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梵悠扬梵露-小白兔与大灰狼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3:20

《小白兔与大灰狼》的主人公是梵悠扬梵露,是作者“丁当”精心创作,这是一个成功勾引哥哥,和哥哥各种啪啪啪的情感故事,故事中的梵悠扬与梵露之间的情感描画细腻,深刻,值得广大读者一读。

小白兔与大灰狼梵悠扬h小说by丁当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嘶……”只见他皱眉长长抽了一口凉气,“叫你别动,今晚还想不想睡了!”

梵露一时没反应过来,觉得哥哥有些莫名其妙,正想再次催他下去,下一刻便感受到埋在体内的肉棒充气般,神奇地又硬了起来,一圈一圈胀大,直至将她仍旧酥麻的小穴塞得满满的,酸酸胀胀的感觉从花心处传来。

梵露暗叫不好,这货性欲挺强的。

果然,哥哥附在她耳边低低说道:“再来一次?”

梵露登时杏目圆睁,心有余悸地望着他,“又……又想要啦?”

不要啊!一次就将她折腾得腰酸背痛,全身软绵无力,累得像条死狗一样瘫在床上,再来一次的话,她真的会死的。

“不要了!不要了!我好累。”小天使的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哥哥不要了,明天再做吧!”

“明天要上学,我们都住校,怎么做?”

哈,是哦,梵露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周一。

哥哥上的是帝都名校,她则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混日子,两所大学虽然都在本市,但兄妹俩都选择住校,周末才回家一次。

“呃……可是,我真的好累啊!这里现在还在痛。”她指指被梵悠扬堵住的地方,一脸求饶。

考虑到这是她的初夜,身子骨又嫩,刚被大开大合地干过一场,再来一次的话恐怕确实受不了。

“那好,我们去洗澡吧。”

“呼……好累,没力气洗澡了,让我先躺一会儿吧。”她闭起眼睛,赖在床上不想动,梵悠扬看着她粉嫩肉洞因他肉棒的抽离而流出的乳白色精液,皱了皱眉,“跟我一起洗。”

说着将她抱进了浴室。

他将浴缸放满热水,让妹妹泡在浴缸里缓解疲乏,自己则扭开花洒,冲了个冷水澡。

洗完澡后,梵露想回自己房间,发现没带拖鞋,刚才赤身裸体爬进来连鞋都没穿,只好任由哥哥将她抱到他床上。

梵露没带衣服过来,回房间拿又觉得麻烦,索性就裸睡,正好哥哥平时也习惯裸睡,两人就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

整个人都窝在哥哥怀里,后背靠着温暖结实的胸膛,有种说不出的安全、舒适感。

啊哈……自从妈妈去世后,再也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觉了

哦不对,妈妈去世时,她才两岁,应该这样说,从来没睡过这么舒适安心的觉觉呢。

可是为什么觉得燥热难安呢?尤其乳房被哥哥抓住,虽然大手并没揉捏,但身体某个地方却蠢蠢欲动起来。

“哥哥,把手拿开。”她轻轻扭动身子,在男人怀里拱来拱去,哦,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小穴里少了根东西。

“你抓着我,浑身都痒,睡不着。”继续扭,想摆脱胸前那只大手。

“可是我要抓着才睡得着。”

“不……”

啪!

忽然,哥哥的大掌重重落在屁股上,“不想挨操就别乱动。”

好不容易用冷水才抑制住了下体的欲望,她这一动,肉棒又腾一下硬了起来。

梵露翻过身来,看着哥哥明星般俊朗的脸庞,委委屈屈道:“哥哥,我发现个问题……我想有个粗东西塞进……塞进我……”

“塞进你小屄屄里?”梵悠扬好笑地摸了摸她两腿间,那里果然湿漉漉的。

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早说嘛,你都不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

“不是,我不想要了,就是单纯的想有个粗东西塞进来,一晚上都插着我的……小妹妹,但是不想那个粗东西来来回回抽动。”梵露双臂抵住哥哥胸膛,两腿夹紧,不让腿间的大铁棒顶进去。

“我去,这要求有点高。想要哥哥的大鸡巴一整晚都插你倒也不太难,但是要它一动不动地呆着,还真做不到。如果不动的话,它可不能硬一个晚上。”

梵露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母狗,“哥哥想想办法嘛,你那么聪明,一定知道怎么办。”

梵悠扬盯着天花板想了一阵,忽然剑眉一挑,“有了!”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邪恶:“冰箱里似乎有几个鸡腿菇……”

鸡腿菇!粗粗长长,白白嫩嫩,顶端有龟头形状的蘑菇头,菌身由粗到更粗,根部又粗又圆……真的好像男人的大鸡巴啊!而且是插进女人小穴不会乱动的纯洁大鸡巴。

第一章

梵悠扬喘息着脱掉裤子,将硬如铁棒的硕大分身解放出来,右手握住滚烫的棒身,脑中回想着那个令他狼狈不堪、欲火焚身的罪魁祸首,不出几分钟便撸出白**的**来。

该死的梵露最近几天总*穿她那件薄薄的棉质短裙,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里面的*罩不知是忘了穿还是故意不穿,两团胀鼓鼓的肉球上,*头轮廓清晰可见。

要命的是,她明明成功撩拨起了别人的情欲,自己脸上却一派天真浪漫。

她的*房发育得惊人的好,目测一掌难握,两个大**随着她的脚步在裙子里颤动,梵悠扬似乎能感受到*尖摩挲衣料的酥麻感,忍不住想要掐住她两个*头狠狠蹂躏一番。

他在心里低低骂了一句:“混蛋,她可是你亲妹妹,不准胡思乱想!”可这丝毫抑制不住他愈发强烈的欲望,一想到妹妹的巨*、蜂腰、肥臀,还有那天使般明媚可*的脸蛋,刚疲软*去的分身又坚硬如铁地抬起头来。

今天是周末,大三的最后一学期,学霸级别的梵悠扬完全不用担心考试,可这几天总是被梵露*得心神不宁,大清早地跑起来看书。

“啊!烫死我了!烫死我了!”梵露将水杯重重放在桌上,高高耸起的胸脯已经打湿一片。

那杯水是他起床时候倒的,到现在至少已经半小时了,虽然冒着热气,却不至于太烫,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怕烫,以前倒没察觉。

他想说,那是我的杯子……可是喉咙沙哑得完全说不出一句话,他已经被眼前香艳的景象勾走了魂,手中的书一页都不曾翻过。

刚上大一的梵露不高不矮,身高适中,估计到他脖子底*,她不属于时*流行的那种骨感美人儿,胸部又圆又大,应该还很结实有弹*,不穿*罩依然形状完美,像两个圆鼓鼓的皮球。水蛇般的纤腰没有一丝赘肉,简直盈盈一握,臀部翘翘的,肉肉的,一双美腿匀称修长,又白又嫩。

不知从何时起,妹妹已长成一个*感尤物。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低领紧身裙,刚好盖住*股,露出白生生的大腿,依旧没穿*罩,胸口被水浸湿,原本就很薄的裙子变得更加透明,勾勒出胸前诱人的曲线,衣料紧紧裹着两颗小葡萄,甚至能看到*晕的颜*。

“哥,我舌头好痛,帮我看看是不是烫红了。”梵露似乎没有感觉到哥哥的偷窥,呼啦呼啦吐着小舌头,走过来靠在哥哥身旁。

梵悠扬坐直身体,视线落在妹妹红润湿滑的丁香小舌上,要命,这舌头红艳艳的,湿润润的,在小嘴里来回吞吐着,要是这小舌舔他的**……他不敢往*想,赶紧将视线移开,落到她胸脯上。

这一瞧呼吸更加不顺畅了,只见妹妹的两只大**随着她大咧咧呼气的动作上*抖动,晃出一波波的*晕,像是引诱他伸手去摸一摸。

梵悠扬顿时口*舌燥,浑身像着了火一样热起来,裤裆里的东西胀得发痛,他连忙移开视线,眉头紧皱起来,一副隐忍的模样。

梵露看出哥哥神*不对,连忙靠上前去,胸部几乎压着他的手臂,天使般纯净明媚的脸上挂满关切,“哥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发烧了。”说着抬手去摸哥哥的额头。

这样一来,两人靠得更近了,他似乎闻到一股香甜的*香,胯间的巨物又胀大了一圈,将裤裆高高顶起,梵悠扬本能地低*头,拱起身子,狼狈地想要掩饰自己的勃起,可是刚一低头,嘴唇就碰上了妹妹的*房。

妹妹的*房又香又软,好像装着*水一般,被他嘴唇一碰,*意识地颤动了一*,晃出一个更大的*波,那*头瞬间变得圆圆的,硬硬的,散发着撩人的*香。

好想一口含住吮吸,将她吸出*汁来!

可是潜在的道德意识让他明白自己这种想法有多么龌蹉肮脏,他咬紧牙关,拼命忍着流鼻血的冲动,双手巧妙地挡住裤裆,不让妹妹发现自己的小帐篷。

“啊!好烫啊,好像真的发烧了。”妹妹柔软的小手放在他额头上,来回轻揉。

确实发烧了,不过不是额头。

他想说话,可喉咙沙哑,心跳过速,身体紧绷,蹭过*头的嘴唇变得酥酥麻麻,失去知觉,完全不受控制,想要说的话憋在喉咙一句也说不出。

他大口喘息着,过了一会才憋出一句:“眼睛进沙子了。”为了效果*真,还假装眯起一只眼睛。

“哦,我帮你吹吹。”梵露抱着哥哥的脑袋,用手指撑开那只半闭的眼睛,低*头,凑上唇,柔柔地吹起来。

她的小嘴气吐如兰,温热的气流带着少女体香扑面而来,萦绕鼻间,梵悠扬喘息得更厉害了。少女的胸脯近在咫尺,几乎挨着他的唇,意乱情迷间,他伸出舌头,舔了一*那颗小红果,在薄薄的衣料上留*一团水渍。

少女颤抖了一*,继续往哥哥眼睛里吹气。

“好了吗?”她放开他的眼,弯腰躬*身子,想要再一次确认哥哥的眼睛是否好了,原本就是穿的低领,这一躬身,胸前的光景一览无余。

第二章

被他舔过的那颗*头透过口水浸湿的衣料,俏生生地挺立着,又红又艳。

梵露并未从他身上*来,仍旧保持撅着*股府着上半身趴在他身上的姿势,“你眼睛红红的,好像流泪了,我帮你擦擦。”随着她扭身去拿纸的动作,梵悠扬看见她短小紧身裙*露出两瓣白**,肥嫩嫩的臀瓣来。

居然连**也不穿!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勾引!

刚开始还以为妹妹不穿*罩是因为习惯,因为自己也习惯洗完澡后放空挡,可她没穿**还穿这么紧,这么短的裙子,不是勾引是什么?

他现在几乎能确定她是故意的,终于看清她天使般纯净的外表*有一颗多么*荡的心。

好想直截了当地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荡?光着**和*股趴在自己亲哥哥身上,**里的*水都滴出来了,你这**和**是有多饥渴,多想要男人**?你这欠男人*的*货,是不是想要哥哥把你*烂,*翻?

可梵露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此时几乎全裸地暴露在哥哥面前,握着纸巾专心致志地为哥哥擦眼睛,“进了沙子一定很疼吧,我给哥哥舔舔。”说着真的伸出舌头在他眼角舔*,湿滑的舌尖伸进哥哥眼角的**,一*一*地舔着。

这一舔可不得了,梵悠扬觉得这滑腻的小舌简直犹如舔在**上,舔在心尖上,**胀痛得快要爆炸了。

随着她舔舐的动作,胸前的柔软晃出巨大的*波,两团大**几乎从低领的裙口跳出来,白嫩香软的*肉压在他脸上,扫过他的鼻尖,嘴唇……梵悠扬僵直着身子,所有血*都冲到*半身,忽然,他身子猛烈抖动几*——*了!

浓烈的**包裹着他的**,**里黏糊糊的,他猛地一把推开身上的媚肉软骨,不说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房间。

妹妹的小*流了好多水,哥哥不想*吗?

梵露之所以变得这么*荡,要怪同宿舍的小丽。

小丽天生是个浪荡得没边的欲女,每天都窝在寝室看小黄文,黄暴漫画和AV,看到激情处还自*。梵露在她耳濡目染*也变得*荡起来,不但和小丽一起看AV、小黄文,还经常跟她互相舔*摸*,她被小丽舔得心痒难耐无所适从的时候,小丽就用手指*她*面,每次都会*得她兴奋地呻吟。

可是小丽说,男人的大***起来比手指爽一百倍。

那是怎样的感受呢?

她没有男朋友,也不是没人追,有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但看惯了从小帅到大的哥哥的俊脸,再看别的男人总觉得入不了眼,所以就这样一直单着。

别人的哥哥都是妹控,妹奴,她的哥哥却是高冷男神,还是隔壁的,颜值高,成绩好,不交女朋友……但是,她喜欢这样的男神哥哥。

刚开始的喜欢很单纯,并没什么非分之想,自从小丽说男人的大***小*比手指还爽之后,她整个脑子全是如何勾引哥哥。

好想尝尝哥哥***小*的滋味啊!

可是这次勾引又失败了,梵露有些丧气,但转念一想,至少哥哥因为她**了。

回想起刚才哥哥将***进裤兜后见鬼似地逃回房间的狼狈样子,她开心地笑起来。

看来哥哥对她很有感觉呢,是不是再努力一*,哥哥就能将***进自己的小*,将浓稠的***进自己的*道呢?

刚才哥哥舔了一*她的*头,当时她的*心都在颤抖,滴了两滴*水在哥哥大腿上,小*现在都还湿哒哒的。

一想到哥哥禁欲难耐的模样,小*又开始*痒了,*水如泛滥般往外流,伸手一摸,好大一滩水,另一只手攀上高耸的雪*,隔着薄薄衣料揉捏起*尖来,一股电流般的快感袭遍全身,她轻轻颤栗着,呻吟出声:“嗯嗯……哥哥……”

腿间更湿了,小*越来越痒,越来越空虚,她颤巍巍走到哥哥房口,伸手敲了敲,“哥哥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啊?哦,有什么事晚上再说,我在看书。”

梵悠扬哪里还有心思看书,手忙脚乱地将**脱了*来,想把沾满浓浊**的**扔进垃圾桶,想了想又捡回来,*出几张卫生纸,将**上的**仔细擦*净,再把**放到浴室的洗漱台上。

看书!这个时候还能看书,真是个变态!梵露不甘心地扭了*门把手,果然上了锁!

她索*背靠着门,把裙子领口往*拉,一对形状完美的饱满*房瞬间弹跳出来,沾着自己*水的手指捏住*头,飞快地捻揉起来,快感不停地刺激着她,**流出更多水来。

纤细的腰肢不停扭动,肥嫩大*股抵着门板上,鸭蛋般大小的镀金门把手刚好抵在*户上,传来一丝丝凉意,正好缓解了**的燥热和酥麻,索*夹着门把手**起来。

第三章

小*含住金*门把手一进一出不停地吞吐,*水涂满冰凉的椭圆形把手,把手露出来时带出大滩透明如丝的**,顺着门板滴落在地上。

门把手*小*也不错,酸酸涨涨的,凉凉的,滑滑的,可是她不敢*得太深,怕*坏里面的处女膜,每次小丽给她手*,都按照她的要求没有捅破那层膜。

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哥哥。

此刻的梵悠扬正躺在床上想象着妹妹白嫩的大**和肉嘟嘟的大*股,一边想象着将她按在沙发上狠狠地**,一边撸着直翘翘的粗大**。

此刻他若开门,便能看见妹妹赤裸着上身和*身,大*股高高翘起,小*套在金黄的门把手上来回套*的*荡模样,定会秒*。

呻吟着在门把手上*了一阵,见哥哥还不出来,少女这才站直身体,离了门把手,将一根手指*进*水长流的肉*中,一步步走回房间,一边走一边**小*,*水滴了一路。

将自己陷在柔软的被褥中,想象着哥哥压在身上**自己,一手揉着浑圆的大**,一手在小*中来回**,*水越来越多,小*却愈发的空虚,好想有个粗长的东西狠狠*自己,想伸进两根或者更多的手指到*靡的洞*里抠挖,又怕*破处女膜“唔……哥哥……为什么不愿意*我?其实你很想*的……对不对?”

声音又酥又媚,像发情的小猫叫春,自己听了都觉得刺激,少女娇躯轻轻一颤,*口又流出一大滩*水来。

翻过身趴在床上,*股高高撅起,手从*股后面*进**,这样既能抚*到*唇和菊*,又不至于*得太深。

她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小手用力地**,*水流得满手都是,发出噗滋噗滋的*靡声响,另一只手从前面揉捏着充血的*蒂,口水直流的小嘴无意识地说出*言浪语:“嗯……小*好痒……啊……想要大***……大**哥哥搞我……使劲*我……*烂我的小**……”

*道壁上的千层媚肉紧紧吸咬着手指,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按压在*蒂上的手指力道越来越重,同时飞速地打着转,快感层层堆叠。

“啊……到了……到了……啊啊啊!!”她双腿绷直,珍珠般白皙圆润的脚趾头紧紧勾着,全身如筛糠般颤抖,手指刚*出来,一股半透明的**便喷薄而出。

她颤巍巍地坐起身来,两腿张开成M型,露出小团绒毛*那张嫩*,左手食指和拇指将两瓣*唇扒开,右手拿起枕边的手机,对准腿间正在一开一合剧烈吞吐*水的小肉*,连拍了好几张,然后选了张最清晰,最*荡的照片,给哥哥发了过去。

同时发了一条短信,“妹妹的小*喷了好多水,哥哥不想*吗?”

水真多,地毯都被你*湿了

叮!

躺在床上撸黄文的小丽收到一条微信。

“我照你说的做了,他没反应啊!”后面加了个瀑布泪的哭脸。

小丽拿起手机啪啪打了几个字,“怎么会?!他是不是阳痿?”

“不可能,我看他裤裆被顶得老高,还在我面前*了。”

“那你说的没反应是?”

“没闯进来将我扑倒,连消息都不回,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不能啊,既然都在你面前*了,说明你已经成功勾起他的欲望,他也很想*你……既然不是无动于衷,也不是阳痿,那只能说明你哥定力强大到变态。”

“似乎他的意志力确实挺强大的,问题是接*来我怎么办啊?就这样放弃的话,哥哥一定以为我是个*荡无耻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

“你……哎,是吧是吧,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呢?”

“要不,换个人,找个男朋友?”

“又不是充气娃娃,说有就能有的。”

“不想找。”

“那……*脆约炮吧!”

“约炮不安全吧?而且,我想把第一次给哥哥……”

“这样啊!让我想想……”

过了一会,小丽巴拉巴拉打了好长一串字过来。

梵露做好晚饭去敲哥哥的门,“哥,吃饭了。”

哥哥的房门先是打开一条细缝,接着才慢慢全打开,梵露见哥哥穿着一件深V领的浅灰*T恤和深蓝*家的居裤,头发**净净,清清爽爽,显然刚洗过澡。

第四章

梵露忽然兴奋起来,希望哥哥知道摸了一手她的*水,又怕哥哥知道,这种矛盾的紧张心情刺激着她,她红着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哥哥,娇艳得像一朵怒放的蔷薇。

哥哥刚出来,她就跑进厨房去准备碗筷。

厨房里,梵露正在弯腰盛饭,梵悠扬的视线扫过那高高翘起的臀部曲线,优美而圆润,不知道这次里面有没有穿**。

想起上午收到的那张图片,两条白嫩的大腿之间,黑黝黝的绒毛之*,被手指强行掰开的小*粉嫩晶莹,*水从洞口流出来,一片水光润泽……他的**一瞬间又坚硬如铁。

该死的!他在心底低低咒骂了一句,双手握拳放在鼻端轻轻咳嗽一声,很好地掩饰了眼中的慌乱,然后故作镇定地坐到桌旁。

家里原本是有保姆做饭的,爸爸忙于生意经常不在家,哥哥上大学住校一周回一次,自从梵露也上了大学之后,平时家里几乎没人,所以就辞了保姆,只留一个家政保洁一周做一次家务。

兄妹俩很早丧母,没人疼的孩子早当家,两人都会做饭,只是哥哥大少爷的娇病经常发作,梵露做饭的时候反而多一些。

梵露还在想要怎样利用短暂的吃饭时间继续勾引哥哥,就见他端起饭碗一个劲往碗里夹菜,夹到差不多的时候,端起碗就往房间走。

“哥,你*嘛呀?”梵露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们家可从来没有吃饭离开餐桌的传统。

“我到房间去吃,顺便……看看书。”梵悠扬头也不回地说。

梵露撇撇嘴,哥哥很不正常啊。

哥哥不在身边,梵露觉得食不知味,三两口扒完饭,回到房间迅速洗了个澡。

看着镜子里修长脖子,高高*房,纤纤细腰,圆圆玉臀的*感美人儿,她满意地笑了,这样诱人的少女胴体,是个男人都想扑倒,她不相信哥哥会无动于衷。

手里拿着*午刚配的钥匙,梵露轻手轻脚来到对面房间门口,扭了扭门把手,果然又锁了。

幸亏她早有准备,少女得意一笑,钥匙对准锁孔。。。

门缓缓开启,一个丰*肥臀,玉雪肌肤的少女,赤身裸体,四肢着地,慢慢爬了进去。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只*致小巧的金*铃铛,随着身体摆动,发出一阵叮铃铃的悦耳声音。

宽大的双人床上,她的哥哥,那个有着冰山俊脸的男神,光着身体,一手拿着文胸放在鼻子底*,另一只手拿着她上午换*来,还没来得及洗的,沾满*水的**套在**上,正在不停套*。

他的脸上满是情欲,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他的喉结剧烈滚动,随着手上不停套*的动作,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闷哼声少女登时惊呆了,停止了爬行。

曾无数次幻想哥哥拿着她的**自*,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她反而呆住了,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谁会想到一个连女人也不稀罕多看一眼的高冷男神,竟然拿着自己妹妹的内衣**自*。

梵露朝哥哥一步步爬过去,她的大*股摇曳生姿,她的丰*晃出巨大*波,每爬一步,腿间的水分就渗出一层,哥哥眼里的欲望就膨胀一圈,等她终于爬到哥哥面前的时候,哥哥双眼已经变成了兽目,充满野兽原始的兽欲之光。

青面獠牙的大**上,**狰狞,在她面前不停地摇晃,抖动,蓄势待发。

哥哥走到她身后,双手把住她肥美的肉臀,用力往两边掰开,对准湿漉漉的*口,将粗大火热的大***了进去。

随后就是充满原始力量的**,**……

“哦哦……好爽……哥哥的大***得妹妹好爽……”

“过来。”哥哥的声音低沉,沙哑,好似带着一股魔力,把沉浸在意*中的梵露拉回现实。

早就口水、*水直流的梵露对这充满蛊惑的声音没有丝毫抵抗力,乖乖听话地一步步爬到哥哥脚边,脖子上的小铃铛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看见哥哥拿着自己的**自*是不是很开心?”梵悠扬将**上的**放到鼻尖底*,深深吸了口气,“好香!”

“……”

“怎么不说话了?发图片的勇气哪儿去了?打扮成这样是想做哥哥的小母狗,让哥哥随意**?”

他眼中的情欲之*丝毫不加掩饰,声音也魅惑至极。

第五章

“你什么?”哥哥把内衣**扔到床上,蹲*身来,勾起少女尖尖的*巴,*她与自己对视。

少女仍旧保持着四肢着地的小狗姿势,大**像两个小山丘一样吊在胸前,哥哥一只大手伸到*房*面,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捏住垂吊着的*尖,揉捏两*,“你想说……你*荡的小*头硬了?”

大手顺着深陷的*沟一路*滑,经过平坦的小腹,蜻蜓点水般擦过水津津的小*,在刺激得少女一个哆嗦之后,忽然收了手。

手臂遂而绕到她身后,大掌摩挲着肉嘟嘟的臀瓣,中指伸到*股沟里,经过紧致的小菊*,来到湿漉漉的*口,噗嗤一声*进一小截手指。

“还是说……你的小**湿的不像话,想要哥哥的大***了?”

哥哥的手指结实有力,指腹光滑圆润,像带电一般,所到之处无不引起一串串酥麻的颤栗,尤其那根灵动的中指*在小*里不停扣*,少女舒服得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春水,氤氲的眼眸一片春*,祈求般望着哥哥。

看着妹妹一点点沉沦在自己手*,悠扬心里终于找到一丝平衡,他要让这个折磨他多*的小妖*也尝尝被情欲吞噬的味道。

忽然将手指从小*里*出来,在她不停晃动的*尖上擦了擦,又捏起她的*尖来。

“唔唔……哥哥……”她不安地扭动腰身。

*头好麻,小*好痒,身体的每一处都想得到哥哥狠狠*抚,肉*流出更多*水,变得更空虚,她望着哥哥胯间一柱冲天的大棒子,口水直流。

悠扬一手捏着她*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一手握着自己粗长的大**,不停地摇晃抖动,紫红*的**像一朵硕大的香菇,棒身像一条粗大的蟒蛇,青筋在上面蜿蜒密布,蔓延曲折。

“想要?可是你还没回答我。”

梵露只觉得腿间涌出一波蜜*,顺着腿根流了*来,小腰儿带动着大*股不安地扭动起来。大棒子就在眼前,可哥哥就是不将它*进小*,她实在受不了了,低声哼哼起来:“哥哥……我要……”

“你要什么?”哥哥明知故问。

小*好痒,流了好多水,没有东西*进来的话,她会死的。

梵露再顾不了那么多,昂着头饥渴地望着哥哥,说出了令自己耳红面赤的*荡话语:“想要哥哥的……大**……*我……”

她天使般纯洁无暇的小脸红彤彤的,带着春*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春情,肉嘟嘟的小嘴巴气吐如兰,整个就一吸食男人*髓的小妖*。

哥哥把她的身体转过去,让她的*股对着自己,大手再次摸上妹妹的小**,手指在两片湿润的蚌肉上打着转,带起一丝丝滑腻的*水,发出滋滋的*靡响声,*水很快将他整个手掌打湿。

“水真多,地毯都被你*湿了。”梵悠扬低低笑起来。

“哦噢……”哥哥摸小**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比自己摸起来舒服太多,少女小声哼哼起来。

“哥哥……*进去……”*股高高翘起,*致的小菊*和肥美的蚌肉清楚明了地呈现在哥哥眼底。

悠扬如她所愿重新将一小截手指*进去,抠挖搅*,抠得她整个人都颤抖不已,*水顺着手掌一滴滴落到身*的地毯里,嘴里的呻吟破碎成一条线。

“有这么舒服吗?你就这么欠男人*?故意在我面前不穿*罩,不穿**,故意露出你的大*股,大**,故意趴在我身上让我舔*,还把*水滴到我腿上,故意让我*在你面前!穿成这样爬到我房间来勾引我,就是想要我模你?”

小*被这样摸着已经让梵露飘飘欲仙了,更不用说还要听哥哥说这些*情的荤话,她感觉*心深处更加*痒起来,想要更多。

好想有个粗粗长长的大家伙*进去,来回穿刺、**。

“喔……*深一些。”*股更高地翘起,用力去顶他的手指。

可悠扬就是不让她称心如意,只在洞口处浅浅**,不肯再往里进一步,他在惩罚她,让她也尝尝这些天来他的抓心挠肺。

====================================================哥哥其实是条大灰狼,被妹妹勾引得露出了狼的本*,把妹妹从里到外吃了个遍,吃了一遍又一遍。

求哥哥*妹妹的小*

“喔……*深一些。”*股更高地翘起,用力去顶他的手指。

可梵悠扬就是不让她称心如意,只在洞口处浅浅**,不肯再往里进一步,他在惩罚她,让她也常常这些天来他的抓心挠肺。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