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陈飞王蓉蓉-痞子的崛起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4:14

《痞子的崛起》的主人公是陈飞王蓉蓉,是作者“九霄龙腾”所著,讲述了陈飞是个痞子,算是乡里一霸,但他没想到一次拒绝,还有一个电话成就了他的官场之路。

痞子的崛起陈飞by九霄龙腾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从计生办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陈飞出来后,就去了苟坚强的办公室。

看着推门而进的?陈飞,令苟坚强吃惊不已,“你怎么来了?”

陈飞关上门,自己动手倒了杯茶,捧着茶杯坐在了苟坚强的对面,嘿嘿一笑道:“狗书记,来看看您啊,顺便请您帮个小忙,嘿嘿!”

“什么事?”苟坚强心里一咯噔,不知道陈飞会让自己做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我看到咱们山河酒厂的状况每况愈下,我这心里面着急啊。”陈飞说道。

“啊?”苟坚强有点晕,心说这山河酒厂和你有关系吗?你不关心你计生办的工作,怎么关心起山河酒厂的事情了。不过他毕竟是有城府的,而且山河酒厂的现状的确不乐观,于是就看着陈飞等他说下去。

陈飞也直接,没拐弯抹角的,说道:“看着山河酒厂的这个样子,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我必须的想办法给酒厂解一下燃眉之急啊。所以呢,我就想给酒厂处理点积压的多年存货。”

“啥,处理积压存货?”苟坚强失声道。山河酒厂的积压了将近100吨山河精品老酒状况他是知道的,因为当年苟坚强就是合河乡的乡长。为此还差点把苟连桥的厂长给拿下去。

“我呢,想用成本价把那些个精品老酒拿下,可是资金有点困难,想请您给批个条子,先交5万定金,剩下的三个月之内付清。”陈飞说道。

“这个事情,你应该找宋乡长。毕竟这酒厂归政府那边管不是,我这不好插手啊。”苟坚强说道。

“在这合河乡您苟大书记就是老大,他宋乡长不也得在您的领导下不是。再说了,我哪里认识什么宋乡长啊,在这合河乡的地头上我就认识您一个。”陈飞给苟坚强戴了帽。

苟坚强自然将陈飞的马屁过滤掉了,而是开始衡量起来了。据说山河酒业欠供货商不少钱,苟连桥到处跑贷款而不得,或许陈飞的办法真的能解山河酒厂的燃眉之急。

“我保证三个月把酒钱全额还上!这点酒钱是小事,我只不过暂时周转不开而已,苟书记不用担心!”陈飞嘿嘿一笑,也懒得拐弯抹角。

苟坚强衡量了一阵,感觉这也可行,那些山河精品老酒放那也是放,不如处理给陈飞,能回点本就回来点,以解酒厂的燃眉之急。

再说了就是不行也的行啊,自己有把柄抓在对方手中,陈飞的做法跟敲诈勒索很像啊。思虑至此,苟坚强松了口气,这件事情确实不算什么大事,不过心情却不怎么好。

“给你批个条子是小事情,但是有些东西你也得该还我了!”苟坚强提要求道。

“狗书记放心,东西早就毁掉了,说到做到!”陈飞拍着胸膛保证道。

苟坚强狐疑,自然不会相信陈飞的话,良久,他暗自叹了口气,终于从桌上拿出一张信笺,从兜里掏出钢笔,刷刷写了张条字,然后推到了陈飞的面前。

陈飞抓起桌上的信笺,看了一眼,满意的笑了,然后食指轻轻一弹纸面,折了起来塞到自己兜里,“多谢了狗书记!”说完,也不等苟坚强说话,拉开办公室的门,一步蹿出办公室。

“哎哟!”

刚蹿出苟坚强办公室的陈飞和迎面而来的一黑影撞在一起,香气迎鼻,陈飞暗叫不好,不知道和哪个女的撞在一起了!反应不错的陈飞怕对方摔倒,忙伸手去扶。总算是扶稳了,松了口气,刚准备放手,耳边响起一羞怒的声音,“快点放开我!”

陈飞一听对方声音有异,低头一看,鬼使神差之下,右手五指轻轻捏了捏……

和陈飞撞到一起的就是昨天碰到的女孩王蓉蓉。

陈飞虽然扶住了对方,右手竟然不小心抓住对方的胸部,王蓉蓉羞怒之极,叫嚷了一句,哪知道发现真相的陈飞不但没放手,反而右手下捏了一把,这一捏手感竟是无比的丰盈。

“至少34C,这手感……啧啧啧不错!”陈飞的脑子里面一阵胡思乱想之际,居然在人家女孩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潇洒离开,留下王蓉蓉在苟坚强办公室门口又羞又怒,思绪凌乱着……

回答计生办,看到梁梁自达不在办公室,就一屁股坐到了他的位置上,还闻了闻刚才捏过的那只手,暗想看不出来小妮子长得挺瘦,暗地里还真有料。

“陈飞,你好!我是计生办副主任沈国峰,你刚来计生办,估计对计生办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好让你有个直观的了解。”沈国峰可不是梁自达的态度,而是和风细雨的。

陈飞闻言,起身和沈国峰握了握手,“沈主任,你好,那

第一章去了乡计生办

陈飞之所以能到西山省南东市北林县合和乡计生办里面,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完全是因为两次意外,一次拒绝,还有一个电话。

说句不客气点的话,如果没有这两次意外,陈飞可能早早的南下打工,或者是在家乡种地,甚至更有可能吃了“花生米”。

可正是这两次意外成就了陈飞的官场之路。

那么我们就从这两次意外开始说起吧。

陈飞是个痞子,算是乡里一霸。

说实在话,对于这位五岁开始打架,七岁开始拿刀捅人,十二岁还偷拿了家里的钱上少林寺拜师学功夫,从未想过能考上大学的不良青年来说,能考上一所985的大学简直是老天瞎了眼。

这都归功于陈飞那仅有的优点。

在陈飞身上能被人认可的优点着实不多,除了身体素质极好,是个超级能打架的高手以外,就是为人特别讲义气,还特别有血性。

第一个意外就是高考前的一个月他看到一个穿着和他一样校服的哥们,被一群社会人殴打,正义感爆棚的陈飞见义勇为了一次,上去打跑了那群社会人,拯救了那哥们。谁能想到受到他恩惠的居然是他学校的学霸,也是那一年西山省的高考状元。

巧合的是高考的时候他们在一个考场,于是陈飞这个从来就是考试吊车尾的家伙,考上了985的西山大学。考试的过程虽然惊险,但是结果令人满意。

在大学经历四年的艰难困苦,陈飞拿到了大学的毕业证。令人惊奇的是四年来,很少看书的他居然从来没有挂科。英语居然过了六级。这让他宿舍英语四级都考了两次的哥们愤愤不平。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当然怎么做到的只有陈飞自己知道。

可是毕业摆在陈飞面前的是大多数同学一样的问题:大学毕业后何去何从,这是最现实,最严峻的问题,要是按照陈飞过去的理想,是肩扛开山刀,去做一名浩南哥那样的人,不过他知道这种想法有些不太可能了。

然后,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鬼使神差的他居然报名考公务员去了。

公务员考试这一天,陈飞早早起床,打扮一新,奔赴考场。在车站换乘的时候,他碰到了第二次的意外。

陈飞看到车站后的停车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来到了一辆停着的奥迪A6前,年轻人殷勤地拉开了A6的后车门,中年人手里拿着个提包,就准备上奥迪车。

冷不丁从旁边冲出来三个小青年,留着红黄绿色的爆炸式发型,穿着奇异,一看就是非主流杀马特的样子。

三个杀马特分工明确,其中两个迅速控制住猝不及防的年轻人,另外一个冲到中年人跟前,毫不犹豫的出手抢走了他手上的黑色提包。

见此情景,正义感无限大的陈飞什么也来不及想,甚至忘了自己是要坐车考试的。飞身上前,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先是一个高鞭腿,将抢包的杀马特一脚踢昏,然后冲向剩下的那两个。

其中一个放开年轻人迎向了陈飞,当胸一脚踢向陈飞的胸口,陈飞躲过他的一脚,一记重重的大摆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那哥们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动了。

接着陈飞就听到‘嘣!’的一声巨响,闻声看去,只见最后一个骑在年轻人身上的黄毛杀马特,带着满脸的不甘心,身体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他身后是满脸杀气的中年人,手里还拿着一根棒球棍……

一番搏斗,成功制服三个小流氓后,年轻人拿出手机报警,警察以让陈飞飞惊讶的速度赶到了。

不过很快陈飞就明白了,因为带队的警察头目那是毕恭毕敬的称呼中年为杨部长。杨部长,听名字肯定是当官的了,而且绝对是大官,怪不得出警这么快呢。

本来警察是要带陈飞去警局问询笔录的。这时候,陈飞才想起来,他还要参加公务员考试,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待他说明情况,中年人微微一笑,吩咐那个被称为小左的年轻人送陈飞去考场。

受了点轻伤的?小左毫不犹豫点了点头道:“是,部长,我立刻去办。”

说罢,他也不顾自己的伤势,立刻把陈飞请进副驾驶座,然后一脚油门下去,奥迪A6瞬间变身F-1,一路咆啸着冲到了考试地点。

当陈飞苦苦哀求仍旧无法感动门口黑着脸的看门老师,气的他差点发飙的时候,小左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拍拍陈飞的肩膀,淡淡地说道:“小伙子,别急,马上就进去了。”

然后,陈飞就被一个被称为刘主任的男人带进了

考场,尽管已经开考30分钟了。

而且小左对刘主任说了一句话,“杨部长很关心他的考试成绩。”

那刘主任立刻点头哈腰道:“明白,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

陈飞不但进了考场,最后还让他一个人多考了一个小时。

更让陈飞震惊的是就在他看着那考题宛如看天书,急的在那抓耳挠腮时,监考的那位中年妇女走到了他的身边,站住不动。

陈飞抬头看去,只见监考老师把手指头指向了卷子上的某一题……。

什么意思,陈飞的脑子里面的灵气电光火石的一闪,他尝试着改了个选项。

那女监考老师满意的微微点头,手指接着又指向了另外一道题……

我靠,陈飞简直幸福死了。

在那个女老师的帮助视下,陈飞顺利地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好吧,一不小心考了个南东市全市第一名。

就在分配的前夕,又有一个中年妇女找到了陈飞,先是热情的聊天,询问了陈飞家里的情况,然后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陈飞如实的回答了中年妇女的问题,并且说没有女朋友。

中年妇女就说市委组织部的张副部长有个女儿,如何如何优秀,年纪和陈飞也相近,陈飞小伙子也不错,她想给牵个线。如果这门亲事成了,陈飞将来的前途无量。

“什么?”陈飞勃然大怒,靠,这不是倒插门,吃软饭吗?陈飞可丢不起这个脸,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了。

中年妇女让他再好好的考虑考虑,不要影响了自己的未来前程。

考虑什么,根本不需要考虑,我的前程我做主,陈飞扭头而去。留下一脸冰霜的中年妇女。

然后陈飞就被分配到了北林县计生办。其他和他同时考上的人基本上不是留在了市委,就是市政府。这算是一个拒绝的结果。

那么一个电话是怎么回事呢。

说来也巧,陈飞到计生办上班的第一天,就赶上了计生办领导换人了,老主任病退,空降了一个叫做林雨琪的女主任。

这林雨琪,那可是南东市市委市政府公认的一枝花,年轻貌美,体态婀娜,风情万种。这样一个极品美女,自然成了很多男人的意*淫的对象。

也是陈飞嘴贱,林雨琪早上上任的,下午他蹲在厕所里和从小混一起的死党大狗子通电话,说起来自己的上司来,陈飞张嘴来了一句,“那小娘们真不错,真想干她,最好是从后面,那才爽呢”。你说这个就小点声吧,偏偏陈飞的嗓门还楞大,恨不得全世界都听到。

等他从厕所出来,就见叶雨琪沉着一张俏脸在洗手,,冷森森的目光在陈飞脸上打了个转就走了。

一个小时之后,县计生办的椅子还没坐热的陈飞,就被以加强合河乡计生工作的借口发配到了合河乡计生办。

第二章提拔的保证

让一个刚刚毕业,还没结婚的大学生加强计生工作,瞎子也能看出来这是被整了。所以假如陈飞到了合河乡计生办的待遇可想而知。

不过对陈飞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合河乡是陈飞的老家。在上大学之前,陈飞在合河乡也算是个人物,最起码,没人敢惹。

陈飞到合河乡政府报道之后,没有先去乡计生办,而是直接来到了合河乡党委书记苟坚强的办公室。他的老“熟人”。

刚过了下班的点,苟坚强还没走,正美滋滋的坐在办公室里面。他刚才和乡里出名的陈寡妇联系了一下,晚上到她那里过夜。

想起陈寡妇的风骚,苟坚强心里一下就飘飘然起来。心想晚上一定要试几个刚刚从网上学来的新花样。

“咣当!”苟坚强刚意*淫没多长时间,办公室的门便被人粗暴的推开,把他吓了一跳。

接着响起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哎吆,苟大书记还没下班,好久不见都这么敬业了啊。”

苟坚强刚想发飙,一听这声音,再一看这身形,人也萎了。

也幸好这会儿已经是下班的时候了,党政综合大院才寥寥几人,苟坚强办公室所在的这层楼更是就他和陈飞两个人。

“呵呵呵,是我们的大秀才啊,怎么有空到你老叔这来了。”苟坚强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对陈飞说道:“来来来,坐坐。”

苟坚强管陈飞叫秀才倒不是瞎叫,陈飞不是合河乡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但是是第一个考上985大学的学生。

陈飞一屁股坐到了苟坚强办公桌的对面,顺手从苟坚强面前的桌上拿过香烟抽出一颗,叼到了嘴上。

在合河乡一手遮天的土皇帝苟坚强很有眼力劲的拿起桌上金灿灿的ZIPPO给陈飞点上。

陈飞吐了个烟圈,眯着眼看着苟坚强。

“呵呵呵,大秀才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到我这小庙里来有何贵干啊?”苟坚强也直接,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不玩那些个弯弯绕干脆地问道。

“哈哈,还是老狗叔爽快。”陈飞笑道,把那个狗字咬的特别清楚。

苟坚强的脸上的肌肉抖了两下,不过咬咬牙什么也没说,静等着陈飞的下文。

又吐了个烟圈,陈飞单刀直入说道:“我这不是刚刚考上公务员了吗,混到老狗叔的手底下当差了,所以到老狗叔这里谋个小官干干。”

“啥?考上公务员了?到我这里当差来了?”苟坚强吓了一跳,这混蛋到自己这里,那岂不是自己落到他的手里了吗?一想起自己的把柄还在陈飞的手里,苟坚强一阵的蛋疼。

“怎么个情况?你说说,我还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苟坚强郁闷的说道。

于是,陈飞便把自己“分配”到合河乡计生办的事情说了,末了问道:“你看我这堂堂大学生,干个计生办主任是不是有点屈才啊?”

陈飞的话音刚落,苟坚强就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他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陈飞淡淡笑了笑道:“吸烟有害健康,以后最好少抽点,老狗叔年纪大了,有些东西就不要碰了。”平淡的语气外似乎还包含着另外的一层意思。

苟坚强长舒了一口气道:“呛死我了!”

陈飞话中有话,苟坚强当然能听的出来,他的赶紧把这个小痞子打发走,说实话他一刻也不想见到陈飞,膈应,还有点怕。

顺了口气,苟坚强说道:“大飞啊,我知道你有要求进步的想法,这是好事,我们党委和政*府对此是很支持的,但是我们也要尊重事实,提拔党政领导干部要一步一步的来,要符合我们党的用人原则,要事实求是从实际出发……”

“得,得!老狗叔你就直话直说吧,别给我来这个哩给楞,您就说准备给我安排个什么官吧!”陈飞打断了苟坚强的话,那些个套话,他实在听不习惯,云里雾里的,令人摸不着头脑。

苟坚强一看陈飞要变脸,赶紧解释道:“大飞啊,官场有官场的规矩,除非你有强硬的靠山,否则你的仕途会走的很艰难。”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飞啊,我倒是想尽力的帮助你,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科级干部,我所能做的必须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身为一方父母官,我必须做到公平公正,不可以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开始的时候如果把你摆在一个高位,只会让你处于风头浪尖,成为千夫所指,对你以后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好处。最早的时候,我起步还不如你,所以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必须要让你知道,对一个想走入仕途的年轻人而言,经验和政绩同样重要,你想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首先就要了解其中的规则,你想

迅速升迁成为人上之人,就必须拥有耀眼的政绩,假如连这两点最基本的素质你都不具备,我奉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苟坚强用力抽了一口烟,这番话他是真诚的,是对陈飞的教诲,也是自己多年政治经验的总结。

陈飞从苟坚强的话中早已听出了激将的味道,可是细细一品,苟坚强所说的这番话又不是毫无道理,虽然刚刚成为公务员,他也已经明白何谓基层锻炼,任何一个干部,没有通过基层的磨练,等于没有经过革命的洗礼,除非他一辈子甘于平淡,否则他日后的道路很难顺畅的走下去。

“你是大学生,现在已经是公务员编制,起点就比别人高,先从科员干事干起,只要你的成绩出色,我保证半年之内给你提成计生办的代理主任。”苟坚强拍着胸脯子保证道:“要是没问题的话,那就这么定下来了,你明天上班就行。”

陈飞得到了苟坚强的保证,真的假的他也不知道,满不满意更无从谈起,他看了眼苟坚强,见对方满脸不耐,也懒得再去看他的脸色,起身离开了苟坚强的办公室,临走不但顺走了那盒烟,还有那金灿灿的ZIPPO。

从合河乡党政综合大院出来,陈飞吸了口气,看来以后得多了解了解官场事,不然两眼一抹黑,总不能被人阴了也不知道!

从这一天起,陈飞正式踏入了合河乡党政综合大院,成为乡计生办科员干事,虽不入流,却是国家正式公务员,这是曹飞仕途的起点,即使起点再低,也是个起点,总有一天会踏出第二步、第三步,现在谁也不知道陈飞的重点在哪里?

他的心情也是激情澎湃。从现在开始,他要为自己的前程努力奋斗,任何一点机会都不能放弃,既然投身官场,那就要努力去探索、去学习官场的规则,尽快地成熟、成长起来。

“只有成为人上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才能去改变别人的命运!”

尽管对官场一知半解,但是陈飞相信自己会很快适应官场的。

他有这个自信心!

这一刻,陈飞的野心不由自主的也膨胀了起来。

离开乡党政综合,陈飞回到自己家。陈飞的家是一栋两层小洋房似的新房子,这样的房子不说在合河乡了就是在县城都很少见,也由此可见,陈飞家之前的家庭环境还是很不错。

陈飞也记得七八年前家里还比较有钱的,后来父亲去世以后,家里的就变拮据了。母亲靠喂猪支撑着这个家,因为过于劳累,母亲的背很早就有点驼了,头发也白了一大半。

父亲去世时什么也没留下,唯一值钱的是一块玉佩,母亲用红绳穿了一直戴在陈飞的脖子上,这块玉佩玉质十分剔透,一看就知不是凡物,至于这块玉佩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问母亲,她也不太清楚,只说听早已过世的爷爷隐约提过,父亲并不是他亲生的,而是捡来的,那玉佩捡来的时候就带着了。

第三章一上班就干仗

陈飞的家就距离合河乡不远的一个小村——河洛村。因此从乡党政综合大院步行也就二十几分钟就到家了。

当年陈飞是河洛村唯一出的一个大学生,在这个小村是极轰动的事,这要在古代的话就算是中了举人了,将来要当大官的,谁都没想到这么个痞孩子能考上大学。

到家的时候已是黄昏了,一进村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农村特有的芬芳,错落有致的低矮房屋上升起了炊烟,有乡亲见到陈飞,都十分热情地纷纷打招呼,这种感觉让陈飞觉得十分温馨。

嗯,陈飞小时候虽然是个痞子,但是从来不祸害本村人,还打跑了不少祸害自己村的流氓,因此在村里口碑还不错。

看到儿子回来,正在喂猪的母亲李武兰十分高兴,连忙张罗着要给他做好吃的。

陈飞看猪还没喂,就忙活着去喂猪,李武兰连忙拦住,说道:“你刚回家,先歇歇吧!”

陈飞却执意去把猪草剁了,把猪喂了,平时自己不在家,这些个家务活全压在母亲身上,自己回来自然要尽一份力。

见儿子如此懂事,李武兰自然十分欣慰,陈飞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到了晚上,姐姐陈燕和姐夫苟大江听说陈飞回来了也赶了过来,姐姐陈燕为了让陈飞上学很早就辍学在家给母亲帮忙,后来嫁给了临村上苟村老实本份的农民苟大江,陈飞没在家的时候,他们也没少帮着母亲李武兰操持家务。

姐姐陈燕来了之后就去帮李武兰做晚饭,姐夫苟大江就拉了陈飞先在饭桌前坐了,就着已做好的几道菜喝起了白酒。

吃饭的时候,李武兰问起陈飞工作分配的事,陈飞没有告诉母亲自己是在计生办工作的事,只说分回来到合河乡政府,李武兰十分高兴,在她眼里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的,他的决定自然没有错。

姐夫苟大江喝了点酒,脸色有微微发红,借着酒劲说道:“小飞啊,你如今有出息了,是当官的人了,好好干啊,等发达了把咱妈接到城里去住,我跟你姐也跟着沾沾光。”

……

第二天陈飞吃过早饭,慢慢溜达着前往合河乡计生办,这算是正式走马上任了。

合河乡计生办在党政综合大楼一楼的西侧,是一个三十多个平方米的独立办公室,办公室的正当中放着四张办公桌,合并在一起放着,桌子上胡乱扔着一堆文件。

桌子两边摆放着六张椅子,显然这办公室应该有六人。此外靠几面墙处,摆放着几个文件柜,文件柜里塞的都是乱七八糟的文件盒子,显然也没人整理。

角落里还有一张电脑桌,上面是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这是整个办公室最现代化的东西了。电脑桌的旁边是一台立式饮水机,不过上面的矿泉水桶里已经没多少水了。

计生办在大院里是数一数二的大办公室,仅次于党政综合办公室(简称党政办)和综合治理办公室(简称综治办),综治办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比不上计生办呢。

保持稳定是社会发展的基础,而计划生育是国家基本国策,也是地方党政部门创收的重要手段,这两个办公室自然重要,既然重要,人多点也很正常。

至于党政办就更别说了,这是党政领导班子承上启下的枢纽,无论在什么部门和什么行政级别,都是重中之重。

计生办公室的条件很简陋,布置的也很乱,也不知道多久没收拾过了,估计这计生办的头头的水平也有限。

此时的办公室中只坐着两人,一女一男,女的大概有四十来岁,挺胖,男的看上去而是大概和陈飞相仿佛的年龄,好像大学刚毕业的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

两人见陈飞进来,只是抬头看了眼,然后就又低下头去,根本就没搭理他,直接把陈飞给当成透明人了。

陈飞也是要面子的人,当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叼着烟四下里打量过办公室后,随手拉了张椅子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至于这位置是不是有人坐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哎,哎……你这人……”

陈飞这刚一坐下,那女的便叫了起来,陈飞一脸茫然的往门口方向看了看,没人难不成她是在跟自己说话?

“对,就是你,我说你这人咋个回事,东张西望的,跟你说话呢!”

陈飞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废话,不跟你说话我跟谁说话!”那女的皱眉,态度蛮横的冷然道:“你是谁啊?来这找谁?知不知道你坐的位置是谁的?”一连三个问题,很是尖锐。

女人说话之际,那年轻男的放下

手头工作,抬头扶了扶眼镜,打量着陈飞。

靠,奶奶的,老子我好像没非礼你啊!陈飞被对方连珠炮般的发问弄得一愣一愣的,有点火,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做了个自我介绍,又将那张椅子推回原位,重新找了张椅子。

“哟,没看出来呀,你还是新来的。新来的就该有新来的样子,座位不能随便乱坐知道吧,都是有人的,刚做了主任的位置,现在又坐副主任的位置。”女人不依不饶的说道。语气中说教意味很浓。

陈飞听了心头火蹭蹭的往外冒。这次他也没动屁股,这桌子上面也没放什么牌子,鬼知道哪个座位是主任的,哪个座位是副主任的呢。

是,在官场上坐位置很有讲究,谁坐在哪里,不能乱了,问题是在陈飞这里不好使,他还等着当主任呢。再说了,他也横惯了,他想坐哪就坐哪,谁没位置坐,不好意思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吧。

话说回来了,什么主任、副主任,很牛逼吗?还不是跟着大家伙儿挤在一起办公,显然不会牛逼到哪儿去,真要牛逼的话,那也得像苟坚强那样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还的是套间吧,这是起码的要求!

作为手里捏着乡党委书记把柄的人,陈飞的胆子不是一般肥,别说这小小的计生办主任了,就是苟坚强本人他也没看到眼里。

那女的见陈飞始终坐在那里,不挪窝,嘴里就唠唠叨叨的逼叨不已。

“砰!”

“闭嘴!”陈飞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爆喝一声,破口大骂道:“麻痹的,谁没地儿坐让他自个儿来跟我说,你逼叨个激八毛。”

陈飞的一声爆喝,把一男一女给吓了一跳。

那男的倒没什么,只是看向陈飞的眼神有些怪异,有那么一丝崇拜的意味。

至于那女的,刚开始很惊讶,张着嘴巴,傻愣愣的看着陈飞。不一会儿她脸色铁青,指着陈飞,“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飞冷笑一声,这个死肥婆还真把自己当成个大瓣蒜了,自我感觉真太好了,可惜遇到了老子,等你跟苟坚强有叫板能力的时候再跟老子哔哔也不迟。

“小邱,怎么回事?”办公室门口进来一人,看上去五十岁上下,干瘦干瘦的,脑门子上一根毛没有,眉毛却很浓。中年人手中抱着一个大罐头瓶子做的茶杯,皱眉看着办公室的三个人,最后将视线落在陈飞身上,目光中带着审视的味道,粗浓的双眉也越皱越紧,靠到了一起。

“梁主任,这个同志不知道咋回事,一进来就捣乱,我刚说了他几句,他还不服管教,张嘴就骂人。”那叫小邱的肥婆立刻换了服表情,和声细气的道,一副委屈的样子。

听了那肥婆的解释,梁主任抿了口茶,微微咳嗽声,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这同志是谁,干什么的,为啥要来我们计生办捣乱!”

这梁主任也不管什么事实不事实的,直接一子扣下来,陈飞这会儿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飞心理非常反感,冷声问道:“你丫的是谁啊?”

第四章遇到美丽女孩

“这位是我们计生办梁主任!一把手。小邱冷笑一声道。

“我叫陈飞,暂时是计生办科员干事,今天第一天来上班,可不是来捣乱的!梁主任好像对我有很大意见啊,一进来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扣了帽子!不知道梁主任哪里看到我在这办公室捣乱了?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你这样做好像令人寒心啊。”

陈飞大马金刀的坐着,即使是计生办的一把手梁主任这会儿还在那里站着说话呢。

陈飞不懂官场规矩,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加上连乡党委书记都没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计生办主任,自然更没个什么尊卑有序了。

此刻的陈飞,说得好听一点,就像一张白纸,纯洁的很。说得难听一听,陈飞纯粹就是根搅屎棍,在他搅动之下,不说计生办这个小池塘了,就算是这党政综合大院将来到底会被他弄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

“你就是新来的陈飞?”梁主任重新打量着陈飞,“小陈,你新来乍到,对一些事情不清楚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做我们干部同志要本着不懂就问的谦虚精神,要尊重领导尊重老干部同志,要正视自己的不足,态度一定要放端正嘛!小邱是办公室的老同志了,做了十几年的妇女干部,对办公室业务以及我们计生办开展的各项工作都十分熟悉,她作为老干部,是能对你展开批评的,小陈你不虚心接受不说,态度反而如此恶劣。我做为计生办的领导,有必要提醒你要好好反思反思了!”

陈飞听了后,一声不响站起来朝外走。

“你……”

陈飞打断梁主任的话,说道:“我觉得梁主任您说得很对,我应该回家好好反思的!”说完也不等梁主任再说什么,就走出了办公室。

“谁让你回家反……”梁主任气得差点吐血,将最后一个“思”字硬生生的咽回肚里,脸色难看的看着门口!

陈飞自然不会回家去,这个点回去不好向母亲解释。他溜溜达达的来到了农贸市场。

合河乡是有农贸市场的,大多是一些农民弄一些自家种的瓜果蔬菜放在这里买,没什么组织性,自然也就不规范。

陈飞在农贸市场溜溜达达的瞎逛着。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我靠,这乡里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美女了,最少90分欸。

只见前面不远处,?一女子骑着一辆电动车迎面驶来。

女子大概二十出头,长发披肩,洁白、光滑的颈项,饱满的胸脯,大而闪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樱桃小嘴,长得很漂亮。

女子骑着电动车行驶到陈飞前方几米开外的地方的时候,突然,一条小狗从旁边蹿出。

眼见电动车将要撞上小狗,女子一声尖叫,急忙来个急刹车。随着一声尖锐的电动车刹车声响起,女子身子失去平衡,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陈飞见状,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女子扶起,问道:“你没事吧?”

女子拍去身上的尘土,摇摇头说:“我没事!”伸手要去扶起电动车。

“电动车挺重的,还是让我来吧!”陈飞弯身将电动车扶起。

女子投来感激的目光,说道:“谢谢你!”

陈飞说道:“小事一桩,客气啥啊!”

女子目光盈盈地看着陈飞,说道:“你就是陈飞吧?”

“我是,你认识我?”陈飞惊讶的看着女子,仔细回忆,确认自己不认识对方。

“我叫王蓉蓉,我见过你的!”女子微笑说,她笑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哦,你见过我?”陈飞更觉得惊讶了。

“嗯,昨天,你来乡政府报到的时候,我见过你,当时,我在资料室。你从资料室门口经过的时候,我在资料室你看到你,但是你没注意到我。”

“原来这样!”陈飞笑笑,说:“这么说,你也在乡政府工作?”

“嗯!不过,我是去年来的。”王蓉蓉说道。

“哦,那你是前辈了!”陈飞调侃道。

“别、别,叫前辈不是把我叫的太老了吗。”王蓉蓉笑了笑说道:“你回大院吗,走路挺远的,正好顺路,你坐我车过去吧。”

“呃,这、这不太好吧?”陈飞说道,他刚从大院出来,再回去嘚瑟一趟干嘛呀,而且他总觉得让一女孩骑车载他很难为情。

“有什么不好?又不是干见不得人的事!上来吧!”王蓉蓉拍了拍车后座催促道。

陈飞只好坐上了王蓉蓉的电动车。王蓉蓉按下开关

,电动车便缓缓地朝大院驶去。

车子一动,微微轻轻地拂来,陈飞坐在王蓉蓉身后,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味道,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心情顿时如朝霞般灿烂。

“听说你是西山大学的高材生?”王蓉蓉问道。

“只不过是从那儿毕业罢了,算不上什么高材生!”陈飞谦虚的说道。

“你别谦虚了!咱们乡政府的人都知道你,都这么说!”王蓉蓉说道。

“哦,他们还说什么了?”陈飞问道。心理却是暗暗的想着,这小道消息传得可真够快的,哥们昨天下午报道,今天哥们的信息就传开了,不知道我那些光辉过去是不是也传开了。

“这还不够啊?”王蓉蓉笑笑,停了一会儿,问道:“哎,网上都说,一流人才出国,二流人才进外企,三流人才当公务员,你为什么不出国,或者进外企呢?”

王蓉蓉的问题问到了陈飞的心结,是啊,要不是为了心底的那个秘密,他早就出国或者进外企了。

“呃,那是因为我是三流人才呗!”陈飞说。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们西山大学的学生个个是才子?能考上西山大学都很了不起的。”王蓉蓉说。

王蓉蓉的话让陈飞一阵的汗颜,心说哥们的大学考的可和你们不一样。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学霸来,他现在应该也毕业了,在干什么呢?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陈飞说道:“其实,我觉得,社会大学最能锻炼人。能在社会大学中混出头面的人才是真正厉害的人!”

“那也是!不过,当公务员不一样!你的起点高,只要悟性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途的。”王蓉蓉说道。

“你不也在乡政府工作?也是公务员,咱俩的身份是一样的!”陈飞说道。

“我、我和你不一样的!”王蓉蓉的语气中含着些自卑。

“有什么不一样?”陈飞很不解,在他看来,但凡是公务员,大家的身份就都一样了,当然,职位有可能不同。

“因为你是名校的高材生,组织会重点培养你的,像我们这些就不同了,估计一辈子都做同样的工作,按时上下班,每月固定领工资,过一天算一天。”王蓉蓉说道。

组织培养我?陈飞想起自己一路从市里面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的来到了乡里面,还是计生办这样的部门,不由得一阵苦笑。

一阵清风吹来,王蓉蓉的秀发飞扬着,拂在陈飞脸上。一股淡淡的洗发水味道扑鼻而来,脸上一阵酥痒,陈飞心湖微澜,泛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党政综合大院很快到了!

陈飞向王蓉蓉道了谢。

王蓉蓉冲他笑笑说道:“不用客气!你刚才帮了我的忙,咱俩算扯平吧!”

她的笑容竟是那么美丽,以至于陈飞有种恍惚感,仿佛自己在野外迷了路,然后一个神话中的仙女突然出现,带给他异样的惊喜。

真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小地方竟然能遇到这么美丽的女孩!陈飞心里暗道。

第五章赚钱的想法

互相道别之后,两人在门口大厅分开,各自去各的办公室,只是陈飞自然不会再回计生办的办公室而是看着王蓉蓉进了党政办之后,转身离开了。

“哎,小飞,陈飞。”

陈飞刚刚走到党政大院的大门口,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循声看过去,不由的一乐,“连桥哥,是你啊。”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三十来岁的青年正从办公楼里面从来,向陈飞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哈,你小子啥时候回来的。”青年一把抓住陈飞的手,用力的晃了晃问道。

“连桥大哥,昨天回来。”陈飞说高兴的说道。

“回来了也不跟哥说,好给你接个风。”青年笑道。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陈飞笑道。

这个青年叫做苟连桥,是陈飞的死党,也就是被称为大狗子的苟连勇的亲哥哥。要说苟连桥那是真正的才子,当年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是合河乡有史以来第一个本科生。

那可是九十年代初期,那含金量可是高了去了。不像现在随着扩招,大学生比狗多,大学比厕所多,三本的水平还不如那时候的职高。

不过苟连桥的经历颇为坎坷,大学经历了一段美好的爱情,最后也没结成硕果,毕业即分手,他回到合河乡中学当了一名老师。

后来被前前任的乡党委书记看中,当了书记的通讯员,书记临到点前给他安排到了合河乡唯一盈利的企业山河酒厂当了厂长兼党委书记。

“你来这里是办事来,还是干什么?”苟连勇问道。

“我在计生办上班?”陈飞和苟连桥也没隐瞒什么,说出了自己的现状。

不时地的有经过的人看着他们俩,也是陈飞和苟连桥都身高一米八多,又都长的不错,两人都受过高等教育,气质和其他的人很不一样,自然吸引人的目光。

尤其是陈飞,一副皮囊生的相当的出色,要不然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也不能看上他,想招他当女婿了。可惜这丫的连和人家闺女见面都不见。不知道是不是会错过什么。

苟连桥也觉的在综合大院的大门口说话不合适,于是说道:“走,换个地方说话。”

陈飞同意了,坐上了苟连桥的摩托车离开了大院。

看来苟连桥这个酒场的厂长混的也不咋地,连个四轮的都没混上,还是两轮的。

所谓的换个地方说话自然不是什么酒馆茶楼,而是山河酒厂了。

山河酒厂坐落于合河乡主街的最西头,占地四十来亩,有工人七十余人,年生产能力在七百吨左右,年产值一千余万元。

陈飞对酒厂倒是不陌生,以前没上大学之前经常来这里玩。

走进酒厂的大门,一股浓郁而熟悉的酒香迎面扑来,首先看到的是一栋二层楼的红砖小楼,这就是酒厂的厂部。在小楼后面,是几栋酿酒车间和罐装车间。

来到二楼的厂长办公室,苟连桥给他泡上茶,两个人坐在屋里聊了一会。

陈飞就发现本公司里面比较的简陋,不说别的连电脑都没有。

很快话题就扯到了酒上面,陈飞就说道:“大哥,我能去你的生产车间看看吧?”

“当然能了,对你没什么保密的,你小子从小脑袋瓜子好使,我还想让你给我出出主意呢。”苟连桥笑着说道。

于是苟连桥亲自作陪,领着陈飞去了酿造车间和罐装车间,陈飞详细的察看了老白干从发酵到最后罐装的全过程。

“山河老酒也就是以前的山河老白干是以优质高粱为原料,纯小麦曲为糖化发酵剂,采用传统的老五甑工艺和两排清工艺,地缸发酵,精心酿制而成。它以其独特的生产工艺造就了芳香秀雅、醇厚丰柔、甘冽爽净、回味悠长的典型风格。说到老白干,国人都只知道衡水老白干,其实论品质,我们山河老白干也不比它差。”苟连桥侃侃而谈,他对酒厂的感情很深。

他这个厂长兼书记已经干了快10年了,对酒厂的情况也是非常之熟悉。

“大哥,我再冒昧的问一句,酒厂现在一年的利润有多少?”陈飞看到那一排排的发酵酒桶和生产车间,忍不住问道。

“现在酒厂的利润是一年不如一年,去年还能勉强发出工资,今年形势更加严峻,也许……”说到利润,苟连桥有些黯然神伤。

山河酒厂也曾经有过辉煌,在十年前他刚刚到酒厂当厂长的时候,当时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

是有人拿着县委书记的条子来买酒,结果也只能给两箱,可见当时酒厂是如何火爆。虽然现在酒厂只有七十来人,可那时足有近二百人。

“这是怎么造成的?是市场萎缩还是质量下降?”陈飞没想到在苟连桥口中听得山河酒厂的状况是如此凄惨。

“都不是,白酒市场一年比一年大,而我们的质量也都保持着原有的水准。”苟连桥摇了摇头,只要说到酒厂的利润,他这颇感头痛。虽然全国的小酒厂现在都不景气,可毕竟现在自己是厂长,无论说到哪里去,自己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既然都不是,那就是经营出了问题,大哥,你这酒有几个品种啊?”陈飞问道,他没想到酒厂的形势严峻至斯。

“只有一个品种。”苟连桥说道,他又补了一句,“从建厂开始,就一直只有一个品种。”

这都是计划经济惹的祸,陈飞实在无法想像,改革开放都二十几年了,可是这里却还保持着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

“增加品种很难么?”陈飞能喝酒,但对酿酒却并不了解,他很想有机会帮苟连桥一把,毕竟再怎么说,他和苟连桥的感情都像亲兄弟一样。

“增加品种不难,难的是取得市场的认可。以前我们也试着增加过新产品,可是生产出来后,一直无人问津,到现在还有几万箱放在仓库里。”苟连桥苦笑着摇了摇头,都说要改革,可是改起来真的这么容易么?没有试过的人是永远也不会知道其中的艰辛。

“新品种比现在的老白干品质要差?”陈飞疑惑的问道。

“哪里啊,无论是口感还是品质,都要比现在的生产的酒要好多了。”苟连桥摇了摇头道,那批产品是他亲自参与研发的,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应该能打一个翻身仗,但残的现实让他们碰得头破血流。

“能卖两箱给我么?”陈飞忽然说道,他很想尝尝这新品种的酒到底好在哪里。这家伙可是很能喝酒的,而且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

“你这不是打我脸么?等会我让人送两箱到你家。”苟连桥不悦的说道。

陈飞最终还是为那两箱精品老白干买了单,普通老白干每瓶的出厂价是八块,外面的商店零售十二块。而这精品山河老白干,出厂价就要每瓶二十五块,足足贵了三倍多。但就算是如此,陈飞还是数了六百块钱给苟连桥。

回到苟连桥的办公室,就有工人把四箱酒送到了他的办公室中。

陈飞打开一箱从中拿出一瓶酒,精品山河老酒与普通山河老酒的酒瓶完全一样,就连酒标也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精品比普通山河老酒的酒标上多了“精品”二字。

看到这酒的包装,陈飞首先就摇了摇头,这可是比普通老酒贵三倍的酒,看到几乎和普通老酒干一样的外形,谁会舍得掏三瓶普通老酒的酒钱来买这样一瓶精品老酒?难道说“精品”这两个字,一个就值八块五毛钱?

打开酒瓶,一股芳香扑鼻而来,顾不上找个酒杯,陈飞对着瓶口就喝了一口,醇厚丰柔、甘冽爽净、回味悠长。

这酒比普通老酒强了不止两三个档次,就算是与陈飞以前喝过的五粮液和茅台相比,那也是各有千秋。如果让陈飞选,他宁愿喝精品老酒。

虽然精品老酒比普通老酒要贵三倍,就再贵也才二十五一瓶,零售的话翻一倍,才五十块而已。可五粮液是多少?进到饭店里面的最少500元一瓶,正好是精品老酒的十倍!

如果山河酒厂能将精品老酒做好做大,未必不可借此打一个翻身仗!

但是陈飞也明白,对于山河酒厂,自己此时没有什么发言权,他就是一个计生办的小小干事,屁都不算。

山河酒厂是目前合河乡唯一拿得出手的企业,虽然这几年的盈利在逐年减少,但毕竟没有亏本嘛。在这种情况下,谁敢在酒厂尝试改革?如果失败了呢,责任算谁的?不说他陈飞现在这个微不足道的计生办干事,就是合河乡的一哥苟坚强也不敢!

不过这不妨碍陈飞对酒厂有点想法,对那些个放在仓库的精品老酒有想法。

一个赚钱的想法。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