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09:41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隔壁山师兄在种花讲述了连清澄景乔的精彩人生传奇,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小说主要内容:连清澄有那么几秒的呆滞,虽然知道自己刚刚所遇的皆为幻境,但那幻境却又那么的真实,仿佛又经历了一次。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
推荐指数:★★★★★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在线阅读>>

《隔壁山师兄在种花》精选章节

步出一脚,四周瞬间变得宽敞明亮了许多。

连清澄有那么几秒的呆滞,虽然知道自己刚刚所遇的皆为幻境,但那幻境却又那么的真实,仿佛又经历了一次。

他揉了揉额头,额上还留着少许汗珠。

这算是过了吗?连清澄望向四周,面上带着疑惑,望着周围人的脸色,想从中寻找答案。

“恭喜呀。”之前逗弄他的女子凑了过来,冲他招招手,“以后就是我小师弟啦,有什么麻烦可以告诉姐姐我,以后姐姐罩着你!”

女子拍着胸脯说着,一副大义凛然,半点没有将连清澄看作外人。

然道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连清澄虽有些无奈,但还是走了过去。

“叫声师姐来听听!”

连清澄还在犹豫着,他的大脑正基本属于当机状态。一个字刚刚出口,又被座上人的一句话堵了回去。

殿堂上比连清澄进入人心镜前还多了几把椅子,但并没有坐满。按规定晚辈是不能入座的,即使有空位,也都只能是站在一边。

那么,坐着的人,必然是身份尊贵,不是长老也就是峰主了。

万剑道宗分做四山,从主到次分别为战山、秋山、云山和无山。过了入门试炼后,资历较好的学徒统统被前三座山的峰主亲点收取,而余下的都入得无山。而各个山所学分工也有所不同,战山主修剑术,秋山主修法术,云山比较神奇的修得药理,无山则是什么都能修,但往往都很难修精。虽然云山排在第三,但因为主药理,更多人宁愿入无山也不想去云山。一如既往,在场的很多人都心里默念着不要被云山峰主选中。

而当下发话之人,便是其中一山的峰主,秋山峰主凌空,传闻此人剑法与法术都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境界,就算是魔域的域主来了,也难以一人之力匹之,且更有所胜之处。

“连清澄?”凌空品着杯中的茶叶,望了连清澄一眼。

对方并没有半分威压,却能令一般的人都肃然,只此一声,原本殿堂上还有不少人切切私语,现下瞬间安静了。

连清澄未回话,向着凌空鞠了一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回些什么,行个礼也就等对方发话了。

“可愿入我门下?”临空问道。

这虽是问句,但答案几乎是肯定的。连清澄也不例外,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呀。

那女子在一旁小声地补充道:“快答应呀,那是秋山的峰主呢,他要收你入秋山,那可是排名第二的呢,而且,这第二的排名和第一也没多大差别,快答应吧,你怎么没点反应呀,若是我,我不得乐疯掉了。”

连清澄暗道自己又不是不开心,只是高兴的都有点懵懵的了。

他的上一世世上根本没有仙人,而这一世却能够修仙了,而且他的资质貌似还很好,难道不是很奇妙的一种感觉吗。

“弟子愿意。”连清澄并没有刻意去掩去嘴角的笑容。

凌空点点头就没再说话了,只是端着茶杯时不时品上几口。

“好,那等会和绮琳一起拜师。”说话人是景乔,他轻轻拍了拍连清澄的手臂,表示祝贺。

连清澄闻言望去,果真是与他在山下见着的那个女孩,那女孩也正好看向了他,冲他善意地一笑,虽然笑容很浅,但确认让人感到暖意。

连清澄便也报之一笑,然后低下头,开始考虑往后的事情。

上山参与试炼之人有个三四千,但真正登上了山顶的不过七八十人,尽是远远不足十分之一,最后能够真正走出人心镜的不过十之一二。

到达殿堂的峰主只有两人,一个是掌门也就是战山的峰主,另一个便是连清澄的准师傅了,而其他两峰峰主不见其人,无山峰主是没有来的必要了,往往每年都是挑剩下的,也不在乎早晚问题了。

而云山是四山中最小的小山了,人手够足,峰主经常性的消失,在各种大会上缺席,久而久之众人也就习惯了。

最后掌门仅仅收了一人,凌空也就点了陈绮琳和连清澄两人。

剩下的十余人就只好去无山了,但即使如此,能入万剑道宗已经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没有人会显得沮丧,再者也不是说没有的长老们亲睐亲传的机会。

“走吧,去秋山。”

拜师礼很简单,没有繁杂的过程,只不过敬上一盏茶行个拜师礼,将礼数做到了,这师徒的关系也便顺理成章了。

前前后后不过三盏茶的时间,二人也各自出来了。

这么快。连清澄有些意外,师傅似乎什么都没讲。

“走吧,现在秋山基本上是我来打点,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我。”景乔压低了声音,“要是有谁欺负你们,也可来找我,我帮你们处理。”

“谢谢师兄。”二人回道。

“不过你们也别惹事生非。”

连清澄反问:“我们像是那种人吗?”

“说总是要说的,你们要是理亏,我也不好帮你们。”景乔顿了顿,“特别是云山大弟子,别惹……”

景乔像是欲言又止。

陈绮琳疑道:“我听说过,他好像没有灵力?”

景乔摇摇头:“我是没见他动用过灵力,但总之,不要惹。”

景乔语气凝重,一时间无人回话,景乔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气氛有些尴尬。

连清澄笑了笑:“师兄多虑了,我们才几岁。”

云山的大弟子?连清澄心中估量。刚刚呆在师兄旁边的那位似乎就是云山的,难不成师兄是怕得罪自己的未来小叔子?

不过景乔神情肃然,没有半分玩笑意思,连清澄便默默记下了这个警示。

“是我多虑了吧,不过我也就那样一说,我带你们去逛逛。”景乔说着,牵起两人的手,轻拉着他们走,就像哥哥带着弟弟妹妹逛公园一般,,慢吞吞地将这偌大的秋山走上了一遍,中途还听着景乔讲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事。

原本,连清澄被景乔牵起,脸色一黑,毕竟过了年龄的他,就这么被一个几乎陌生之人当成孩子看待,心中有点不爽。

连清澄不相信身旁之人,但想着他是自己师兄,还是没好意思把手抽回来。

后来,他发现每当他走到体力不支的之后,被牵着的手上都会传来几丝凉意。

随着凉意入身,身上的疲倦之感一扫而空。

这便是灵力吧,好神奇!

第一次感受到灵力的连清澄看向景乔的目光已有了艳羡之意,似乎对于修炼更为渴望了。

三人最终回到住所,天已经暗淡了。

直到一声空腹的叫嚣打破沉寂。

“我都忘记你们要吃饭了,抱歉抱歉!”景乔安排好房间后便告别了,“我先走了,会叫人送餐给你们……”

景乔声音越来越远,后面的叮嘱已经听不到了。

“有这么急的吗?”连清澄看笑了,明明刚刚还拉着他们慢悠悠地转悠,现在跑都来不及。

陈绮琳回道:“怕是那位师姐在等他。”

月已悬空高挂。

“你看,仙星逆行。真是个瓜田李下的好日子。”

“……确实难以一见……”老者默默翻了个白眼,“进来吧。千坊主可有事?”

“你还记得上次仙星逆行是什么时候吗?”

“老了,哪里记得这么多。”

“巧了巧了,我也忘了。我来,是想要个人。”千坊主站在门边,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秋山那个小子?”

“你不会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吧,厉害厉害。”

老者并没有顺着对方的玩笑话:“你想收徒?”

“在考虑,看你给不给。”

“那小子是不错,只是凌空师弟已经认了徒弟,我这个做掌门的也不能横刀夺爱不是?”

“哎?他不是风雪镜都没过?”

“能引来那么大风雪的,这些年来,我都还是第一次见。”

“那也不能呀,你不是向来循规蹈矩的,今儿个怎就破了例。”

“那你向我师弟去问吧,他肯给你,我也没意见,而且,师傅认归认,你也不是不能教他。”

“我跟你师弟又不相熟,便算了吧。”千坊主正要抚衣离开,又突然站住了,“不对,我来不是要和你说这事。我是来提醒你一句,‘商路’破口了,过几年怕是有事要发生。”

“魔族人?”

“嗯。”千坊主点点头补了一句,“一些脑残还不安分的魔族。”

“说具体些。”

“我不敢保证,但我想他们近些年还不敢动,他们人手不够。不过,你们在明,他们在暗。我就是来提醒一句。好梦。”千坊主一袭白衣,走入月光下,身影便渐渐淡去。

庭下仅剩下斑驳的月光和几片残叶,一股清雅的花香随风消散。

连清澄并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周围陌生的环境,他感到几丝不安,几乎一夜未眠,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雾气消散下去。

太阳还没露出头,天空依旧白茫茫的一片,连清澄已经穿戴整齐。

景乔刚要敲门,见连清澄已经打开门出来了:“怎么起这么早,是饿了吗?”

连清澄揉揉肚子:“嗯。”年轻人在长身子的时候都是很能吃的,他也不例外。

“你没睡好?太冷了吗?还是刚住进来不习惯?”

“不是……”连清澄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心中不安。

连清澄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纸,是他昨夜花了很多时间写的:“师兄,这儿能寄信吗?我想把这个寄回去,报个平安。”

“想家了?这个简单,你家在哪?”

连清澄报了具体地址,景乔抓了一张符纸,提上几笔,符纸随着信笺一并消失了。

“这样就好了,你父母会看到的。”景乔说着,揉了揉连清澄还未来得及扎起来的头发,“以后我教你基本功法,只要在金丹之前,你要是有什么不会都可以和我说。等你大师兄回来,你问大师兄也可以。”

“那大师兄是去云游?”连清澄问。

“云游?差不多吧,你大师兄将及元婴,出门历练了。”

“元婴很强?”

看着连清澄天真的眼神,景乔扯了扯嘴角:“很强了,我与大师兄同年进门,我不过是金丹初阶,他已到了终期,只差一步便能破元婴了。”

“那修为怎么分?”

“你都不知道?”

“呃,师兄可以给我书看,不必一一讲。”

最终,景乔还是选择一一讲出,一如众多升级流小说中的分配,最基础的是引气入体的练气阶,然后筑基,金丹,元婴,造化,再之后,就没有细化了,强者可以很强,但并没有登仙之人。

“没有仙人?”所以这不是修仙小说?连清澄疑惑,一般来说这种设定下,总是有人要最终成仙的。

景乔解释道:“仙人?不过是那些普通民众杜撰出来的,没有人可以真的登天,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已经是仙人了。灵力越强,活的时间越长,将近不老不死之人也不是没有,只不过手指都数的过来,”

“但不老不死,无拘无束,就已经很不普通了吧。”

“是啊。”景乔拍着连清澄的肩膀,“我教你引气,或许就有那么一天,加油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