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苏北刘芸林希儿小馨-我的合租美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2-11 17:35

《我的合租美女》的主人公是苏北刘芸林希儿小馨,是作者“老憨头”所著,讲述了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苏北来到了滨城,并且和三个各有特色的美女合租在了一起,只是......

我的合租美女苏北by老憨头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行吧,我懂了,只是我担心到时候闹出笑话就不好了。”苏北说这句话等于是答应对方的请求了,而刘芸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至于苏北为什么会答应,在他看来大部分原因应该是因为那笔酬谢金吧,反正他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他真的有点缺钱。

“别担心,你什么也不需要做,给我父母的东西我已经买好了,都是我父母喜欢的,到时你只要看我眼色行事就行了。”刘芸非常有自信的说道。

见苏北点头,刘芸便从包里取出一款黑色手机递给他:“拿着这个手机,你那手机太旧了,就算是假男朋友也不能太寒碜了,丢我的脸,这个手机就送你了,不过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要记住了,千万不要打给我。”

苏北始终认为这货对自己有意见,摸了摸鼻子说道:“我说大姐,我真的令你那么反感吗?不过你放心,再无聊我也不会主动打给你的。”

“那就好。”

刘芸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还有,有关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就算公寓内有人问起,你也别告诉他们,见过我父母后,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苏北点了点头,他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咋回事,整的就像和自己认识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似的。

“行了,下车吧,晚上我会去公寓接你。”

“下车?难道你不打算把我送回去么?”苏北懵了,情况似乎不对呀。

“有手有脚,不能自己走回去吗?”刘芸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

“大姐,咱卸磨杀驴是可以,但这磨还没拉完呢,就打算杀驴了?”

“下车!”

刘芸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并没有因为苏北的卸磨杀驴论而有任何变化。

“行,算你狠。”

……

眼瞅着白色的宝马车消失在视线内,苏北整个人都不好了,作为女人,怎么可能残忍的这种程度。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足,最毒妇人心,苏北突然很有感触的想起了这首诗。

对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旧衣服还在刘芸车上呢,算了……晚上见面再找她要吧,不过这是哪里啊,自己要咋回去呀?掏了掏兜,完蛋、早上走的太急,一分钱没带。

算了,十一路吧,驾着自己的两条腿,一路问回去吧。

……

“希儿姐姐,我们去唱K啊。”

文荣街上,两名身穿校服的男女并肩而行。

“施小龙,你看看现在的时间,才上午九点,你家KTV这么早开门啊?”林希儿抖了抖身上的背包,对自己的跟班非常不满。

“那我们逃课出来也不能就在街上溜达呀。”施小龙一脸的无奈,像个跟屁虫是的跟在林希儿身后,小脸肉呼呼的,一脸的幽怨。

“施小龙,跟我出来你是不是感觉很委屈。”林希儿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不怀好意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小胖子。

“希儿姐,我哪敢呀。”

小胖子被林希儿看的一哆嗦,肉呼呼的小脸迅速浮上谄媚的表情:“希儿姐姐,您说去哪咱就去哪。”

“这还差不多。”

小丫头很满意小胖子的表现,笑着说道:“走、希儿姐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哪里呀?”一听有好玩的,小胖子明显来了兴致。

“秘密,跟我走就知道了。”林希儿一脸的神秘。

“诶,那是……”林希儿刚要迈步就停了下来,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她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林希儿一脸好奇的追了上去,害的身后小胖子气喘吁吁的跟着:“希儿姐姐,你等我一下啊。”

小家伙实在太胖了,根本追不上身材苗条的林希儿,眼瞅着她跑到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将对方拦住。

“林希儿?”

苏北眼睛一亮,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正愁找不着家呢,就碰到了熟人。

好帅……

林希儿愣住了,不断上下打量着这个与印象当中不一样的男人,她从来没想过这个男人换了身衣服而已,竟然变得这么帅。

不行,不能露出一副花痴的样子,林希儿将脑袋里的胡思乱想甩去,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色狼,别用这种目光盯着我,你想干嘛?”

林希儿一副怯懦的表情抱住了肩膀,就像正在受歹徒迫害的邻家少女,楚楚可怜的看上去很让人心疼。

感受着周围人看自己的戒备眼神,好像苏北就是个人贩子一样,更有好事之人已经拿出手机录像了。

别人不知道林希儿什么性格,苏北能不知道?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小丫头心里肯定不知道又转悠啥花花肠子呢。

同样了解林希儿的还有旁边的小胖子,此时正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躲在一边看热闹呢。

平时在学校他就是林希儿主要的虐待对象,现在终于有人替自己受虐,可把他高兴坏了,能够逃脱魔爪在他看来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了。

“林希儿,你要干什么?”苏北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毛丫头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嘁。”

林希儿撇了撇嘴:“看你那胆小的样吧,说说,你怎么来这了?”

“这也不是你家,我咋就不能来了。”苏北当时就不乐意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拜拜,慢走……不送。”

原本还想找这丫头借十块钱打车回去呢,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色狼,你要是敢走我就告诉芸姐,是你偷了他的内衣。”林希儿生气的再次拦住准备离开的苏北。

“你啥意思?”

苏北感觉自己的头皮有点发麻:“什么内衣?我啥时候拿刘芸的内衣了?”

“哼,拿没拿你自己清楚,要不要我给芸姐打个电话,让他去你枕头下面检查检查?”林希儿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手机。

“别,千万别,大姐,有啥吩咐您说……”苏北算怕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片子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现在只要自己回去,枕头底下绝对有一件内衣,而且还是刘芸的。

第1章 关键是要长得帅

滨城火车站,一个背着巨大旅行包的少年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虽然少年是第一次来这里,但在梦中,他却不止一次梦见过这个地方。

“滨城,我来了。”

少年摸了摸脖子上的泪滴吊坠,这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了,这是他当年离开福利院的时候,院长奶奶亲手交给自己的,除了吊坠以外还有一张写着“滨城”二字的字条,只有这两个字,没头没尾的。

这一次,他特意从京都龙城来到滨城,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身世。

少年紧了紧背上的旅行包,终于迈开步伐,向出站口走去。

苏北走出了车站,拒绝了几波上前搭讪的司机,不是他不想打车,实在是兜里瘪的慌。

苏北穷么?他不穷,不仅不穷,而且还很有钱,只不过他对钱财向来没什么概念,揣着家里剩下的三千块零钱就来了滨城。

住宾馆是不可能了,再说自己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呢,找个地方住下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出了火车站,他的注意力便放在了寻找房屋中介上,房屋中介没看到,反而看到了街边的一则招租广告。

这招租广告特别奇葩,只招男的,要求是外地人,而且还要年轻力壮,还特么的要长得帅!虽然要求奇葩了一点,但考虑到一个月才五百块钱租金,而且还是押一付一,就算是合租,也不错了,记下电话号便拨了出去。

手机那头刚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

“喂,哪位?”

“嗯?”

苏北愣了一下,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回头仔细的看了看招租广告,写的明明是林先生,怎么是个女人接的电话呢?再三确定自己没有打错电话,苏北试探着问道:“请问,是林先生吗?”

“啊,是我是我……你是要租房子吗?”

“额……没错。”苏北摸了摸鼻子,至于这么兴奋吗?难道有啥猫腻?

“来柳街花园17号,我等着你,嘟嘟嘟……”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北:“……”

苏北彻底懵了,这特么是啥情况?这是招租还是招**呀,什么都不问清楚就告诉自己地址?就不怕自己是电车痴汉么?咳咳……想多了。

苏北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柳街花园17号,出租车便“嗖”的一声蹿了出去。

“吱!”

出租车刚刚窜出去就停了下来,苏北的屁股还没坐热乎的,就看见司机笑眯眯的回头:“您好,到了,十块钱。”

“……”

苏北突然对滨城充满了怨念,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眼前这个黑心的司机。

大哥,您好歹也绕着这里转一圈还能让我心里舒服点不是,这特么就一脚油门的事,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十块钱就没了,这钱您赚着就不感到内疚吗?

结果很显然,司机不仅不内疚,反而有些洋洋自得,看着苏北一脸幽怨的下了车,伴随着司机的一阵哈哈大笑扬长而去,他的脸更黑了,幽怨的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算了,他也算想明白了,不就是十块钱吗,就当作丢了。

自我安慰了一番,眼睛一转就看到了眼前树立的牌匾,上面清楚的写着七个大字、柳街花园十七号。

名不副实,这是苏北对日后长住之地的第一评价。

柳街柳街,怎么也得种两棵柳树意思意思啊,光秃秃有意思么?还有……这花园在哪呢?十七号又特么是啥意思?

怀着满腔的怨念,苏北便向小区走去,却不想又被值班的门卫拦住了。

“干什么的?”门卫穿着保安服,像防贼是的盯着他。

只要不是傻子,一看苏北背个包裹的样子就知道是外来人,这里虽然不是什么高档小区,但也是滨城上了档次的地方,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喝喜酒!”

苏北现在是怨气难平,自然没有好态度,随口答应了一句就钻进了小区。

“喝喜酒?”

保安愣了一下,他咋不知道小区里谁家办喜事呢,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背着包裹的少年已经消失了。

别看柳街花园17号从外面看很普通,但小区里还真不一般,里面竟然都是独栋的小楼,以别墅的方式建造,虽然是一栋挨着一栋的建造方式,不过看着就不俗!

在小区里转悠了两圈,待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苏北才掏出手机,拨通了“林先生”的电话。

“喂,你到小区门口了吗?我去接你!”电话刚刚接通,之前那个女声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不用,我已经进小区了,你告诉我是哪个楼,我自己过去就可以。”

“七柳路三号楼。”

挂了电话,苏北便朝七柳路走去,这个小区的建造方式是一排排的独栋复式楼,两排楼间为一条路,一共十栋楼,九条路,非常简单的按一柳路、二柳路的名字划分。

当他来到约定地点的时候,面前已经有人在等着自己了,而且还是三个女子,一大两小三个人、个顶个的大美女。

三个大美女看到苏北走来,都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

“你好,请问哪位是林先生,我是来租房子的,刚才通过电话。”苏北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面对三个大美女,怎么也要给人家留下点好印象,一想到要和美女同居,他就有些激动。

可惜他的询问并没有立即得到回应,反倒是三个美女把小脑袋凑到一起嘀咕了起来,期间偶尔会向他瞟上一眼。

这给苏北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件被人待价而沽的商品,让他很不舒服。

索性她们并没有让苏北等太久,年龄最大,气质较为野性豪放,身材修长、前凸后翘的大美女便站了出来,白嫩嫩的小手一伸:“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好!”

苏北没有拒绝,虽然他没租过房子,但也知道给房东看身份证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谁能让你轻易就进自己家?何况家里还有三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苏北将身上的包裹放下,从包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咦,你竟然是京都龙城人。”野性美女脸上浮现一抹惊讶,像滨城这样的小城,在京都人眼里和乡下没什么区别,她还真没想到,随便招了个租户竟然还是龙城的户口。

“呀,我看看……”

另外一个青春靓丽,看起来非常活泼的美女一把夺过了野性美女手中的身份证,好奇的看了两眼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顺手便递给了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那个美女。

苏北听出来了,这个活泼的美女就是和他通电话的林先生,从声音他能够判断的出来。

“小馨,你看他行不行。”活泼少女将身份证递给了从未开口说过话,看起来有些害羞的少女。

第2章 美女们的奇葩要求

少女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便又递给了活泼少女:“就他吧。”

“嗯!”

野性美女也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

“你暂时通过了我们的面试,跟我们进来吧,有事跟你谈。”野性美女又说了一句,便进了屋。

面试?这是找工作么?

苏北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这好像不是在招租户啊,难道自己掉进了拐卖人口的人贩子窝?

额……算了,还是别瞎想了,谁家三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去当人贩子,再说了,人贩子也不会贩自己这个年纪的。

走进小楼,苏北就惊讶了,屋里装修的实在太豪华了,这样的房子,别说是五百租金,就是一个月五千都便宜了,不过他的惊讶也就到此为止了,在龙城的时候,比这豪华百倍千倍的房间他都见过,只是有些奇怪这三个大美女为什么会以五百的价格租出去,而且还是合租,这么好的事情,租一万都值。

刘芸在苏北进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注意他,却发现对方除了最开始有些惊讶外就恢复了平静,这让她有些不满,整个公寓的装修都是她一手操持的,平时最喜欢看到别人进屋时第一眼露出的惊讶表情,不过一想到此人来自龙城,刘芸也就释然了,龙城可是华夏京都,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坐!”

刘芸抬手示意。

苏北也不见外,将背包往门口的位置一放,鞋都不脱就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沙发很软、很舒服,而且是真皮沙发。

不错,有品位,苏北在心里这么想道。

“我来介绍一下吧!”

刘芸明显是三人中的大姐头,指着那个活泼的美女说道:“她就是刚刚跟你通话的人,不过不是林先生,她叫林希儿,这位是小馨,我叫刘芸。”

“你们好!”

“我们之所以要找你来合租是有事情要你帮忙,如果你能帮助我们,你可以在这里免费住三个月,如何?”

“说说看!”

苏北并不意外,如果对方真是招合租他反倒奇怪了,就这条件,还用招合租?

经过刘芸简单的叙述,苏北总算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的原因了,自己就是一个挡箭牌呀。

整件事的根本原因就在那个腼腆美女小馨身上,最近有一个富二代在疯狂的追求小馨,根本不顾时间不顾地点,疯狂的示爱,弄得三人都烦不胜烦,谁让她们是闺密呢?

最后实在没办法,才想出了找个陌生人冒充小馨男朋友的办法,因为富二代交友广阔,认识的人很多,家族在滨城颇有势力,找本地人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才特意招外地人,就是这样,才有了便宜苏北的事情发生。

“没问题!”

苏北一口答应了下来,能给大美女冒充男朋友,这件事谁都不会拒绝吧?

至少苏北不会拒绝。

“那就这么订了,只要你能帮小馨解决点富二代这个麻烦,可以免掉你的房租三……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你必须得搬走,我们还是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一起住。”刘芸继续说道。

卸磨就要杀驴,更何况现在还没卸磨呢,苏北翻了翻白眼。

好吧,苏北承认自己很没节操,还是同意了。

“咦,你在写什么?”苏北看着活泼少女林希儿问道,从他进屋开始,这小丫头就在那唰唰不停的写字,头都不抬。

“啪!”

字停比落,林希儿将写满字迹的白纸递给苏北:“这是合租条款,你必须要遵守,如果不遵守,之前所谈的一切全部作废。”

看着刘芸和小馨丝毫不意外的表情,苏北知道三人明显是商量好的,带着一丝好奇接过了合租条款。

合租期间相关规定:

第一条:苏北需要在小馨任何需要帮助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出现。

第二条:苏北不得带任何朋友和女性朋友进入合租公寓。

第三条:免除苏北两个月住宿费用,但却必须负责公寓的整洁以为部分卫生打扫。

第四条:三楼为美女们的居所,严禁苏北踏入,不得违反。

第五条:苏北严禁在公寓内酗酒、抽烟,以及任何生理需求上的weixie动作。

第六条:美女们在二楼洗澡,苏北必须外出或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不得随意走动。

第七条:美女们在一楼接待朋友时,苏北严禁出现在众人面前,若有急事要出门,建议跳楼……

第八条:……

第九条:……

……

第十三条:以上所述,苏北若有一条违反,约定立即作废并将苏北驱逐并且不得有任何怨言。

苏北:“……”

如果现在给他一面镜子,他肯定自己的脸一定很黑,这特么完全是丧权辱国的割地条款那。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京都来客,竟然被人如此对待,是可忍孰不可忍,苏北“唰”的一声站了起。

“没问题,我的房间在哪?”

刘芸:“……”

林希儿:“……”

小馨:“……”

说实话,连她们三人都觉得条款有些过分了,毕竟她们是互相帮忙,而不是单方面的诉求,不过考虑三人的名节和安危,最终谁也没有反驳。

本来看着愤怒起身的苏北,她们都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刘芸甚至已经想好退让一步了。

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让三人一时有些愣神,齐齐的伸手指着二楼、道:“最里面的房间。”

苏北一语不发,转身走到门口将巨大的旅行包背到了背上,“蹬蹬蹬”上了二楼。

“身份证你们去复印一下,然后把原件还给我。”他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类似这种高档公寓,穹顶是直达楼顶的,站在二楼或者三楼,低头就能看到一楼客厅。

……

走进自己的房间,苏北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感觉还不错,虽然没有特殊的装饰物,但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最让他感动的是连电脑都有配备。

将旅行包里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挂在衣柜里,坐了一夜的火车浑身都难受,想了想,他还是走出了房间,问问三人在哪里洗澡。

可惜他一出门就傻眼了,三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竟然在沙发上打闹,因嬉闹而显得桃红娇嫩,加上他居高临下,一览无遗的窈窕酮体,再加上三张各有特色的绝美面孔。

我滴个乖乖,这尼玛……实在是太养眼了,让他忍不住想要狼嚎一嗓子。

第3章 老娘让你断子绝孙

苏北是个正常的男人,这种香艳的镜头他怎么可能打断,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

可惜他的欣赏时光只有那么几秒钟就被刘芸发现了。

“色狼……你在看什么?”刘芸停止了继续嬉闹,抬头看着二楼的苏北,不着痕迹的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一脸警惕的抬头看着新室友。

色狼……苏北摸了摸鼻子,没有反驳,眼睛的便宜他占了,让人家占点口头便宜也是应该的。

“啊……那个,我想问问在哪里洗澡,才下火车,身体有些乏,想好好洗个澡睡一觉。”苏北摸了摸鼻子,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正常点。

“那里……”

刘芸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方向。

“多谢!”

告了声谢,苏北立马冲回房间,拿起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就冲向了浴室,怎么看都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三道审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着。

镇定,镇定,你可是从京都来的,见过大世面的人,千万不能跌了分。

一路心里安慰、目不斜视的打开了浴室的门!

“我的天那……”

苏北感觉自己的鼻子要喷血了,浴室内竟然挂着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小内内。

“啊……”

他都没敢动,就听到了三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然后就是一阵跑步上楼的声音。

苏北站在浴室门口,半仰着头颅望天,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因为要流鼻血才这样做的。

咱可是大城市来的人,见过大世面的人,区区小内内……不行了,不能再想了,鼻血要流下来了。

余光扫视下,他能看到三个美女从自己身边冲进浴室,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才发现三人身上的香味都不一样,梅兰竹菊各有千秋。

三个美女快速的收拾自己了的东西,然后鱼贯而出!

“色狼!”

“嘶……”

苏北到吸了口气凉气,他不仅又被人骂了一句色狼,脚被人踩了一下。

算了,就让小美女出出气吧,就当看福利的代价了……

“色狼。”

“哎呦!”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脚面竟然又挨了一脚,疼的他脸都扭曲了,那特么可是高跟鞋啊,一定是刘芸,他记得很清楚,就刘芸穿高跟鞋了。

接下来的第三脚并不重,轻飘飘、肉乎乎的,一定是小馨了,还是这个小丫头可爱,苏北这么想到。

在余光的注视下,直到看见三个美女急匆匆的上了三楼,苏北才长出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穿在拖鞋内,有些发红的脚面,苦笑着关了浴室的门,看来色狼这个称号被坐实了,可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唉……比窦娥还冤。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苏北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了,没有再看到三个美女,嘿……还害羞了。

回到房间,苏北什么都没做,直接蒙头大睡。

当他再次醒来的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手表,五点刚刚多一点,就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清晨的空气是最清新的,苏北穿着运动鞋、短裤、短袖,简单的舒展了一下身体,便背着蒙蒙亮的金辉在小区内跑了起来,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是不能轻易改变的。

不得不说,小区里的设施还是不错的,虽然一些运动器械都是为老人准备的,但看到眼前的单杠双杠苏北就已经很满足了。

做了五十个个双力臂的苏北身体已经出汗了,索性无事,他就来到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袋挂面,嘿……这个超市里竟然还卖蔬菜,他又买了一把香菜和两根黄瓜。

回来的时候公寓仍然静悄悄的,看来三个美女都没醒,正好,自己吃完早餐就可以出门办自己的事情了!

煮挂面这种简单的事情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手法,只要把面煮熟了就行,不过苏北喜欢吃热气腾腾,带点汤水的面条,就做了碗热汤面条,配料公寓还是有的,苏北随便加了点,待出锅后又在上面撒了些香菜沫和黄瓜丝,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便做好了。

啧啧……

苏北搓了搓手,准备来动。

“砰。”

开门声在头上传来,苏北连头都没抬,肯定是三楼的室友起床了,以前看电视他知道这些女孩早晨肯定是穿着睡衣出来,为了避免她们又多一个杀自己的借口,他决定无论如何都不抬头。

苏北的想法是好的,可惜有人不让他的想法实现。

“苏北,你在做什么?”

是林希儿……从声音判断他知道正踩着拖鞋下楼的是林希儿。

“吃饭!”

苏北答应了一声便准备开动。

“等一下!”

“干嘛?”

苏北刚刚挑起面条的筷子停住了,疑惑的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林希儿。

林希儿十分认真的打量着苏北,看了看他的嘴,没有吃过面条的迹象,又看了看面条,嗯……不错,没有食用过的迹象,那就可以放心了。

然后,在苏北见了鬼的目光中,林希儿笑眯眯的从他手中抢过筷子,顺便将盛满面条的碗拖走,直接吃了起来。

我特么……

苏北觉得自己价值观受到了最严重的挑衅,抢吃的还可以抢的这么明目张胆?这么肆无忌惮么?

看着眼前这个不顾形象大吃特吃的美女,苏北欲哭无泪,自己的早餐那,就这么进了别人的肚子。

含泪的伸出手想要把碗抢回来,却被林希儿杀人的目光吓退了,为了一碗面条被杀,确实不值得。

“唉……”

苏北重重的叹了口气,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面条羊入虎口回不来了,他也认命了,只能再做一碗补偿早已饥肠辘辘五脏庙了。

一番折腾后,新鲜出炉的热汤面条终于好了,再三确定林希儿已经吃完离开了之后,苏北才敢将面条端上桌。

准备开动……

“砰!”

又一阵开门声响起,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苏北毫不犹豫的夹死面条就要往嘴里送!

“苏北,这一口你要是敢吃下去,老娘就让你断子绝孙。”刘芸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第4章 那个不要脸的又来了  

苏北觉得自己很委屈,二十年了,他第一次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就想好好的吃碗热汤面条,怎么就这么难呢?

再说了,就一碗面条而已,用得着玩命么?断子绝孙这话,也就刘芸这么彪悍的女人能说的出来!

“蹬蹬蹬……”

苏北哭丧着脸抬头,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刘芸。

不得不说,今天早晨的刘芸给他一种十分惊艳的视觉冲击,一身笔挺的合体西装,那高跟鞋至少得有十寸了吧,如瀑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背后,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这简直就是电视里出现的女强人形象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刘芸一路走到自己面前,和林希儿动作一模一样,先是仔细的观察了他一番,然后是抢筷子,再然后是夺碗,一套流程下来和林希儿一模一样。

“唉……”

苏北一脸幽怨的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这顿早饭是吃不成了,自己还有事情要去做,总不能一直在公寓里被压榨吧,还是自己事情重要。

再次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穿戴整齐,一件普通的休闲服饰,一块机械表,这就是他的全部装扮。

哦对了,兜里还有手机和二百块钱。

他下楼的时候刘芸已经离开了,吃的还真快,难道自己的三个室友都是吃货不成?

桌子上没有空碗,还好……刘芸要是再将刷碗这活留给自己,他就得慎重考虑是不是得换个地方住了。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以自己现在的经济状况,还是老实呆着吧。

……

出了柳街花园17号,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苏北突然有些迷茫,查自己的身世,要从哪查起?查户口么?他连现在的身份都是从福利院转出去的,名字也是院长奶奶给起的,随院长奶奶的姓,根本就无处着手啊。

诶……对了,自己可以查十七年前出生的婴儿档案那,自己的生日是十月初六,就是入福利院的那天,算来算去,往前推两个月顶天了,也就是只要查八九十月份出生的婴儿就可以了!

有了目标,他的第一站就是医院,滨城只有两所大医院,婴儿出生只能在这两个医院。

第一站、人民医院。

当他来到人民医院的时候,发现这里真的是人山人海呀,热闹程度绝对胜过菜市场,虽然这么形容有点不恰当,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热闹程度了。

还好医院的大门宽敞,苏北便迈步向里面走去,他的目光向周围扫视着,并没有看见一道急匆匆向外走来的身影,当他察觉想要避让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

哎呦……

与迎面走来的人影撞了个满怀,伴随着一道惊呼,洋洋洒洒的A4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苏北吓了一跳,连忙弯腰帮忙捡地上类似文件的东西。

“没事!”

伴随着一道女声的响起,如白衣天使般的女子也蹲了下来,快速收敛洒落一地的文件。

捡文件的时候,苏北不经意间扫到女子的胸牌、黄娅、咦……跟他龙城的朋友一个名字,让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白衣天使长的很漂亮,应该是二十多岁左右,可是他的目光不断在对方脸和胸上移动,终于引起了女医生的注意。

“你在看什么?”

黄娅的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眼前这道目光让她非常不自在,莫名的心里升起厌恶感!

“胸……”

其实苏北本来想说胸牌的,可惜对方明显会意错了,他刚刚说了一个胸字,眼前便闪过一道幻影。

啪!

这巴掌声太清脆了,给苏北都打懵了,眼瞅着对方气愤的从自己手中将文件抢回去,愣着问道:“你、你打我干什么?”

“色狼。”

黄娅很生气,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医院明不想到的调戏自己,向着苏北挥了挥白皙的小拳头,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打你是轻的,你以后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便抱着文件“蹬蹬蹬”的跑了。

色狼……又是特么色狼,苏北要疯了,这个名字难道就要挂在自己头上了不成。

“嘿嘿……”

几声明显是热闹,不怀好意的笑声从旁边传来,几名护士聚在一起好奇的看着苏北。

“完了,竟然敢惹咱们医院的红辣椒,啧啧……以后这个人要是来医院咱们可得离远点,免得惹火烧身。”

“就是……这小子的运气还算不错,红辣椒这是有要事不得不离开,要不然这人有罪受了。”

“对了,他刚才是在调戏红辣椒吗?”

“嘘,别说了,他在看我们……”

“我……”

苏北嘎巴了半天嘴,直到那道白衣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他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小护士的话他自然听到了,不过他不在意,只有满腔的愤懑。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里?

看着周围一道道鄙视的目光,还有门口保安不怀好意的眼神,苏北觉得他们和那个女医生一样,误会了什么!

算了,办事要紧,些许小事并不重要。

苏北上楼了,没有多久就走了下来,他已经找到了档案室的位置,现在是白天,不宜动手,等晚上再来。

刚刚进入电梯,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嘿……是小馨那丫头的电话。

昨天他们就已经互相交换了电话,就是为了他这个挡箭牌随时能够出现!

“色狼,你在哪里?”开口的并不是小馨,而是林希儿。

色狼?

苏北脸又黑了,暗道对方实在是小气,不就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吗?色狼色狼的,太没礼貌。

“我在医院,有什么事吗?”苏北没好气的回应。

“在医院?你生病了?”

“没有,有事说事,我是来办事的。”苏北翻了翻白眼,这货好像很希望自己生病啊。

“没事就快点回公寓,那个不要脸的又来纠缠小馨了。”林希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第5章 奇葩宋大少

“好嘞,马上往回走。”苏北答应了一声,合租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他有帮忙的义务,正好电梯在这个时候到了一楼,他直接就冲出了医院,在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回了柳街花园十七号。

还好,滨城的司机没有再次让他失望,将自己安全送到目的地,中间没有任何插曲,类似十块钱三百米的事情没有再发生,让他对滨城出租行业的怨念少了许多。

再次回到公寓的柳街花园十七号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还没走进小区,苏北就听到了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声。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我去……

苏北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个富二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把阿信的死了都要爱唱到这种境界。

当他走到七柳路的时候,一辆大红的跑车十分扎眼,就停在三号公寓的门口,车上放着阿信的死了都要爱,一个染着一头黄色头发的少年正站在车上引吭高歌,对其他公寓住户的指指点点毫不在意。

至于林希儿和小馨,则满脸的绝望又心怀期待的看着七柳路的拐角处。

突然,二人的眼睛同时一亮,因为他们看到了苏北的身影。

苏北自然也看到了正翘首以盼等他回来的两位美女,不过他现在的注意力都被那引吭高歌的少年吸引了。

人才呀……

苏北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能够这么不要脸的疯狂示爱,也算一朵奇葩了。

他倒是想多看一会,可惜林希儿和小馨的目光已经快要喷火了,只能迈步向前走去。

富二代丝毫没有注意到苏北的到来,唱的那叫一个忘情。

“啪!”

苏北将车载音乐关掉……

“死了……嗯?”

宋大少唱的正尽兴呢,音乐却突然停了,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坐在他跑车里的那个人。

“你是谁,干吗关了我的音乐?谁让你坐在我的美人身上的?”

“美人,什么美人?”苏北愣了。

“哼,香车就是美人,美人就是我的情人,你现在就坐在我的情人身上,好快下去,不然我翻脸了。”宋大少恶狠狠的说道。

神逻辑呀!

苏北不得不感慨,这特么就是个神人那,可惜他并没有起来的意思,反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黄毛:“我坐了你的假美人,可你却想碰我的真美人,咱俩可得好好唠唠。”

“什么假美人真美人的,抓紧从我的车上下去,不然别怪我翻脸。”宋大少真的有点生气了。

“来来来,我们坐下聊。”苏北似乎根本就没看到生气的宋大少,抓住对方的手臂:“来,坐下来我们聊聊。”

“聊你妈……”

宋大少的脏话没有骂出口,并不是他的素质提高了,而是因为手臂传来的疼痛,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太痛了,简直痛到让人无法呼吸,那五根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手指就像一把钢钳掐在了他的手臂上。

顺着对方手上的力道,宋大少只能乖乖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看,这样不是很好吗,我觉得我们应该聊聊。”苏北松开手,笑眯眯的看着脸色发白的宋大少。

说实话这个富二代长的还算不错,眉宇清秀,五官协调,可偏偏染了一头黄毛,怎么看都别扭,再加上这辆价值不菲的大红色跑车,咋就怎么骚包呢。

不是说红色跑车不好,而是和宋大少的头发颜色太不相配,那种感觉就像拿一辆劳斯莱斯来拉货,太不配了。

苏北记得前段时间看到这样一篇新闻,说有个少年因为某明星的一句人不轻狂枉少年而打架入狱,可是当这个少年从监狱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当年那个明星竟然在综艺节目上卖萌。

此事的真假暂且不论,单说一个成年人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热血上涌而打架入狱,就是不成熟的表现。

这种情况在宋大少身上同样适用,只因为朋友的一句你不染黄毛我都瞧不起你,他就去染了,没脑子吗。

还好宋大少在追小馨这件事上是发自真心的,如果连追女朋友都要别人激将,就算宋大少的父亲百年之后给他留下再多的家产,也保不住。

苏北和宋大少聊了很久,看的楼上的两个丫头都有些困意了,苏北才下了车。

“北哥,那我先走了。”坐到驾驶座上的宋大少一脸崇拜的打了声招呼,就开着自己的跑车走了。

楼上两个偷窥的小丫头在听到北哥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情吗?两个人在车上聊了一会,苏北就成北哥了?什么时候宋大少这么谦虚了?

眼瞅着宋大少开车出了小区,两个小丫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小脑袋爬从阳台的栅栏上伸了出来:“色狼,你跟他说了什么呀?”

“就不告诉你!”

苏北翻了个白眼,色狼色狼的,没完没了了还,然后转身就走,给二人留下了一个神秘的背影,看的两个小丫头在阳台上直跳脚。

其实苏北和宋大少还真没聊什么,之所以宋大少肯乖乖离开,甚至叫他一声北哥,开始也许是摄于他的武力值,可到了后来却变成了佩服,因为苏北给他讲了追女孩的技巧,追女孩不是像他这么追的,在答应宋大少教他追小馨后,宋大少自然就乖乖的离开了。

至于冒充小馨男朋友这件事,他觉得这么欺骗一个真心的少年很不好,便自作主张的坦白了,只要瞒着三个女人就可以了,男人之间嘛,没什么是不能说的,如果有不能说的,就是酒没喝到位。

苏北离开小区并没有走太远就找到了市场,他的早餐被两个凑不要脸的女人给抢走了,从早晨到现在他还没吃饭呢,他决定买点东西回去做个小菜、喝点小酒,犒劳一下辛苦的自己。

公寓住宿规定只是写着不能酗酒,却没写不能小酌几杯吧,苏北不抽烟,就喜欢喝两口小酒,要是连这点爱好都被剥夺,他的生活还真没什么乐趣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