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叶晚晴乔良-红颜难渡白首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3:20

叶晚晴、乔良是都市言情小说《红颜难渡白首》里的主人公,是笔名为“钱多多”倾情创作,讲述了半年前,我结婚后,刚跟老公搬进了新房子,可没想到稀里糊涂的就跟男邻居上了床......

红颜难渡白首乔良叶晚晴by钱多多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林软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而后捂着肚子警惕的往另一边挪了挪。

那模样,好像生怕我会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你放心,我这人有怨报怨,还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更何况,你这肚子里还是程家的宝贝孙子。”

说着,我鄙夷的撇了眼林软。

如果她真的怕我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话,就不应该住进来。

她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分明是对我最大的羞辱跟挑衅。

而我,为了搜集到她跟程扬出轨的证据,便只能够咬牙忍着。

可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搜集到证据,便迎来了一场更大的波澜。

因着在家里处处面对着我婆婆跟林软相亲相爱的场面,我便提前结束了假期,决定去上班。

可没想到的是,我刚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就被林软给拦住了。

她看着我说道:“晚晴,你怎么没吃早饭就要出去了?”

“我要上班去了。”

说到这,我上下扫了她一眼讽刺道:“我可不如你,因为怀孕就在家当祖宗了。”

听到我的话,林软的目光闪了闪,一脸委屈道:“晚晴,我知道当初是我们对不起你,现在我也想尽量弥补你,你为什么还这么对我?”

说着,她就伸手想拉我的手。

我条件反射的想要甩开她的手,就见她哎呀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

我傻眼的看着这一幕,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程扬就跑过来,一把推开我,然后慌张的抱起地上的林软,紧张的问:“你有没有怎么样?”

“程扬,血,流血了,快送我去医院。”

我被程扬那一推,整个腰都磕在了茶几上,一阵钝痛疼得让我喘不过气来。

还没等我起来,就见程扬抱起林软,然后目光狠辣的瞪了我一眼:“叶晚晴,你太心狠了。”

说完,他已经抱着林软出了门。

而我婆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便紧随其后跟在了程扬身后出了门。

等人走光后,我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迹,只觉得就像是一场华丽的闹剧一样。

想到程扬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叶晚晴,你太狠了。

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跟着落下。

曾经,在这里,我失去了我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

同样的事情,程扬的反应却各不相同。

当初的轻描淡写,到现在看着我的目光跟淬了毒一样,天差地别。

这一刻,我心里忽然一轻,以往的感情,彻彻底底的被我放下。

我给经理打了个电话,说家里出了点事,再耽搁一天。

回头,我去卧室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觉得,在这里多待一刻,我都嫌恶心。

等我把衣服收拾进行李箱的时候,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程扬的声音,他说:“叶晚晴,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笑了出来:“好,你要是有空回来,我们今天就签署了协议。”

这一刻,我心里只觉得讽刺,之前程扬还跪着求我别离婚,现在却因为林软,主动提出离婚。

第1章 我们出轨吧!

我稀里糊涂的跟我的男邻居上了床,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婚内出轨的那个人会是我。

半年前,我结婚后,刚跟老公搬进了这栋新房子,没多久,对面便住进了一对情侣。

当时想着两家一前一后搬家成了邻居也算是缘分,便相互拜访,一来二去,两家便成了朋友。

可这种朋友关系在今天却是彻底被打破。

前段时间我被安排出差,因着没多久便是程杨的生日,我拼着命工作,提前两天回来,打算在他生日这天给他一个惊喜,可我没想到,当我打开门后,会看到他跟我隔壁的女邻居滚在了一起。

愤怒之下,我跟女邻居厮打在了一起,而我的老公反而处处护着对方,甚至在纠缠中,直接把我推倒在地。

而我没想到,就这次的摔倒竟然会摔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其实,这也怪我粗心,这几天因为忙着工作,我竟然忽略了自己没来例假的事情,要不是看到腿上全是血,我还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在自己的无知中失去了一个孩子。

可当时我的老公连看我一眼都没有,只护着“惊吓”中的小三转身离去。

只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还是对面的男邻居回来看到我,才急匆匆的抱着我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医生说因为我最近的加班忙碌,再加上这一推,孩子已经保不住了,让我准备好做清宫手术。

家属签字的时候,都找不到我老公,还是隔壁的男邻居签的字。

在手术室内,冰冷的器械伸进我的体内后,心中那刻骨的恨意,便怎么也压不住了。

等我从手术室出来后,我便朝男邻居乔良提出了要报复他们的要求。

记得他那时候推开我,蹙眉训斥我:“你现在身体需要静养,别想太多。

“可你不恨吗?程杨给你带了绿帽子,难道你不想报复回来吗?睡了我,也算是报复回去了。”

我极尽蛊惑的看着他,毫不廉耻的拿着他的手往我胸上按:“你看,我长的不差,身材也还可以,就算是睡了,你也不吃亏。”

他晦涩不明的看着我,最后把我的手放开,朝我说:“如果一个月后,你还这想法,再来找我。”

第一次主动求欢,竟然还被拒绝了,实在是让我难堪。

他沉默的开车送我回去,家里还黑漆漆的一片,打开灯,一眼望过去,满屋子狼藉。

地上甚至还有我送给程扬当惊喜的玫瑰花跟礼物。

我一股脑的扔进了垃圾桶,忍着眼泪回了卧室。

整个晚上,我脑子里都不断的重复我的老公搂着别的女人做那种事的画面,心里即恶心又难过。

虽然都说不值得为出轨的男人伤心,可这种事真到自己头上,谁也做不到平静面对。更何况,我们还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憧憬的生活刚刚开始,便又迅速的熄灭。

也许是受了手术的影响,身体到底还是虚弱,哭着哭着,我竟然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被厨房传来的香气给扰醒的,等我出来后,便见客厅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我光着脚,进了厨房,看着男人动作熟练的做饭,鼻子一酸,我直接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身。

第2章 两个绿巨人

声音沙哑道:“老公,我昨天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

被我抱住的人身子一僵,他拨开我的手,转过身。

我这才惊醒,眼前的男人,不是程杨,而是乔良。

说来也好笑,他们两个身高跟身材都一样,从后面看,真的会错认。

我从来没这么尴尬过,竟然会错认了人,况且我昨天还向他求欢被拒绝,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收拾下,吃饭了。”

他目光平静的看着我,把菜盛了出来。

这个男人从容优雅,平时看着就是个不急不躁的性子,可没想到,这次被带了绿帽子都还这么平静。

我一边吃饭,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他:“你被带了绿帽子,为什么还……”

话还没说完,就见他一个厉眸扫了过来,不争气的看着我:“难道像你一样?”

被他这么一说,我所有的话瞬间都咽了回去。

“把汤喝了,补血。”

我愣了下,这才发现,这一桌子的饭菜都是补血为主的,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这是程杨都不曾给过我的温暖。

想到这,我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然后一边哭一边问他:“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好?为什么他要背叛我?”

“男人偷腥,还需要什么理由?”他抬眸,看白痴似的看着我。

我一噎,顿时无语。

但随即呛声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要我?我不要钱,也不要你负责,还能报复给你带绿帽子的程杨,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他放下筷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首先,一个月的时间给你想清楚,别反悔,第二,我还没那么禽兽,在你刚流产完就办事。”

听到他的话,我觉得羞愧不已。

如果不是心中气不过,为了报复下程杨的话,我还真不会这么急着提出这个要求。

现在的我,心中就像是窝着一团火,急需要宣泄出来。

等我吃完饭后,他又开始收拾桌子。

不得不说,他长的好看,气质也好,从哪方面看都甩程杨几条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女朋友瞎了眼,竟然抛弃了这么一个优质男,而选择跟程杨出轨。

果然,不管男女,偷腥都不需要理由的。

而我们两个被带了绿帽子的两人,连在一起,估计都绿成了一片海洋。

“这段时间你先请一个月假,我来给你做饭,尽量别出门。”

临走的时候,乔良回头吩咐我。

我扒着门,不好意思的开口:“其实,你没必要替你女朋友赎罪,你是你,她是她,我分得清,更何况,我们都是受害者……”

我话还没说完,就见他的脸沉了下来,我顿时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哪个男人喜欢老被提起自己被带了绿帽子的事情啊!

可很快,他又勾起了唇角,问我:“那你自荐枕席,是不是替你老公赎罪?”

第3章 谈判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下,还没回答,他已经开门进了对面的房间。

等乔良走了,我静下心来,开始思考自己的婚姻。

已经到了这一步,我的婚姻是否还有继续走下去的意义?

最后我摇摇头,出轨的感情就像是掉落在一坨屎上的钞票,扔掉心疼,捡起来恶心。

而不巧,我正好有洁癖。

我想了一上午,最后还是决定放手,我知道我跟程杨是过不下去的,因为我一想到我躺在冰冷的手术室内流掉我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我便觉得挖骨一般疼。

再想到程杨的背叛,便觉得心里跟踹了一块冰似的。

下午的时候程杨回来了,我面色平静的把我昨天的手术单子放到桌子上,跟程杨谈判。

“我们离婚,房产归我,你手中的存款归你。”

我以为程杨顶多会反对一下财产处理这方面,可没想到,他反应的比我想的还强烈。

他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的跟我忏悔道歉。

“晚晴,我知道错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怀了孩子,当时,我就是看你太疯狂,所以才护了她一下,要是知道,那一推会伤了我们的孩子,我怎么都不会那么做的……”

程杨一遍遍的数落着我们以往相恋时候的情形。

听到那些往事,我心里更加难受,明明之前我们的关系还很好,很相爱的,甚至是朋友圈里的模范夫妻,可为什么短短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程杨一边说,我一边默不作声的流泪,似乎要把这辈子的眼泪流尽了一样。

我说,我是个果断的人,已经被污染了的感情宁愿不要。

程杨看我态度坚决,一边哭一边抓着我的手往他脸上打:“晚晴,我知道我错了,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保证不还手,只求你不要离婚……”

到最后,程杨哭累了,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跟我说:“我知道你现在嫌我脏,我这段时间不碰你,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再来谈。”

我承认,当程杨哭着忏悔的那一刻,我真的有一丝动摇。

可是想起我那刚离开的孩子,我刚软下来的心瞬间又硬了起来。

我坚决离婚的态度,让程杨无可奈何,下午的时候他又出去了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我妈给我打来电话,劈头盖脸的先是说了我一顿。

里里外外都是一种意思,男人就像一只猫,没有不偷吃腥的,只要还惦记着回家就是好男人。

话音一转,又跟我说,弟弟要结婚,正用钱,程杨这女婿懂事,刚打了十万给他们。

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出我妈的喜意,而电话这头,我的心却渐渐冰凉。

等我妈讲完后,我跟她讲,我刚失去一个孩子,我妈愣了下后,匆匆跟我讲了句:“好好养身体,以后再要一个,有时间我去看你。”

我妈这通电话,把我打入了更深的深渊。

我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满世界的想要寻找一个依靠,却发现,得到的不过是伤害罢了。

我一个人卷缩在沙发上,把我自己裹成一个蚕蛹,可那种冷还是从心里一直蔓延到全身各处。

晚上的时候,门铃响起,我充耳不闻,可对方却像是跟我铆足了劲对着干一样,我不动,门铃便一直响。

无奈之下,我只好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去开门。

等我开门后,便看到乔良穿着拖鞋,手中提着保温桶等在门口。

他抬眸看了我一眼,眉头紧蹙了起来。

而后,进门直接把保温桶往桌子上一放,直接一只手拽着我,把我整个人拉到他跟前。

第4章 偷情被撞破

“发烧了,叶晚晴,你怎么照顾自己的?”他语气带着责备不满的看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烧糊涂了,竟然从他眼里看到了心疼。

我吸吸鼻子,无所谓道:“怪不得觉得冷,原来是发烧了。”

“东西放这吧!这次麻烦你了,以后我请你吃饭。”

最后一句话,更像是一句逐客令,且更像是随口一说,显得毫无诚意。

“你得去医院。”他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不去。”

这来回拉扯下,乔良终于不耐烦了,干脆直接把我一把抱起来,然后不顾我挣扎,把我抱出了家门。

这次到医院后,医生检查后说我子宫有些感染才引起的发烧,要输几天液,住院手续这些,又是乔良忙前忙后的来回跑。

这一次,我在医院被乔良硬是按着住了七天,而我的老公,更像是消失了一样,了无踪迹。

等我出了院回了家,家里已经蒙上了一层灰,一看,就知道程杨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

我抬眸问乔良:“你女朋友这段时间有回家吗?”

乔良摇摇头:“没回来。”

听到乔良的话,我心里蓦然一痛,恨意翻涌。

一开始想的报复计划,再次萦绕心头。

我干脆利落的脱掉外衣,在乔良的错愣中,朝他蛊惑道:“我们做一次吧!把他们两个带给我们的侮辱,全部奉还回去。”

乔良的眼里闪烁着明明灭灭的火光,眼神黏在了我胸前一秒,随后抬眸看向我。

“放心,绝对不亏!”

说着,我直接踮起脚尖,伸出胳膊环住了乔良的脖子。

身体的轻触,让我们彼此的身体微颤了一下。

乔良深吸一口气,直接把我一把抱起,然后脑袋急不可耐的埋在了我的胸上。

他的技巧比程杨要好,每一下,都让我忍不住浑身战栗。

既有身体上的kuai感,还有一种心理上报复后的kuai感。

正在我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我整个人心中一慌,忍不住用力夹住了乔良的腰身。

而门口处,我看到我妈跟我婆婆提着一堆的东西进了门。

三个人,目光相对,我脑袋翁的一声,脸上血色尽退,脑袋里只回荡着两个字,完了……

第5章 被拍

那种犹如天塌下来的恐惧,让我只觉得浑身冰冷。

纵然我再想要用这种办法报复程扬,也没想过,这种当众捉奸的场景被我妈还有婆婆看到。

紧接着,我听到我婆婆斥责的声音:“程扬,你快带着晚晴回卧室。”

我这心就像是被高高的抛起再落下。

因为乔良跟程扬身材背影极像的原因,我婆婆显然是把乔良错认成了程扬。

乔良也不做声,直接抱着我往卧室的方向走。

我还能听到我婆婆跟我妈尬笑着:“我就说这两个孩子没事吧!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咱们这些长辈瞎操心了。”

再说的话,我已经听不见,乔良已经抱着我进了卧室,反锁上了门。

一进卧室,我就从乔良身上跳了下来,态度焦急的看着他说:“一会我引开我妈跟婆婆,你趁机离开。”

“不对,外面还有衣服。”

我恍然想起我们的衣服都扔在了外面,但是现在想要去拿明显是不可能的。

“你先穿程扬的衣服出去,你们身材差不多,应该正好。”

我手忙脚乱的从衣柜里面翻出程扬的衣服扔给我乔良,又给自己套上一套家居服。

回头却看到乔良皱着眉看着手中的衣服,显然是不想穿。

我心思一转,便才出来乔良想来是不想穿程扬穿过的衣服的,以己度人,要我穿林软的衣服我也会膈应的慌。

“这套衣服是我给他买的,吊牌还没撕呢!”

我话说完后,乔良才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乔良跟程扬身材虽然像,但是气质却不相同,穿衣服的风格也不太一样。

不过好在两人身材都不错,都是衣服架子,虽然初看的时候别扭,但再看,却又觉得给人一种新鲜感。

我悄悄开门往外看,我妈跟我婆婆已经不在客厅了。

我便催促乔良赶快走。

然后自己赶紧去收被扔在沙发上的衣服,我刚抱起衣服,就见我妈从厨房里出来,然后问我:“程扬去哪了?”

我心虚的回答:“他有事先出去了,我们先不用管他。”

然后拿着衣服就往卧室躲。

乔良落在这里的是一件白衬衫,做工看起来挺好,上面虽然没有标牌,但应该挺贵的,我也不好败家的给他扔掉,便叠起来,先放一个袋子里,然后塞在柜子下面。

只等着有时间就给乔良送去。

等我做好这一切后,外面有人来敲门。

我打开门,就见我婆婆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过来,那味道有些刺鼻,我捂着鼻子,问她:“这是什么?”

就听她笑容满面的说:“这是给你补身体的,行房之后喝这个就能怀孕。”

听到她说怀孕两个字,我脸色一下子难看了下来,心里顿时就像是吃了一斤黄连一样苦。

“我现在流产还没一个月,现在怀孕对身体不好。”

说完,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想起那个不知不觉流产的孩子,我心里难受的就跟针扎一样。

午夜梦回,我都能梦到一个穿着肚兜的小孩一边跟我挥手说再见一边跑远。

每次梦醒,眼里都湿了枕头,而这种苦,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忍受。

下午的时候,程扬还没回来,我却收到了一条微信视频。

那是一个陌生号传过来的,竟然是程扬带着林软进了一家高档女装店。

我瞥了一眼,没有搭理。

但没想到,紧接着发来的视频竟然是程扬跟林软在试衣间亲热的视频。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