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连清澄景乔小说全文目录-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08:36

连清澄景乔小说叫做《隔壁山师兄在种花》,这里有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全文在线阅读!连清澄景乔小说精彩节选:“小兄弟这是一个人?”店小二见一个不过到他腰高的小孩走进客栈,再往后望,也不见其他人进门。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
推荐指数:★★★★★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在线阅读>>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精选章节

“小兄弟这是一个人?”店小二见一个不过到他腰高的小孩走进客栈,再往后望,也不见其他人进门。

“嗯,我住店。”小孩像是见惯了这种吃惊的眼神,显得比较坦然。

光看他们的神情,谈话两者的年龄怕是要倒看过来。

“那小兄弟可是要参加明日的入门试炼?”

“确是。”小孩笑了笑。

此处乃是归万剑道宗所属的无山山脚下,明日便是万剑道宗十年一度的入门试炼了,只要是不足而立的男女都可来一试,但来的人众多,真正能过了试炼的不过半百。

眼前这小孩想来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的,但若是小孩,身边都有他人作陪,那些只带着一两家丁的都算是少数,更别说孤身一人前来的了。

思即此,小二不免好奇:“小兄家人未跟来?”

“是吧。我家近。”

近个屁,本以为两天时间完全来的及的,但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半大的孩子,短手短腿的,途中还迷了小段路,多绕了小半圈,能在天全黑之时找到一间客栈也算是他人品好了吧。

至于,只身一人?

连清澄本以为他一个人便可以了的,他也不想再麻烦其他人,可家中人怎么会放心?

毕竟活了两世,以一个大人的警觉性足以发现他的身后有人盯着,第一天的早上,连清澄已经发现有人跟着他了,但既然是自家的家丁,奉自己父母的命办事,父母又是因为担忧,自己自然也不去戳穿对方了。

那个可怜的家丁恐怕还真的觉得自己的隐蔽工作做的很好,以至于他能非常成功地跟着自己少爷来到无山山下。

或许,他心中还在窃喜着。

连清澄问:“可还有住处?”

“有的有的,小兄请进。”小二。

站在前台的老人懒洋洋地抬眼,眯着眼睛看了看来人:“上房五十银,平房二十。”

“没这么贵吧?”黑店吧这是?

这价格比平常的客栈翻了近十倍。

“你也知道明天是要入门大选的。”老人明显将刚刚的对话都停了进去,他的语气懒懒的,不肯多说半句。

意思很清楚,连清澄来得太晚,别的客栈怕是住满了,可若晚上不好好歇息,第二天入门试炼能成功机会就更渺茫了。

连清澄被商人这般无赖的嘴脸气笑了:“您看我是小孩,能不能便宜些,毕竟我回去还要些路费呢。”

老人打量了连清澄一眼:“足够的,你也不想回吧,不用留着。”

连清澄有些奇,老人看向他的眼中没有对小孩的轻视,但也并不排除对方只是见惯不怪。

以连清澄的直觉来看,这老人应该不是乱说,连清澄确实是想外头游历一番,然道这老人其实是名算命道士?

“这里是二十银。”连清澄无奈,数好了二十银摆在了桌上,“不知是否能赠些吃食,我也没剩多少钱了。”

其实连清澄还是带了很多钱出来的,他所带来的一根玉簪换的钱,再让他在这客栈再住上几月都不成问题,但他就是不爽,毕竟自己还是被坑了钱,谁会嫌弃自己钱多?

老人没有急着把桌上的钱收起来,他像是思考了一阵:“好吧。小二。”

“小兄,这儿请。”

比起那男子的态度,这店小二的态度明显好上了不要太多。

连清澄都已经上楼了,那二十银还依旧摆在原位,而那老人像似睡着了一般低着头坐在了一旁。

“小兄,这儿,饭菜我待会给你端上来。”

“多谢了。”

连清澄关上房门,在房内梭巡了一阵,房内就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张床,没什么多余的装饰。

二十银……

连清澄叹了口气,自认倒霉吧,至少晚饭是不用愁了。

“登登登。”

连清澄还正想着,房门便被敲响。

“进吧。

“小兄抱歉啦,厨子都回去了,厨房就这么个馍馍和一叠咸菜了,我给你热了热,你将就将就?”小二端着盘子,有些不好意思。

“放桌上吧,谢谢小哥了。”

小二走后,连清澄坐在桌前,捧起桌上温热的馍馍看了一阵,馍馍上还带着水汽,确实是刚刚再蒸了一遍出来的。

这样冷的天,能有顿热饭,连清澄已经知足了。

馍馍的味道并不差,就着咸菜,连清澄吃得倒是开心,唯一的不足就在于,这根本完全不值二十银好不?

黑心商家,黑心!

老人数着当日所挣下银两,见小二下了楼,开口问道:“他没生气。”

语气几乎肯定。

“没有,不过厨房明明还有些面食,为何不……”

“心性还算不错。”老人似没听见小二的疑问,他难见的点点头,面露赞许之色。

小二看着自己这个奇怪脾气的老板,百思不得其解,只当是对方贪钱过了头。

老板这般视钱如命,一年却也没见着客栈来上几个人,只要一来人也只是些冤大头,要么大手大脚无所谓房价的,要么就是想连清澄这样没得选择了的。

按理来说,谁敲上这么一笔都能花上一阵,但看自己老板依旧是喝着便宜酒,穿着粗布衣裳,没与平常有半分不同。

难不成都用来填补客栈平日的亏空了?但房并非租来,就没有租金之说,店内也没几个伙计,拿的也就那两个钱。

也不知道这钱都被这老酒鬼吞到哪儿去,也不涨工钱,也不见他自己好过些的。小二叹口气,不过无所谓,自己能在这混口儿饭吃便可以了。

因为客栈离无山还有些远,次日天还未大亮,连清澄便啃着之前李妈准备的烧饼出门了。

当连清澄到达了目的地,汇聚在此的人已经是很多了。

入门试炼还没开始,连清澄只得先找上一个阳光充足处,背着光坐在了地上。

人很多,大都忙着自己的,或者跟自己一同来的人聊着,一片嘈杂,没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的连清澄。

连清澄默默打量着四周,观察周围人的一举一动。

“待会要小心行事,尽力就好,我们家是否有人入这种大仙门也就看你了。”说话的男子面上稚气未脱尽,身着白衣,有着几分出尘气质,必然也是个修仙之士。

“哥你就放心吧,你就不能对你妹妹有点信心?”说话的女子和那修士长相有着几分相似,脸颊白嫩,惹人怜爱。

连清澄没有多看,就是匆匆瞄上了几眼,但女孩长得好看,仅这几眼,倒也被连清澄记住了几分模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连清澄也自认不外如此,只不过他与多数人不同,他性别男,爱好也是男。

前方的人群开始向前涌动。

随即,有位修士腾空而起,宣布道:“入门试炼即将开始,陪同者请即刻离场。恕我丑话先说,大选的要求大家必然知道,若是有不符者,你考了也算是作废的,不必多此一举……”

那修士又将大选的几个重要事项强调了几遍才谈起试炼的内容。

“今日天气寒冷,无山上又多是冰雪覆盖,大家多加小心罢,爬上山顶的前一百人将进入下一场。上山的路有很多,至于远近,我没有告之的义务,大家自己选罢。”

修士俯瞰众人:“你们上山吧。”

场下有几千人,退去跟来的亲属也有千余之人,那个御剑修士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第一次的试炼就能淘汰掉十之八九了,可见入选是如何的渺茫。

修士的话音刚落,众人就跟前面有真金白银似的像山上拥去。

人虽多,但无山更大,路有三条,看起来也不算是太拥挤。

连清澄怕自己还没走上山路就被人堆给挤死,为了预防被人踩踏至死,他先留在了原地。再者仙门试炼哪能是爬山这么简单,若真是如此,他就可以直接离开了,要说他这么一个小孩,怎可能比过那些身强体状的大人呢?

连清澄静静地看着,无意间,他看见之前那个漂亮的女孩儿也默默地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女孩的面孔中带着疑惑

貌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女孩忽然向连清澄看了过来,好巧不巧地对上了他的目光。连清澄有些尴尬地向着女孩笑了笑,意料之外的,女孩也回了个微笑。

女孩穿过了人群:“有些人没了。”

没了?什么没了?

连清澄在确定女孩是在与自己说话时愣了一下,又在女孩说完话后愣了。

若不是女孩提起,真的难以发现,山路上的那些人,有的好像看不见与他同路的其余人,向着面前的人就撞了上去,前面的人仿佛也没有发现,本以为两人就要相撞时,却互相从对方体内穿了过去;有的甚至更神奇,直接走进了一团白光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还满脸茫然地向着反方向下山了。

连清澄疑惑:“这是?”

女孩:“我觉得应该是空间,我听长辈说起过,但一直无缘亲眼得见,确实神奇。”

顿了顿,女孩又道:“差不多了,我上山了。”

空间?

连清澄未曾听闻,女孩家中应是世代修仙便就对此有所了解。

周围的人也少了,连清澄便跟了上去:“我叫连清澄,敢问姑娘芳名?”

“陈绮琳。”

“我称你小琳可否?”

连清澄表示自己不是在撩妹,以他的真实年龄这般叫一个女孩儿并不过分吧,而且对方年龄这么小,怕也情窦未开。

女孩确实没多想,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上空御剑的修士以飞快的速度将今年来试练的人数数了一遍,他独自囔囔着:“1605,1606。1606个人,比十年前那次还多了将近三百人,看来我又能多多出几位师弟师妹了,希望来些有趣之人吧。”

人都走尽了,修士乘着飞剑在山口寻了处地方,他依旧站着,等着下山的人

才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已经有人下了山了,参加试炼之人见了那修士都无比吃惊。

“这里是?”

修士答:“是山下。”

“下山了?我明明一直往山上走的呀……”那人难以相信,但看看四周,确实和他上山前毫无两样,但他不愿放弃,抬脚就往山上走去。

修士道:“下山了就再别上山了。”

“不是,我明明是往山上……”

修士:“你已经是被淘汰了。”

那人不肯罢休:“我还有机会的不是吗?不是说前一百名就……”

修士打断了他:“真正能到达山顶的,不会足百人的,你已经没有机会了,若你十年后还不足而立,便到时候再来吧。”

“不!”那人明显已年近而立,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他想乘着修士不注意再偷偷溜上去。

对这些不识时务之人,那名修士没有太大耐心,第二遍的重复已经带上了些不耐烦的语气:“放弃吧。你已经没机会了。”

那人本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转弯口,走的神不知鬼不觉,却有一道清风扫过,将人托下了山。

“我说了,你没机会了,再来一次就不会像刚刚那么好的了。”说不定直接把你拖下来,修士愤愤想着,怎么每次大选都有人给他的工作制造麻烦,不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