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你是人间求不得顾小暖傅司宸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20:35

《你是人间求不得》是由作者“墨笙歌”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小暖、傅司宸之间的感情故事,她爱了他14年,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出来卖的,她爱得如此卑微最后结局会怎样呢?

你是人间求不得顾小暖傅司宸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傅司宸看到韩金落到顾小暖腰间的大手,眸光瞬间暗沉如同没有星光的夜。

韩金的这只手,不用要了。

他勾唇,说出的话语,却是不屑而又残忍,“怎么,韩总看上了我带来的小姐?”

韩金痴迷地盯着顾小暖的小脸,“美,美……”

“韩总既然喜欢,今晚可以尽兴了。”傅司宸嘲讽地扫了顾小暖一眼,“这个小姐,眼里只有钱,只要给钱,母狗她都可以学!”

韩金大喜,“美人,我有钱,今晚只要你好好伺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多少!”

“来,喝酒!”

说着,韩金直接将面前的一整瓶白兰地塞进了顾小暖的手中。

顾小暖肚子疼得厉害,但现在,她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她咬着牙,用力将白兰地拿起,她呛得眼泪就出来了,还是将瓶子里的酒,喝得露出了瓶底。

身体,摇摇晃晃,胃里的翻涌,再也控制不住,顾小暖猛地将韩金推开,就吐出了一大口血。

刹那间,她的世界,天昏地暗。

“顾小暖!”

顾小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听到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声音,像极了傅司宸的,她笑得惨淡,她还真是醉得做梦了,傅司宸巴不得她早死早投胎,怎么会用那样心痛的声音喊她。

“别打麻醉,傅少说了,让她多受点儿罪。”

顾小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双腿分开,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明晃晃的灯光,耀得她眼睛疼,但更疼的,还是她的肚子,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生生地挖了出来。

见她醒了,两个护士连忙上前按住她,顾小暖失声尖叫,“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放开我!”

“你怀孕了,傅少让我们拿掉你的孩子。”

一道冰冷机械的声音传入顾小暖的耳中,顾小暖身子一颤,她不敢置信地呼出声,“你们说什么?!我怀孕了?!傅司宸让你们拿掉我的孩子?!”

“不!我不许你们杀死我的孩子!”

顾小暖拼命挣扎,小璟有白血病,她一直没有找到跟小璟配型的骨髓,他的亲生父亲傅司宸或许与他骨髓配型,但就算是配型,傅司宸也不可能给他捐赠骨髓。

她生二胎,是小璟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她不会让人扼杀小璟活下去的希望!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草菅人命!”

顾小暖歇斯底里大叫,她拼死反抗,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她几乎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她的孩子,还是被一点点钳碎,杀死,再无生路。

顾小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去到病房的,她的脑子里面,反反复复的,都是两句话。

傅少让我们拿掉你的孩子。

你以后不能再生孩子了。

顾小暖捂着脸哽咽,那是他的亲骨肉啊,他怎么能那么狠!

她要去问问他,为什么要毁掉小璟唯一生的希望!

顾小暖还没有见到傅司宸,就看到了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叶茜。

叶茜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顾小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宸的孩子。”

第1章她是出来卖的

“砰!”

顾小暖用力推开面前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司宸,今晚你……”

当看清楚面前沙发上的一幕,顾小暖剩下的话语都梗在喉间,她眼眶泛红,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老公傅司宸,正和十八线小嫩模苏双双衣衫不整地倒在沙发上。

和傅司宸结婚这一年,顾小暖看到最多的画面,就是傅司宸和各色女人纠缠不清,可每一次,她胸口,还是会刀割一般的疼。

听到声音,傅司宸那张矜贵淡漠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顾小暖,谁让你过来的?!”

强压下喉头的哽咽,顾小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对着傅司宸说道,“司沉,今晚你回家好不好?你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呵!”

薄唇讥讽地勾起,吐出的声音,凛寒刺骨,“顾小暖,想让我干就直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顾小暖的小脸惨白如纸,但她却无法反驳,因为,她来找傅司宸,的确是为了让他……

苏双双不甘心傅司宸就这么被顾小暖勾走,她伸出纤纤玉手,勾住傅司宸的脖子,衣衫晃动,泄出大片风景。

“傅少,别理这个疯女人,人家还想要……”

“乖,先回去,明天再给你。”傅司宸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顾小暖的脸,果真,顾小暖脸上的血色,又褪了三分。

得到了傅司宸的承诺,苏双双不再恋战,她示威地看了顾小暖一眼,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离去。

“跪下!”

苏双双刚出去,傅司宸就冷声对着顾小暖命令道。

顾小暖没想到傅司宸今晚想在办公室做,她轻轻咬了下唇,“司宸,我们回家好不好?”

他刚刚和别的女人在这里,她不想……

“怎么,我花钱买欢,连地点都定不了?”

“不是……我只是不想……”

“不是就跪下!”不等顾小暖说完,傅司宸就森冷地将她的话打断。

见顾小暖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傅司宸直接上前,狠狠将她按在脚边。

他的身上,沾满了苏欢欢身上的香水味,呛得顾小暖心口疼,她的声音之中,带了明显的哀求,“司宸,你能不能……先去洗个澡?”

“呵!”傅司宸低低地笑,刺骨寒凉,“顾小暖,你一个出来卖的,哪来的脸挑三拣四?!”

是啊,她爱了他14年,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出来卖的。

顾小暖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倏然滚落。

云消雨歇。

傅司宸将一摞百元大钞狠狠砸在顾小暖脸上,“一万块,点好!”

脸颊,被锋利的钞票划破,顾小暖顾不上去管,她蹲在地上,快速将一张张钞票捡起。

这是他们儿子顾璟的救命钱,一张都不能少。

她和傅司宸是夫妻,其实更像小姐和恩客。

他买,她卖。

明码标价,一次一万。

现金结算,概不赊欠。

对,傅司宸从不刷卡,每一次付给她的,都是现金。他的手上,随时准备大量的现金,用来嫖她。

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花钱买欢当然要尽兴,事后把钱狠狠甩在她脸上,才会更有嫖完后的快感。

只是,顾璟的住院费,一万块不够。

顾小暖转身,背对他,跪地。

她咬着牙颤抖,费劲全身力气,才说出了那句难以启齿的话,“司宸,我还……还要。”

第2章 顾小暖,你真脏!

傅司宸近乎凶残地将顾小暖的身体掀翻、闯入。

他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这个女人,为了她和徐京墨的孩子,不顾一切,可是他们的孩子,在她心中,一文不值!

想到六年前,他车祸重伤,医生说,他再站不起来,她怕被他一个残废拖累,残忍地打掉了他们的孩子,他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他永远都忘不掉她说过的话,她说,傅司宸,我顾小暖不会要一个残废的孩子,我顾小暖以后,只会给京墨哥哥生孩子。

傅司宸,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跟一个残废做过!

他也永远忘不掉,玻璃瓶碎裂,他孩子的血液,沾满了他的脸,血液似乎还有残存的温热,他的孩子,却再也活不了了!

恨意弥漫,傅司宸双眸沁血,他残酷抽身而出,拉上拉链,西装笔挺,矜贵无双。

他点出五千块钱,狠狠砸在顾小暖脸上,“顾小暖,你真脏!”

顾小暖一身狼狈,她疼得浑身打颤,还是强撑着捡起了地上的钱。

只有五千块。

顾小暖咬唇,“司宸,不是应该给一万块?”

“怎么,我被伺候的小姐恶心到了,只能做到一半,还要买全票?!”

看到顾小暖几乎将唇咬破,傅司宸带着报复的快感,接着说道,“顾小暖,你真让我恶心!滚!”

顾小暖知道傅司宸的脾气,今晚,她是要不到更多的钱了,她只能先请医院宽限几天,明晚再来找傅司宸要钱。

顾小暖的视线,被眼泪迷蒙,出门的时候,差点撞在门上。

他们,曾经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六年前,他车祸重伤,她比谁都想陪在她身边,只是,那时候,有人用爸爸的命威胁她离开他,她只能,假装打掉他们的孩子,对他说出那些决绝的话。

后来,她想去跟他解释,没想到爸爸惨死,她被陷害成杀人凶手,锒铛入狱。

五年后,她从监狱出来,再想解释,他却已经对她所谓的背叛深信不疑。

顾小暖魔怔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这曾经是一只会弹琴写诗的手,可是现在,这只手彻底毁了,毁在了那五年暗无天日的监狱生涯中。

顾小暖去医院的时候,顾璟已经睡着了,他似乎是梦魇了,小脸皱成了一团,眼泪无声无息滚落。

“爸爸……”

顾璟的声音之中,带着浓重的渴求,“爸爸,你为什么不来看小璟?小璟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

“爸爸,你不喜欢的,小璟都可以改……爸爸……小璟想要爸爸……”

“小璟不想做没有爸爸的孩子……爸爸……爸爸……”

顾小暖捂着脸冲出去,眼泪,从她的指缝渗出,打落在她的心口,却怎么都无法将心中的痛意浇灭。

顾璟一直安慰她,就算是爸爸不认他也无所谓,他有妈妈就够了。

原来,顾璟一直是渴盼着爸爸的关怀的……

可是,她给不了小璟一个疼爱他的爸爸。

顾小暖还没有好好宣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悲伤,顾璟病情忽然急剧恶化,被推进了急救室。

第3章 他的残忍,万箭穿心

8个小时的抢救,顾璟的命是保住了,但他的身体状况却更差了,没有昂贵的进口药物维持,别说他等不到她和傅司宸二胎的脐带血,连一个月都撑不过。

顾小暖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一年前,她出狱后,与傅司宸重逢,结婚。只是,他跟她结婚,不是因为爱,只是为了报复她当年所谓的背叛。

他毁掉她所有的工作,她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让他嫖。

每一次小姐一样跪在傅司宸面前,顾小暖都万箭穿心,可是怎么办呢,小璟是她的命,就算是她的尊严被踩烂成泥,她也要小璟好好活下去。

还是,得去卖啊!

顾小暖理了下凌乱的长发,她离开医院前,提前往她和傅司宸的别墅打了个电话,出乎意料的是,傅司宸现在竟然在别墅。

现在是白天,傅司宸不一定有心情嫖她,可她真的太需要钱了,她必须得去强买强卖。

顾小暖自嘲一笑,就算是只做几下,也能拿到五千块呢!

不就是不要脸么!反正,她已经习惯了。

“司宸……”

顾小暖直接去了她和傅司宸的卧室,当看清楚床上的一幕,她身子一僵,心如凌迟。

她的小妈叶茜贴在傅司宸身上,傅司宸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正在一颗一颗,帮她扣胸前的扣子。

顾小暖声音破碎沙哑,问出了那句史上最蠢的话,“你们在做什么?!”

问完之后,顾小暖又惨然而笑,孤男寡女,衣衫不整,还能是在做什么!

别的女人,她可以无视,可是叶茜,她忍不了!

叶茜,是当年害得她万劫不复的罪魁祸首!

六年前,就是叶茜用她爸爸的命威胁她,让她跟傅司宸分手,可等她赶过去找爸爸的时候,爸爸早就已经死在了叶茜的手中。

叶茜杀死她爸爸用的是她惯用的水果刀,叶茜带了手套作案,保留了她的指纹,她百口莫辩。

“叶茜,你给我滚出去!你杀死了我爸爸,你就应该给我爸爸陪葬!谁让你来勾我老公!”

顾小暖一把将叶茜从傅司宸怀中扯出来,她红着一双眼睛看着傅司宸,“傅司宸,你是我老公,我不许你碰叶茜!六年前,就是叶茜用爸爸的命来威胁我,她……”

“啪!”

傅司宸一巴掌狠狠甩在顾小暖脸上,“顾小暖,以后你再敢说茜茜半句,我将你千刀万剐!”

“怎么,还想要往茜茜身上泼脏水?我告诉你,你说的鬼话,我一个字都不信!我只知道,你为了徐京墨杀死了我的孩子,我残废的那段时间,是茜茜不离不弃陪在我身边!”

顾小暖怔怔地站在原地,这是,傅司宸第一次打她。

她为了叶茜打了她。

脸上,真疼啊,一直疼到了心底。

是谁说,暖暖,我会把你捧在掌心,倾尽一生,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傅司宸,这,就是你给我的幸福。

傅司宸没想到他竟然动手打了顾小暖,他不由得愣了愣,如同层层浓墨晕染开来的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化不开的疼。

但是想到顾小暖为了荣华富贵残忍地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他又强迫自己心冷如铁。

薄唇,讥诮地勾起,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了刀,“怎么,大白天的,就出来卖了?既然要卖,就要有卖的样子,穿这么多,谁愿意花钱!”

“脱!”

第4章 她把他的心,卖了!

顾小暖死死地咬着唇,鲜血横流,她浑然未觉。

他竟然,要她在叶茜面前脱衣服!

叶茜当然不愿意让傅司宸和顾小暖发生关系,她仰起脸,嫣红的唇,就紧紧地贴到了傅司宸的唇上。

“宸,吻我……”

傅司宸身子僵了僵,见顾小暖还站在房间里面,他并没有将叶茜推开。

看着缱绻热烈地吻在一起的两个人,顾小暖红了眼眶,心口,歇斯底里的疼,疼得,她都不想要自己的心了。

顾小暖魔怔地看着傅司宸那印在叶茜唇上的两片薄唇,情意正浓的时候,她窝在他的怀中,跟小猫一样地亲他。

亲完之后,她又一脸花痴地盯着他,司宸,你的唇真好看。

她用力捏住他的唇,以后,除了我,不许你吻别的女人。

他笑得一脸的温柔宠溺,好,此生我只吻你。

她傲娇地抬起小脸,撒娇耍赖,司宸,你要是吻别的女人,该怎么办?

傅司宸想得认真,许久之后,才如同誓言一般说的,暖暖,我不会吻别的女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吻了别的女人,只有一个原因,我不爱你了。

他死死地将她的唇封住,抵死纠缠,可是暖暖,我永远不会不爱你。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吻了别的女人,只有一个原因,我不爱你了。

这句话,在顾小暖耳边回荡,反反复复。

他不爱她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永远。

顾小暖发狠似地擦去眼角的湿意,“傅司宸,你放开叶茜!她是我小妈!你们怎么能……怎么能……”

泣不成声。

傅司宸缓缓放开叶茜,眉梢眼角带着报复的快感,“顾小暖,别忘了,当年是爸把强了茜茜,否则,茜茜也不会被逼嫁给他,受那么多委屈!在我眼里,茜茜不是谁的小妈,他只是我傅司宸最在意的女人!”

“我爸根本就没有强她!是她给我爸下药,陷害我爸!”顾小暖吼得歇斯底里,“司宸,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呢?!”

傅司宸一字一句,字字诛心,“因为,你不配!”

是啊,她不配。

顾小暖用力将眼泪吞下,她怎么就低贱成了这样呢!曾经,她是多矜贵的一个人呐,顾家大小姐,海城第一名媛,可是现在,在傅司宸眼中,她连给叶茜提鞋都不配!

这个房间,处处都是叶茜身上的香水味,顾小暖怕她再待下去,会真的忍不住杀了叶茜,她用力用左手抓住自己的手包,就踉踉跄跄地往门外冲去。

今晚,又要不到钱了,她到底该怎么办,才能有钱为小璟买药?

大雨倾盆,顾小暖没有打伞,她以前,最讨厌下雨,淋得身上粘糊糊的,不舒服。

但是现在,她喜欢上了下雨,下雨了,在雨中,肆意流着泪,别人,也看不出你哭了。

顾小暖放肆大哭,抓着心口哭,哭得心更疼了。

忽然,顾小暖觉得掌心有点硌得慌,她想起,她的脖子上,挂了一条红宝石心形吊坠。

这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这也是,傅司宸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十八岁生日那年,傅司宸说,要她把一生交给他,他愿意把整颗心都给她。

那心形吊坠,就是傅司宸的心。

当时,顾小暖感动得热泪盈眶,主动献身,顾璟就是她在那晚怀上的。

顾小暖死死地抓着那条心形吊坠,决绝往典当行冲去。

她把,傅司宸的心,卖了!

第5章 他把她送给了别人

傅司宸送给她的那条吊坠,一看就价值不菲,但是典当行老板趁火打劫,只给了顾小暖八万块。

顾小暖笑得凄凉,原来,卖掉一个人的心,只需要八万块。

只是,就算是有了这八万块,也不够买一盒特效药。

还差三万块。

顾小暖刚到医院,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傅司宸打来的电话。

傅司宸手指收紧,手背上青筋暴起,几乎要将手中的手机捏碎,她那样背叛他,他竟然还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倾盆大雨中离开,他让特助商陆悄悄跟了她,没想到,商陆从典当行拿回了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她为了她和徐京墨的孩子,连他们的定情信物都可以卖!他傅司宸在她心中,连个屁都算不上!

既然,她这么喜欢犯贱,那他就让她犯个够!他倒要看看,她能为徐京墨的孩子,做到什么地步!

“司宸,什么事?”

“顾小暖,我今晚约了客户,缺个陪酒的小姐,你来!”

顾小暖小脸惨白如纸,她手一哆嗦,手中的手机,差点儿掉落在地上。

她不敢置信地对着傅司宸问道,“司宸,你说什么?你要我去……去陪酒?”

“怎么,你一个出来卖的,陪个酒还委屈了你?”傅司宸笑意森冷,凉薄刺骨,“顾小暖,今晚乖乖去陪酒,否则,以后你别想我给你半毛钱!”

顾小暖喉头哽咽,声音沙哑破碎,她努力将眼泪憋回去,一字一句说道,“好,我陪。”

她知道,傅司宸口中的陪酒,肯定不只是喝几杯酒,可怎么办呢,她想要小璟活下去啊。

顾小暖答应了陪酒,傅司宸更暴躁了,他直接将手机狠狠砸在地上,恨不能将顾小暖的心给挖出来。

他想要挖出她的心看看,他曾经心爱的姑娘,怎么就变得连只鸡都不如了呢!

傅司宸和顾小暖去到包厢的时候,傅司宸的几位客户,早就已经等在了里面。

就算是坐了五年牢,顾小暖身上那海城第一名媛的气质,也是有增无减。

她长得清纯甜美,但安静地坐在那里,又有一股子令人不敢亵玩的高贵冷艳,曾经灵动无双的桃花眸,现在写满了故事,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包厢中的男人看到顾小暖,眸中顿时放出了光,就像是饿狼看到了最可口的猎物,恨不能扑上去,立马吃干抹净。

这么美的女人,压在身下的滋味,一定好到无法描述。

男人们都存了同样的心思,把她灌醉,带回酒店,拆骨入腹。

几杯酒下肚,顾小暖胃里翻涌得想吐,她求助地看着傅司宸,但傅司宸的脸上,除了冷漠与嘲讽,再无其他。

顾小暖咬着牙将韩金递过来的那杯白兰地一饮而尽,她的喉咙,辣得火辣辣的疼,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缓和一下,只觉得腰上一紧,韩金就搂着她的腰,将她带到了他的肥腻的大腿上。

顾小暖的身子,顿时僵硬如石块,别的男人的触碰,她根本就忍不了。

她咬了咬唇,低低哀求,“司宸……”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