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吴能谢芹-灼灼年华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4:14

《灼灼年华》的主人公是吴能谢芹,是作者“白火”所著,小说又名《村医凶猛》,讲述了我叫吴能,是寒山村仅有的医生,可没想到我因此成了村里妇女们最欢迎的人。

灼灼年华by白火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听到了。”

“你是什么想法?”

“我,我没啥想法。”

我总不能直接说,我确实很想睡你吧?那她非揍死我不可。

两个人久久不说话。本来孤男寡女衣衫不整的同处一室,气氛就相当暧昧,更何况刚刚听到张桂芳说要授意我跟谢芹结合,现在我更加心猿意马。其实我那个时候身子下面就热乎乎的,一股邪火从小腹处直接冒上脑袋,她那傲然的胸脯在睡衣之下微微颤动,连胸前的两个小红豆都几乎清晰可见。

她因为之前才洗过头的原因,身上传来一阵好闻的发香,我不禁浑身一颤,身子发麻。

既然张桂芳都要我们两个上床借种了,我真想直接把谢芹这个诱人的身子放倒,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可是这事儿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她是我嫂子,她自己不愿意,我也不能霸王硬上弓不是?

“那个,嫂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两个人久久不说话,我感觉尴尬,便出言打破沉寂。

她瞪了我一眼。

“还能怎么办,你还没帮我把东西弄出来,继续吧。”

估计她现在也坦然了。

反正她的身子都被我看了,也被我摸了,现在如果半途而废的话,那她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也只能继续让我做下去了。

“好,那嫂子你忍着点儿,我马上帮你弄出来。”

因为之前有过相似的经验了,现在继续拨弄几乎手到擒来。我将她的两条腿掰开,露出女人那神秘的地儿,我稍微打量一番,不禁口水直流。

我这次是开着灯看的,不由得从心里感觉,漂亮女人就是不一样,连这块地儿都那么美,是个男人都受不住。

“死吴能,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儿给我拔出来。”谢芹的声音严厉起来。

我赶紧应下来。

“嫂子,可能会有点儿痛,你忍着点儿。”

“别废话了,快点儿。”

我伸手进去,一只手捏住残留在里面的一点儿黄瓜,用力一拔。伴随着手劲儿和力量的结合,我听到谢芹娇喝一声,就像是吃了春药一样迷离。大概持续几秒钟之后,她瘫软的倒在床上。

看到手里残留的半截儿黄瓜,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呼呼,没想到这玩意儿这么难弄,不过总算是拔出来了。

谢芹躺在床上,两只腿还呈现张开时的模样,白花花的大腿再加上那诱人的风景,当即让我心脏不停颤动起来。她因为身体瘫软的缘故,居然一直呈现这样的姿势,半晌没动弹。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黄瓜拔出来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除了酸痒之外,居然还有一丝异样的快感,到现在还回味悠长。

第1章 :厕所捅黄瓜

我叫吴能,是寒山村仅有的医生,靠着在村里开诊所度日。这天傍晚,我从诊所回来,一阵尿急,匆匆忙忙朝厕所跑。

“操蛋,早知道不喝那么多水了。”

一般说来,咱们农村一亩三分地都没什么排场,厕所更是简陋到区区一块布也能当门。我那时根本没想那么多,一边往厕所跑一边扯腰带。

就在我准备开闸放水的时候,陡然发现在我面前蹲了一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啊”的一声惊叫,响彻天地。

我一脸懵逼,赫然发现面前的女人正是我嫂子谢芹,心底咯噔一下,裤子没抓牢,直接从膝盖处滑到脚踝。而我身下那疙瘩东西,正好落入谢芹的眼里……

“嫂子……”

“吴能,你这是在干嘛?”

两个人四目相对,脸都红到脖子根去了。不只是我,嫂子谢芹的裤头也扒拉到膝盖以下,更让我震惊的是,她手里居然还拿着半截黄瓜,而黄瓜的另外一头,赫然隐没到她那若隐若现之处……

没想到嫂子居然还有这个爱好,我看得口干舌燥。

谢芹是我的嫂子,可我哥却不是我的亲哥。因为我从小是被捡来的,村里的张桂芳把我养了二十年,我也就叫了她二十年的妈。虽然我不是亲生的,但张桂芳待我比亲儿子还亲,她的话我也从来不敢不听。

兴许被谢芹的声音惊到,张桂芳狐疑的声音从堂屋传来:“小芹,咋地了?”

谢芹一急,狠狠瞪了我一眼,连忙提裤子起身,嘴里匆匆忙忙说道:“妈我没事,刚脚崴了。”

脚崴了?

我脑子犯迷糊。上个厕所也能把脚崴了,这得是多蹩脚的理由?虽然这么想,我心里头却慌。要是被张桂芳知道我跟谢芹两个人在厕所里面脱了裤子一起上厕所,她非把我们废了不可!

“哦,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啊,不用了不用了,多谢妈。”她只想快点儿把张桂芳打发走,可没想到张桂芳在外面“哦”了一声,却催她说:“那你快点儿,我也要上个厕所。”

一听这话,我急得额上冷汗直流。我生怕张桂芳一不留神直接进来,到时候场面就不好收拾了,肯定不止尴尬这么简单。

“嫂子,你先稳住妈,我赶紧出去。”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头,慌慌张张爬上去。

谢芹红了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小芹,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吴能的声音了。”

“啊,不是的,妈你听错了。”谢芹一慌,赶紧推我出去。

我从墙头上掉下来,摔了个狗吃屎。幸好没事,我就四处晃悠一下,而后回了家。我刚回家就看到张桂芳从厕所里面出来。她朝我看一眼,一脸纳闷儿。

“吴能,你去哪儿了?”

“哦,我刚从诊所回来。”我随便敷衍一句。

她脸上更加怀疑了。

“是吗,我刚刚怎么听到厕所里面有你的声音。”

“妈,你听错了吧?”我瞎打马虎眼,赶紧朝着厕所跑去:“憋死我了,撒个尿先。”

因为我妈是个谨慎细心的人,我生怕一个表情不对被她看出端倪,到时候可就得嗝屁了。到厕所之后,这次我特地确认没人之后才开始放水。

第2章 :嫂子有问题

在放水的过程中,我的脑海里始终弥漫着谢芹的倩影,尤其是刚刚那个小插曲,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因为我哥长期在外务工干活的缘故,他们夫妻俩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面。而我养父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基本上我跟我哥阿牛都是张桂芳一个人拉扯大的。也就是说,家里除了我之外,只有张桂芳和谢芹两个女人。

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的想法,都认为我嫂子谢芹嫁给我哥,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因为谢芹是隔壁燕翎村的村花,长得水灵,身材高挑,说话跟百灵鸟似的,不知道多少汉子都想把她抱回家,可是她后来嫁给了我哥,愣是让一部分人感到天都塌了。因为像她这样跟电视里面的美女大明星一样的女人,确实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就连我都不止一次打过她的主意。

可她名义上好歹是我的嫂子,我自然有贼心没贼胆。

从厕所出来,张桂芳把饭菜都做好了。我肚子饿得慌,拿起筷子就想下手,可四处瞅了瞅,没发现谢芹的身影,这让我有些疑惑。

“妈,嫂子干嘛去了?”

她朝着谢芹的房间努努嘴。

“她不知道咋了,从厕所出来之后一直待在房间里,把门都关了。”

我一愣,赫然想到她在厕所的时候拿着的那半截黄瓜。好像因为张桂芳在门外喊叫的时候,她直接提着裤子就起身了,莫非那玩意儿掉里头了?

不然她平时也不会这样啊。正想着,张桂芳走到谢芹门口开始敲门。

“小芹,都半小时了,你在屋里干嘛呢,吃饭了。”

“好的妈,等会儿。”

我听到谢芹的声音挺微弱的,跟平时清脆悦耳的声音完全不同,难不成真出啥事儿了?又等了一会儿,还没见谢芹出来,我也起身。

“妈,我去叫嫂子。”

谢芹兴许在屋里听到了我说的话,我刚走到门口,她从里头开门出来了。我一愣,就听到她说:“我没事,大家吃饭吧。”

大伙儿坐着吃饭,我发现谢芹脸色绯红,身子局促不安,更为可疑的是她一身修身的牛仔裤硬生生被换成了一套连衣裙,这让我心里更加怀疑了。

“小芹,你到底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张桂芳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谢芹反应过来,脸上一红。

“妈,我没事。”

“那你脸怎么红了。”

谢芹这下无言以对了。她想了会儿,随便敷衍道:“身体不舒服,吃了饭休息一下就好了。”

期间我一直观察谢芹,发现她身子好像很不舒服,不断的换姿势,脸上也一阵红一阵青的。毕竟我是个医生,手头会点儿医术,知道她身上的毛病没那么简单。

吃了饭,谢芹赶紧起身回房去了。她急急匆匆的样子,让我跟张桂芳看在眼里,都很纳闷儿。

“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张桂芳看了我一眼:“吴能你去看看你嫂子。”

第3章 :帮嫂子看病

张桂芳好歹也是我的养母,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她的话我不可能不听,当下起身,走到谢芹门口。我试着推门,却发现她从里头把门锁了。

“嫂子,你在里头干嘛呢,咋把门锁了?”我话里有话的说道:“是不是身子出问题啦?有事儿记得找我啊,我可是个医生,近水楼台的便宜,不做白不做。”

“呸,你才出问题了,我好得很,现在要休息。”

很快,屋里没了声音,我悻悻的回到堂屋。

“你嫂子咋回事?”张桂芳问我。

我摊摊手。

“她不说,我哪儿晓得?”

我也打了个哈欠,朝着自己屋里走去。

“妈,我也困得慌,休息会儿。”

“这才几点就睡了,你们两个莫不是有鬼吧?”

“妈,我在诊所累得很呢,回家休息会儿怎么啦?”

张桂芳不说话了,我也躺床上休息。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农村里面一般这个时候都挺晚了,屋子里静悄悄的。

我尿急,推门出来撒尿。外面月光高照,分外白亮。

从厕所回来,我穿过张桂芳黑漆漆的房间,在经过谢芹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细细碎碎的,她不知道在干嘛。我轻声喊了她一声,又敲敲门,屋里顿时安静了。

好半天没动静,我自讨没趣准备回房去,就在这个时候,她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谢芹穿了一件睡衣,粉嫩的大腿和脚都露在外面。她谨慎的朝张桂芳的房间看一眼,招呼我进去。

我当时就纳闷儿了,站门口半晌没理清头绪。谢芹大晚上的叫我去她房间,这会不会太那个啥了?

“吴能,咱妈现在应该睡了,你进来帮我个事。”

进屋帮忙?

看到谢芹脸上满是着急,我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激亢。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可我心里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个时候让我去她房间里帮她,傻子都知道不是个好干的活儿。

可能要冒着天大的险,但又有可能会占到不小的便宜,想想都让我激动。

“你还愣着干嘛,快进来!”

我一看谢芹那雪白的小腿,口水咕噜噜吞了下去,兴奋的跟她进了屋。我好歹也二十出头的人了,要是说对女人没兴趣那是假的,谢芹长得肤白貌美,身材有料,我也早就对她有意思。只是因为她是我的嫂子,我每回也只能在心底意淫一番,要是真的对她怎么样,那倒是不敢了。

可能是因为大哥长时间不在家的关系,嫂子的房里弥漫着女人的香气,沁人心脾,让我骨头都酥了。

“嫂子,你叫我过来干嘛啊?”

一听这话,谢芹当场尴尬的愣在原地。好半晌,她才红着脸道出原委。

“吴能,嫂子叫你过来没别的,就是之前上厕所那当儿,黄瓜……黄瓜掉里头去了,我一直弄不出来。”

第4章 :难言之隐

“吴能,嫂子叫你过来没别的,就是之前上厕所那当儿,黄瓜……黄瓜掉里头去了,我一直弄不出来。”

我咧嘴笑起来。

看来我猜得没错,她折腾了一下午无济于事,终于还是没忍住啊。

“嫂子,什么黄瓜啊?”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吴能,你别给我装傻了,还不是被你吓得……”

我赶紧给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

“嫂子,别把妈吵醒了,她挺精明的。”

谢芹点头,红着脸,耳根子都快要红透了。

“吴能,你也别说我,你大哥常年不在家的,我一个女人在那方面也有些需求,所以……你千万别说出去啊。”

我赶紧点头。

“嫂子我明白,你现在什么情况?”

她脸上尴尬起来。

“我就是下面紧得很,好不舒服,你能给我弄出来吗?”

我也感觉尴尬。

“嫂子,这事儿不好弄。”

“怎么不好弄,你不是医生吗?”

我干咳一声,透过谢芹雪白的大腿根一直朝着里面瞄了几眼,故作正色。

“嫂子,要帮你把黄瓜拿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咱们这关系,我怕大哥知道了,非得把我揍死不可!”

“你要是都不成,那咋整啊?”

谢芹脸上也满是悔色。她痛恨自己会想到在厕所里面玩儿那东西,现在断在里面不舒服是小事,要是身子出啥问题那可就倒大霉了。而且这种事儿她又不好上医院,只能求助同样也是医生的我。

她听我这么一说,心里七上八下的犹豫不决。

我一狠心,咬牙说道:“嫂子,这事儿搁着确实难办,实在不行我就直接蒙上眼睛,不看就是了。”

没想到她当即给否决了。

“吴能,你想得美啊!”她狠狠的瞪着我,心里说着,要是到时候把我眼睛给蒙了,我的手一顿乱摸的话,她更吃亏。

我一阵气馁。

“那嫂子你说咋办?”我一想到谢芹的身子里头断着半截黄瓜,心里居然没来由的热乎起来,小腹内一股邪火隐隐的要冲出来。

她长舒一口气,一脸坚毅说道:“别蒙了,你直接给我弄吧,但你千万得记住,这事儿只有你我知道,要是再有第三个人晓得,我一定要找你算账!”

我点头答应,直接把袖子扒拉下来。

“诶,我是让你给我治病,你扒拉袖子干嘛?”

我嘿嘿一笑。

“这是个技术活儿,我可得打起精神来。”

一听这话,谢芹杏目一瞪。

“死吴能,别啰嗦了,快开始吧。”

说干就干。我让谢芹躺到床上去,她就算平躺着,胸前的一对饱满都跟波涛一样汹涌,那平坦的小腹,睡衣下面露出来的一截大腿雪白嫩滑,让我看得口干舌燥。

“吴能,你发什么呆,快帮我弄,妈要是醒了就惨了。”

她催促我,我正想上床帮她撩开睡衣看看,却被她拒绝了。

“你从被子下面过来。”

“从被子里头过去干嘛?”

“我不想看到你的脸。”

我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谢芹果然还是挺害臊的女人。除了我大哥之外,跟别的男人有任何肢体接触都会让她脸红耳赤,更别说是直接观察她的隐私部位了。

“吴能,赶紧的,你别傻愣着了。”

“哦哦哦,好。”

第5章 :暧昧无边

我从被子下面过去,两只手正好按在她那雪白的大腿上。一阵柔嫩和酥麻的感觉迎面而来,还带着点儿热气,香香的。我琢磨着女人的肌肤怎么这么爽呢,我把谢芹的睡衣撩起,等着去看看接下来发生的火爆场面,可是“啪”的一声,灯熄了。

“嫂子你干嘛呢?”

我望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那呼吸急得跟狼似的,我倒问你想干嘛呢?”

我吞了一下口水,苦笑一声。

“你可是我嫂子,我能干啥啊?”我的声音颤抖起来。

因为我发现谢芹的睡衣之下根本没穿内裤,刚刚一瞬间,我分明能看到她双腿之间那浓密的黑森林,一直从大腿根蔓延而去,看得我血脉喷张。

可现在房间里黑乎乎一片,我一下子泄气了。

“嫂子,我现在看都看不见,你真让我乱摸啊?”

“滚犊子,你不是有手机吗?”

哦,我倒忘记这茬儿了。

我打开手机的电筒,细心的查看了一下谢芹的那地儿,发现那黄瓜一大片都挡在了门口,而且坚硬得很,这确实对身体危害很大。我伸手碰了一下,只感觉一阵滑腻的触感加上一些毛毛躁躁的东西渗入指尖,心里跌宕起伏。我之前几乎都没跟女人接触过,现在猛然接触到女人的身体,我下半身一下子硬了。我的手再往上摸,碰到一个豆豆状的东西,突然感觉谢芹身子颤了一下。

“啊。”谢芹突然叫了一声。

“嫂子你咋啦?”

她不满的声音从床头传来,居然有些嘤咛的意味。

“吴能你快给我弄,别乱摸啊。”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隐隐的,她下身似乎有些湿润了……

我虽然没经历过人事,好歹是个医生,从小跟爷爷学习医术,对男女的身体构造也有个粗略的了解,现在看到嫂子这样,我知道她是来感觉了。

不过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她肯定也不好意思,两只美腿猛地夹紧,呼吸也变得不匀称。

“嫂子,你把我手夹住了,我怎么动啊?”其实我开始着手帮她将体内的黄瓜拿出来,可她偏偏把腿夹住,我手一松,那半截黄瓜又缩进去了。

场面相当尴尬。

谢芹哦了一声,又把双腿张开。与此同时,她那美丽诱惑的神秘花园又呈现在我面前。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别的男人近距离观察,谢芹的心里也遭受着极大的煎熬。她尴尬的摆弄着双腿,只想让我快点儿结束这荒唐的一幕。

“吴能,你怎么这么久啊,快点儿啊。”

“我知道了,嫂子我在尽力了。”虽然我挺享受现在的场面,但我感觉跟她这样就像偷情一样,浑身不自在。

果然,我们正在动作的时候,张桂芳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接下来,堂屋里面传来她急匆匆的脚步声。我当时大呼一声糟了,谢芹也紧张的看着我。

“快停下,吴能,妈来了。”

我当然知道这个,赶紧把暴露在外面的腿脚都缩回被子里,身子也缩了进去。果然,张桂芳开始敲门了。

“小芹,你在屋里干嘛呢,这么大动静?”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