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夜初凉炎霆君小说-邪王专宠:绝世狂妃破苍穹免费阅读 by鸢尾笑

发布时间:2019-02-11 10:16

夜初凉炎霆君小说

邪王专宠:绝世狂妃破苍穹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鸢尾笑创作的《邪王专宠:绝世狂妃破苍穹》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夜初凉炎霆君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邪王专宠:绝世狂妃破苍穹小说讲述的是她是横行黑道的首席佣兵,一朝穿越却成了废材庶女,但她有神器在手,看她如何打怪炼丹虐白莲!
  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寒凉的笑,眸子中那些往日的怯懦已经全然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她凌厉而张扬的眸光。夜家是吗?她会把夜初凉所受过的苦,十倍百倍的从这家人身上讨回来。
  忽然,她感觉手上有东西在晃动,低头一看,是一枚玉镯。这枚玉镯,正在吸食她身上鞭伤流出的血液,然后渐渐从温润的玉白色,变为赤目的血红色!
  还没来得及多想,“嗡!”的一声,出现在与刚才全然不同的地方,这里有有山有水,有天空白云,有花有草,还有一座很华丽的院子,四周的环境皆能让她一览无余。
  这里像一个真实的世界,可又能让夜初凉真切的感受到,这不是真正的世界。
  这是哪?夜初凉眯了眯眸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她进入院子里,推开房门。
  一进门,看到的便是空旷的大殿,大殿中央有个直撑房顶的水晶柱子,夜初凉认得它,那是测灵力的东西。
  此时,从水晶柱中幻化出来一个人影,老头模样。老人走到她面前,轻叹了一口气,玉镯封印被打开,注定着大陆将迎来一场大变革。“你来了啊……”

第1章 穿越了

  “啪,啪,啪——”一声接着一声凌厉的鞭声,传入夜初凉的耳中,伴随而鞭声刺激她神经的,还有一道道钻心的疼。夜初凉心中一喜,疼,所以她还活着!

  “小姐,她都晕过去了,再打下去她会死的……”道充满着惊恐童稚的声音响起。

  “哪会那么容易死,今天大哥给我送的礼物还没有她好,我在气头上,还没出够气呢!”握着鞭子出手的女孩说道。听声音,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呢。

  所以,她是被当作出气筒了吗?呵呵,敢拿她夜初凉做出气筒,真是世间罕见呐,不知道她是黑道中大家闻风丧胆的首席雇佣兵——月下血影么?

  她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荒废已久的院落。

  “小……小姐,她醒了!”那道童声再次想起。

  “醒了更好,听着她惊恐的求饶声,本小姐更解气!”说罢,挥手又落下一鞭。

  这次,鞭子没有如往常一样落到夜初凉身上,而是被夜初凉握在手中。

  “小贱人!你居然敢反抗!”握鞭的小女孩尖叫着,想要扯回鞭子,却发现怎么扯也扯不动,鞭子的另一端被牢牢握在夜初凉手中。“贱人,快放手!”

  夜初凉眸子危险的一眯,这人,真吵耳……

  她的眸子张扬且凌厉的审视着当前的这两个小女孩,似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将攥在手里的绳子一拉,便轻易将小女孩的鞭子夺过来。

  然后挥着鞭子,往小女孩身上甩去,仅一鞭,便将小女孩华丽的衣裳打破,足足打飞出一米远。她皱了皱眉,她的力气,好像小了不少啊……但是,她的精神意念很强,即使醒来后折损了几层,但也剩下的这点神念和力气,用来凌虐小女孩,已经绰绰有余。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身上的鞭伤,血液汩汩流出,而她却不以为意,丝毫不将这份痛楚放在心上。

  她上前,挥手又是朝小女孩身上落下两鞭,每一鞭,都与第一鞭同样的凶残,都伴随着凄惨的喊叫。

  地上的小女孩惊恐的盯着夜初凉,似是在看什么怪物一般。

  夜初凉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周身一改往日的懦弱,变得张扬,那双眸子凌厉而危险……

  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从地上爬起就要跑。刚才说情的女孩,要个咽口水,怯弱的看了一眼夜初凉,也跟着小女孩落荒而逃。

  夜初凉笑盈盈的看着她们两个,害怕到连鞭子都不要了?可是,这么破的鞭子,她看不上啊!

  于是乎,她将鞭子甩出手,长鞭精准的绊住已经跑出将近十米远的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惨叫一声,成功的摔了个狗吃屎。给夜初凉求过情的女孩将小女孩扶起来,头也不回会的跑出了院子。

  四周没了人,夜初凉脑子突然涌出过往不属于她的一幕幕。

  她现在还能站在这儿,不是没死。

  而是……

  穿越了!

  原身也叫夜初凉,如今才13岁,是萧国镇国大将军的庶女。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在原身记忆中,母亲在她出生她时就已经难产而死,父亲对她不管不问,哥哥夜初寒,是她同母所生的哥哥,很宠她,但回家的时间极少,妹妹夜清洛是大夫人所声的,很讨厌她,每次夜清洛不开心的时候,都会拿她出气……

  这个大陆是一个以武为尊的大陆,大陆上有五种灵力属性,分别是金木水火土。男生大部分是火灵力和金灵力,女生大部分是水灵力。土灵力和木灵力在大陆上及其少见。原身没有修炼灵力的天赋,一直被父亲冷落,原身也因为没有灵力而无比自卑。

  没有母亲保护,又得不到父亲关注的她,一直被夜秦的夫人欺压着,她六岁时就被丢在孤僻的小院自生自灭,当家主母连个丫鬟都不给她,如今更是直接被她的妹妹夜清洛毒打致死……方才那个女孩对她的毒打,只是欺负她的日常罢了。

  萧国是圣皇帝国的一个附属小国,圣皇帝国是大陆上最大最繁华的地方,位居大陆中心。此外,圣皇帝国还有其他的附属国。原身知道的东西少的可怜,对于所知道的大陆上的信息,也仅有这些。

  整理完少得可怜的记忆,夜初凉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摩挲着散落在耳旁的碎发,打量起这个破旧的院子。院子很破旧,但是,占地却不小。

  夜初凉看了看这瘦如枯骨成的小身板,皱了皱眉头,她刚才不过是甩了人三鞭,就几乎用尽了这具身体里的所有力气,这样的体质,怪不得她刚才使力气那么小。

  “夜初凉吗?既然你活得这么窝囊,那那些欺负过你的人,我替你收拾。这是给你赠与我肉体的回报。”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寒凉的笑,眸子中那些往日的怯懦已经全然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她凌厉而张扬的眸光。夜家是吗?她会把夜初凉所受过的苦,十倍百倍的从这家人身上讨回来。

  忽然,她感觉手上有东西在晃动,低头一看,是一枚玉镯。这枚玉镯,正在吸食她身上鞭伤流出的血液,然后渐渐从温润的玉白色,变为赤目的血红色!

  还没来得及多想,“嗡!”的一声,出现在与刚才全然不同的地方,这里有有山有水,有天空白云,有花有草,还有一座很华丽的院子,四周的环境皆能让她一览无余。

  这里像一个真实的世界,可又能让夜初凉真切的感受到,这不是真正的世界。

  这是哪?夜初凉眯了眯眸子,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她进入院子里,推开房门。

  一进门,看到的便是空旷的大殿,大殿中央有个直撑房顶的水晶柱子,夜初凉认得它,那是测灵力的东西。

  此时,从水晶柱中幻化出来一个人影,老头模样。老人走到她面前,轻叹了一口气,玉镯封印被打开,注定着大陆将迎来一场大变革。“你来了啊……”

第2章 玉镯空间

  “你是谁?”夜初凉警惕的盯着老人,他那句你来了啊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的到来是冥冥之间注定的?

  “我是这个玉镯雕造者留下的一抹残魂,就是为了等你。”老人笑笑,说道。

  “我本是大陆上最出色的器造师,当初在雕造这枚玉镯时,发现了这块玉中的秘密,这块玉,包含了一块空间。

  空间这种东西,还是在大陆上第一次出现,若让空间的秘密传出去,必定引起极大的轰动,动摇大陆的和平。

  可惜我不能控制这块空间,无奈之下,只好将这块空间封印起来,留下我的神念,等待一个能开启封印,掌控空间的人。而这枚玉镯,也成了一种封印灵力的神器。”

  “这么说,我不能修炼,是因为玉镯?”老人说了很多,她很快抓出了重点,眸子微挑,问道。

  在记忆中,这块玉镯自小就戴在身边,至于为什么会在她身上,原身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个玉镯,到底从哪来……

  老人点点头。

  夜初凉张扬的眸中闪过一抹灵光,这是不是说明,她有机会修炼这个大陆上的灵力?“我是不是摘了玉镯就能修炼了?”

  老头这会儿点点头,又猛地摇摇头。

  夜初凉脸一黑,冷冷说道:“老头儿,你什么意思?”

  “咳咳,小朋友,对待老人家要礼貌点!”老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现在,你不需要摘下镯子也能修炼了。你已经得到了空间的认可,空间的强大力量冲开了我的封印,你的灵力将不再受到限制。”

  “!!”所以,她既拥有了空间,也拥有了灵力,对吗!“我要怎样使用空间,修炼灵力?”

  “使用空间容易,只要你神念一动,便可自由进出。至于修炼灵力嘛……先到测灵柱前,触碰它,灌入自己神念,看看你的灵力属于那种属性吧。”

  测灵柱,便是先前进屋时看到的巨大水晶柱。

  夜初凉点点头,手掌抚上微凉的测灵柱,缓缓灌入自己的神念。片刻后,测灵柱变成了浅浅的绿色。“绿色?”

  老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大陆上,竟又出现了木灵之人!”

  夜初凉看着老人的反应,有些不解,在原身记忆中,木灵人的确稀少,但也没有太少吧?

  “大陆上,木灵之人甚少,整块大陆每百年都不一定出现一位木灵之人。因为木灵力没有什么杀伤力,且木灵的人很少,没有人研究出什么正统的修炼门路,所以木灵在人们眼中,与废柴无异。”老人说道这里,顿了顿,盯着夜初凉。

  夜初凉并不因为木灵的劣势有所伤感,有灵力总比没灵力的好,而且,她相信,既然上天赋予了大陆木灵力,那么木灵力在大陆上就一定有它的用途!

  既然没有前人寻找出使用木灵力的方法,那就让她来寻吧!

  这时,老人为夜初凉的镇静投去一抹赞赏,再次开口:“但据我所知,木灵力并非毫无用处。我生前有一位好友,她便是木灵之人,虽然她不是什么大腕人物,但却是个相当出色的炼丹师。

  她曾告诉过我,木灵对植物非常敏感,在炼药时可以很好的把握住草药药性的最高效用。事实也证明了,木灵力对植物的感知很强。”

  夜初凉暗暗笑了,她在就说嘛,木灵怎么可能没用,既然有人已经给她指出了方向,那么,她的路将好走很多。“灵力等级如何分?”

  “灵力分九个阶级,每个阶段又分为初段,中段,满段。每段突破了满段,便升级为更高一个阶级。”

  原身记忆中有修炼灵力的方法,却没有灵力的等级,原身无法修炼,也没有办法亲自体会灵力的等级。

  “这个空间被我放入了许多天材地宝,你给我承诺,不将空间的秘密告诉任何人,不将空间暴露人前,我便将所有的天材地宝都送给你。”

  夜初若有所思,开口道:“若我不答应你呢?整个空间都是我的,更何况里面的东西?”

  “!!”老人鼻子一歪被气得不行,偏偏他只是一抹神念,对人动不了手!

  生前他是最出色的器造师,所有有求于他的人对他开出的条件无不唯命是从。怎么就没想到万一有人不答应他保守空间秘密该怎么办呢!

  “哈哈哈……”夜初凉看着老人气急败坏的模样,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的!如你所说,空间的暴露,必会引起大陆各方人士的争夺,我作为空间的持有者,第一个遭殃的肯定是我。

  我没有愚蠢到拿着这么珍贵而危险的东西到处炫耀。再者,空间可以作为我最后的底牌,我怎么可能将我的底牌暴露人前呢!”

  见夜初凉耍他玩,老人就气的直跺脚,开口训斥道:“你这么欺负长辈是不对的,不知道老人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嘛!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骂完,老人松一口气,语气变得柔和起来,“空间里藏着我毕生收集到的连自己都不舍得用的宝贝,你可不要辜负我的这片心意啊……”

  老人话音落下,似乎完成了任务,渐渐消失在测灵柱前。

  就这么消失了?夜初凉心忽然感到一丝丝失落,她还没问他尊姓大名呢!

  旋即她又摇摇头,将那抹失落驱散。老人本就是一抹残念,残念完成自己所想交代的事迟早是要消失的,

  夜初凉离开大殿,依次到每个房间看看。除了大殿和卧房,每一间都塞满了东西。玄铁,丹药,武器,灵石,或是其他的宝物,随便一样都能引起外界轰动的的东西。

  然而,她现在还没达到驾驭这些宝贝的时候。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改善体质,提高修为。

  在丹药房中,找了许久,才找到适合她这个阶段需要用的洗经伐髓丹。可能是这么低级的洗经伐髓丹不太能入老人的眼,所以有得不多,但是够用。

  她不会这个世界的运功,吃了丹药,静静坐在空间的温泉中,等待着药效发作。

第3章 洗髓伐经

  另一边,岚湘院。

  夜清洛将屋子里摆放的东西摔得乱七八糟一旁的丫鬟怎么劝说都没用。

  房中的动静引得一旁屋中的美妇皱眉,她推开夜清洛的房门,就看到了夜清洛身上的伤,以及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

  夜清洛看到美妇过来,哭啼啼的一头扑进一位美妇的怀里,“娘,呜呜……”

  美妇身着锦衣,三十来岁的模样,她抱着夜清洛,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清洛,告诉娘,怎么弄得那么狼狈?谁欺负你了,娘给你去讨公道!”

  这美妇就是夜清洛的母亲,夜秦的正房,将军府的女主人,江莲儿。

  “娘,是夜初凉那个小贱人!”夜清洛抬头,心中闪着怒火,小手揪着江莲儿的衣袖不放,愤恨的说着。

  江莲儿听到夜初凉这三个字时,疑惑的看着夜清洛,问道:“夜初凉?就凭她怎么把你打成这样的?”

  夜清洛直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大哥托人回来给我和她送了礼物,但是我的礼物没有它的好,我心里头就不舒服,像往常一起拿她出气,但是,她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敢瞪我,还敢还手……

  娘,你看,我这里,就被打成这样了!呜呜呜,清洛好疼!”

  江莲儿心疼的看了一下她被打伤的地方,不仅衣服被打破了,就连肉也被打出了血来。“怎么回事,她不是不能用灵力的吗,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

  小英,你是怎么照顾清洛的?为什么只有清洛受伤而你好好的?平日给你如此的修炼资源,你就不能替清洛挨几鞭子?”

  小英就是刚才和夜清洛一同的那个女孩,江莲儿吼她,她缩了缩脖子,小声辩解道:“我,我当时离小姐有两米远,根本来不及了……”

  夜清洛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小英,对着江莲儿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夜初凉平时面对我都是畏手畏脚,唯唯诺诺的,我对她怎样,她都不会还手,谁知道,她会突然对我出手,娘,这口气,清洛咽不下!”

  江莲儿握着夜清洛的手,“娘不会让你白白受气的!夜初凉,一个贱人生的小贱人罢了,连娘都没有,凭什么跟你争?

  你先让人给你处理好伤口,去换身干净的衣裳。

  还有,夜初寒是夜家唯一的男丁,你我务必要和他打好关系。”

  “嗯,我明白,大哥是我的!”得到江莲儿的安慰,夜清洛心里感受了许多,她抹了抹眼泪,处理伤口去了。

  江莲儿看着夜清洛离开的方向,危险的眯了眯眼。夜初凉居然开始学会反抗了,必须得狠狠打压一番,不然她迟早会变成一个祸害!

  夜初凉能不能修炼灵力,她清楚得很!夜初寒是与夜初凉一母所生的孩子,他是天才,夜初凉又怎会是个泛泛之辈?

  她绝对不会让夜初凉成为夜清洛将来的阻碍的!

  况且,夜初凉的母亲死因非常,若是那死因,被夜初凉给查到,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

  夜初凉在空间中,泡在温热的灵泉水里,渐渐能够感觉到,周围的木灵气都在往她的方向潮涌,然后涌入她的经脉,给她疏通经脉,将杂质从经脉中剥离,然后从皮肤的毛孔上一丝一丝的被排出。

  这些杂质呈青黑色,稠稠的,然后在温水中被水散开。总之,洗经伐髓的过程,夜初凉就像一个洗不完的泥球,不断的往体外排除杂质。

  杂质被剥离,在经脉上留下的空缺立即有灵气替补上去,与之融为一体。在不知不觉中,她的灵力也在上升。都说每突破一个段位都会有一个小瓶颈,而她,灵力节节攀升,任何瓶颈都没有遇到,直接从毫无灵力,攀升到二级中段!

  洗经伐髓完毕,夜初凉感觉身子轻快了许多,身上的伤已经奇迹般的有所愈合,手脚也不像之前那样软弱无力。

  她嘴角一勾,这下行动方便多了!

  退出空间,发现现在已是黄昏。

  原来空间中没有白天夜晚的交替,不能根据空间里的天空来判断时间!

  她记得她穿越时好像是中午,这会儿居然就快天黑了。

  进到院中的屋子,夜初凉这才仔细仔细打量起屋子里面是模样。

  屋子虽然不小,但很破旧,卧室的房顶明显漏水,下小雨还好,若是下大雨,估计在屋里躲哪个角落都会被淋到。

  呵,住这样的房子,也难怪原身身体那么羸弱了。

  还有屋子里该有的家具都没有,只有床,衣柜和桌椅,显得空荡荡的。

  她身上的衣服被夜清洛打破了几处,泡完灵泉水,还湿漉漉的。

  空间中又没有衣服,只得翻找屋里的衣服,然而,打开衣柜,看到里面的衣服,夜初凉眉头一皱。

  衣柜里只有寥寥几件衣裳,每件衣裳的布料都是最普通的麻布,而且,都缝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补丁。

  这些破洞,都是夜清洛鞭打完原身留下的,原身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只得事后默默缝补好这些破洞。

  这里的每件衣服都鞭打出了破洞,可见夜清洛下手之狠,不过,夜清洛未免太狠了些,夜清洛到底是为什么那么恨她?

  原身一个人住着,连个相互照应的婢女都没有,能活到十三岁也是个奇迹了。

  按理说,原身再怎么是庶女,也不该受到这种待遇才是,在原身记忆中,原身并没有惹过夜家人。

  这其中,定有猫腻。

  夜初凉的衣服很简单,不像官家小姐的衣裳那么复杂,她很快就穿好了。

  因为原身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为了方便,衣服去袖口是窄口,像婢女一样的衣服款式,只是布料比婢女的还差。

  呵,这将军府可真有钱,连府中小姐的衣服,都用麻布做。

  刚换好衣服,院子的破门,“砰”的一声就被踢开了。夜初凉循声望去,只见门外站着好几个人,以一个嬷嬷为首,嬷嬷后头还跟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

第4章 上门挑衅

  他们气势汹汹的模样,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这样对待她院子的门,很好!

  夜初凉微微挑眉,嘴角噙着浅笑。夜清洛果然去找帮手了来刁难她了,来找她月下血影的茬,就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

  嬷嬷板着脸,嫌弃的看着这个院子,不愿进来。就在院门口大声喊道:“小贱人,还不快给我滚出来,跟我去岚湘院,夫人有事要找你!”

  关于这个嬷嬷,原身有记忆,这个嬷嬷姓张,是夜家当家主母江氏的人,平时没少借着江氏的名头在府里作威作福,当然,平时也没少欺负原身呢。

  既然如此,那她是不是有义务替原身收拾一下这个张嬷嬷呢?

  夜初凉走出房门,嘴角依旧噙着浅笑,双眼对上张嬷嬷,毫无惧色,反而开口,字字句句都充满着威压。“说谁小贱人?”

  张嬷嬷被夜初凉一瞪,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随即她就懊恼起来。

  她居然被一个毫无灵力的丫头片子震慑住了!一个废物而已,凭什么有这般的气势!愤怒之下,张嬷嬷怒瞪夜初凉一眼,提高了声调喊道:“小贱人说你呢!”

  “呵。”夜初凉冷笑,张扬的眸子中透着轻蔑。这个张嬷嬷是凭着待在江氏身边的,真蠢。“这三个字,你也配?”

  张嬷嬷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自己说了什么。夜初凉的意思是,她一个年过四十的老女人,不配自称小贱人?张嬷嬷气得发抖,指着夜初凉大叫起来:“你在说我连小贱人都不如?!”

  “挺聪明。”夜初凉见张嬷嬷的反应,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张嬷嬷,好歹有自知之明,没有蠢到家。嗯,这样的智商,担得起老贱人一词了。

  张嬷嬷身后的家丁见此状,忍不住偷笑起来。

  张嬷嬷见此糗状,脸一阵红一阵紫的,对身后的家丁吼道:“不准笑!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将这个小贱人抓起来!”

  家丁闻声,立刻止住了笑,张牙舞爪的往夜初凉扑来。

  夜初凉也不惊慌,轻松躲开家丁,在几个家丁之中来回穿梭。

  家丁们没抓住夜初凉,反而扑了个空,相互碰到倒了一地。再次站起来时,发现他们的腰带已经缠绕在了一起,被缠在一起的腰带,解不开,又剪不得,他们站在一团,移动不得,异常尴尬。

  夜初凉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还算满意,她曾经可是从过数十名带枪军人手中逃跑仍毫发无伤,虽说她现在的力量还不如前一世的十成,但是神念和敏捷度还在的,解决这些家丁,简直不要太简单。

  张嬷嬷,见此场景,惊讶得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夜初凉那个小贱人,什么时候……有这般本事了?

  夜初凉的冷眸扫向张嬷嬷,张嬷嬷可没少欺负原身呢,所以她必须亲自动手,让张嬷嬷记住,她夜初凉可不是好惹的。

  张嬷嬷瞬间感觉一阵恶寒,心底没由来的恐慌起来。她不断暗示自己夜初凉只不过是不受将军待见的废物,可依旧无法忽略夜初凉给她带来的威压。

  她咽了咽口水,惊恐的后退:“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大夫人身边的红人!”

  “夫人?”是什么东西?

  夜初凉丝毫没有迟疑,闪身来到张嬷嬷身后,在她肥硕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张嬷嬷像球一样,直接被踢得滚到两米远的地方,膝盖被磨掉了很厚的一层皮,磕掉了两颗门牙,下巴也歪了。

  原本就肥硕的大脸,瞬间肿的更像猪头。

  “啊啊啊!”张嬷嬷痛得尖叫,叫声惨烈得像杀猪声。

  夜初凉皱眉,这声音,真吵耳……

  毫不犹豫的,她手指敲中张嬷嬷脑门上的一个穴位,杀猪般的惨叫瞬间戛然而止。接着,扣住张嬷嬷的手臂,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扭转。只听“咔”的一声,手臂的骨头就华丽丽的错位了。

  张嬷嬷张着嘴,怎么疼怎么努力叫,都发不出丝毫声音,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夜初凉。黄昏已末,夜幕将至,只见夜初凉背着光,笑盈盈的盯着她看,就像一位玉面修罗……

  “怕了?”晚了。张嬷嬷在欺负原身时,又曾感受过原身的恐惧?

  夜初凉居高临下的盯着张嬷嬷,冷声开口:“滚回去,告诉江莲儿,不用押着我,晚些我自己会去。”

  张嬷嬷哪里还敢停留?得到夜初凉的这句话,如获大赦,扭着肿大的屁股,一瘸一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夜初凉的小院。

  她的身后,还跟着被腰带栓成一团的家丁,以蜗牛般的速度移动着。

  夜初凉挥了挥衣袖,厌恶的看了一眼离去的众人,进了木屋,她不是原来的夜初凉,还想用以前的法子对付她,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嬷嬷,就当她送给江莲儿的见面礼吧!在不远处的树上有一双,连夜初凉也无法察觉的的眸子,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

  夜初凉吗?和传闻不一样,有意思。

  旋即,树上的神秘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夜初凉回到屋子里,盘坐在床上。

  她发现,经过刚才的一番活动,她的丹田有所变化,不但从乒乓球大小扩大到了鸭蛋大小,而且重新充满了灵力,这些灵力不断在她的灵脉中游走,最后再次回归丹田。

  每一次游走完毕,她的灵脉都会扩大些许,紧接着灵脉与丹田的接口处,出现了一道卡口。

  这是……又要升级的节奏啊?

  果不其然,夜初凉不断吸收周围的木灵气,将它们转化为灵脉中的灵力。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她周围活跃的木灵气,都被她悉数吸收干净。

  丹田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松动开来,然后,被丹田中的灵力冲破。

  她感到一阵短小的眩晕,就很快清醒过来。

  夜初凉再次睁眼,抬起手,在指尖汇聚成了一团小小的绿色光球。

  所以,她是三阶初段的灵力了吗?只要到达三届的灵力,才可以汇聚出色光。

第5章 无情父亲

  红光是火灵力,蓝光是水灵力,金光是金灵力,褐光是土灵力,而绿光,是木灵力。

  三阶初段的灵力……

  看来,她又跨过了二阶满段,直接到了三阶,刚才的卡口,就是传说中的瓶颈吗?突破瓶颈的感觉,好像,还不赖!

  她站起身来,稍加整理了衣服头发,望了望天。天黑了,张嬷嬷在江氏那哭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想必,江莲儿等她一定等急了。

  “咕~咕~咕~”夜初凉迈开步子,正要前往江氏的岚湘院,肚子就传来一阵抗议声,她想都没想,就去了厨房。

  从穿越到现在,一颗米都没下肚,她是真饿了。进到厨房,结果发现厨房里的锅是空的,米缸是空的,储备干粮的瓦缸也是空的。

  “……”夜初凉纳闷了,记忆中,原身并没有不用吃东西的能力啊,怎么厨房连样能下咽的东西都没有。

  按理说,原身再怎么是庶女,也不该受到这种待遇才是,是原身父亲厌恶原身至极刻意苛待,还是属于她的东西,被人克扣拦截了?

  现在的她,还要去岚湘院找江莲儿,不能贸然离开将军府。

  翻找了空间,空间里也没有储备粮食,但是有许多补充体力和能量的丹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有这种丹药存在,有这种丹药将,她就不用因为找食物而苦恼了,做任务的时候能省去许多麻烦!她二话没说,吞吃了一颗。

  然后,凭着记忆,往岚湘院去。

  一路上,都有不少下人看着夜初凉在指指点点。原身不怎么出现在人前,就算是将军府的下人,也很少见到她。

  他们只知道原身虽是二小姐,但将军和江莲儿都不喜欢她,以及二小姐身不能修炼,是个废材。

  江莲儿曾命令过除了张嬷嬷,不许人靠近夜初凉的院子,夜初凉的院子在将军府中也十分偏远,也就没有哪个下人愿意去趟夜初凉这浑水。

  今天张嬷嬷从夜初凉院子出来,模样很惨。大家都知道,张嬷嬷是江莲儿的心腹之一,平时没人敢惹张嬷嬷,所以此刻,她们看向夜初凉的眼神,大多都是好奇。

  二小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身为废柴,是如何将张嬷嬷打成那副模样的?身为废材,又是哪来的胆量敢于江莲儿作对的?

  众人只见夜初凉身着满是补丁的麻布衣,可见她的生活并不好,甚至连他们的生活都不如。

  但她眼中却没有丝毫怯懦和卑微,甚至夹杂着张扬的不驯,她的每一步,都能踏出令人臣服的高傲。

  夜初凉在众人的目光下坦然前行,不见丝毫忸怩。

  她将府里家丁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衬思着。

  看来她的名声在将军府中并不坏,至少除了夜秦和江莲儿的人以外,好像都不怎么讨厌原身。

  既然这样,她在将军府里的路,将好走许多,虽然她并不打算在将军府待多久。

  一路走到岚湘院,发现将军府中的布局还是很精致的,而岚湘院被布置得更是异常的华丽。看着这样的院子,又让她想起她所住的破旧小院。

  原身的夜初凉,在将军府是有多不受待见?

  她还未进去,就听到了两个哭哭啼啼的声音。

  “将军,你可得给洛儿做主啊……”

  “是啊是啊,将军,你看老奴这牙,这脸,还有这手,都是被二小姐弄伤的!”

  刚步入岚湘院,还没步入房间,夜初凉就听见夜清洛和张嬷嬷在哭诉。

  将军,嗯,应该就是那个对原身不管不顾的爹——夜秦了吧?

  看样子,夜秦应该是刚回到将军府,夜清洛和张嬷嬷就迫不及待的在夜秦面前控诉她的罪行了。

  夜初凉嘴角轻蔑的一勾,只有弱者才会去寻找靠山,夜清洛,不是她的对手。

  门外的婢女,看到夜初凉到来,幸灾乐祸的睨了她一眼,转身进到屋子里禀报。

  “让她进来。”屋子里传出低沉的男声,是夜秦的。

  随后,刚才进去禀报的婢女来到夜初凉面前,抬高着下巴,高傲的说道:“二小姐,将军请你进去。”

  面对守门婢女的无礼,夜初凉毫无变化,冷眸中波澜不惊,感觉婢女的话不是对她说似的。

  一个仗势欺人的狗罢了,还不够她夜初凉看在眼里。

  她越过婢女走进屋,目光直直对上坐在大厅中间的夜秦,毫无惧色。直挺挺的站在夜秦面前。

  她倒要看看,这个便宜爹爹是怎么想的,同样是女儿,为什么对她和对夜清洛态度就那么大呢!

  夜秦看到夜初凉,眉头皱起。在他记忆里,在这个女儿总是唯唯诺诺的,在他面前,头不敢抬,说话不敢大声。

  几年不见,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与他对视的胆量?还敢敢用这样清冷的目光盯着他,见到他也不会行个礼?

  “孽女,还不跪下!”夜秦来到岚湘院,夜清洛就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让他本就心烦,见到夜初凉这般态度,他更加恼火,喝道。

  夜初凉盯着夜秦半晌,将冷硬要讽刺夜秦和江莲儿的话悉数吞入口中,改口转用稍微温和的语气反问道:“不知女儿犯了何错,一进门爹爹便要女儿跪下。”

  她刚到这个大陆,还很弱小,要钱没钱,要资料没资料,没有张狂的资本。

  况且她需要一个暂时安身的地方,而将军府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她没必要一来,就断了方便自己行事的一条路。

  她刚才来岚湘院时,暗中观察过她所在的小院的布局,那里离将军府外的街道小巷只有一墙之隔,很方便她进出,而且,江氏母女和原身的账还没算呢,她需要留在将军府,慢慢算账。

  夜秦见夜初凉不跪,眉头皱的更紧,沉声怒问:“你就是这么跟爹说话的?”

  “女儿难道说错了?女儿确是不知女儿错在哪里,为何要跪。”夜初凉心中冷哼一声,对夜秦的态度嗤之以鼻。

  他口口声声说他是她爹,但他从小到大哪里尽到过为人父的责任?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