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叶皓轩蓝琳琳-妙医圣手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7:03

《妙医圣手》的主人公是叶皓轩蓝琳琳,是作者“一念”所著,讲述了叶皓轩是清源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家传的古书上获得了玄术与医道传承,从此开启了他不一样的人生。

妙医圣手叶皓轩by一念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那年轻人邪邪的一笑说道:“干什么?这还不明白吗,本少让你陪着喝一杯,你连这个面子都不给,这不是让我在小弟面前难看吗。”

后面的一些混混跟着起哄道:“就是,你也不打听打听,东方大少是什么人物,能看上你一个打工的,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大少,跟他废话什么,赶紧把这个妞解决了,也好让兄弟们爽爽。”

混混们一阵哄笑。

那东方大少转身笑道:“急什么,这样的妞不多见了,要慢慢的推倒才有意思,哪象你们这些没品味的,牛嚼牡丹。”说着一只手便抓住了那女孩的肩膀。

“哈哈,大少果然有品味。”

“你们不要这样,我还是个学生。”女孩几乎要被吓哭了,她试图挣脱东方大少的魔爪,但是她一个娇弱的女孩,哪里有力气挣脱?

东方大少淫笑道:“哈哈,学生又怎么样,只要大少我喜欢,要多少有多少。”

“你放过我好吗,我求求你。”女孩哭了起来,缩在洗手间的墙壁上。

“放过你可以,把这杯酒喝了,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我的话,我也不勉强。”东方大少淫笑着从身后的混混手中接过来一杯红酒。

“不,我不喝。”女孩拼命的摇头。

这些大少们的弯弯道道她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这酒里肯定被动过手脚。

“那可由不得你了。”东方大少向身后的混混们施了个眼色,马上有两个混混笑逐颜开上来,架着女孩的双手。

而东方大少大笑着将腥红的酒水向女孩的口中灌去。

在洗手间里里的叶皓轩轻咳了一声,走到门口说道:“对不起各位,能让让吗?”

“厕所里有人?”

一名混混马上大喝道:“什么人,没马上滚出来,没见东方大少办正事吗?”

“是你蓝琳琳?”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叶皓轩一愣,这才看清楚眼前这被人强迫灌酒的女孩竟然是初中的同学蓝琳琳,说起来两人还是同一个地方的

蓝琳琳也在清源市上学,她的家境只能说是一般,能在这里出现估计也是想趁着暑假的时候赚点钱吧。

“叶皓轩,救我”看到叶皓轩,蓝琳琳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她一把抓住叶皓轩,躲在叶皓轩的背后。

“小子,识趣的话马上滚开,不要多管闲事。”一名小混混面色凶狠的说道。

东方大少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说道:“哥们儿,认识一下,在下东方弘,哥们儿哪里人?”

东方弘做为一个纨绔大少,眼力是有几分的,况且锦锈江南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来的。

叶皓轩没有理会东方弘,只是稍稍的安慰一下蓝琳琳,这才转身说道:“我叫叶皓轩。”

“叶皓轩?没听说过。”东方弘沉思了一下,确定清源市没有一个什么叶家,在加上叶皓轩一身地摊货,于是便冷笑道:“这个女人今晚是我的,识相的话马上滚开。”

叶皓轩冷笑一声说道:“我要是不滚呢。”

东方弘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狠声道:“那就让我的弟兄们帮你松松皮,让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

东方弘手一挥,马上有两个混混向叶皓轩的双手扭来。

叶皓轩双手一伸,快速的卡住两个混混的脖子,用力一甩,两个混混的脑袋便重重的撞在了墙上,马上软倒在地上。

一起上。

看出来了叶皓轩的身手不凡,东方弘脸色一沉,身后的五六个混混马上冲了进来。

叶皓轩顺手抓住了最前方的一名混混,高举过头,用力向前一扔,一阵怪叫声马上传了过来,连同东方大少在内的几名混混一被这混混砸出洗手间门外,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号。

“妈的,你敢打我,老子废了你。”东方弘大怒,想他堂堂东方大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打过。

而刚好保安队长领着一队保安赶了过来,保安队长连忙把东方弘扶起来。

“东方大少,你没事吧,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动东方大少,活得不耐烦了吗?”保安队长抽出腰里的警棍。

而叶皓轩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后面还跟着满脸恐慌的蓝琳琳。

“是我。”叶皓轩淡淡的说道,他向身后一指说“这几个人非礼我朋友,被我揍了,有问题吗?”

“麻痹的,非礼了又怎么样,刘队长,帮我废了这小子,往死里打,出了事算我的。”

“好,东方大少放心,交给我了。”保安队长虎目一瞪,手一挥道“给我打。”

他身后的几名小保安马上抽出警棍,把叶皓轩与蓝琳琳围在正中间。

“你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吗?”叶皓轩的脸马上沉了下来。

“分分你大爷,连东方大少都敢打,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保安队长分明就是与东方弘认识,他猛的上前举起手中的警棍便向叶皓轩头顶挥去。

叶皓轩头一侧,将保安队长的手抓住,然后一脚踹出

“唉哟……”保安队长一声惨叫,身体飞了出去,顺道还撞倒了两个保安。

“头,你没事吧。”剩下的几个保安马上把保安队长扶起来。

保安队长疼得直叫换,他大叫道“去把那个小子给我弄残。”

“是……”几名保安马上挥舞着手中警棍,向叶皓轩冲了过来。

“麻痹的你们干什么,这是老子的朋友,你们相造反了不成?”林建业气极败坏的跑了过来。

他和周明等了半天,也不见叶皓轩回来,怕是这小子迷路了,于是便出来找,刚好看见这一幕。

几个小保安一个哆嗦,连忙丢下手中的警棍,一个个恭敬的叫道:“林少。”

“林……林少。”保安队长脸色一片惨白,他本想巴结着东方弘,帮忙教训一下叶皓轩,没想到叶皓轩竟然他们大老板儿子的朋友,这下惨了。

“姓刘的,你特妈的不想活了是吧,老子的朋友也敢动,马上跟我滚蛋。”林建业怒骂道。

“林少,我……我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否则的话就是借我几个狗胆也不敢动您朋友啊,林少,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第1章 实习生

清源市第一人民医院。

8点是医院住院部正忙碌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医生都会查房,问一下病号昨天的情况,记录在案。

现在正值夏季,往往这个时候实习医生最多,今年也不例外。

叶皓轩也是实习医生的一员,清源市第一人民医院是清源最好的医院,就算是实习也要靠关系才能进得来,如果不是他在学校学习成绩优异,有限的几个名额之中也不会是他。

正是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才让叶皓轩比任何人都认真,只见他跟在徐医生的身后,拿着一个病历本,认真的记录着。

而正在这个时候,护士长慌慌张张的闯进病房叫道:“徐医师,不好了,18房的病号又开始犯病了,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

已经年过中年的徐医师眉头一皱,当下也顾不得正在询问的病号,马上拔腿就向外跑,而叶皓轩和几名同校的实习医生也连忙跟了过去。

18房的病号肾囊肿严重,前天才住院观察,已经引起尿路梗阻,必须手术治疗,只是现在手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主刀医生根本排不过来。

众人赶到的时候,18房的病号已经晕了过去,徐医生连忙翻了一下他的瞳孔,稍稍的检查了下下,连忙对叶皓轩叫道:“马上去请刘主任来。”

叶皓轩点点头,连忙将手病历交到一名实习生的手里,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办公室。

当他到办公室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顶多是虚掩着,他轻轻一推,却没有推动,里面显然是锁死的。

虽然感觉到奇怪,但现在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耽搁,而刘主任是肾病科的权威,18病房的病号情况危急,这病只有刘主任才能决断,叶皓轩举起手便要敲门。

而此时透过门上的花边玻璃,叶皓轩却愣住了。

只见在办公桌上摆着一个纸包,里面鼓囊囊的,看形状大小,不难看出里面是毛爷爷,这么厚的一沓,怕是有不下近万元。

而在刘主任的对面,一个少妇正在苦苦哀求。

“刘主任,我求求你了,我老公的病情你也知道,实在是不能在拖了,你就帮帮忙,提前帮他做手术行吗?”

叶皓轩神色一紧,医院严禁规定收受病人红包,这刘主任难道不知道吗?

办公桌的另外一边,刘主任把目光瞟向了桌子上的那厚厚的红包上,并没有作声,而他笑吟吟的站起来说道:“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近来手术实在是排不过来,这点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少妇的红包出的少了。

少妇正是18号病房病人的妻子,丈夫常年多病,又供着几个学生,家中本来就不宽裕,这一万毛爷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凑出来的,而这刘主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黑心医生。

少妇泣声道:“刘主任,我真的拿不出来了,我老公看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你就行行好吧……”

刘主任慢慢的站起来,笑咪咪的说道:“不要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你的家庭情况我也了解,医院确实是有过相关规定,对于家庭贫困的,可以有些优待,但是名额有限,申请比较难。”

刘主任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把那桌子上的信封推了回去,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少妇给的钱少了。

叶皓轩实在是忍无可忍,他知道少妇拿出这么多的钱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病人手术后,营养和理疗费用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刘主任真的一点也不顾吗?

叶皓轩轻咳了一声,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道:“刘主任,现在有时间吗?”

“谁,谁在门外?”

刘主任吃了一惊,他一把将桌子上的钱收回抽屉里,然后装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样子。

“是我刘主任。”叶皓轩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刘主任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你来干什么?不用去查房吗?”刘主任脸色愠怒的说,因为他不确定叶皓轩是不是看到刚才的事情了。

“是这样的刘主任,18号病房的病人现在病的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叶皓轩道。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现在给病人谈论情况呢。”刘主任不耐烦的挥挥手。

“刘主任,病人的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还是过去吧,必须马上手术。”叶皓轩扫了刘主任一眼,意思是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不给病人看病,有你好看的。

刘主任的脸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明白叶皓轩的意思,叶皓轩无非是说既然收了别人的钱,现在帮别人把手术给做了,不然他吃不完兜着走。

当天上午,刘主任便加急做了一台手术,把病人的手术给做了,并为病人申请了医疗补助,减免了一切费用,但叶皓轩知道他这一次彻底的把刘主任给得罪了。

下午刚上班,便有一名实习生对叶皓轩说:“叶皓轩,刘主任找你。”

叶皓轩心中一动,便知道刘主任要找他麻烦了,于是应了一声,便向办公室走去。

“小叶啊,你表现的不错,学习成绩也好,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教你了,你去别的病房帮几天忙吧。”

叶皓轩点点头道:“好的,我听刘主任的安排。”

“你去门诊输液大厅几天吧。”

“输液大厅?”尽管叶皓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他说道:“输液大厅有什么好帮忙的?”

“是这样的,这几天门诊病人多,输液大厅的护士忙不过来,你去帮几天忙,很快就回来,你的表现不错,我会在你的档案上好好记一笔。”刘主任不紧不慢的说,虽然话说的客客气气的,但是表情却是一幅冷笑的样子。

叶皓轩捏紧了拳头,这刘主任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但现在他也不能反驳,一旦反驳,刘主任便说他顶撞领导,到时候实习期结束,在实习档案里也会有这么一笔不良记录,到时候毕业连工作都不好找。

第2章 医圣传承

叶皓轩只得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天过去。”说着转身便离开。

“小子,这就是你威胁我的下场,敢跟老子作对,看我玩不死你”刘主任阴沉沉笑了。

回到宿舍,天色已经晚了。宿舍原来是两个人一起住的,但跟叶皓轩一起的那个实习生家里就是清源市的,所以现在只留下叶皓轩一个人。

宿舍楼前有一个小蓝球场,叶皓轩打了一会儿蓝球,于是便抹了一把汗,独自回到宿舍中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

左右无事叶皓轩习惯的拿出家传的那本厚厚古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外公家是医学世家,自幼他便跟随外公学习中医,这本古卷据说是一位先祖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的医术绝世无双,要叶皓轩好好研习。

叶皓轩自幼跟外公一起学习中医,虽然十岁后外公去世后,便没人在教他医术,但他天资聪明,一些艰涩难懂的医书稍一琢磨便会明白。

虽然古书上的文言文叶皓轩看不懂,但他还是习惯闲的时候拿起来细细的研习一翻,倒也从中悟出了不少中医知识。

刚刚翻了几页,叶皓轩那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便嗡嗡的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却是女朋友傅云云的电话。

叶皓轩淡淡一笑接通了电话“云云,还没休息?”

而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叶皓轩,我们分手吧。”

“什么?”叶皓轩几乎感觉到是五雷轰顶。

“为什么?”叶皓轩几乎是吼了出来。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们已经大三了,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没钱没后台,你能混上主治医生吗,换句话说,就算是主治,也只是一个医生……”

对方冷漠的声音让叶皓轩心凉不已。

“医生能有什么出息,一个月的工资,在清源够买一平方房子吗?”

“可是我会努力。”叶皓轩依然希望能挽回女友的心。

“你知道孙少送我的这根项链值多少钱吗?你在医院做一辈子的实习生也赚不来,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努力,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送过我什么?我过生日,一束花就能哄我了?你努力就会有车有房,就能让我过上好的生活吗?我不想跟一个没用的男人去当一辈子的房奴,辛苦一辈子到老才能住上房子开上车。”

女友有些斯竭底里的声音让叶皓轩沉默了,良久他方才说道:“云云,你变了。”

“不是我在变,是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叶皓轩,别傻了,我们不合适。”

“云云,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好?”

“证明,你怎么证明?证明你在医院去了输液大厅,成了第一人民医院唯一一个男护士?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叶皓轩,我们之后不会在有任何关系,再见。”

话筒的另外一边响起嘟嘟声,显然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而在对方挂电话的那一瞬间,叶皓轩明显的听到一句小声的哮囔“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能有什么前途……”

叶皓轩只觉得五雷轰顶,怔怔的将早已挂断的电话放在耳边,一时间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自幼便生活在单亲家庭,母亲未婚先孕,在外公家受尽冷嘲热讽,外公去世后,母亲带着他一起在县城生活,平日里在一间超市工作,然后闲暇之时做些杂活补贴家用,日子过得清苦。

对于傅云云,叶皓轩没有隐瞒自己的家庭,他将对方视为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将她的面前毫无保留,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些却成了对方看不起他的理由。

他愤怒的将手机摔在地上,一拳击在桌子上,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而他拳头恰好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上,砰一声响,茶杯被他这愤怒的一拳击得粉碎。

他的拳头被玻璃的碎片划破,殷红的鲜血自拳头上流出,鲜血汇成一条小溪,缓缓的流到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本古书上。

古书之上散发出一阵淡青色的光芒,然后钻入叶皓轩的脑袋中。

叶皓轩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继而脑袋象是裂开了一般的疼痛。

他一声痛呼,双手抱头,在地上直打滚,而脑袋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他几乎痛不欲生。

最终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朦胧中,他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道士。

这道士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向他说道:“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传人,得我医道及术法传承,切记日后行于世,当悬壶济世,渡尽众生。”

道士说完,便即缓缓的在叶皓轩的眼前消失,而此时,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叶皓轩的脑海。

医道问卜,修行法诀,及道士生前的游历行医经验等一古脑的涌进了叶皓轩的脑袋之中。

这记忆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叶皓只觉得得脑袋中几乎要装不下这些东西,最终他只觉得意识一阵朦胧,晕倒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皓轩才从昏睡中醒来,他脑袋依然一阵疼痛,他伸手摸过摔成三部分的手机,装入电池,盖上后盖,然后开机。

不得不说,这老掉牙的诺基亚质量确实过硬,叶皓轩含愤的一摔,竟然没有将它摔坏。

打开手机后,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爬起来,揉揉发晕的脑袋,勉强爬了起来,坐到了一张桌子上,然后开始消化起来记忆中的东西。

方才他所得到的传承之中包含的东西很多,有着诸多失传的医术针灸之法甚至有符医术法,驱鬼辟邪咒语,风水玄术应有尽有,叶皓轩只觉得整个人充实了很多,他沉浸在那些奇妙的玄学术法之中。

坐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将记忆中的东西大致的回忆了一遍,他突然觉得是不是昨天自己受的打击太多了,所以产生了神经错乱?

当下他按照记忆之中的浩然诀,缓缓的调息运气,只觉得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气流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发晕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不少,他这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拿过桌子上发黄的古书,翻了几页,只见微黄的书页上每一个字仿佛都活了过来,他合上书,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自己所得的传承,济世为怀。

此时天色尚早,距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叶皓轩睡意全无,当下收起古书,小心的珍藏好,然后坐到床上,按照记忆中的浩然诀的方法,缓缓的修行了起来。

现在虽然他得到祖先的传承,但浩然诀博大精深,是道家极为难得的法典,他也只得从头修起。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叶皓轩缓缓的做了一个回气的动作,跳下床去。

一夜打坐,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比平常都要好,他心中大为舒畅,将昨天不悦的事情尽数抛之到了脑后。

第3章 卑鄙的刘主任

下楼解决了一下早餐,他兴冲冲的向着医院门珍输液大厅处走去。

门珍输液大厅处清一色的护士,只见夏季的护士mm们一身淡粉色的护士袍,露出各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腿,更甚者干脆露出白嫩嫩的大腿,这让叶皓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美女如云,清一色的制服诱惑几乎晃瞎了叶皓轩的钛合金的狗眼。

当然,他的眼镜自得到昨晚的传承之后早就丢掉了。

他突然发现这里貌似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差劲,如果不是要实习的身份,他都有种留在这里不走的冲动。

找了护士长报道之后,叶皓轩便进入了忙碌的状态,刘主任那卑鄙的老色棍倒有一点没说错,这里的确很忙。

自一交班起,叶皓轩便拿着输液针到处跑。

原本叶皓轩没有替别人扎过针,但现在的他有了祖上的传承,心思及手的灵巧度无人能比,不到一会儿就掌握了扎针的技巧,几乎是一扎一个准。

这倒帮了那些护士妹妹不少忙,叶皓轩一个人几乎可以顶她们三个人用,平时到十一点还在忙碌的输液大厅,今天竟然十点多就不是那么忙了。

几个护士难得的清闲了一次,将叶皓轩围了起来,问长问短的问个不停。

生平第一次坐在女人堆里,这让叶皓轩十分不自然,叶皓轩身材匀称,面貌清秀俊雅,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那幅英姿能令绝大多数的女生为之倾倒。

那帅气的样子令在场的护士们芳心暗动

下班后,叶皓轩不由得落荒而逃,身后传来了护士mm们的哄笑声。

输液大厅的日子平淡,在这里叶皓轩几乎是接触不到病人,一转眼,大半月便过去了。

这天中午,叶皓轩不经意的经过护士站的办公室处。

中午的时候各个科室都清闲的很,除了输液大厅一个值班的小护士外,其余的都休息去了,而护士站的办公室门紧紧的闭着。

这让叶皓轩奇怪不已,虽然中午的时候清闲,但零零星星的有人输液,这里应该是有一个人值班的,为什么会紧紧关着门?

而此时,办公室的里面传出了一男一女调笑的声音,叶皓轩一怔,马上听出来是刘主任的,而那女声,则是徐娘半老的护士长的声音。

叶皓轩凑近办公室,透过门上碎花玻璃,只见室内正上演着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影象。

只见护士长坐在刘主任的怀中,而刘主任的一只手正揉搓着护士长前方的上方,这两个东西竟然还有一腿。

不得不说,徐娘半老的护士长穿上护士装,倒也别有一番几味。

两人竟然有奸情?

叶皓轩本不想去理会,但两人接下来的话竟然让他怒火冲天。

刘主任一边上下其手一边说道:“我交待你的事情,能办到不?”

护士长微微喘息着,一边夹着早已粘粘的双腿说道:“放心吧,不会便宜那小子,有的是办法逼他自己离开。”

“那就好,你个小"sao huo"这么快又湿了,嘿嘿……”

叶皓轩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刘主任还是不肯放过他,他紧握的拳头,想逼自己走,没那么容易。

果真下午护士长便刁难起叶皓轩了起来,恰好明天有领导视察,叶皓轩与另外一个小护士兰兰一起留下来打扫输液大厅,当两个人忙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叶皓轩,谢谢你帮忙。”兰兰对于叶皓轩的遭遇很同情,尽管叶皓轩没说,但一个实习医生被安排来当护士,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又有谁会不懂?

叶皓轩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应该的。”

两人收拾完琐碎的事,然后一同出了输液大厅。

输液大厅的另外一侧是急诊科,两人刚刚走到急诊科的门前,只听轰轰的马达轰鸣声传了过来,紧接着吱一声急响,一辆车猛的停在两人的跟前。

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急匆匆的打开车门下来,打开后门,另外两人小心翼翼的将一名满身是血的年轻人抬了下来。

一见那受重伤的年轻人,叶皓轩心中一凛,只见那年轻人满身鲜血,身上的生气在慢慢的减少。

现在的叶皓轩得医道传承,对于大多病症,稍稍一看就知道,常人身上生气旺盛,生气减少,那便代表着生命力在消失。

而那打扮混混模样的年轻人似乎是急红了眼,一见叶皓轩穿着白大卦便急冲冲的抓住他的衣领叫道:“医生,救人,赶快救人。”

“你冷静一下,叶皓轩甩开那年轻人,赶到伤者面前,右手搭在伤者的手腕处。”

稍稍一搭脉,叶皓轩心里一惊,这年轻人看来是出车祸了。

他稍稍的在伤都的胸口及双腿处一摸,便说道:“双腿粉碎性骨折,内脏移位,助骨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已经刺入肺叶,需要马上手术。”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哪里来的神医,不检查就能知道伤者的病情?”

叶皓轩回头一看,只见是急诊科今晚坐诊的主治,李强。

叶皓轩转身让开,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自然没有什么话语权,只是伤者情况危急,不能有半点耽搁。

那名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厉声喝道:“我不管谁是主治医生,马上对冯少进行救治,要是冯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全部吃不完兜着走。”

“冯少,哪个冯少?”李强有些疑惑地说。

“冯致远的公子,还能有哪个冯少?”混混喝道。

李强一个激灵,立即紧张了起来,连忙对身后的小护士吩咐道:“快,抬到重症监护室做检查,我马上联系院长。”

冯致远是清源市长天集团的老总,名下有着数十亿的产业,而且背景不凡,给医院捐赠过不好医疗器械,李强当然不敢怠慢了。

“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忙?”李强一边拿出电话,一边对叶皓轩与兰兰吼道。

兰兰拉了一把叶皓轩轻声说道:“帮下忙吧,这冯致远不能得罪。”

叶皓轩点点头,与别人一起将伤者抬上推车,送入重症监护室。

对于身份不凡的人,医院的办事效率快到了极致,不到二十分钟,冯少的数各种各样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第4章车祸重伤者

看着检查结果,李强吃了一惊,心想这还不死,这冯少真是福大命大,只见数个检查结果上所显示的数据与叶皓轩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李强吃惊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心想这人有透视眼或者未卜先知的本领不成?

“发什么愣,到底怎么样?”那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吼道。

“这个……冯少的情况不容乐观,双腿粉碎性骨折,助骨断了几根,而且x光显示,有一块碎骨已经刺入肺叶处,恐怕要马上做手术。”

李强没将话说死,其实就算是做手术,请了医院最著名的内科专家华老来,恐怕也不足两成活命的机会。

“那还不赶快安排。”年轻人怒吼。

“是这样的,冯少的伤势太过严重,手术又极为复杂,恐怕这里成功率不大,我建议,转院。”

“转院……”年轻人几乎要抓狂了,他红着眼睛抓住李强的衣领吼道:“特么的这里是清源市最好的医院,你让老子往哪里转?”

“京城的希望或许比较大一些。”李强战战兢兢的说。

“京城?你他妈的是傻b吗,这里到京城有多远你不知道吗?”

李强满身冷汗,他说道“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已经通知了院长,华老与刘主任马上就赶过来,院长也会过来,会有办法的。”

年轻人恨恨的丢开李强,心道我他妈的能不急吗,冯少是因为他的提议才去飙车,结果落到了这种地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吃不完兜着走。

而现在病床上的伤者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紧接着从口中冒出大口大口的血沫来,在他身上插着的仪器马上响起滴滴的警报声。

在场所有的人神色全部一变,就算不是医生,也知道仪器报警意味着什么。

“快去救人,冯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等着去死吧。”年轻人嘶竭底里的吼道。

只是李强束手无策,他面色惨白的看着大口大口向外吐着血水的冯少,嘴里一阵阵的发苦。、

遇到这种情况,除非是华老到来才有一线希望,他一个小小的主治医生哪里有办法?

而一边的叶皓轩眉头一皱,快步上前,搭在伤者的手腕上,神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伤者刚才咳嗽触动了肺叶上的碎骨,现在必须手术。”叶皓轩说道。

李强恨恨的瞪了一眼叶皓轩,这他妈的不是废话吗,老子当然知道要马上手术,可谁来做,你吗?

岂料叶皓轩一推病床说道:“我来手术,需要一个人来帮忙。”

“你?”李强眼珠子几乎要掉落在地,心想这货疯了吗,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就算是华老来恐怕也不过是两成把握,你一个小实习医生,充什么大头葱?

一旦病人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吃不完兜着走,况且这是冯总的公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是谁?”那年轻人一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强喝道:“胡闹,你一个实习医生,你会做手术吗,你拿过手术刀吗?病人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叶皓轩喝道:“出了问题,我来负责,现在伤者情况危急,一刻也不能耽搁,等到华老赶到,早就没命了。”

“你负责的起吗?”李强几乎是吼的,他心中认为,叶皓轩疯了,真的是疯了。

“怎么样?相信的我的话我就去做,不然我给不干涉。”叶皓轩盯着那流气的年轻人说道。

“你有几分把握?”看着叶皓轩信心满满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松动。

“六成?”叶皓轩想了想,还是有些保守的说,其实他有八成把握。

“放屁,这种重症,华老来了也不过二三成把握。”李强觉得叶皓轩要么疯了,要么就是在充大头葱。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要是冯少有三长两短,我让你死得很难看。”混混咬牙说道。

叶皓轩不在理会他,对一边的兰兰说道:“能帮我一下忙吗?”

“我……”兰兰看着叶皓轩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咬牙说道:“好,我相信你。”

叶皓轩点点头,推着伤者就要向手术室走去。

“叶皓轩,病人家属没来,你不难做这个手术。”李强拦叶皓轩喝道。

“滚开,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去做?”混混青年怒了,一把将李强推到一边。

叶皓轩推着伤者走进手术室,顺手将手术室门锁死,这种严重的伤,不能出一点意外。

“帮忙把他身上的衣服剪下。”叶皓轩消毒,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针袋,右手一抖,针袋展开,里面露出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上百根针。

银针是家传的,叶皓轩自幼学习中医,银针是随身携带。

叶皓轩深吸了一口气,体内一股气流缓缓的流动,注入手上的银针之中,他双手连贯如行云流水,只见片刻便有十八根银针刺入伤者十几处穴位。

伤者原本吐血不止,随着银针刺入,情况马上有所好转,叶皓轩气贯双手,缓缓的将双掌搭在伤者身上,体内的浩然诀流动,向伤者身上渡去。

院长与华老及刘主任一众人群赶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是谁在里面做手术?”这一拔人刚到,另外一群人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人正是长天集团的老总冯致远,跟在他一侧面色焦急的贵妇则是他的妻子苏芝。

余下的几名是保镖。

“冯总,那个……欢迎……”院长一紧张,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冯致远冷哼了一声,不悦的扫向院长,院长心里咯登一下,知道自己失言,医院这个地方,没事没人愿意来的。

他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冯总放心,医院的医生素质过硬,况且有华老在,贵公子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院长转身对李强说道:“冯少呢?”

李强哭丧着脸说道:“手术室呢,情况比较危急,必须马上手术。”

“手术室,是谁在做手术?”院长问道。

“他叫叶皓轩。”

“叶皓轩?”院长愣了一下,半天也没想起叶皓轩是医院的哪尊大神。

第5章 胆大的实习生

而刘主任神色一变,马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叶皓轩是哪位专家?”苏芝冷着脸问道。

“这个……”院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一边的刘主任上前喝道:“胡闹,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实习生,实习期都没满,手术刀都没碰过,他怎么可能会做手术?”

刘主任也是内科一把手,所以今天也在场。

刘主任的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冯致远喝道:“黄院长,我的儿子伤的怎么样,怎么会是一个实习医生在做手术?难道贵院的医疗素质真的有那么高了?”

冯致远心中怒火丛生,他刚得到消息,儿子飙车出了车祸,而且伤得不轻,而医院竟然用一个实习生来为他儿子治疗,这让他无法接受。

而苏芝已经尖叫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怎么能用一个实习生来做手术,出了问题,你们医院赔得起吗?”

“这个……”黄院长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坏了,里面那个叶皓轩是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知道这情况有多严重吗,就算你有一百分把握,这手术也绝对不会轮到你去做的。

华老一沉吟说道:“检查结果呢,也许贵公子伤了不是那么严重。”

李强连忙将检查结果拿了过来。

看着大大小小的十余张检查结果,华老越看脸色越难看。

检查结果显示冯少伤的极重,就算是他,在那么多的创伤下也只有两成把握做成功,而这实习医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看来今天是要出事了。

“华老,怎么样?”冯致远问道。

华老微一犹豫要是别的人,他直接可以说让家属准备后事了,但眼前的人身份不一般。

他说道:“这个……贵公子的伤势比较重,恐怕。”

冯长空的面色立时沉了下来。

苏芝尖叫道:“那你还不赶快进去救我儿子,我们为医院捐赠那么多的医疗器械,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儿子的吗,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全部下岗。”

华老的脸色不由得一沉,他是清源著名的医科专家,平日里就算领导见了也要给他几分薄面,说话也客客气气的,又什么时候受这种气?

而此时手术室的灯一闪,叶皓轩从里面走了出来,方才他为冯少渡气疗伤,着实耗损了不少真气。

他边走边说道:“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但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进一步观察,身上的银针暂时不要取下来吧。”

苏芝跑上前,就似一个波妇一般的尖叫:“我儿子怎么样了,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儿子的身体金贵,你要是把他治出来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

叶皓轩的神色骤然变冷,方才伤者情况危急,要不是他竭力救治,恐怕现在早就死了。

虽然违反规定,但毕竟也救了一条人命,而这伤者的家属一通怒骂,让他心情极为不爽。

他说道:“伤者已经没事了……”

“这样最好,不然的话我让你下半辈子去监狱。”苏芝厉声对院长喝道“黄院长,这个人我不想在看到,让他滚出医院。”

相反冯致远倒有素养多了,只是冷冷的扫了叶皓轩一眼,便大步走进手术室,而一些医生跟随着华老走了进去。

“叶皓轩,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给病人做手术的,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出了什么差错,你负责的起吗?你一个人死活没有关系,但不要连累了医院。”

刘主任厉声喝道。

叶皓轩冷声说道:“病人已经没事了,有问题我担着,刘主任就不必操心了吧。”

刘主任冷笑道:“没事?病人的情况华老出手都不见得能救得过来,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也不怕大话闪了舌头?”

黄院长看到叶皓轩,怒道:“不管你后台是谁,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叶皓轩的神色一冷道:“要我走,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

黄院长喝道:“就凭你没有医师资格就擅自给病人做手术。”

叶皓轩喝道:“医者仁心,当时伤者命悬一线,我有把握把他治好。”

“你有把握?”黄院长怒喝道:“就算你有一百成把握,这个手术也轮不到你做,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有什么资格进手术室?马上滚,不处理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

叶皓轩冷冷一笑,取出胸口的实习医生牌子,重重的甩在地上喝道:“医者仁心,我行医救人不求有功,但求问心无愧,你这等唯利是图的医院,老子不稀罕留在这里。”

叶皓轩说完,大步离开。

“你……”院长直气得混身哆嗦。

而在手术室中,看着仪器上显示各项指标稳定的伤者,华老惊得目瞪口呆。

病人的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生命已经基本稳定。

病人的双腿上用夹板固定,骨骼平整,显然是已经接好,这让华老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可是粉碎性骨折啊。

而且病人呼吸没有杂音,显然是肺叶处的碎骨已经取出,华老却不知道叶皓轩是用什么方法把肺叶处的碎骨取出的。

“怎么样了?”

见华老检查完毕,一言不发,冯致远心中一紧。

华老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刚才那实习医生,不简单。”

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芝急急的问道:“那我儿子有没有大碍?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华老沉吟一下说道:“看各处伤情处理的极为合理,而且手法不一般,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应该?”苏芝的神色立时变了,她尖叫道:“我要的是一个准确的说法。”

华老说道:“伤者之前伤势太重,病情又是千变万化,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

“观察?观察什么?我们每年往医院捐上千万,难道就养了你们这群只吃干饭的医生,我现在就要结果。”

苏芝尖酸刻薄的尖叫。

华老的脸立时阴沉了下来,想他骨科专家,泰斗般的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