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山村娇娃李子木by明月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09:36

《山村娇娃》又名《山村美娇娘》、《乡野猎艳》等,是作者“明月光”写的一部带有奇幻色彩的乡村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偶获惊人异能的山野小子李子木与王梅身边的风流故事。

山村娇娃李子木by明月光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没有衣服阻隔,李子木可谓是相当尽兴。

王梅的果实极为丰满圆润,含在嘴里,还有一股沁人的香味,李子木使劲的嗅着,舌头在上面不断扫来扫去,不一会儿就给啃了个遍。

事实上,李子木并不知道太多技巧,可王梅还是被他给挑逗的娇喘连连。

王梅的一双眸子开始泛着丝丝的水汽,随着李子木在她身上的亲吻和抚摸,娇喘渐渐被呻吟声代替,到最后身体明显开始出现颤抖。

感受到李子木手慢慢摸索到了那里,王梅迷乱的脑子猛然恢复一丝清明。

“小木,别在这里!抱嫂子……回屋去。”王梅断断续续小声吩咐着,刚说完便将脸埋在了李子木的怀里。

李子木此刻还能说什么,早已在失控边缘的他,自然也想找寻一张温柔的大床,好和嫂子幸福的缠绵。

轻吸一口气稳定下情绪,李子木将王梅稳稳的横抱着,闪电般冲向了王梅的卧室……

李子木将王梅往床上一放,连房间的灯都来不及开,迫不及待的脱去了全身的衣裳,冲上床一把将王梅抱入怀中,不断在她脸上亲吻。

床上的王梅眉头轻皱,一只手横在胸前遮挡着高耸的雪峰,另一只手则死死的捂住那迷人的深谷,显然她还不是很习惯,可还是很热烈的回应着李子木的亲吻。

王梅的反应和李子木想的一样,虽然有反抗,可还是默默接受并被挑起了一股燥热的火。

甚至这团火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李子木开始有预感,这将是个梦寐以求的难忘夜晚。

轻轻拉开王梅遮羞的小手,在柔和的月光的照耀下,一具完美的胴体终于呈现在李子木的眼前。

“上帝啊,你可真是个负责的制造者!”

李子木眼珠子眨也不眨的钉在王梅雪白的娇躯上,嘴里赞不绝口。

王梅赤落的身体凹凸起伏,雪滑的肌肤反着盈盈月光,娇美得如同水晶般玲珑剔透。

细滑白嫩的小脸上,娇小红润的香唇微微半开;胸前两只顽皮的果实轻轻跳动着,笔直修长的大腿上毫无赘肉,滑嫩的臀部却是又圆又翘。

最后,李子木的眼光,终于落在了最终的防线。

无比美妙的视觉感官,让李子木的手,下意识的拂了过去。

“呀!”

王梅顿时低吟一声。

“嫂子,你好美。”李子木有些意乱情迷。

王梅娇羞地捂住脸:“臭小木,有什么好看的,快羞死人了。”

听王梅的语气似乎有些抵触,李子木知道不能急躁,视线离开那里,回到两座傲人的果实上。月色里的果实,像是涂上了一层奶油,看得李子木眼花缭乱,只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驱使着,他伏下身去把头埋在两颗果实中间。

“好香啊!”

王梅的酥胸丰满挺拔,奶油般的香气沁人心脾,让人很难想象世上还有如此完美的地方。李子木边闻边用手调戏,嘴也没有闲着,使劲的含着。

不一会儿王梅的雪峰便更为挺拔,正中间的蓓蕾也渐渐盛开。

“嗯……”王梅春心荡漾,身体抖个不停,嘴里不住的小声叫着。

那甜美的叫声,真如仙乐一般。

王梅的娇喘声渐渐连成一片,汇出了一种诱人的曲调。

很显然王梅已经动情,李子木知道火候已到,缓缓坐起身,捧着王梅羞红的脸蛋儿,用充满深情的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眸。

“我想要你……”

王梅听到这话,扭过头闭上眼睛,缓缓分开了双腿。虽然没有言语上的表示,可是她已经用实际行动,向李子木发出了最为直白的暗示。

只要是个人,恐怕都能懂。

李子木再没有犹豫,俯身上去,轻轻挺身,温柔的突破了最后的防线……

“啊!”

就在刚进入的那一刻,王梅陡然发出了一声惨呼。

李子木顿时停了下来:“嫂子,怎么啦?”

王梅脸上疼的煞白,可却显得很急切的样子,柔声道:“小木,嫂子太久没做过了,记得对嫂子温柔点……”

王梅的话立刻引燃了李子木的导火线,李子木的脑子轰的被炸开,这一刻的他停止了思维,只剩下了最原始的动力和满身的欢喜,带着对王梅的爱恋,飞蛾扑火般纵身跃入其中。

温馨的卧室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和勾人心弦的娇喘……

第一章 路边野花盛开

盛夏午后的天气显得异常沉闷,这样的天气就连知了都懒得叫唤,李子木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

李子木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木下午要是变天就给她送把伞过去,李子木眼看西边的天已经压上黑云,只能徒步前往镇上接自己那个美艳无比的寡妇嫂子回来。

李子木打小便被李家收养,干爹早早的去世了,唯一的干哥哥李大木,前几年刚娶了个美艳媳妇,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天,便在一次进山打猎中意外身亡,只剩下他和寡妇“嫂子”相依为命。

在玉米地里开闸放水后,小伙伴这才舒服了些,看着原来愤怒的老鹰渐渐变成温柔小麻雀,李子木满意的抖了抖,刚要拉上裤子闪人,眼角却瞥见路上来了个骑着自行车的女人,只见她突然停下了车,慌慌张张的冲下了水泥路,向着李子木所在的玉米地跑了下来。

女人似乎有些不放心她的车,跑到玉米地的边缘就停了下来。

盛夏的天气酷热难耐,现在还没有到下地干活的时候,四下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女人小心翼翼地向着四周张望了一番,渐渐放下心来,背对着李子木那个方向,悉悉索索的将裤子褪到小腿上,便立刻蹲了下来。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纪,颇有几分姿色,尤其是那浑圆的屁股格外的丰满,跑动起来一摇一晃的,倒也是个迷人的美艳徐娘。

“哎呦我去,难不成这里是公共厕所?”

李子木暗叹一声,不禁眯着眼睛向着女人蹲着的方向看去。

透过玉米秸秆间的空隙,只见一个白花花的浑圆臀部清晰的显露出来。那两块又白又嫩的屁股瓣儿,向下夹成了一道幽邃的风景,越靠近里面的地方颜色越深,呈现出一种令人炫目的红褐色,在夏日午后浓烈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差点晃瞎了李子木的小眼睛。

李子木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睛更为努力的瞄着女人,眼神渐渐变得火热。

女人似乎已经憋了很久,刚一蹲下,顿时便发出了一阵阵声响,一股水流喷涌而出,将她脚下那一片翠绿的野草都给冲弯了,面前的草地上泛起一片水花。

女人释放的整个过程,李子木趴在玉米地里看了个一清二楚,整个眼珠子都快看得蹦了出来。

李子木活了十八年,李子木还是头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一个成熟美艳女人的身体,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成熟女人的身子,对他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来说,显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李子木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一颗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儿,刚刚已经息怒的小伙伴,此刻也再次剑拔弩张,李子木感觉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灼热。

女人的眼睛只顾注意着路上的动静,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李子木那双炽热的眼睛,依旧叉着两腿卖力的解决着问题,嘴里还发出微弱的呻吟,看起来似乎很畅快的样子。

这时候,女人的水流已经不再是连续不断的喷洒,而是变成了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

李子木在一旁看得明白,知道这是快要结束的信号,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女人便半蹲着左右扭动着腰身,带着浑圆的屁股上下抖动了几下。

那白花花的屁股在阳光下一阵晃动,反射的光线将李子木晃得头晕目眩,一股温热的鼻血忍不住的就喷了出来……

“真他娘的刺激!”

李子木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眼见女人搂上了裤子,李子木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解脱。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这个女人再坚持一会儿,那么他喷出来的,或许就不只是鼻血了。

女人整理好衣衫,便立马骑着自行车狂奔而去,可李子木却没有这个女人那么利索,女人解决问题前后也就不过三四分钟,可就是这三四分钟,却让李子木在玉米地中整整折腾了三四十分钟才出来。

没有办法,李子木年轻气盛,火气也旺的很,小伙伴一直坚挺着消不下来,他出门只穿着一条短裤,可不想顶着个帐篷让人围观。

好不容易让小伙伴消停下来,李子木这才握着雨伞,晃晃悠悠得走出玉米地。

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女人远去的方向,李子木迫不及待的向着镇上跑去。

第二章 嫂子,不要啊

这时,天上的黑云越来越浓,空气中似乎都能够闻到潮湿的水汽,风也开始微弱的刮了起来,眼看便是大雨将至。

“真该死,撒泡尿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李子木嘴里嘀咕着,脚下一溜烟儿的跑成了一股风。

来到镇上的粮食所门口,远远看到那里聚着一大群人,李子木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嫂子王梅。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王梅实在太漂亮,无论在哪,都能够一眼认出!

要论身材长相,这十里八乡结了婚的女人,恐怕没一个能赛过她的。

王梅长着一张农村女人少有的那种瓜子脸,就算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她的肤色依旧那么白皙光洁,今天的她扎着利索的马尾辫,穿着一身简单的翠绿色短袖薄衫,胸前的一对丰满呼之欲出,露在衣衫外的玉臂看上去就像刚出水的莲花一般。

或许是在阳光中晒了很久的缘故,王梅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这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个正在害羞的大姑娘,在这一群村妇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亭亭玉立清纯动人,让周围的那些庄稼汉子看得眼珠子发直。

事实上王梅不过二十来岁,嫁给李大木之后,没多久,李大木就死在了山里。

李家向来人丁单薄,就连李子木也并不是李家亲生的子嗣,而是李大木的老爹从山里捡回来的。

李大木走得急,连个种子都没来得及留下,依照王梅如此的模样条件,要是放在城里绝对能再嫁的,可山里的人家观念保守,都觉得她是克夫命,方圆百里竟没人敢要她。

王梅也早已断了再嫁的念头,与李子木相依为命,虽说是磕磕绊绊的,可好歹是走到了今天。

“嫂子!”

李子木远远的冲着王梅挥了挥手。

走到王梅面前,看着她修长的大腿,李子木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浮现出刚才那女人白花花的丰臀,他双腿间可耻的再次支起帐篷,李子木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急中生智下,急忙将手中的雨伞竖起来,遮挡身前。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李子木觉得小伙伴今天实在是太过兴奋,可是却拿它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正值血气方刚时,更何况,之前在玉米地里的偶遇,更是刺激了他的感官。

“小木你也真是的,跑那么快做什么,看看都热成了什么样子!快来歇歇!”

王梅心疼的把李子木拉过来,伸出手来擦拭着他脸上的汗,道:“这鬼天气,可真闷死人了,早知道嫂子就不该嫌麻烦,拿把伞来就好了,现在都晒了好几个小时,你看看,嫂子的脸和手都晒黑了。”

王梅站在李子木面前,像个小女孩般,摊着双臂给李子木看,那双白皙的玉臂,顿时惹得李子木心里一阵荡漾。

李子木咧嘴一笑:“嘿嘿,嫂子,就算你晒得再黑,这里也没人比你白。”

“就知道贫嘴!”王梅右手点了点他的鼻尖,笑道:“来,把伞给嫂子!”

王梅说着,顺势拿过了挡在李子木身面的雨伞。

刚才王梅给他擦汗的时候,身上的香气不断的冲向李子木的鼻子,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美人,还有那呼之欲出的丰满,李子木的身体被刺激得更厉害,这让原本就有些失控的局面彻底失控。

李子木沉浸在王梅的香气里,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也没怎么留意王梅的动作,随着雨伞被王梅拿开,一个高高的帐篷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李子木才反应了过来。

“哎呀,嫂子,不要啊!”

第三章 泼妇

李子木刚想起来要阻止王梅的动作,可是却晚了半步,雨伞已经握在了王梅的手里。

“好你个臭小木,不好好读书,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王梅自然是将李子木身体的窘况看了个一清二楚,拿着伞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张俏脸顿时红的像盛夏的晚霞,指着李子木的脑袋娇嗔道:“小木,和嫂子说实话,是不是想女人了?”

李子木心里郁闷,脸上却冲着王梅挤出一丝笑容:“嫂子,你又取笑我,我学都没上完,才不想女人呢。”

说着,李子木一脸憧憬的说道:“不过以后我要是找女人,就找像嫂子你这样的,既温柔又贤惠,还这么心疼我,你这样的女人要是能娶回家,恐怕半夜都能笑醒。”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听到李子木如此赞美她,王梅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道:“小木,和嫂子说实话,你在学校,有没有和女同学做过什么坏事?”

“嫂子!”

李子木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好啦好啦,嫂子不说啦,没有就没有,你这脸怎么还急红了呢?”

看着李子木窘迫的样子,王梅极具妩媚的笑了笑,将脸庞的发丝向后拢了拢,那一瞬间的娇媚,让那周围的庄稼汉口水直流。

随即,王梅开口道:“小木,轮到咱们了,快把这几袋粮食过称,咱们要赶紧回去。”

“嫂子,你别动,让我来!”李子木说着将王梅拉到了一边,挽起袖子就朝着拉粮的车上走去。

队里通知交粮,村长秦富贵让张老二开着拖拉机,整村的粮食都搁在了车上。刚才李子木来的时候,一条村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现在就剩下自己家的粮食在车上。

李子木过去一看,心中顿时火冒三丈,村里人他娘的全是白眼狼,竟没一个想着来帮帮王梅的。

不过也难怪,村里的男人们基本上全出去打工,留下来的也都是些怕老婆的,那些男人们可不敢随便招惹王梅这样的漂亮寡妇。

开拖拉机的张老二就是例子。

他的粮食早就交了,现在正蹲在车边抽闷烟。不是他不想帮王梅,而是他不敢,他的婆娘就在车上呢。

“小木,来啦!”见李子木满脸的怒气,张老二咧着嘴干笑着。

李子木懒得搭理他,闷声扛起粮食就往里走。

张老二的婆娘牛春花是个三十来岁的娘们,成天不下地,只知道涂脂抹粉,她长着媚眼柳蛇腰,屁股浑圆,胸脯也大,倒也有些卖弄的姿色。

这次交粮她也跟了过来,出门前她还刻意打扮了一下,原想着能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可风头却还是让素面朝天的王梅抢了去,于是这娘们整个中午都在一边生闷气。

见李子木将粮食扛在肩上,牛春华瞅了一眼蹲在地上抽着闷烟的张老二,眼珠子转了转,冲着王梅皮笑肉不笑地道:“小梅啊,嫂子上午出来的时候,院子里还晒着被子呢,眼看天就要下雨,嫂子心里好不放心,想要现在走,你看这……”

“咱去帮小木把粮交掉,抓紧时间回不就得了,可你又不让……”张老二小声嘀咕着。

牛春花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破口大骂道:“张老二,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今天在小梅身边忙上忙下的,老娘可是全看到了,平时干活咋不见你这么有劲儿?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图什么,是不是想着夜里去上人家的炕!老娘告诉你,没门!”

“老子什么时候想过?!”

张老二霍的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吼了一句。

说到这里张老二气就不打一处来。

村子里就他这一辆拖拉机,一到农忙的时候就整天整夜不在家,他也知道自家的婆娘不是个好东西,背地里听很多人多说她给自己带了绿帽子,张老二几次想要捉奸拿赃,可是这个婆娘也忒机灵,每次都侥幸逃脱。

现在牛春花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说他想要偷女人,就算张老二一向憨厚老实,这时候也有些忍不住。

“嘿,张老二,你长出息了是不?”

“张二哥,春花嫂要走,你就带她快回去吧,你们这样,不是让人看笑话么?”见到两人越说越来劲,王梅急忙劝道,伸手就往车上拖了一袋粮食下来。

“小梅都这么说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过来,将这几袋粮食卸到地上?”牛春花冲着张老二叫了一声,转过身来冲着王梅咧嘴笑着:“还是小梅你知书达理,嫂子这也是没有办法,这鬼天气说变就变,院子里的被子要是淋湿,晚上就没盖的了……”

“嗯,这些我都明白,你不用解释这么清楚的。”

王梅低着细腻的雪颈,轻轻点点头。

第四章 路遇野鸳鸯

“要滚就赶紧滚,别扯那些没用的!”

李子木扛完一袋粮回来,扫了一眼正在卸粮的张老二,又听到牛春花这婆娘的话,顿时便知道了怎么回事,心中一阵恼火。

“哼!”

牛春花狠狠的瞪了李子木一眼,却也不想招惹这村里出了名的混小子,慌忙爬上了车。

张老二的拖拉机载着牛春花,飞快的冲向了回去的路。

“呸,谁他娘的稀罕坐你家的破车!”李子木冲着那个老女人吐了口唾沫,鼻子都快气歪了。

“小木,别生气啦,赶快去把粮食交了,咱们一起走回去,不也蛮好么?”王梅出言安慰道,只是语气里微微有了一丝颤抖。

刚才牛春花说的那些话,这些年在不同的场合她都曾听到过,原以为心早已变得很坚硬,可现在还是忍不住一阵憋屈。

寡妇门前是非多,就算王梅一直想要保持冰清玉洁,可是也不敢保证别人不说些闲言风语。

“我没事的,嫂子,等以后我有钱,一定买辆小轿车,好让你舒舒服服的坐着。”李子木听到王梅语气中的颤音,知道不能再让她受刺激,忍住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怒气,冲着王梅摆摆手:“嫂子,以后只要我在家,家里这些粗重的活,就是说破天我也不让你做。”

李子木说完话,咬着牙,扛起粮袋就走。

“小木,嫂子这几年,真没白疼你!”王梅心里暖暖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折腾了半个小时,李子木终于拿着交完粮的条子出来。

眼见天色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两个人再没有逗留,脚步匆匆的往回赶。

这里距离小河村也就几公里路,一般庄稼人遇到急事走得快的话,也不过就半个小时的功夫,不一会儿两人就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李子木心想着,这下多半就能躲过这场雨,走在路上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可他的气还没有喘均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便在天上炸响,紧接着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开始往下掉,不过眨眼功夫,一场倾盆大雨,铺天盖地下了起来。

李子木急忙打开伞,护着王梅,在雨中吃力的走着。

可即使李子木手中有伞,在这么大的雨中,衣服也被淋湿了大半,被四处乱窜的狂风一吹,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样。

如今距离小河村尚有一段路程,再走下去两人衣服可就全湿了,回家后非要感冒不可。

就在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路边的瓜地里出现一个瓜棚,李子木急忙说道:“嫂子,那边有个瓜棚,我们过去躲躲吧。”

如今正是西瓜成熟的季节,庄稼人在地边用松木和稻草简易的搭上小棚子,方便人住在里面看护,这座瓜棚虽小,可是搭的极为讲究,门窗一样不少,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座小房子。

瓜棚里亮着灯,看样子棚里似乎有人。

“嫂子,我过去敲门,你慢点儿跟来就好。”李子木不爽的心情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闪身离开王梅向瓜棚冲了过去。

“啊……”

就在李子木刚来到瓜棚屋檐下的时候,一个女人酥麻的尖叫声透过瓜棚的门缝传了出来。

李子木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这声音里透着一种无尽的歇斯底里,带着一股强烈的欢畅2C并不像是一个女人在正常状态下发出的声音。

李子木心里一颤,瞬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顿时一阵口干舌燥,就着门缝里透出的灯光向里看去。

这一看,立刻让李子木瞪圆了眼睛。

瓜棚里面的空间并不太大,地上摊着一层稻草,上面铺着一张凉席,旁边散落一地凌乱的衣服,两个男女光着身子,在凉席上正在火热的战斗着,那种香艳刺激的画面,不断的撩拨着李子木的神经,伴随着女人的叫声,李子木身体瞬间就起了反应。

“妈的,这两人可真特么疯狂!”李子木舔了舔嘴巴,眼睛里闪过一丝火热。

席子上那个女人臀肥乳丰,此时的她双眼微闭,头发凌乱,脸上白里透红娇艳无比,那个汉子正在她身上疯狂动作着,女人雪白的玉腿死死缠在汉子黝黑的背上,随着汉子的动作浑身颤动个不停。

在瓜棚里灯光的照耀下,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李子木虽有些看不太真切,可是对他这样一个从未接触这方面知识的小子来讲,却具有着无穷的刺激,现在恐怕就是有八头牛来也拉不动他。

王梅快要走到瓜棚的时候,李子木依旧看的如痴如醉。看到李子木趴在门口却不敲门,王梅忍不住出声问道:“小木,你怎么不进去?”

“糟糕!”

李子木听到王梅的声音,心里一惊,顿时回过神来。

第五章 肆无忌惮

“嘘!”

李子木心里一惊,这才想起王梅要过来。

赶紧冲王梅发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李子木眼睛向着瓜棚里瞄了瞄,还好还好,这两人如今正忙碌着,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声响。

李子木冲着赶过来的王梅向瓜棚里指了指,可没等她解释什么,王梅的脸就红透了。

瓜棚里女人的叫声非常响亮,在远处因为有风雨声还不容易听到,可一走近瓜棚就能听个分明,身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王梅怎会不知,这叫声里所传递出来的信息?

“小木,咱们赶紧走吧!”

王梅来到屋檐下,羞的脸色臊红,拉着李子木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屋里的女人似乎已经达到了极致,叫声变得更加诱惑难挡:“啊啊……再快点啊……”

女人欢畅的叫声,充斥着两人的耳朵,王梅又急忙拉了拉李子木,见到他没有走的意思,又怕弄出声响被里面的人发现,王梅只好呆呆的站着没敢再动,可是一张脸红的却像是能滴下血来。

察觉到嫂子的举动,李子木小声在她耳边商量道:“嫂子,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我们现在能去哪里?这里刚好能避一下,只要我们小心些,他们是不会发现的,等雨一停我们就走,嫂子你看行不?”

王梅一愣,稍稍低下了头,半天没说话。

李子木心里一喜,知道王梅心里已经默许,只是她拉不下面子,不好明着答应而已。

于是两人便在屋檐下静静待着。

虽然很想看里面的战斗场景,可现在有王梅在身边,李子木也不敢再做出偷窥的事来。两人就这样默默的站在棚檐下,看着外面的雨,听着女人在棚里的叫声……

瓜棚里的这场战斗,也终于接近了尾声。

“嘿!你这人,声音可真大,就不怕被别人听见?”屋里的汉子冲刺完,点燃了烟悠闲的抽着,还不忘调戏一下身边的女人。

“把老娘挑起性的是你,要老娘声音小点的也是你,你这死鬼,怎么那么烦?”女人娇声嗔怪着,道:“这大雨天的,什么人会来?老娘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快起来,老娘还没有爽够呢。”

“嘿嘿,你可真是个人。”

“呀,死人!你慢点……”

汉子嘻嘻笑了两声,瓜棚里再次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来好戏又要开始上演。

“晕倒!你们还来?!”李子木心里苦叫了一声。

他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得到女人的身体,眼前倒是有个娇滴滴的女人,可是这人是他的嫂子,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诱惑,实在让他有些郁闷的想死。

“嫂子啊嫂子,叫我拿你怎么办啊?”

李子木拿眼睛瞅了瞅王梅,见她红着脸愣愣的看着远方的夜雨,也不知道现在她在想些什么。

李子木强压着心头不断泛起的欲念,可眼前却渐渐浮现出屋里那个女人疯狂抖动着的画面。

看着近在咫尺的嫂子,听着瓜棚里女人的叫声,李子木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把将王梅搂在了怀里,感受着怀中王梅那温柔的娇躯,一股电流顿时传遍了李子木的全身。

身体里积蓄的欲望,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嫂子,我想……”

李子木眼睛通红,饿狼般盯着王梅,想是要把她吞了一般。

怀中的王梅顿时清醒,在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身体微微颤抖着,低声叫道:“小木,你要干什么?”

欲火焚身的李子木再也顾不上什么,没等王梅反应过来,腾出手抓向王梅的丰满,开始胡乱的在王梅身上肆掠起来。

“唔……”

手指上传来王梅身体上柔滑的触感,李子木轻轻叹息着,嘴巴不由自主的向王梅的娇唇上吻了上去。

王梅不断用手推挡着李子木的大嘴,急得像是要哭出来:“小木,不要!快放手……啊……”

陷入疯狂中的李子木哪里顾得上这些,王梅的压抑叫声就像是世间上最强烈的兴奋剂,挑动着他不断咆哮着的即将沸腾的血液。

“嫂子,我爱你,我想要你!”

李子木死死贴着王梅的娇躯,双臂绕过王梅的后背捧住她的头,不顾一切的朝着她的娇唇吻了下去。

李子木拼命地抱紧她,不给王梅丝毫逃脱的机会,舌尖不断在王梅的香唇上挑逗着,只是王梅的双唇紧紧抿着,睁着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李子木,呜呜的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挣扎了一会儿,王梅浑身开始抖动,挣扎的力量也变小。

李子木信心大振,双手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似乎在无意间碰到王梅身体上敏感的地方,李子木听到她“哦”的一声闷叫,王梅被亲吻着的娇唇无意识的张开。

李子木心中大喜,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舌头无师自通的钻了进去。

“要是嫂子这时候咬我怎么办?”刚一接触到王梅的牙齿,李子木脑中便划过这样一个念想。

不过李子木的担心太多余,王梅并没有极端的举动,并且开始主动的亲吻他。

放下心来的李子木,双手变得更加不老实,不断的在王梅的娇躯上游走,而且有越来越向下的趋势,今天的王梅下面穿着的是连衣裙,李子木的手很轻松的就顺着裙下伸了进去,揉捏着那浑圆的丰臀……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