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燕承哲慕玲珑在线阅读-皇都轶事凤妃舞倾城by一枚小肉粽

发布时间:2019-02-11 18:30

《皇都轶事: 凤妃舞倾城》是由“一枚小肉粽”所著作的一本很好看的古言情小说,全文主要为大家讲述的是主人公燕承哲以及慕玲珑之间一段很精彩的感情经历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就快来阅读哦。

燕承哲慕玲珑在线阅读-皇都轶事凤妃舞倾城by一枚小肉粽

免费试读

翠儿和海笛虽然担心,可慕玲珑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留下那个叫倩儿的妓子。

第二日,沈云暖果然派人来请了慕玲珑去了她的院子。

一进院门,慕玲珑便看见了院子中间规规矩矩站着的十来个小姑娘,此刻都低着头,不敢看她。

“玲珑啊,快来看看,这些可都是我精心为你调教的丫鬟,干活利索,身子也壮实,指定错不了。”

沈云暖一见她,便一反常态地热情,甚至还拉着她站在了阶梯上,俯视着那十几个小姑娘。

等丫鬟们向慕玲珑行过礼后,沈云暖才接着说道:

“都抬起头来,让大小姐好好看看,若是入了大小姐的眼,也算是你们的造化。”

下面的丫头们果然听话,全都抬头朝慕玲珑看了过来,而慕玲珑也没闲着,将十来个稚嫩的面孔的看了一遍,个个儿都长得眉清目秀,伶俐乖巧,可没一个像是做过妓子的。

眉头一挑,她冷声道:“我素来喜静,也不愿人多喧哗,你们挨个儿地报个名儿和自己的擅长的,我点头的站到门口候着,其余的就原地待着。”

然后,她素手一指,对站得最近的丫鬟道:“就从你开始吧。”

“是,大小姐。”那丫头福了福身,“奴婢名唤香儿,擅长女红。”

“女婢莲儿,喜欢抚琴。”

“奴婢倩儿,喜欢做菜。”

……

等人介绍完,慕玲珑才发现按照府制她身边该有丫鬟婆子共计十四人,除去翠儿和海笛,她还差十二人,可沈云暖却只给她准备了十二个丫鬟,还说是让她挑。

她若是按照人数来,那这十二个丫鬟都得带走,若是按照个人喜好来挑,那个倩儿也得进她的院子,因为十二人中居然就倩儿喜欢烹饪,这安排得不可谓不精心啊。

可最终,慕玲珑还是只挑了八个,余了四个眼神飘忽不定的。

“多谢母亲,女儿对这几个丫头甚是满意,就她们吧,还烦请母亲将她们的卖身契一并给我。”

慕玲珑矮了矮身后,对着沈云暖坚定地道。

“你这孩子,我主持这府里的一切事务,她们的卖身契放我这不都是一样的?”

“母亲,按理你我是一家人,这卖身契搁谁那都是一样的,可她们毕竟是外面买来的,女儿也是第一次用这些野性未泯的,还是拿着这卖身契好调教不是?难道母亲想天天到我院子里帮我调教?可这样操劳母亲,父亲怕是会心疼的,到时候岂不是要怪罪女儿不孝?”

这些丫头就像是飞上天的风筝,卖身契就是掌控她们的线,这样的便利慕玲珑怎么留在沈云暖手中,故而抬出了慕天笙来。

好在,沈云暖脸色虽然难看,但还是愤愤地将她选中的丫鬟的卖身契都给拿了出来,只是趁着她不备,意味深长地瞪了那个倩儿一眼。

而倩儿吓得一哆嗦,惊恐地低下了头,退了一步将自己隐在了莲儿身后。

“有劳母亲了,女儿先行告退。”

慕玲珑收了卖身契,福身行礼后,转身就走了,而她选中的丫鬟也茫然地跟在她身后出了沈云暖的院子。

沈云暖冷哼一声,并未搭理。

八个小丫鬟,慕玲珑全给安排在了厨房和院子里,她房里依然只有翠儿和海笛伺候,这样的安排倒是让翠儿和海笛放心不少。

不过自从这倩儿来了后,院子里的小厨房做的东西倒是多了些花样,味儿也不错,可翠儿不放心,依旧每样都拿银针试过之后才让慕玲珑用。

这样安静地过了大半个月后,还真让翠儿在慕玲珑午后的莲子羹里发现了端倪,瞅着变黑的银针,惊叫了起来。

“小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一个妓子被买进府,也算是从良了,而你还拿着她的卖身契呢,她怎么还要听别人的下毒加害于您?”

慕玲珑望着桌上的莲子羹沉吟了半晌,她之所以当着她们的面讨要卖身契,无非也是让她们没有后顾之忧,安心地在院子干活,可这倩儿难道还想回去妓院不成?

她抬手冲翠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后,冷声道:“翠儿,你拿着这个找郎中问问到底是何毒,另外,海笛盯着倩儿,一旦她离了院子便来禀报,而我中毒的消息赶紧传出去。”

一番安排后,慕玲珑才倒在贵妃榻上闭目休息,可粉嫩嫩的唇瓣儿上却是冷笑不已,沈云暖果然是好手段!

于是,不过片刻院子里就乱了,听闻主子不好,新来的丫头个个胆颤心惊,唯有倩儿胆怯后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很快,翠儿就回来了,带来的郎中看了那碗莲子羹后,告之慕玲珑中了这毒看似如风寒一般头重脚轻,发热昏睡,可内里却霸道得紧,不但伤人五脏六腑,害亏空气血,就算解了毒,人也没了元气,久养不愈。

慕玲珑听得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打赏了郎中又让翠儿亲自给送了出去,才让海笛去向沈云暖和慕天笙禀报。

郎中走后不久,海笛便进屋,冲慕玲珑低声道:“小姐,我刚回来的时候,看见倩儿绕过抄手游廊,去了夫人的院子。”

慕玲珑豁然睁眼,急问道:“她可看见了你?”

“没,她一路边走得急,虽然绕着走了半天,但我在后面跟着,看得清清儿的,她的确是进了夫人的院子。”

海笛快速地帮慕玲珑整理好衣衫后,便跟着她悄悄出了院子,一路直奔沈云暖的院子而去。

就在慕玲珑刚到沈云暖院子门口时,身后却传来一阵尖叫。

“不好了,有人跳湖了!”

“快来人啊,救命啊!”

惊慌失措的叫声惊动了不少人,沈云暖也快速地出了院子,和门口的慕玲珑撞了个正着。

“啊?你、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跑出来了?”

沈云暖脸上的表情丰富极了,震惊、了悟、愤怒、强笑一时间原本还算标志的脸蛋竟生生地被扭曲了。

“我……”

“夫人,不好了,大小姐院子里的倩儿掉在湖里淹死了!”

慕玲珑才张嘴,身后就跑来个丫鬟,急声禀报道。

这下轮到慕玲珑震惊了,看着沈云暖毫不吃惊的面孔,便也明白了,这怕和她脱不了关系,于是到口边的话就变了。

“我不要紧,人命关天,母亲还是先去看看吧。”

说着,她便让开了道儿,跟在沈云暖身后朝湖边走去。

第一章 阴谋未成

夜幕四合,兵部尚书慕府里却灯火通明,亮白如昼。

“小姐,夫人叫你立即去程乾堂。”翠儿看了眼正在看书的主子,低声禀报。

“程乾堂?”

楚梦琦合上书,揉了揉酸涩的眼,“可有说别的?”

这是她穿越而来的第三天了,终于要和后妈交手了,莫名的有些兴奋。

原主慕玲珑胆小如鼠,被沈云暖那个后妈推下水后,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被人趁机在药里下毒,最终还是一命呜呼了。

巧的是,现代的楚梦琦却因车祸离奇穿越了过来,占了慕玲珑的身子,又活了过来,事已至此,那么她自然会替慕玲珑讨回这笔血债,拿回她应有的一切。

“没,不过奴婢听说今晚老爷就在程乾堂宴请几位大人,商议北沙之事,夫人这会儿让你去怕是没安好心,要不我去回了吧?”

翠儿是个忠心的,可就是太单纯了些。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总不能躲她一辈子。”

挥退了翠儿,慕玲珑冷笑着坐在梳妆台前,重新梳了个发髻,然后在堆积成山的金饰里翻出只碧玉的步摇斜斜地插在了头上。

对原主的品味,慕玲珑不敢苟同,尤其是那一堆金灿灿的东西,看着就扎眼。

简单化了个淡妆后,慕玲珑又在原主大红大紫的衣服堆里翻了件纯色的月白衣裳换上,才慢条斯理地出了门。

“大小姐求见!”

慕玲珑还未靠近,便听见门口的小厮高喊的声音,忍不住挑了挑眉,加快了脚步。

求见?

慕天笙宴请同僚的场合,本就不该她出现,若不是沈云暖派人来请她根本就不会来,可这会儿居然说是她求见,这是唱的哪一出?

“这孩子越大越不像话,居然在自己的院子里待不住了,成天的往外跑。”

姑娘大了,在自己家待不住了是为啥?

当然是不知羞地急着嫁人呢!

慕玲珑才到门口,就听见沈云暖别有用心的话。

环视一圈,果然宾客不少,可她却一个都不认识,只装模作样的福身向众人行礼。

“玲珑见过父亲、母亲和各位大人。”

沈云暖眉眼一冷,拿出了做长辈的架子:“回去,今日这场合岂是你个小丫头能来的?平日里教你的规矩都……”

“母亲!”

慕玲珑突然打断她的话,并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今儿父亲遇着了难事,您找女儿来替父亲排忧解难,女儿自当尽绵薄之力为爹爹分忧,可女儿实在不知爹爹在宴客,如此倒是唐突了,不过小女确有一计献于位大人。”

说着,她又歉然地福了福身,端庄大方,和沈云暖口中急嫁的无耻样截然相反。

一时间,几个大人看向沈云暖的眸子,多了几分深意。

早就听说,慕府大小姐乃原配所生,不得慕夫人欢心,如今看来传言非虚啊。

“胡说什么!你个姑娘家不在闺房里待着,乱跑出来像什么话?还不赶紧回去!”

沈云暖沉着脸,惊诧地瞪着她,似看陌生人一般,锐利而暗含警告。

居然敢当面拆她的台了,胆肥了啊!

慕玲珑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沈云暖掐她的手,用力一捏,冲着她渐渐狰狞的面目得体一笑。

“母亲,既然让女儿过来了,何不等女儿把话说完?”

还当她是胆小怕事的原主,可以任人欺凌吗?

楚梦琦,不,现在的慕玲珑冷笑着一把推开了刺痛不已的沈云暖,想看她出丑,沈云暖的段数还低了点。

“诸位大人,每逢换季北沙乘风而袭,导致整个京城黄沙漫天,不见天日的问题,玲珑已经研究了许久,若是我们能引水浇沙,植树种田,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慕玲珑冲着几个大人微微一笑,一脸的胸有成竹。

而几位大人则满脸思虑,这个法子他们岂会不知?可北荒万里黄沙,别说是水,连颗草都没有,怎么种树?

慕天笙自然也对她的法子不屑一顾,便沉着脸打断了她。

“胡闹!北荒之地年年干旱哪有什么水来浇沙,引水造田。”

见此,沈云暖冷笑着看向她,“我之前是怎么教你的?女孩子不得擅议朝政,难道你都忘了吗?”

这丫头除了胆子除了胆子大了外,脑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蠢!

慕玲珑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急不躁给慕天笙续了杯酒:“父亲,何不听我把话说完?”

“够了,休得胡言乱语,扰乱各位大人!”

沈云暖嫉声冷斥,可慕玲珑却再次对她视若无睹,气得她当场便扬起手,打了下去。

“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啪!”

慕玲珑半边脸迅速红肿了起来,可她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还击,真是窝火。

可她却一转身跪在了地上,垂着头,瑟瑟发抖。

“母亲,求您别再打了,女儿知道不该违逆您的意思,可您实在不该叫女儿过来唐突了各位叔伯,女儿只想献一计,功过相抵,不是存心要妄议朝政的。”

“再说,各位叔伯都是国之栋梁,英明神武博学多才,又岂是女儿区区几句话能干扰的?”

一个“再”字,和她那小心翼翼的哀求,不难让人看出她的遭遇,恰到好处的一顶高帽子让几个大人有些看不下去了。

吏部的张大人是个耿直的,当即拉下脸来:

“嫂夫人,这丫头做错什么了?还是说不是自己的孩子就能随意打骂?”

“张大人……”

沈云暖诧异回头,想要辩解,可惜张大人似乎并不想听,粗声喝道:“道歉,给丫头道歉,就算你是她继母也不能无缘无故打骂孩子!”

什么?

沈云暖不可思议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张大人,又求救地望向了慕天笙:“老爷!”

“慕兄,平日里你也是由着自己闺女委屈的吗?”

慕天笙一直没有冷声的态度,到底还是让人看不过去了,张大人更是不客气地质问出声了。

见几位同僚都一眼不眨都盯着自己,慕天笙可不想给人留下话柄,眉头一皱,转头冲沈云暖冷喝道:“还不道歉?”

沈云暖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放软语气:“刚刚母亲着急了,是我不好,不该打你,要不我带你去上点药?”

沈云暖说着,她竟亲自扶慕玲珑起来,牵着她要走。

“多谢母亲,待我把话说完,一会儿回屋自己上药吧。”

傻子才会在此刻跟着她走,慕玲珑用力地挣掉她的手,却被沈云暖扑过来,再次抓住了她的手。

“嫂夫人请先行一步,我等还想听听丫头的妙计。”

第二章 声名鹊起

一向嫉恶如仇的张大人适时地阻止了沈云暖打算强行拖走慕玲珑的想法。

“那,那好,各位大人慢慢聊,奴家告退。”

沈云暖只得不甘心地放手,勉强地冲各位大人虚笑一下,才回头凶狠地瞪了慕玲珑一眼,愤恨地离去。

“谢谢大人!”

慕玲珑冲张大人再次行礼后,继续说道,“北荒虽无水,可它地势低啊,我们可以将黄河、长江之水引过去,沿途挖湖凿渠,即可缓解两岸水涝之灾,亦可改造北荒,一举两得”

闻言,在场的人均是眉眼一亮,豁然开朗,他们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可是,这黄河和北荒间山脉众多,难免有翻山越岭的,这水如何引得过去?”

张大人眉头一皱,又想到了具体的问题,惹得众人跟着沉默了。

“这个简单,可以用水车将低处的水舀进高处水渠,一样可以将水引到北荒。”

说着,慕玲珑用筷子沾着酒水在桌上画了个简易的水车工作原理图,看得几个大人人眉飞色舞。

“不错不错,慕兄,你这闺女不简单啊,比我们这几个老头子可厉害多了呢!”

弄懂了水车的作用,张大人对慕玲珑是赞不绝口,其他几位大人看她的眼里也多了几分赏识。

这可是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啊,没想到却被个小丫头三言两语的就给解决了,能不让人佩服吗?

被人如此夸赞,慕玲珑面上毫无喜色,只淡淡地补充道。

“这项工程浩大,可以号召各地百姓自行凿渠,官府只需把握质量,负责修建水池就好,另外再把最近涌入京城的难民安顿到北荒去植树种田,可以节约一笔不小的费用,亦可加快工程进度。”

“不错,虽然费时费力,却是一劳永逸的好法子,而且一举三得,好好好!”

一时间,众人都对慕玲珑竖起了大拇指,可她却温婉一笑,福下了身子。

“玲珑不才,打扰各位大人吃酒了,这就告退。”

宠辱不惊,淡定自若的样子再次让各位大人刮目相看,不过慕玲珑一走,慕天笙自然成了众人恭维的对象,一张老脸都笑开花了。

可这却让沈云暖气得肝疼,本想让慕玲珑在众人面前失礼,彻底坏了她的名声,可没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让她一时之间声名鹊起了。

可慕玲珑因引水治沙之计,迅速成了府里,甚至宫里都炙手可热的红人,沈云暖一时之间根本奈何不了她,只得拿身边的丫鬟撒气。

“小姐,夫人在你这吃了亏,这几日气得茶饭不思,一准儿正在想什么坏主意陷害你呢!我今天听见三小姐身边的元儿要出府去买痒痒粉,说是要放在什么衣服上,她们该不会又想设计你吧?”

闻言,慕玲珑霍地睁开了清明的眼眸,精光闪闪。

“翠儿,你去帮我办件事儿。”

说着,她示意翠儿俯耳过来,轻声低语了几句。

翠儿瞪着眼睛听完后,忍不住掩着嘴,乐了。

“我这就去办,保管小姐满意。”

看着翠儿兴奋的背影,慕玲珑微微勾起了唇角,惬意而笃定。

第二天午后,慕玲珑正在午睡,却被一道尖锐的女声给惊醒了。

“慕玲珑,你给我出来!”

慕汐晴身后远远地跟着一群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闯进了慕玲珑的院子。

慕玲珑透过窗户见她满脸的红疙瘩和抓痕,一头珠釵摇摇欲坠,衣裳凌乱,就跟个疯婆子死的,哪里还有半分尚书府小姐该有的高贵?

“翠儿,见机行事。”

慕玲珑冷哼一声,便又躺了回去。

翠儿连连点头,忙迎了出去,将披头散发的慕汐晴给一把推了出去。

“哪来的疯婆子?小姐的屋子你也敢闯?出去,都给我出去!小姐昨儿染了风寒,正乏着呢,你们要是不安分别怪我不客气!”

毫无防备的慕汐晴踉跄两步,居然一屁股摔倒在地,一手撩开面前的乱发,猩红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翠儿。

“你个小蹄子居然敢跟我动手,来人,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翠儿看清来人真面目,忙跳下台阶,惊叫道:

“三小姐,怎么是你?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

兵部尚书慕天笙的千金岂会没人伺候,不过是她正在气头上,行动迅速,丫鬟婆子在后面没跟上罢了。

翠儿伸手要去扶她,却被她一把打开了手。

“你少给我假惺惺的,赶紧让慕玲珑给我出来!”

里恰在这时,慕汐晴身边的丫鬟婆子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忙呼天抢地地将她扶了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好端端的就摔倒了呢?”

“小姐,先让大夫给你瞧瞧吧!”

众人围着慕汐晴,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她身上的伤势,可她根本不领情,一把挥开她们,趾高气昂地吩咐道:

“你们来得正好,快,给我将这个贱婢乱棍打死,还有你去给我把慕玲珑找来。”

她一手指着翠儿,恨得咬牙切齿,仿佛是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三小姐,饶命!奴婢刚刚真不是故意冒犯您的,实在是您跑得太快,奴婢没能看清楚啊!”

翠儿一边哭喊着,一边冲门口的一个婆子使了眼色。

如今的大小姐不同往日,怎可任由三小姐撒泼而不露面?定是时机不到啊,于是,婆子会意后,便直奔慕天笙的天和院而去。

“三妹妹这是怎么了?女孩子家怎么能这样邋遢,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将我们尚书府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慕玲珑不知何时已经穿戴好,娇弱无力地靠在了门框上,姿势虽然不雅,可那股弱不胜风的病态美却是格外的吸人也眼球。

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虽未提及翠儿,却也恰好拦在门口,让拽着翠儿的两个婆子根本没法出去,只得站在一边等着。

慕汐晴正挠着自己发红的肌肤,一见慕玲珑满脸的嘲讽,满是红疙瘩的大饼脸瞬间就狰狞了,看着格外渗人。

“慕玲珑,你嫉妒我能进宫和燕王一起赏花,故意在我的衣服上放痒痒粉和香粉,害我在燕王面前出丑,名誉尽毁。你好恶毒的心思。”

被慕玲珑说到痛楚,她更是愤恨交加,恨不得立刻上去和慕玲珑拼命。

可偏偏慕玲珑淡定自若地斜睨着她,浑身上下不怒自威的气势,硬是让她没敢动作。

第三章 失望至极

“三妹妹说什么呢?你天香国色,蜜蜂见了也喜欢,自然就跟着你追了,可你这个样子乱跑,到底有违体统,失了体面,不如先让人给你上药,收拾收拾,免得被人误会咱们府里的三小姐被人糟蹋了,坏了名声,以后嫁不出去可怎么办?”

慕汐晴当下气得脸色发白,头脑一热,便不管不顾地朝慕玲珑扑了过去。

“慕玲珑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让你不得好死!”

眼见着她像发疯的野牛一般冲撞过来,慕玲珑不避不闪,精致的嘴角却缓缓勾起了一抹冷笑。

来得正好!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防备的慕玲珑被慕汐晴撞翻在地,甚至还顺着台阶滚到了院子里。

片刻的天旋地转后,慕玲珑再次睁眼,视线里一片猩红,可入眼的还有一双男人的朱靴。

她费力地抬头,顺着那双靴子往上看去,隐约看清了慕天笙阴沉的老脸,便虚弱地无助地低声求道:“父亲,救我……”

慕天笙也没想到会看到如此血腥而残忍的一幕,忙弯身将慕玲珑抱在怀里,伸手擦了擦她嘴角和额际的鲜血,一脸惋惜。

他还指望着她凭着上次献计的风头,嫁个好人家,为慕府换的更多荣耀呢,可现在……

“你先别说话,一会儿让大夫给你仔细瞧瞧。”

说着,他扭头看向了已经被同来的沈云暖抱在怀里的慕汐晴,怒火中烧。

“看看你养的好闺女,居然连亲姐也敢谋害,是不是哪天连我这个父亲都不放过了?”

面对慕天笙眼里的失望和厌恶,慕汐晴的情绪再次崩溃。

“父亲,你偏心!你看,慕玲珑在我身上放了痒痒粉和香粉,害在燕王面前丢尽了脸面,这以后还、还怎么……”

想到自己已经成了所有人的笑话,以后和燕王再也没可能了,慕汐晴就溃不成军,大哭不已。

沈心暖一听,脸色也沉了,可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人,不过瞬间便稳住了情绪。

“别胡说八道,平日里就你最孝顺,老爷也最疼你了,你要是能跟燕王好,是我们慕府的荣耀,陷害你就是陷害我们慕府,老爷不会轻易放过的!”

明着是安慰慕汐晴,可她这话却是说给慕天笙听的,他想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得把设计慕汐晴的幕后黑手给找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慕天笙拧眉暗思,就连扶着慕玲珑的手都僵了,两个都是他的女儿,利用好了他便能平步青云,一个不好就全毁了!

慕玲珑从慕天笙怀里挣扎起来,轻笑,似叹似讽:“父亲,前段日子我熬夜看书,受了风寒,这身子便一直不爽利,已经好几天没出院子了,怎会知道妹妹今日要进宫,又怎能在妹妹的衣服上动手脚?”

至于她为何会熬夜受凉,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么大的工程岂是嘴上说说便可以的?

慕天笙自然也明白,可皱着眉头,左右看看自己的两个女儿,却始终没有说话。

看清慕天笙眼里犹豫,慕玲珑咬牙,转头孤注一掷般看向了沈云暖,“母亲若是不信,大可让人调查,不论结果如何,玲珑都绝无怨言。”

后院之事一直是沈云暖主持,如今让她调查,结果可想而知。

沈云暖闻言,面上一喜,正要说话,可慕天笙却抢先一步开了口,刚刚慕玲珑的话,他也听明白了,她一心扑在北沙问题上,哪顾得旁的?

再说北沙问题的细节问题,他还得多麻烦她,若这事儿不弄清楚了,怕是会伤了她的心。

“来人,立即彻查此事。”

说着,他便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显然这事他要亲自过问了。

这让沈云暖冷眼瞪了慕玲珑一眼,才拉着慕汐晴到一边坐下。

“还愣着做什么?没看到三小姐浑身是伤?还不赶紧给她上药?”

一说起自己脸上的伤慕汐晴看慕玲珑的眼就像是淬了毒的刀一样,寒光闪闪。

“我不!不看到这个贱人受到罚,我是不会用药的。”

她挥手一扫,竟然将沈云暖手里的药瓶打翻在地,惹得慕天笙冷眼瞪了过去,却是没有责备什么。

慕玲珑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血迹,看向慕天笙的眼眸却是冷淡了下来。

慕汐晴被蜜蜂蛰了,有自己的母亲沈云暖嘘寒问暖,而她摔得头破血流,她的生身父亲居然不闻不问,甚至连大夫都没让请,还要她陪着等调查结果么?

原主的记忆里,慕天笙一直都是偏爱慕汐晴的,可她没想到居然对原配夫人留下的女儿漠然到如此地步。

慕玲珑冷哼一声,淡道:“父亲,母亲,玲珑浑身是血,就不陪你们坐了。”

说着,她在翠儿的搀扶下,虚弱的转身就要走。

慕天笙这才从如何挽回燕王的心思里回过神来,像是才发现慕玲珑的伤一般,朝门外怒道:“你们都是死人吗?没见大小姐受伤吗?还不赶紧去请个郎中来看看?”

“不用了!”

慕玲珑嫉声喝止,却在慕天笙诧异的眼眸中,委屈而倔强地低下了头。

“父亲,女儿没事,家丑不宜外扬,我让翠儿给上点药就可以了。”

开什么玩笑,要让郎中来看了她身上的这些鸡血,还不得穿帮啊?

看清她眼里的受伤和倔强后,慕天笙知她在跟自己闹脾气,不禁有些失望,却又有所顾虑一般默不作声地转了脸不再看她。

慕玲珑冷笑着,转身进了屋,想让她想沈云暖母女那样时时捧着他?做梦去吧!

她可不是愚孝之人,做父亲的没慈爱之心,凭什么让她敬重?

可她不知,这一切都被沈云暖看在了眼里,本以为慕玲珑变聪明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傻,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和老爷置气。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她得意洋洋的笑着,若无其事地喝着丫鬟才送上来的参茶。

慕玲珑回到房里,重新梳洗后,才看到翠儿从窗户爬了进来。

“小姐,成了。夫人虽提前让人去了三小姐的院子,可她没想到我们会黄雀在后,这会儿老爷的人已经找到证据正往这边赶呢!”

翠儿得意的拍拍手,满心的兴奋,早就想教训教训那对母女了,可之前小姐太过胆小软弱,受了委屈也不说,还好,现在小姐终于约会反抗了,也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慕玲珑却是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只靠在窗前,等着大厅里的动静。

不过片刻,便又有人头发凌乱地闯进了慕玲珑的院子。

“老爷!”

第四章 得意忘形

原来是刚刚被慕天笙派出去调查的小厮,满头满脸红包地跑了进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

慕天笙惊诧地看了眼小厮,又意味不明地看向了慕汐晴,眼里却有着洞察世事的犀利。

慕玲珑这才扶着翠儿到了前厅,虚弱地斜靠在软塌上,等着看戏。

“老爷,小的刚刚路过三小姐的院子,听见里面有异动,怕有人在里面胡作非为,便带人进去查看,可谁知三小姐屋后的花坛里有无数的蜜蜂围成一团,奴才带人赶走了蜜蜂才发现这个。”

小厮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牛皮纸包,里面倒着两个精美的瓷瓶,瓶身沾满了粉末,正是害慕汐晴出丑的痒痒粉和香粉。

“三妹妹,一直以来你的吃穿用度一切都比我好,我从未计较过,可是现在我不过是帮父亲出了一计,没成想以为你居然用贼喊捉贼的戏码来陷害我。难道以后我就只能看着父亲为府里操劳,不能分担一二吗?”

慕玲珑痛心疾首地看了眼慕汐晴,又左右为难地看了看慕天笙。

她的言外之意,慕天笙定然的懂的,就因为她的献计,慕汐晴才如此针对她,若是他不主持公道,给她一个交待,那么以后就只能袖手旁观了。

“你少胡说八道!”

慕汐晴突然站了起来,手指着慕玲珑怒道,“这一定是你把用剩的痒痒粉和香粉扔进我的院子,故意陷害我的!一定是!”

分析得不错,可惜谁信呢?

慕玲珑挑衅地斜了她一眼,才凉凉地开口:“三妹妹,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我都好几日不曾出门了,哪来的这些东西?”

“谁信你——”

“够了!”

慕汐晴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天笙不耐地打断了,他看向自己的小厮沉声问道。

“可有查清楚东西的来路?”

“小的让人去查了,这些都是三小姐身边的丫鬟在济世堂买的,卖药的小二就在外面,可以随时进来认人。”

小厮小心翼翼地看了沈云暖一眼,才把调查的结果说了出来。

沈云暖也没想到他居然真在慕汐晴的院子里找到了证据,而且还敢当着她的面儿把事情揭开,正要发火,却看见慕天笙望着自己的眼陌生而疏离,心里一慌,忙喊道:“老爷,这肯定是误会。”

“不,这一定是慕玲珑陷害我的!”

慕汐晴发狂地指着慕玲珑,“就是你个蛇蝎心肠的贱人,见不得我跟燕王好,故意设计我的!”

说着,她便要朝慕玲珑扑打过去,却被离她最近的慕天笙一把拉住住,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

慕汐晴被打偏,半边脸很快就红肿了起来,她缓缓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向了慕天笙。

“父亲……”

“你看看你自己,哪里还有一点慕府千金的样子?仪态不整,刁蛮跋扈,对长姐泼辣不敬,成何体统?”

汐晴和燕王之间已无可能了,但他还有慕玲珑可以用,这道选择题并不难做,而慕天笙自然也没选错。

他拉着慕汐晴到慕玲珑跟前,厉声训道:“给你长姐道歉!”

“我不,我没错,是她陷害我的!”慕汐晴却抵死不肯低头。

慕天笙气得扬手就要再打,却沈云暖突然给挤开了。

她夹在慕天笙和慕汐晴中间,一双手紧紧抓住慕汐晴的手腕,厉声喝道:

“晴儿!”

慕汐晴被她吼得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她。

“晴儿,今儿这事咱认错,你听你爹的,给她道歉!”

慕天笙不过是要给慕玲珑一个交待,只是让慕汐晴道歉却并未责罚她,沈云暖岂能不明白,只要今天给了他这个面子,日后的好处多的是!

“娘!”慕汐晴依旧心有不甘。

“听话!”沈云暖面上冷厉,可手上却安抚性地掐了掐她的手臂。

慕汐晴纵有再多的不愿,可面对父母的施压,还是冷着脸向慕玲珑矮下了身子。

“今日冤枉了长姐,是我不对。”

仅仅是冤枉?

慕玲珑冷清地眯了眯眼,不满地睨着她:“三妹妹,到底是冤枉还是诬陷说清楚的好!”

“你……”

慕汐晴被她这么一激又要发作,却被慕天笙给喝止了。

“够了,姐妹相残成何体统?传出去简直贻笑大方!”

说着,他起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而慕汐晴咬着唇瓣,委屈而不甘地被沉着脸的沈云暖拉走了。

一时之间,院子里便冷清了下来,静得有些诡异。

翠儿不安地看向气定神闲的慕玲珑:“小姐,这事儿就这么完了?”

慕玲珑老神在在的点点头:“嗯,完了!”

“可是……”翠儿不甘地看向院门口,“这也太便宜她们了!”

“那你还想怎样?”

慕玲珑一边解着头上的纱布,一边耐心地给她解释道,“我早年丧母,身后并无可倚仗的外家,但慕汐晴不同,她有沈云暖多年经营的人脉和如日中天的外家势力,老爷能顶着这些压力让她给我道歉已经是他的底线了,再多就适得其反了。再说,今儿本来就是我们欲加之罪,有一就有二,咱不急。”

被她这么一说,翠儿的心思又活泛了:“小姐的意思是以后再接着收拾她们?”

慕玲珑不置可否地揉着自己的肩,刚从台阶上摔下去,虽伤的不重,可胳膊却蹭掉了皮,有些疼得厉害。

虽然不知道沈云暖到底用什么法子让慕汐晴安分了下来,之后再也没来找过慕玲珑的不痛快,可这件事的影响却远没有停止。

坊间早已流传开来,说慕玲珑手段高超,老奸巨猾的沈云暧和娇蛮跋扈的慕汐晴都玩不过她,在慕府里堪称一霸。

这样那样的流言,有好有坏,慕玲珑却安之若素,丝毫不受影响。

直到一天,翠儿兴高采烈地捧着一物到她面前,她才有了一丝诧异。

“小姐,丞相府的帖子,给你的,独一份呢,连老爷都没有!”

慕玲珑接过来一看,丞相府夫人邀她过府一聚,那不是原主娘亲幼时的结拜姐妹吗?

当年,原主娘亲不在后,她这个姨母对她处处相护,就差日日守在她身边了,只可惜原主不懂事,受了沈云暖的挑拨竟然处处顶撞丞相夫人,不让她再来慕府,以致早已断绝了往来。

慕天笙也因此越来越倚重沈云暖,甚至将她扶了正,反倒是对慕玲珑越看越厌恶,也就渐渐冷淡了父女情分。

想来这是丞相夫人听了最近的传言,想要一探虚实,然后不计前嫌地要助她一臂之力吧,否则怎么会事隔这么多年了又巴巴地让人送来帖子呢。

第五章 独一份儿

慕玲珑微微吐了口气,没想到她这小姨事隔这么多年依旧惦记着她,倒显得她有些没心没肺了。

“翠儿,你去看看我还有些什么贵重的物什,多找几样出来。”

说着,慕玲珑便进了内室换衣裳,可惜原主的衣服全都太过艳丽,样式也太轻浮,能入她眼的就几件陈旧的素色衣衫。

现在去买衣服肯定来不及了,慕玲珑只能将就穿了件翠色的旧衣,又将原主那些暴露衣裙上一件同色的纱衣罩在了外面,如此一来,光鲜亮丽也不失庄重。

带着她为数不多的几样还能勉强拿出手的物件儿,慕玲珑便上了翠儿好不容易从沈云暖那讨来的轿子。

可她不知道,自己这一走,慕府的后院立即炸开了锅,有喜有忧。

而她进了丞相府,却被人告知丞相夫人正在会客,在花厅一等就是两个多时辰。

“小姐,这丞相夫人该不会是故意玩弄咱的吧?”翠儿焦躁地跺了跺脚,满脸的不耐。

慕玲珑不骄不躁,淡定地喝着手里的清茶,头也没抬。

“当年我处处忤逆姨母,可她老人家非但没和我计较,反而在此时向我示好,心胸之宽广可见一斑,又怎会用这样无聊的法子戏弄于我?你我就安心等着罢。”

可惜这次她还真的是料错了,丞相夫人还真是故意冷着她的,从她进门后的一举一动都落进了坐在暗处的姨母眼里。

“哼,你现在知道姨母的好了?”

听了慕玲珑的话,丞相夫人便红着眼眶,进了花厅,“你这孩子总算是清醒了。知道是非了。”

慕玲珑一抬头正好看见一身华服的中年妇人被人搀扶着向自己走来,忙起身直直地跪了下去。

“姨母,当年是玲珑不懂事,伤了你的心,今儿玲珑向您磕头陪不是了。”

“别,别,别,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起来。”

丞相夫人亲自将要磕头的慕玲珑给拉了起来,慈爱地打量着她,“几年不见,玲珑是越来越水灵了,越来越像你母亲了。”

对于原主的母亲,慕玲珑没什么感觉,却也只能顺着丞相夫人聊了起来。

和她之前料想的一样,这姨母这么多年一直牵挂着她,一听说她居然敢和沈云暖对着干,便急了,怕她吃亏,便将她叫了过来。

刚刚故意让她等那么久,无非也是为了看看她是否真如传言中一般智勇双全,如今见她气质大变,沉着淡然,自是喜欢得不得了,拉着她说了好一阵话,一起吃过午膳后才放她回府。

“小姐,老爷让您回来后去书房一趟。”

刚进府,慕玲珑便被慕天笙身边的小厮给叫住了,看样子似乎在门口等了好一阵了。

“嗯,前面带路吧。”

慕天笙的书房,最近这段时间慕玲珑没少去,可像这么急的还是第一次。

“父亲,您找我?”

慕天笙正在书桌后写着什么,一见慕玲珑便放下了笔,看了过来:“你去丞相府了?”

“是,几年没去看望姨母,昨儿她送了帖子来,正好今儿闲着无事,我便过了。”

不知慕天笙怎会突然关注她的行踪,慕玲珑还是一五一十地回了。

“该去,该去,她自小就疼你,没事你便多去陪陪她也好,只是你们几年未见,她没怨怼吧?”

慕天笙擎着眉头,隐隐有些急迫地看着慕玲珑。

他想巴结丞相府的心思,慕玲珑又岂会不知?当下温婉一笑,柔声道:“怎么会?姨母对我很好,还特意邀请我改日去参加表姐举办的百花宴呢!”

慕天笙闻言便笑了,看着她的眼眸带了几分热度:“好好,你们姐妹间也该多走动走动,以后出门需要什么只管跟管家说,千万别失了我们尚书府的礼数。”

“是,谢谢爹爹!”慕玲珑微笑着矮了矮身子,可垂下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嘲弄。

老狐狸,昨儿收了丞相府的帖子,咋不说这话呢?

“老爷,丞相府派人给大小姐送了些礼物来,说是一定要交到小姐手上呢!”

慕玲珑正要告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慕天笙一听,便笑了,转身走在了慕玲珑的身前。

“走吧,为父陪你过去看看。”

慕玲珑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便低头跟着慕天笙去了花厅。

……

花厅里,不但有丞相府的人,还有阴沉着脸的沈云暖,难怪管家会惊动慕天笙,说是一定要亲自交到她手上。

原来这半路还有程咬金呢!慕玲珑不屑地勾了勾唇,迎向了丞相府的管事嬷嬷。

“苏嬷嬷,你怎么来了?”

苏嬷嬷等人向慕天笙和慕玲珑行了礼,才将东西一一呈了上来。

“表小姐,这是我家夫人知道您这些年委屈,特意让奴婢给您送来了参加百花宴的衣服和首饰,请您过目。”

苏嬷嬷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瞟了瞟慕天笙和沈云暖,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而慕天笙这才注意到,慕玲珑穿的衣服不仅朴素,而且还是旧衣,登时脸就沉了下来,狠狠地瞪了瞪沈云暖。

慕玲珑明白姨母没在她走的时候给她,反而又派身边的嬷嬷亲自走这么一遭,是故意给她造势呢,其用心不可谓不深啊。

当下心里一暖,也不管慕天笙难看的脸色,亲自接过了苏嬷嬷手上的衣服,她揭开上面绣着菊花的锦缎帕子一看,居然是一套华丽的宫装,各色宝石交响辉映,精致有漂亮。

“好漂亮!我很喜欢,麻烦苏嬷嬷先代我向姨母致谢,玲珑改日再登门拜谢。”

慕玲珑收了东西,又让翠儿打赏了苏嬷嬷等人,才送她们出府。

慕天笙被苏嬷嬷下了脸,此刻对沈云暖也没个好脸,冷道:“你平日里就是这么当家的?丢人都丢到丞相府去了!赶明儿,你亲自陪着玲珑好好置办置办,别舍不得银子。”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沈云暖憋着一肚子气,恨恨地瞪了慕玲珑一眼,也忙着追了出去。

慕玲珑眯了眯眼,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只回房一直睡到第二日晌午才起床。

“小姐,你总算起了,夫人都差人来请了好几回了,都被奴婢给打发了,我估摸着一会儿用完饭还得派人来呢。”

翠儿一边伺候着慕玲珑梳洗,一边向她汇报着。

慕玲珑却冷冷一笑,淡道:“急什么,我还没吃饭呢。”

丫鬟很快就把一直温着的早饭摆了上来,慕玲珑慢条斯理地用着,沈云暖却是亲自来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