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神针医少李九真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01:34

《神针医少》是由“佚名”所著,小说的主角是李九真,小说讲述的是神针门传人李九真带着师命来到了都市,为寻找消失已久的天下十大神针。

神针医少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杨胜楠惊呆,望着手上的半截木棍,又看向老巫婆狰狞丑陋的脸孔,顿时惊恐到极点。

“呃,这个……”她想要解释一句这或许是误会。

老巫婆便一掌朝她胸口打过去!

在杨胜楠危机到极点的瞬间,李九真神色一冷,手指一夹万磁针,一分为二,无形的力场顿然成形。

在这力场形成的同时,老巫婆就若有所感一般,浑身一激灵,感觉到了极为强烈的死亡威胁。

她脸色大变之下,身子又陡然一震,脸上青黑之色越发汹涌澎湃。

“不好,终究是反噬了!该死的!”

这一受伤,她击中杨胜楠胸口的力度就跟着一消,没能立刻就将杨胜楠打死。

但一股威力惊人的邪气却还是入侵了杨胜楠身体,使她一下子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下一刻,老巫婆打横一滚地,又一下子弹跳而起。

一根黑针快若惊鸿,从她原来的位置穿透过去!

咻!

“你这是什么针?”老巫婆转身,眼睛死死盯着李九真。

李九真脸色有些苍白,看了杨胜楠一眼,杀气腾腾地说道:“追魂夺命针!”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在他猛搓手上黑针的同时,已经飞出去老远的另一根黑针竟在一股无形的力场牵引下,自动转向瞄准飞射。

李九真目光一凝,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老巫婆急忙再次暴退,横移,躲避黑针的持续追杀。

她嘴里再次发出一声口哨,之前那些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蛊虫就又飞起,挡在她身前,朝着李九真叫嚣!

李九真停都不停,继续以他的方式催动万磁针,一路势如破竹!

砰砰砰砰砰——

挡在老巫婆身前的所有蛊虫,全被刺穿不说,居然纷纷爆了!

老巫婆狼狈一滚,堪堪避开,接着又一个筋斗翻过,再次差之毫厘地避开黑针的折返。

黑针从她下方穿过,被李九真另一只手稳稳夹住。

老巫婆气喘吁吁,惊恐地望着这两根黑针,旋即状若疯癫。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老巫婆咬牙切齿,居然也取出一根血红色的长针。

李九真见状,眼前一亮。

“果然有好东西!这根针……是我的了!”

之前黑针刺爆所有蛊虫,蛊虫体内的黑色气体仍在两人之间的空中弥漫。

老巫婆一取出这根血针,就主动朝自己心窝扎了一下,心血刺激,好像激活了血针某种功能,使其嗡鸣一震间,将空中所有黑气瞬间吸收。

下一刻,老巫婆就拔出血针,全力朝李九真甩去!

李九真也不闲着,深吸一口气间,将一根黑针往空中一抛。

在这根黑针坠落到胸前时,李九真又将另一根黑针弹射而出!

这根黑针十分精准地命中下坠的黑针,两两碰撞间,一道无形的光波炸开,下坠的黑针瞬间加速度,威力增辐。

好像两道光,针尖对麦芒!

一根黑针,和一根血针,在空中狠狠碰撞!

叮!

血针断裂,黑针继续向前,一下子扎穿了老巫婆左胸!

老巫婆怔怔低下头,望着自己胸口,然后倒在了地上。

李九真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很明显,这种绝招,很消耗他的精神,不可能长时间使用。

“没想到我才下山,就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

“不过她死了。”

就在李九真松口气,以为老巫婆死掉时,老巫婆却猛地一按地面,又一次站了起来。

“不是吧……她心长在右边!”李九真惊得眼睛睁圆,然后就想通了这一点!

第一章:好大的凶兆

身为神针门当代传人,李九真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摸着饿扁的肚子,愤愤不平间,目光在周围每个人身上扫过。

“师父这老吝啬鬼,将集齐天下十大神针这种伟大的任务硬塞我头上,却连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实在太过分了!”

“唉,这个世界也真的坏掉了,吃个饭还必须收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咦,这两个女的……”

李九真正默默吐槽,忽然眼前一亮,目光锁定距他五十米开外的一对姐妹身上。

这对姐妹,都长得很漂亮,浑身洋溢着青春时尚的气息,所到之处,回头率很高。

和李九真一样盯着她的路人还真不少,甚至有个猥琐的屌丝还取出手机悄悄拍照。

而李九真呢?则是鬼头鬼脑地尾随上去,一双眼睛骨碌直转,将这对姐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嗯,没错没错,一定是这样。”像是发现了某种真相,李九真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然后他就毫不犹豫地跑了过去,同时从身上取出一根黑漆漆的细针,大声说道:“两位姑娘,请留步。”

“姑娘?是在叫我们?”当姐姐的杨胜楠一转身,见李九真一身农民工装扮,手上捏着一根针,就赶紧将妹妹杨若初往身后一拉,警惕地说道:“你想干什么?”

杨若初怯生生地将下巴顶在杨胜楠肩头上,见李九真冲自己龇牙一笑,心里不由闪过一个念头——“这人牙齿好白哦。”

下一刻,李九真就将笑容一敛,一脸严肃地对她说道:“姑娘,我发现你身上有好大一个凶兆,十分危险,如不介意,就让我帮你扎一针化解掉吧?”

“胸罩?”

两姐妹同时傻眼。

周边经过的路人也都纷纷绝倒。

大庭广众下,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这人不会是变态吧?

“流氓啊!”杨若初回过神来,惊呼一声,捂住胸口连连后退,好像已经被袭过胸,小脸涨得通红。

杨胜楠却是浑然不惧,纯熟地从身上掏出一个证件展开,对李九真厉声喝道:“竟敢当街调戏我妹妹,看清楚,警察!我现在命令你,将手上的针扔掉,然后抱头蹲下,接受检查!”

“咦,这个美女居然是警察诶!”

“哈哈,这小流氓傻了吧,调戏谁不好,居然调戏到警察头上了,活该啊!”

“小伙子运气太差了。”

周围的人全都停下来,幸灾乐祸地看着李九真。

李九真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证件上面,不明白警察跟自己救人有什么关联。

“我叫你蹲下,听见没有!”见李九真不动,像是在无视自己,杨胜楠怒气值暴涨,伸手就抓住李九真手腕,用力一扭。

“喂,你这是要做什么?”李九真被她反手擒拿,又被踢了膝盖腿窝一脚,不由自主就蹲下去,肩头被死死按住,也有些恼了,扭头说道,“我好心要帮你妹妹化解凶兆,你别不识好歹。”

“哎呀,还敢横,臭流氓,我叫你跟我横!是不相信我会送你去警察局是吧?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杨胜楠见李九真在得知自己身份后,还敢口不择言,恼怒之下,手上一个用力。

只听得咔嚓一声,李九真的手居然被扭出一个夸张的角度。

就连杨胜楠都吓了一跳——

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脆弱?

“啊,手断了,你个臭婆娘,狗咬吕洞宾是吧,等下别求我!”李九真这下也是真生气了。

也不知道他是使的什么手法,杨胜楠只觉得自己手背像被什么扎穿似的,刺痛之下,不由撒手。

李九真便猛地一个跳起,反在背后的手如鞭子一般用力一甩,发出吧嗒一声脆响,将错位的关节瞬间接上。

然后他嗖的一下,一溜烟跑掉。

“别跑,你给我站住!”杨胜楠立刻去追,却不想这家伙跑得比狗还快,几下就消失在茫茫人海。

气急之下,杨胜楠跺了跺脚,大声说道:“别让我再看到你,不然有你好看!”

眼见追不上这流氓,杨胜楠转过身,正要对杨若初说话,杨若初就一皱眉,捂住胸口缓缓蹲下去。

“阿初,你怎么了?”杨胜楠赶紧上前扶着她。

杨若初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就心口忽然痛了一下。姐,那个……”

她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迅速浮现出一抹青黑,旋即白眼一番,直接倒在了杨胜楠怀里。

杨胜楠大惊,急忙叫道:“喂喂喂,你别吓我啊,快醒醒,阿初,快醒醒!”

周围本要散去的人们也都十分惊诧,议论纷纷。

“会不会就是刚才那个流氓搞的鬼啊?”

“可能是哦,多半就是他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肯定是他!年纪轻轻,居然这么歹毒!”

杨胜楠见杨若初像是中了剧毒,立刻听信了他们的判断,愤恨地看了眼李九真消失的方向,赶紧拨通急救中心的号码。

第二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医院,急救室门口,杨胜楠心乱如麻地走来走去。

她父母杨洗连和何秀莲这时也匆匆赶过来,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叮!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一女医生从里面快步走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杨胜楠急忙问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病人体内的毒素根本无法控制,已经扩散到全身……”

杨胜楠顿时脑门一轰。

她怎么也想不到,只是一次普通的逛街,遇到个流氓,然后妹妹就变成这样,救不活了?

这开什么玩笑?

杨洗连夫妇也都惊呆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

“医生,求你尽量拖延时间,我去找人!”脑袋一片空白的杨胜楠,忽然想到了那个李九真。

她在拜托医生之后,转身就跑。

过了好一会儿,满世界乱找的杨胜楠仍旧一无所获,一颗心不由沉入谷底,脸上浮现出绝望之色。

“到底在哪里啊!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初去死?她才十六岁啊!”

杨胜楠缓缓蹲下去,眼泪簌簌往下掉。

“喂,这里这里!”忽然,一道声音如同天籁,在杨胜楠耳边响起。

杨胜楠身子一颤,急忙起身转头望过去。

就见李九真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掐着后颈往一家饭店门口拖,嘴里叫嚷着:“吃了霸王餐,你还想跑?老子打死你!”

“老板别冲动,我不是逃跑,我只是叫她帮我付账……”李九真无奈地解释。

那人见杨胜楠衣着光鲜长相靓丽,再看李九真这土包子样子,不由嗤笑:“就你这穷光蛋,她会认识你?”

“放了他,不用找了。”杨胜楠立刻跑过去,将几张钞票一掏,尽量冷静地说道。

“呃?哦,好。”这汉子立刻放开李九真,然后将钱接过去,“原来你们真认识啊!”

“她是我老婆,管得严不肯给我钱,不行啊!”李九真没好气说道。

然后杨胜楠就一把抓住他的手,拖着就跑。

待到跑远之后,李九真忽然将手一甩,挣脱出来,一脸玩味地说道:“喂,你要干嘛,不会是抓我去警察局吧?我可不去!”

“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不应该得罪你!你大人大量,放过我妹妹好不好?她还那么小……”杨胜楠握着拳头低下头,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她是真的很想将他抓进局里狠狠审讯,到底是不是他下的毒手,但那样只会延误治疗的时间!

所以只能软语相求,只希望在最快的时间内,将他带到医院。

“你说放过?什么放过?”李九真奇怪地说道。

见李九真装蒜,杨胜楠纵然不敢发飙,也还是忍不住冷笑说道:“我已经知道是你做的手脚,也不敢追究你的责任。只求你能救活我妹妹,从此两不相欠,难道这样还不行吗?”

“什么叫我做的手脚?你是说你妹妹身上的凶兆是我下的?开什么玩笑!从头到尾,我都没摸她一下好吧!”李九真顿觉十分冤枉。

为什么这年头想做一件充满正能量的好事,都这么难呢?

“我难道长得这么像一个坏人?太伤自尊了!”李九真摇头叹气,意兴阑珊地转身就走。

这趟浑水,不趟总成了吧?

免得做了好事,人家还以为是应该的,这凭什么?

见李九真这么激愤,杨胜楠不由一愣。

“难道不是他?是了,当时他确实没有挨到阿初,倒是我,被他扎了一下。如果是他做手脚,也应该是我躺在医院才对……”

“不管是不是他,先把人救回来,其它以后再说!”

念及此处,杨胜楠急忙飞扑过去,一把拦住李九真,诚恳地说道:“真的很抱歉……是我误会你了。你别生气,还是跟我去救人吧!”

“你叫我救就救,凭什么?”

“人命关天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又不是我老婆,我可不着急!”李九真哂笑。

“这混蛋!”杨胜楠又急又怒,恨不得一枪把这家伙给崩了!

她算看出来了,自己如果不表现出诚意,这家伙就绝对不会出手救人。

于是杨胜楠思考一番后,露出了决然之色,竟猛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我答应你,只要你肯救我妹妹,我立刻去凑五十万,当作酬谢金!”

“五十万么?听起来似乎很有吸引力啊!”李九真手指点了点下巴。

“你答应了?”杨胜楠惊喜地说道,心里却又一次鄙夷,暗想这厮油盐不进,一听有钱就改变主意,不就是想敲诈一笔么?太卑劣了!

“谁说我答应了?”却不想李九真脸色一变,义正严词地说道,“你怎么可以拿这种东西侮辱我?这也太小看我了!我这人从来都是视金钱为粪土……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杨胜楠不知道该怎么说。

“呐,这么看着我,是不信我咯?那好,你现在就去取钱,你看我把人救了过后收不收!居然不信我,简直岂有此理,太气人了!”李九真露出愤怒之色。

“……你同意救人了?太好了!”杨胜楠却是一怔,旋即狂喜,激动地冲过去,拉着李九真就跑。

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杨胜楠急忙招手——

“开车,圣保罗医院!快快!十万火急!”

第三章:你给我滚出去

当李九真和杨胜楠来到医院时,杨洗连夫妇还站在门口,心急如焚。

杨胜楠正要说话,李九真就大步冲向急救室,将门推开。

“喂,你谁啊,别捣乱……”杨洗连吃了一惊,急忙去拉,却抓了个空。

李九真闪身而入,就看到一群人忙活,各种各样的仪器,不断在杨若初身上检查。

“不行,血清抗体完全失效,毒素继续扩散!”

“病人呼吸正在衰竭,真的危险了!”

“快快,再打一剂强心针,准备起搏器……”医生大声说。

一护士见李九真进来,立刻说道:“喂,你们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李九真本要将她推一边去,却是神色一动,回头看着外面,就见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在一少女跟随下,快步走了过来。

本来目光冷淡的护士见状,惊喜地说道:“咦,是王教授!”

“王教授来了?太好了!”大家都一下子停下手中动作,朝老人迎上去。

正在抢救的医生闻言,也都大步上前,激动地说道:“王教授,您提前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正好,这病人身上的毒素非常奇特,我们各种办法都试遍了,都没有任何效果。看样子,只有全靠您的针灸了!”

正抓着李九真的杨洗连见这老人这么大架势,被众人如此恭维,就知他肯定是位高人,也就急忙说道:“大师,求您救救我女儿……”

“我已经听说这事儿了,先让我看看吧。”这老人点点头,气定神闲地上前,将手指搭在杨若初手腕上号脉。

过了片刻,他眉头一皱,旋即舒展开来,神色从容地说道:“确实是很厉害的毒素,不过应该还能有救……拿针来!”

旁边少女立刻打开针灸盒子,将长长的银针取出来。

“好了好了,有王教授出马,病人有救了!”这医生大松一口气说道。

杨洗连他们也都露出了希冀之色。

大家目光都落在老人的银针上面,满含期待,希望可以见证奇迹。

“住手!”却不想李九真忽然冲过去,一把抓住老人手腕,认真地说道,“你下了这针,不但救不了人,你也会中邪而死。我看还是让我来吧!”

“中邪?什么中邪?你这年轻人,胡说八道什么?”被打断的老人皱着眉头,很不悦地说道。

那些医生护士也都错愕地看着他。

这年轻人……脑子有问题吧?居然说什么中邪,这世界上有这玩意儿吗?

杨洗连闻言,顿时又惊又怒,冲过去抓住李九真就往外拖:“你这家伙到底是谁?捣什么乱!快滚出去!”

他一边拖,一边回头剜了杨胜楠一眼,骂道:“你从哪儿带个骗子回来,还不把他抓起来,你还要不要救你妹妹?”

“……”杨胜楠一时犹豫。

到底是相信这位老人的针灸治病,还是相信李九真的驱邪之说?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中邪……”杨胜楠看了一眼仙风道骨的老人,又看向李九真,对比之下,忽然就觉得这小子一点都不靠谱。

于是她也说道:“你先别捣乱,让大师救人。”将李九真强行往外拉。

李九真见状,生气地说道:“你居然说我在捣乱?那好,这老头自找死路,等下你可别让我收拾烂摊子!”

“你敢咒我爷爷?滚吧你!”那个少女闻言大怒,冲过来就是一脚。

李九真后退躲开,也不动怒,反而笑道:“你可真不孝顺,看着你爷爷送死。”

“你能不能闭嘴!”杨胜楠都看不下去了,用力推了李九真一下。

“……行,我闭嘴,你等着瞧好了。”李九真戏谑地看着她。

没有李九真阻止,老人立刻拈着银针,扎进杨若初的一处穴位,接着又是一针。

他一口气扎了好几处穴位,原本不断抽搐的杨若初顿时就安静下来,不再动弹。

大家见她呼吸竟开始趋于平和,青黑的脸上也多了一抹红润,就纷纷惊喜起来。

“真的有用!果然神医啊!”

少女得意地横了李九真一眼,无不嘲弄地说道:“怎么样,你不是说只要下针,就会中邪吗?为什么没有?”

杨胜楠惊喜交加,也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心想早知道有这位王大师,自己干嘛还要求他?

李九真神色不变,笑着说道:“继续看吧。”

“哼,还嘴硬,真不要脸!”少女一阵恶心,挡在门口,免得他再捣乱。

老人继续下针,手法繁琐复杂,神色也从起初的试探,变成了笃定。

接着他将最长的一根银针取出来。

这是要下的最后一根针,成败在此一举了!

众目睽睽之下,老人没有任何手抖,十分果断地将这一针扎了下去!

顿时,杨若初脸上青黑之色不断翻滚,接着迅速汇聚在老人最后下针的穴位。

“成了!”

大家都忍不住鼓起掌来,实在是太厉害了!

就在大家纷纷喜悦的同时,一道让人觉得聒噪的声音响起:

“三!”

“喂,你又在搞什么?”少女厌恶地看着李九真。

李九真不理她,只是看着王大师的手,继续说道:“二!”

“这人不会是真的有病吧?”所有人都皱眉。

“一!”李九真声音提高,指着王大师,又崩出一个字,“倒!”

随着他话音一落,王大师就全身一震,一下子翻倒在地,就这么人事不省了!

所有人喜色顿然一僵,定格在脸上。

傻眼!

彻底的傻眼!

怎么会这样?

“爷爷!”少女尖叫,急忙扑过去,见老人脸色青黑,分明和杨若初一个症状,哇的一下就哭了。

杨洗连一屁股坐在地上,如同寒冬中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杨胜楠也是差点跪了,下意识去拉旁边的李九真,连连说道:“快,快,到你了,快去救人!”

李九真看着她,气笑了:“刚才不信我叫我滚,现在不行了就又叫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都错了!”杨胜楠后悔到极点,急忙哀求,“我一定让他们道歉,我自己也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

“少假惺惺了!我要是没有救人的能力,你会道歉?”李九真哂笑,“反正我说了不接烂摊子,你另请高明吧。”

杨胜楠顿时哭了,一把扑上去,紧紧抱住李九真的手,哽咽地说道:“真的对不起,求求你给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好不好?我发誓,只要你肯答应救我妹妹,我就什么都答应你!”

“什么都答应我?”李九真挑眉,不怀好意看着她。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美人计?这姑娘救妹之心,倒是豁得出去。”李九真有些佩服,对于杨洗连等人说滚的愤怒,也稍稍减轻几分。

“不过还是得好好教训一下你们,以免以后继续狗眼看人低。”

李九真闪过这个念头,露出恶趣味的笑容,忽然说道:“要不这样,你要是同意做我老婆,我就答应救你妹妹,你看怎样?”

“……”杨胜楠全身一僵,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这家伙,怎么会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

杨胜楠顿时有种将他打成猪头的冲动!

第四章:这么快

“冷静,冷静!为了能救阿初,我一定不能再得罪他!”

“可是他要我嫁给他,这怎么可能……我要怎么拒绝?一旦拒绝,他肯定不会救人。”

“不管怎么样,先把阿初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以后再想办法解决。况且这混蛋应该只是为了戏弄我,所以开了个玩笑,看我出丑!”

杨胜楠念头急转之后,猛地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咦,居然……真答应了?”李九真很意外地看着她。

他自然没打算挟恩图报,真的希望杨胜楠嫁给他,也确实如杨胜楠所猜的那样,只是为了戏弄和教训,才故意抛出这个要求。

杨胜楠这么干脆就同意,按理说,李九真应该会怀疑她会不会耍赖变卦。

不过他眼珠子一转后,并没有提出质疑,而是义正严词地说道:“既然你答应了,那你妹妹就是我的小姨子,小姨子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理?”

他一走进去就大声嚷嚷:“都出去出去,别影响我救人。那个谁,帮我清场子!”

大家闻言,再次齐刷刷盯着他。

“这个年轻人难道真的可以?”

“他所说的中邪,难道真的存在?”

杨洗连夫妇还有少女也是神色一动,脸上浮现出一丝希冀之色。

“也许……他真的能够救人!”

这时候,作为最关心病人的他们,哪怕只有一丁点希望,也都绝对不会放过啊!

他们正要过去问李九真到底行不行,杨胜楠就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于是在众人关注下,李九真走到杨若初身前,取出了他那一根黑针就是一搓。

明明是一根细针,竟瞬间变成了两根!

李九真双手并出两指,夹住两根黑针,在杨若初上方来回一挥。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杨若初身上还没有取下的所有银针,竟好像钢针一样,被两根好似磁铁般的黑针瞬间吸走了!

下一刻,李九真手腕一抖,所有银针就全掉地上。

接着李九真就闪电般同时下针,一针扎杨若初眉毛中间的印堂,另一针扎心窝处的膻中!

“喝!”

像是遇到某种阻碍,李九真的手指轻微颤抖,好像很辛苦的样子,使黑针同步缓缓深入。

杨胜楠就看到两根黑针中间区域,居然出现一丝丝透明涟漪。

仿佛空气变得沉凝,有无形的力场酝酿。

李九真闭上眼睛,继续将并出的两指拈着黑针搓来搓去,似在感应着什么。

十秒钟不到,李九真猛地睁眼,两指夹住黑针,一点点拔出。

随着两根黑针一起出来,杨若初鼻子下的人中处竟也出现一个小小的针孔,黑色的血滴外涌,一根青黑色软针好像蚯蚓一样,扭来扭去,似在挣扎,被两根黑针之间的无形力场牵引,一点一点往外冒出。

当李九真将黑针彻底拔出,这根青黑软针也彻底脱离杨若初身体,悬浮在空中,竟违背了地心引力,没掉下去。

“这简直不科学!”杨胜楠惊得嘴巴张成椭圆形。

其他人也都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李九真没有停顿,猛地双手一合,将三根针就两掌间一搓,三针很神奇地合成了一根。

“虽然这根邪针拍马也比不上我手中万磁针,但也算不错的小玩意儿了,不枉我辛苦一场。”李九真露出一抹满意之色,十分坦然地将软针占为己有了。

李九真继续搓着合并后的黑针,在轻微的滋滋作响后,再次刺入杨若初人中。

于是杨若初脸上青黑二色就这么迅速汇聚,被黑针通通吸走。

她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在李九真收针之后,又出现一抹红晕,原本低不可闻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充实,死寂的身体泛发出生机。

“她不会有事了。”李九真笑着抬头。

“呃……这么快?”众人怔怔地望着他。

李九真所造成的这一幕纵然神奇,但真的太快了!

有一分钟吗?好像没有吧?

只是扎针收针,再扎一针最后收针……一切就搞定了?

刚才王大师可是扎了那么久,用了那么多针,结果却失败了的!

这一对比之下,感觉眼前这一幕,好不真实。

“真的不会有事了?太好了,太好了!”杨胜楠狂喜,蹲下去又站起来,激动得不得了。

她知道自己赌对了!将李九真再次请回来,是对的!

一切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啊!妹妹她不会死了!

李九真看着杨胜楠开心的样子,也被感染得由衷笑了笑,蛮有成就感的。

第五章:一家人何必见外

见李九真救完杨若初过后,就站在那里不动。

少女顿时急了。

她赶紧跑过去,坑坑巴巴地说道:“喂……那个,还有我爷爷啊!”

李九真瞥了她一眼,说道:“这位老神医医术高明,根本不需要驱邪,只要躺一会儿,自己就会好的,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少女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信李九真胡扯,顿时哭着说道:“你不要这么小气嘛,我知道错了,对不起还不行吗?”

“哟呵,我就小气了怎么了?”李九真冷笑。

如果这女的好生认错,赔礼道歉也就罢了。什么叫“对不起还不行吗”?

什么又叫“你不要这么小气”?

真是可笑。

眼见李九真这样,少女简直要哭晕。

那些医生护士本来还很佩服李九真来着,见状也都十分不满。

一人说道:“你就顺手救一下王教授吧,作为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本就是天职啊!”

“呵,我又不是医生。在我看来,救人是情分,不救也不犯法。”李九真咧嘴一笑,“就冲你这态度,我今天还真不救了。”

“你——”

杨胜楠已经稍微摸清李九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见状立刻上前将少女拉开,以免她又说出让李九真生气的话。

然后她又伸手,摇晃着李九真的手臂,用一种让自己都觉得肉麻的甜腻声音说道:“你就好心救一下嘛——”

本以为李九真还会拒绝个几次,却不想他居然很爽快地说道:“既然你都开口了,为了我们的约定,我自然是答应的。”

说完,还对杨胜楠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的样子。

杨胜楠的笑容顿时变得比哭还难看。

杨洗连夫妇也是面面相觑,心想什么约定,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诡异?

刚才他们两个在外面说的话,里面的人根本没听到。

是以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李九真和杨胜楠的“约定”。

李九真本就没打算不救王大师,只是吵了几句,就放任他死掉,也说不过去。

反正他只是刚中招,邪气不深,救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也因为刚中招的原因,李九真一救,他就很快醒了过来。

杨胜楠上前关心道:“大师,您还好吧?”

少女也破涕为笑,急忙围过去。

王大师恍惚了几秒后,才坐起来,盯着李九真说道:“是你救的我?”

“没错就是我,有什么想法么?”李九真笑着说道。

王大师顿时羞愧得不行,刚才那样看不起他,将他无视,他却在最后救了自己,这实在叫人无地自容。

“刚才……实在是太冒犯了,对不住啊!”王大师脸色通红地低下头,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他孙女也都急急低下头,想要诚心道歉,却又好像有什么堵在嗓子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爸,你快过来道个歉啊!”杨胜楠忽然说道。

“对对对,是我狗眼看人低,对不起对不起!”杨洗连感激之下只觉十分尴尬,急忙过来道歉。

他别提多后悔了!刚才居然叫人家滚蛋?简直愚蠢!

“诶,岳父,不用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何必见外!”李九真大咧咧地摆手说道。

“岳父?”杨洗连一愣。

李九真正要说话,就被杨胜楠猛地从后面抱住,将嘴也给捂上了。

“哈哈,他在开玩笑呢。”杨胜楠干笑间,拖住李九真就走。

两人来到外面,杨胜楠将李九真放开,然后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李九真转身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啦,这么怕被你爸知道我们私定终身的事情?你不会利用完了我就想反悔了吧?”

“没有没有,只是,只是……”杨胜楠一阵词穷,很是头痛。

该怎么解决李九真这苛刻的要求呢?

断然拒绝?可人家才救活妹妹,就这么直白地翻脸不认人,会不会太不要脸了?

但是要这么答应,也是绝对不可能的!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救人一命就真以身相许的?

因为中邪不深,休息一番就完全没事的王大师这时也走了出来,拉着李九真热忱地说道:“小兄弟,你是叫李九真是吧?我叫王楚山,这是我名片。今日救命之恩,我这辈子都会铭记于心。你要有任何需要,尽管来找我!”

他孙女做了一番心理工作后,也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我叫王嘉乐,刚才对你那么凶,对不起哦……也谢谢你救我爷爷!”

李九真见这少女温柔起来可爱动人,十足美人坯子,就摆手一笑:“谢字什么的就免了。王嘉乐是吧,有男朋友吗,要不要把你手机号码给我,我帮你介绍一个?”

“……”这爷孙俩齐齐一噎,不知道怎么接话。

眼见这对爷孙道谢之后落荒而逃,李九真叹了口气,说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用得着这么害怕吗?”

杨胜楠一脸无奈,觉得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