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明明贪恋已成瘾夏青顾南白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20:35

《明明贪恋已成瘾》是作者“佚名”写的一部虐心感人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又名《今生有你,爱才浓》,主要讲述了夏青与青梅竹马顾南白之间的情感故事。

明明贪恋已成瘾夏青顾南白小说阅读

章节试读:

顾南白跟了上来,忙坐上了车。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回家?”送佛送到西,她还是得把他送回家。

“你看我这样,回家我爸妈要吓死。要是我一个人,说不定一不小心我就摔倒爬不起来了。”顾南白说着露出虚弱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夏青想翻白眼。

“要不先到你那儿借住几天,你看我现在也开不了车,带着伤做地铁公交都不方便,不如你先收留我住几天,等我伤好了,我就走。”顾南白厚着脸皮说。

“顾南白,你的脸呢?”夏青冷笑,“快说,你要去哪儿?”

“夏青,你真这么狠,对我见死不救。”

“我要是真那么狠,就不会送你到医院,就应该让人晕到在路上。”夏青毫不留情的这么说,“顾少,别当我是十八岁的小姑娘,你的招数对我没用。”

“那什么对你有用?”

“对于毫不相干的人,你做什么都没用。我看你应该不需要我了,在这儿下车吧,一通电话你肯定会有人来接你。”

“夏青,说真的,我很舍不得你。咱们俩在一起是最契合的不是吗?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顾南白深深的说道,“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妈的,渣男!自己真的是瞎了眼,才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

她将车子停在路边,转过头对他说道,“你的人,你的婚姻我通通都不要。现在,请你下车。”她真心的觉得,今天停车送他去医院是个非常糟糕的决定。

顾南白不肯下车:“夏青,我不信你能找到比我更适合你的男人。”

“放心,你慢慢的就会信了。”夏青十分冷静。

“是夏桥吗?”

“那跟你无关。”夏青眼神冰冷,“现在下车,还是你要我打电话给你的未婚妻,让她来接你?”

顾南白也是要自尊的,被她这么赶,他不可能不走……

他毫不犹豫的开了车门,也许是动作太急,下车的时候腿一软,头也些晕眩。

“你……!”夏青看他的样子,便说,“你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顾南白确实有些头晕,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坐了回去。

“我不回家,要么你把我放下,要么让我去你那儿。”顾南白说。

夏青想了想,把他带回去了。

“你到床上去躺一会儿吧,我给你倒杯水,你把吃药。”夏青拿了他的药袋,既然把他带回家了,就没必要再装。只有一张床,沙发很小他睡不下。

顾南白很乖的躺好,看她端了水拿了他的药进来。他不由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你还这么会照顾人。”

夏青将水杯放在床边:“别那么多废话,赶紧吃药。”

顾南白笑了笑,躺在她睡的床上乖乖的吃药。

“夏青,怎么样?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顾南白拉住她的不放,“我向你保证,我们在在一起,我一定只有你一个女人。”

夏青冷笑,也没抽回手:“我一个女人,顾少,你在开世纪玩笑吗?你的未婚妻,夏欣算什么?”

“你认为我会碰她吗?”他对夏欣,从来就不感兴趣,不过是爷爷安排的,他现在没有特别想结婚的对象,所以就随他们便了。

“那不代表她不是你的未婚妻。顾少,你真的那么非我不可吗?”

“如果我说是呢?”顾南白眸光灼灼。

“如果你真想我回到你身边,也不是没可能。”夏青弓下身,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你要什么??”顾南白问。

“你跟夏欣解除婚约,然后跟所有人说你要娶我。”

顾南白一听,脸色一变:“你明知道那不可能。”

“所以我这里的答案也是不可能。”夏青说着拿着出门,“你先躺着睡会儿吧,我出去买点东西。”

顾南白瞪着她出门的背影,十分挫败的闭上眼睛。

第1章 我下个月订婚

夜很深!

一张KINGsize的大床上正起起伏伏。

女人坐着,男人仰着,挥汗如雨。

“你真是个妖精。”顾南白掐着夏青的腰。两个人在床上素来十分契合,他实在喜欢女人在床上的火辣热情。

“我马上要跟夏欣订婚了!”

夏青正慵懒的趴在男人身上,在他汗湿的胸膛画圈圈时,就听到他说这句话。

“你说什么?”

“我爷爷和你爷爷商量好,我下个月会跟夏欣订婚。”顾南白又说了一遍。

“所以,你同意了?”夏青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家和你们家的联姻是一早定好的。”顾南白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的,见她神色如常,推开她下床去浴室冲澡了。

夏青想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没错顾夏两家联姻是早定好的,她以为那是自己跟顾南白,必竟他们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

“顾南白,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不会吧,夏青,你居然会问这句话。我和你不是一直玩玩,各取所需吗?还是说,你其实喜欢我?”顾南白眉头微扬,像是她问了一个极其可笑的问题。

“呵,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青不服输的性子,立即说。

“夏青,我还以为你突然犯傻呢?咱们不是一直各玩各的吗?你在外面跟那些男人出双入对,我也没限制过你,不是吗?”

对顾南白来说,夏青就是个玩的开的女人,她身材火辣,为人也开放,他们维持这样的关系好多年了。

他并没有多喜欢夏欣,也没碰上别的喜欢女人,既然单着,跟夏青保持着身体的关系,他没觉得不好。

顾南白,你应该知道我跟那些人根本没有什么?

夏青在心里吼了一声,夏青是很爱玩,长的妩媚妖艳,很多人就以为她很随便,撩她的男人不少。

可是她性格不太好惹,想占她便宜的男人最后都讨不了好。

正是因为这样,不少人在外面抹黑她,说她跟无数男人在一起,说她是什么都能玩的女人。

但是顾南白知道,他们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她始终只有他一个男人。

“既然这样,我们结束了吧!”

夏青不是天真的小女孩,她有自己的原则,她绝不可能做别人的第三者。

顾南白定睛看着她,然后说:“嗯,结束。”

夏青听了这话,一点没犹豫,立即收拾东西走人。

“这么晚,你要走?”现在已经下半夜快两点了。

她冷笑:“这里的味道闻着恶心,我怕睡这里会失眠。”

她也不看顾南白脸色一下变得极差,收拾东西就走了。

开车回自己小窝的路上,夏青眼泪就哗哗落下来了。

夏青十八岁就跟顾南白在一起了,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起玩,她真的以为她跟顾南白能天长地久。

夏青是夏家的长女,她的母亲在她四岁的时候去逝的,而事实是夏桥只比自己小两岁。

当年母亲一过逝,父亲夏寒山就带着刘曼华和两岁的夏桥及还是婴儿的夏欣进门了。

从小她就对夏家恨的透透的,但是爷爷疼爱她,视她为夏家长女,看她比看夏桥还要重。

第2章 把这个男人给看清了

但是事情的转折在她十四岁的时候!

夏桥很讨厌她,他联合夏欣一起把夏青揍了一顿。

那次打架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摔破了头流了很多血。

送到医院时,突然认定她的血型跟夏家的血型不一样,夏寒山跟夏青验了DNA,最后的结果是她不是夏家的女儿。

十四岁的夏青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在再是夏家长女,她变成了野种。

夏寒山把她送到寄宿学校,不让她回夏家。

夏青骨子里极好强,她本来就不想再回夏家,她大学就开始做模特赚钱,进公关公司兼职,学会自己养活自己。

她不在乎夏家,她以为她拥有顾南白就可以了,原来只是个笑话。

她回自己的公寓,再洗了个澡,然后把顾南白留在自己公寓的东西清出来打包。

次日找准时间,趁顾南白不在家到他的公寓,把自己东西清了一遍全部带走,再把他的东西扔在他公寓。

刚从顾南白的公寓出来,她接到父亲的电话。

也许这根本不是自己的父亲,她跟夏寒山的关系差极了,最后还是接了。

“夏先生有何贵干?”

“你今天回来一趟。”

“哦?夏先生确定吗?你不怕我弄脏了你们夏家圣洁的豪宅吗?”

“闭嘴,夏青,不管怎么样你还姓夏,我让你回来你就给我回来。”

“呵,夏先生要是肯交出我的户口本,也许我早就不姓夏了。”

她满十八岁的时候,曾经要求把自己的户口迁出夏家,她甚至想连姓都改了,她很乐意跟母亲姓颜。

“夏青,你爷爷叫你回来,回不回随便你。”说完父亲挂断了电话。

爷爷?

夏青对夏老爷子还算尊重,当年她被验出不是夏家的女儿,爷爷对她说:“青儿,不管这结果怎么样?你始终还是夏家的人。”

这些年,她每年都会跟夏老爷子见上几面,陪老爷子喝喝茶。

今年开始,老爷子的身体似乎并没有那么好了,夏青思来想去,还是回了一趟夏家。

她一回到夏家,正好刘曼华下楼。

“哟,夏家大小姐回来了?”刘曼华说话时带着讽刺。

夏青神情淡淡的:“我回来是看老爷子的,好狗别挡道。”

“你说什么好狗不挡道?夏青,你居然敢说我是狗?”

“我有说是你吗?如果你真是狗,那你先叫两声再说。”夏青冷笑。

“你个贱……”

刘曼华刚扬手要打,夏青一把握住她的手:“刘女士,穿这么高的鞋,别动手动脚,小心摔着!”

“青儿,来了!”

夏老爷子听着声音出来了,看到夏青露出笑容。

“爷爷。”夏青露出笑容上楼去了。

夏青跟着老爷子进他的书房。

“你这丫头,现在想见你一面,是越来越难了,你工作很忙吗?”老爷子凝视着孙女儿说。

夏青笑笑:“现在工作是有点忙。”

“再忙也要来看爷爷。”老爷子说着叹息一声,又道,“青儿,我跟顾家老爷子谈了,顾南白会跟夏欣订婚,你不会怪爷爷吧?”

“顾南白和夏欣吗?他们很配呀,我怎么会怪爷爷你呢?”从她决定跟顾南白分手,她就不会回头,这一刻顾南白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顾南白那小子,心还没定来,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很久了,但是他未必把你当回事。我这次跟顾家商量婚事,一说让他跟夏欣结婚,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由此可见一点都不可靠。你就当,把这个男人给看清了。”

“嗯。我知道了,爷爷。”

“青儿,这次夏欣订婚,我希望你能参加!”

第3章 我会参加的

夏青听着拧眉:“爷爷,我早就不参加夏家任何公开场面的活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仍是夏家人,不是吗?”

“爷爷,你忘了10年那个亲子鉴定报告了吗?我,根本不是夏家人。”

“哼,那个亲子鉴定报告作不得数,只有你爸才会相信。”夏老爷子冷哼了一声。

“爷爷,你在说什么?”

“青儿,你听着,你就是我们夏家的长孙女,这是不变的。听我的话,夏欣的订婚宴你一定要参加。”

参加夏欣和顾南白的订婚宴,爷爷到底知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还有,你跟顾南白要断干净!”老爷子刚说完,夏寒山进来了,语气十分冷酷。

夏青回头看着眼前所谓的父亲,他看她时仍一脸的冷酷和嫌恶

“夏先生,我体谅你想保护你宝贝女儿的心,不过你女儿要守住自己男人的心找我是没用的。就算我离开顾南白,他身边照样有千千万万的女人。”

“我不管别人,你不能是你妹妹和他丈夫的第三者。”

“寒山,你在胡说什么,青儿早就跟顾南白在一起了,现在他们只是分手罢了。哪里说得上什么第三者!”老爷子说着怒吼一声。

夏寒山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还会把夏青看近么重,明明她不是夏家的孩子。

“爷爷,现在要跟顾南白哥哥订婚的人是我,我才是你的亲孙女,为什么你要一直帮着夏青不帮我?”夏欣此时也冲进来伤心的吼道。

老爷子此时脸色难看,嘴一张一合的:“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夏青实在不想看到爷爷动怒:“爷爷,我先走了,改天请您喝茶……”

“青儿,刚才我说的……”

“我知道了,我会参加的。”这是爷爷让她做的事情,不管多委屈,她都愿意答应爷爷。

她从老爷子的书房出来,下楼之后夏欣追上来。

“夏青!”

夏青回头冷冷看夏欣。

“夏青,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抢自己妹妹的未婚夫。我告诉你,顾南白哥哥是我的,你就死了心吧!”

夏青听着冷笑:“夏欣,顾南白之前说过你是她女朋友吗?”

夏欣脸色一变,当然没有,顾南白平时看到她,都当她是妹妹的样子,连她的手都不碰。

“他会牵你的手,跟你亲吻,跟你在一起吗?”

“你不要脸!”

“对,我不要脸,所以顾南白喜欢跟我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一起。”不是想伤害对方吗?她知道哪里才是夏欣的痛点。

“你个恶心的女人……”

夏欣一巴掌就要挥过来,她一手紧紧握住夏欣的手腕。

“夏欣,你有空再在这儿跟我废话,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笼络住顾南白的心。”

说完她从夏家出来了。

她刚上车时手机想了,一看来电是顾南白。

“顾少,还有什么事吗?”

“你在哪儿?”顾南白的口气不太好。

“我在哪儿跟你有关系吗?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什么时候把东西收走的?”顾南白不答反问。

“怎么?我应该没拿不该拿的东西,你以前送的那些小礼物我一并扔了,你要是在乎的话可以去垃圾站找找,或许能找到。”

“夏青,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么嚣张,很酷是吗?”

“哦,那没办法,我嚣张了这么多年,改不了。怎么,顾少不会对我旧情难忘,所以打电话给我?”

“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顾南白冷哼了一声。

“我想也不是,我刚刚把你未婚妻气的不轻,我看你需要好好安慰一下她。还是少打电话给我这个坏女人吧!不见。”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的顾南白听到嘟嘟的响,捏着手机,气的牙痒痒的。

夏青这个女人,野的像只猫一样,很多时候让他捉摸不透。不过她气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

第4章 心口堵的慌

夏欣和顾南白的订婚宴如期举办了!

因为答应了爷爷,她必须参加,还说她要以夏家长女的身份出席。

虽然她不是夏寒山亲生女儿的事情,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但是必竟没有捅破过。身份上,她仍是夏家长女。

夏青挑了一件最美的礼服,化了精致装容,戴上了母亲留给自己的名贵首饰出现。

果不其然,她一出现就成为全场的焦点。

夏青的五官不仅仅精致,还有一般女人没有的妩媚妖娆气质,真是因为她的这份妖艳,很多男人都认为她放荡,认为她不安于室,喜欢对她动手动脚。

“那不是夏青吗?”

“天哪,她怎么敢来,她不是夏家的野种吗?这是多大脸啊,敢出现在这里?”

“就是!”

她一出现,就听到有人这么窃窃私语。

夏青从来不在意,无数男人对她投上惊艳的目光,她只是回以微笑。

“青儿,你来了。”

夏桥是刘曼华的儿子,她所谓的弟弟。很多年不见,此时的夏桥已经是个帅气的小青年了。穿着白色的西装,笔挺身姿,漂亮的五官,还有笑起来露出来的酒窝。

她不得记什么时候开始,夏桥对自己态度从厌恶变成温和,居然还叫她青儿,她比他大两岁,怎么都应该叫声姐姐。

“我们的位置在那边,爷爷一直问你到了没有?”夏桥看夏青时,说话异常的温柔。

她微笑着,跟着夏桥走。

订婚宴马上就开始了,当然她也看到顾南白,他今天穿着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成熟俊朗帅气。

不过她只看了那男人一眼就移开了眼睛,这男人再帅跟她也没关系了。

顾南白也看到夏青了,事实上是她一出现,他就看到她了。

她今天格外美,粉面腮红,妩媚动人。

只是这女人在夏桥身边,竟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等她转过头来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睨了自己一眼。

那个眼神激怒了顾南白,莫名的就是让他心里极度不舒服。

“青儿来了!”老爷子看到孙女儿来,露出笑容。

“您交待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办到呢?夏青笑着坐到老爷子旁边。

“差不多快开始了。”老爷子丝毫没觉得自己家孙女穿这样有什么不妥,看她的眼神也无柔和。

“阿桥,你去拿点吃的给你姐吃。”

“好的,爷爷。”夏桥拿吃的去了。

夏青老老实实的坐在老头子旁边,别人过来招呼,她只是微笑回应。而订婚宴马上开始了,顾家人也都到了。

夏青不是没注意到,顾南白的母亲白女士看自己紧皱的眉头。

不过无所谓,以前她可能见到白女士还会客客气气的,现在人家跟她没关系了,顾家对她的感观她毫不在乎。

“你坚持让南白跟夏欣订婚是对的,看看夏青那样子,自己妹妹订婚她穿的那么招摇,简直伤风败俗。”白女士低声对丈夫说。

“行了,亲家在,别说那么多。”顾父安抚妻子。

夏青听不见,她就听到司仪在前面不停的说话,顾南白和夏欣站在一起,夏欣今天穿着白色的礼服,娇俏可爱,她站顾南白身边也是男才女貌。

莫名的,她的眼睛有些涩涩的,心口堵的慌。

第5章 请叫我全名或者姐姐

她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一点她也可以戴上顾南白的戒指。想想实在可笑,她是什么身份,顾南白只怕从来没把他放在眼里。

更别说,他家人,只怕是根本看不起她。

她难受的不行,等订仪式结束,大家掌声响起来时,她起身去洗手间。

到了洗手间,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她美艳动人,也是夏青,她习惯一个人撑起所有事,没有什么事是她办不到的。

她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她夏青在十四岁的时候就承受过更重的打击,不就一个男人吗?外面的男人大把,她还怕找不到男人。

可是不是的,顾南白放弃她跟夏欣订婚,对她的打击比她想像中还要大,还要深。

她,其实很痛。

从洗手间出来,夏桥正走过来。

“外面在切蛋糕,爷爷让我来叫你。”

“你不知道,美女是不吃蛋糕的吗?”夏青说。

“其实这种男人根本不值得留恋,青儿,你会找到更好的。”夏桥的眼神无比炽热。

“夏桥,我和你的关系没到你这么可以叫我的地步,请你叫我全名或者姐姐。”

夏桥曾经跟她表白过,那时她在一个夜场俱乐部工作,被几个富家大少缠住。夏桥赶过来跟那些人打了一架,把她带走了。

其实夏桥并不会打架,他们逃出来的时候,他身上挂多彩,她看了哈哈大笑。

“夏青,你真没良心,我为你打架,你居然还笑。”

“夏桥,你说你傻不傻,我跟你妈和你妹都誓同水火,你居然还跑来救我。”

“我为什么救你,你不知道吗?”夏桥眸光灼灼的。

那一刻她就懂了,夏桥那傻瓜居然会喜欢她。

“我知道,因为你傻!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夏桥,永远不会!”

“顾南白有什么好?他根本就是在玩你而已。”

“那又怎么样,这是我的事,哪怕被他玩也是我心甘情愿,反正我永远不会考虑你,所以滚远点。”

“夏青,你真是个没有良心的女人。”

“谢谢夸奖。”

她冷冷的笑,摇摇晃晃的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那晚是六年来,她最后一次见夏桥,再见他就是现在。

夏青跟他回到订婚宴会现场,她坐回爷爷的身边。

“青儿,怎么不叫人?”夏老爷子说。

她这才注意到,顾老爷子不知何时跟爷爷坐在一起。

“顾爷爷,您好。“

“青青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顾老爷子看她倒是和善的很。

“顾爷爷,您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帅了。”她立即道

“这丫头,嘴巴可真甜。”

“您错了,顾爷爷,我不是嘴甜,只是我喜欢说实话。”

老爷子哈哈大笑,显然她说的话取悦了老人家。

“爷爷,王总过来了,要过来跟您问好。”顾南白此时走过来,却忍不住看了眼夏青。

夏青没看到他,她穿着低胸的礼服,披着薄薄的披肩,他居高临下,能隐约看到她,瞬间他只觉得喉头一紧。

“夏老,那我过去一下。”顾老爷子说着跟着顾南白走了。

夏老爷子点点头,转头看向孙女儿。

“干嘛这么看着我,爷爷。”我喝了口小酒。

“你要平时嘴巴甜一点,也不至于跟你爸关系闹成这样。”

“他没把我当女儿,再说他也不是我父亲。”她十六岁就开始出来工作了,怎么哄人开心她很擅长,就看她愿不愿意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