。

早晨起来,张丽帮她洗了澡洗了头发。据说月子期间,这些简单洗浴都不能有,当时她听到时,直觉女人做月子太辛苦了。

护士带她做手术前的例行检查,进手术室前,唐旭也来了,习方把一列单子放在两人跟前。细细一读,基本都是讲的一系列有关在手术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事项,而若是签下了手术同意书,也就是若是发生意料事故,就与医院再无关系。

看着像是霸王条款,可是这似乎是做手术必然要签的字,否则还不给你做手术了。

静颜耸了耸肩,拿着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抬头看唐旭,发现他倒好像没睡好,黑眸上浮出几根血丝,眼睛下方也是青的,似乎连下巴处的胡渣也没有刮,虽然无损他的俊美,还多了点男人的魅力,但是整个精神状态就没昨天那般好,不过衣冠却却是整齐洁净。

她轻咳了一声,问道:“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唐旭低头看她。

“如果,我是说如果,手术中发生呃……这上面所说的意外情况,比如窒息啊大出血之类的,你会如何决定?”

唐旭皱起眉头看她,一般没有人会在手术前问这些不吉利的话吧,这个女人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静颜以为他没听懂,又解释问:“我的意思是,你会选择大人还是选择孩子?”

虽然心里认为以唐旭的冷血,定然是选孩子的,但是却总想这么问一问。

一旁的习方有些微怒:“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从他从医以来,还从未有人这样赤裸裸地怀疑他的医学水平。

眼前这个女人却当着他的面,在质疑他的医术,真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不是啦,问问而已。”静颜拿眼白这人插什么话,又不是问他。

习方见她这种态度,不由气结,若不是唐旭定要他来动这手术,恐怕以他性子是直接甩手走人。

“习方是国内顶尖的妇产科专家,你无需担心。而且,”

听着前面的还貌似是在解释和安抚,可是一个而且却是转折了语句,令静颜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最好祈祷是母子都平安。”声音冷冷,听在静颜耳里有阴恻恻的感觉,显示这个男人有些生气。

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祈祷母子平安,否则若是有万一,她定是选择被放弃的那个吧。

于是点点头,不再发问。

她被推进了手术室,所有的人都一个样,手术帽、口罩、淡蓝的手术衣,在人群里想要仔细辨认哪个是习方。这样冰冷的环境,忽然想要找个熟悉的人。

终于找到了,心里稍稍安定了些。感觉背上湿湿的,才知自己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

她这一生,几乎连感冒都很少有,少有来医院的机会,更不会有这种进入手术室的机会。进来了方知,这里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麻醉师的麻药似乎打的不够多,但是不断的询问是否感觉到麻,她只好说已经全身麻痹了。哪知这小小的谎言,却让她吃足了苦头。

习方握着锋利的刀,在水银灯下闪过一道白光。

她本能地紧闭双眼,却觉小腹位置生生的疼,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忽然习方按住她的肚子,用力往下一按,宝宝从肚子里“拔”了出来,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彪出来,浑身冷汗涔涔、揪心虐骨的。

第五章:母凭子贵

她本能地紧闭双眼,却觉小腹位置生生的疼,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忽然习方按住她的肚子,用力往下一按,宝宝从肚子里“拔”了出来,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彪出来,浑身冷汗涔涔、揪心虐骨的。

-----------------------------------

婴儿“哇~哇~”的哭声很响亮,旁边的护士抱来宝宝给静颜看,“男孩,50公分,七斤八两!”

泪眼模糊中,看的也不太清楚,宝宝头发都僵在一起,眼睛紧闭,整个脸都红红的皱在了一起,给她唯一的感觉就是一个字——丑。

不过他似乎很乖,哭了两声后就不哭了,然后护士就抱着他出去了。

宝宝平安降生,她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之后应该就是缝针了吧。

忽然耳边传来护士的惊呼声:“习院长,不好,大出血了。”

“血浆,准备注射!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习方一边冷静吩咐,一边恨恨地说。这样的情况,他处理起来早就驾轻就熟。

静颜却是心中一沉,直接两眼一番,吓得晕了过去。

后来就只在昏昏沉沉之间,听到耳边有人在轻声唤:“呼吸,深呼吸。”她跟随着指令,没有意识的照做。

等到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回到了VIP病房里,一转头,就看到宝宝安静地躺在她病床旁边的婴儿床上睡觉,呼吸清浅,一股子奶味。

“方小姐,你醒啦。”张丽的声音从床尾传来,她正坐在那里给她麻木的脚按摩。

现在全身的麻醉药效应该还没退,她整个身子都没有知觉。

“唐先生刚出去办事,说一会再来。”张丽见静颜在左右张望,自以为心领神会的解释。

点点头,觉得眼皮子沉重,不觉又沉睡起来。

等再次睁开眼睛时,窗外天已黑透,眼前一盏柔弱的小台灯,是房中唯一的光源。

有种人无论在哪,就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几乎是第一时间里,静颜在醒来时发现了就站在床头的唐旭。他的神情掩在黑影中,看不真切。

不过,她可以想像那张面容是静然无风的。他的视线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在旁边婴儿床上那个肥嘟嘟的小人儿身上。

眯着眼,透过光,仔细看他的表情,她想:蹙眉、皱眉、拧眉、喜形于色、欣喜若狂……这样的表情应该很少在这张脸上出现,哪怕是做了父亲,他似乎也是一片淡然,称不上什么初为人父的喜悦。

他的胸口仿佛有一大块竹林,任何时候、任何事,他都是——胸有成竹、镇定自若。

不过再想想,一个集团的大老总,若是一惊一乍的把情绪外露,如何能够领导集团精英,如何能服众呢?想到这层关系,她也就坦然了。

心理安慰:宝宝,你爸爸不是不喜欢你,而是他本来就那副面瘫的样子啊。

许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唐旭转过头来看她,轻声问:“还好吗?”

手术过程中大出血的事故,他早听习方说过了,虽然一开始对这个女人厌恶,但是看着这么可爱的宝宝安静的睡着,他忽然觉得心里松动了一些。

他觉得,没有什么比新生命更加可爱了。

光只为了她把宝宝生育下来这点,他可以试着软化些态度。

静颜刚想回答他很好,却只是身体微微一动,随即整张脸挤成了一团。

痛……

前所未有的痛,痛得浑身冷汗涔涔、揪心虐骨。

她咝咝抽气,脸惨白如雪,抖得床都跟着晃动起来。居然连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都能感觉撕心裂肺的痛苦。

唐旭皱眉看她一脸的痛楚,心知定是牵扯到伤口了,按了床头的铃。

很快习方就过来了,一番查看,直言没事,术后反应很正常。

那轻慢的口吻,气得静颜只想冲回去,可是这时候却无力还击,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眼睛怒瞪着他。

“习方,给她打一针止痛吧。”

习方惊讶地回头看唐旭,眼中有着什么一扫而过,但是静颜却正好收入眼中。

是奇怪唐旭忽然改变的态度吗?事实上她也有些奇怪的,今天的唐旭比之之前的冷漠,可以说是温和了不少。

看来还真是母凭子贵的。

习方没有多言,安排了护士给静颜推了一剂止痛针,就离开了。

张丽抱了宝宝去洗澡,于是病房里就只剩下唐旭和她。

唐旭走到窗前,背对着她,周身被浓重的缄默所淹没,带着疏离。

静颜侧头看他冷硬的背影,心知这个男人心性坚韧,说出的话定然会付诸于现实,她没有忘记当初谈判的时候他说要做亲子鉴定。

表面的软化态度掩盖不了他本质的冷漠和狠厉,所以她其实在每一秒与他相处的时间里,都是小心翼翼的。

果然,听到他在说:“明天我会安排习方来给宝宝取样做亲子鉴定。”

静颜心中怒火沸腾,只觉一种侮辱扑面而来,她受不得别人用这种方式来侮辱自己的宝宝,而且这人还是孩子的父亲。

不由也冷了声音道:“如果你非要坚持,我定是不能奈何你,高高在上的唐大总裁,连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狠得了心下狠手。”

或许人的潜能真的是无极限的,本来对他带着恐惧的心态,在一碰到有关宝宝的事上,她就立刻化身为美少女战士一般,捍卫宝宝的主权。

唐旭回过头来,眉眼已经冷光凝聚,“哼,是不是我的儿子,还得通过DNA来说话,你不用夹枪带棍的反击,我不会吃你这套激将法。要做唐家人,首先自然是要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去他的唐家人!他以为他唐家有多高尚,有多高不可攀啊!她还不愿高攀呢!

真想把这句话直接砸他脸上去,可是再愤怒,她也清楚知道,自己的意思根本无足轻重,撕破了脸对大家都不好。

憋着一股气,怒瞪着他,也仅此而已。

许是止痛剂里带有镇静安宁的成分,两人对峙着时,静颜竟然觉得眼皮子在打架了。

想要强撑住,不要在这种关键时刻睡过去,那真是弱毙了。可是最终不敌困意来袭,还是沉沉入梦。心中暗念,等我醒来,定跟你争论不休。

依稀听到宝宝哇哇哭个不停,嗓门真是大,她不禁皱起眉。忽然一想,会不会是正在做那所谓的“取样”,心中着急,可是脑袋昏沉,就是醒不过来。

却听张丽说:“宝宝定是饿了,嘴巴砸吧砸吧的,得让妈妈喂奶。”

“冲点奶粉。”唐旭命令。

“喝母乳比较好,增强宝宝的免疫力,奶粉多喝火气大的。”

“别多废话,冲奶粉去。”

“方小姐不愿意喂奶吗?”

唐旭一个冷飕飕的眼神飘过来,张丽立刻闭了嘴,不敢再多言。

静颜入梦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唐旭真凶。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