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沈月西兰若宝小说落尽梨花月又西by阿芜免费完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9 13:02

《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小说最新章节由作者“阿芜”创作,讲述主角“沈月西兰若宝”的故事。小编带来沈月西兰若宝小说落尽梨花月又西by阿芜免费完整在线阅读:那日梨花盛开,风过起舞,她遇到了一个叫沈月西的男孩。

>>>>点击阅读《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最新章节<<<<

落尽梨花月又西沈月西小说

大夫为难地说:“沈少爷,须顶花已经进入少夫人体内三天三夜,药性已经被稀释了。如果要用少夫人的血救辰乐姑娘的命,可能需要很多很多血才够。”

“你尽管取血,只要能让辰乐活过来,其他人的命都不值一提。”

兰若宝捏拳,她死死地盯着沈月西。

她想从男人的眸中看出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成分,或是半分不忍,可是…没有。

她只看到了果决。

用她的命换辰乐的命的果决。

匕首划破手腕肌肤的痛跟她心里的痛比起来,不值一提。

她用她这副孱弱之躯做着最激烈的反抗,她呼吸急促,冲着沈月西大喊:“你疯了吗?我才是你的妻子。全桐城的人都知道,你用十里红妆迎我入门。现在你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取我的血,要我的命?”

“你才是不相干的人!我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是你皇兄以辰乐的命作为要挟逼我娶你,你以为我会妥协?”

“什么?”

她竟不知还有这等隐情。

皇兄明明告诉他,是沈月西求娶的她啊!

“别说你不知道!怪只怪我错信了你皇兄,我没想到你们兄妹俩都卑鄙到令人发指。陛下明明答应送辰乐离开,保全她的性命,可你居然吩咐人在我迎娶你的当日就给辰乐下了毒。如果不是我的商队正好遇到了被抛到山野之处昏迷不醒的辰乐,她倒会真如你们兄妹所想,死得无声无息!而我,沈月西,不仅要感念你们放过辰乐一马,还要感念你们继续让我沈家坐稳第一皇商的位置,对吗?”

“不是这样的!月西,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皇兄明知我爱你至深,他不会伤害我所爱之人。”

“爱?你这种人也配谈爱?兰若宝,你被先皇下令处死的时候我就不该替你求情,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兰若宝心中大恸,本就破碎不堪的心此刻仅剩残渣,再也难得拼凑得完全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了匕首。

匕首锋利,瞬间将她手掌心染红。

她执拗地盯着沈月西,一字一句,认真地说:“我没做过。今日就算我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沈少爷,我皇兄下令让人将辰乐送往宁水。我倒是不知她身中流失之毒,是如何逃脱了护送的士兵,正好倒在你商队所经之地?难道就那么巧,沈少爷的商队也是刚从宁水回城吗?”

兰若宝握着匕首的右手因为太过用力,筋脉迸起,微微发抖。

粘稠的血液从她掌心落下,她却不屈地扬着脖颈,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她眸中的决绝让沈月西的笃定出现了一丝松动。

他盯着她鲜血模糊的手,薄唇紧抿。

这时,下人匆匆来报:“少爷,辰乐姑娘吐血不止。”

大夫急忙说:“少爷,再不赶紧取血入药,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束手无策了啊!”

男人脸上那丝松动稍纵即逝,沈月西又恢复了冷漠,他甚至迫不及待地又将辰乐的左手割破,和大夫一起取血。

下雪了。

沈府的红墙砖瓦掩映在这样不掺杂质的白中,美得惊心动魄。

心竹拿着披风替兰若宝披上,说:“公主,咱们回宫吧!陛下如果知道你在沈府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日子,他肯定会为你做主,废了这门婚事。”

兰若宝用双臂笨拙地夹住手炉,让心竹帮着她拢了拢披风,轻叹道:“不能回宫。心竹,你是我身边…咳咳…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一定要向我保证,不得将我在沈府的情况告诉皇兄。皇兄若是差人来问,你只需说月西待我极好。其余的,一个字都不许说!”

“为什么啊?陛下说过,公主您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您值得最好的幸福。陛下一直觉得沈少爷配不上您。您回宫之后,陛下待你会比沈少爷待你好千倍万倍,你为什么要留在沈府受苦呢?”

是啊!

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放弃了公主之尊,要来沈府当一个受尽欺负的可怜虫?

因为一旦皇兄知道沈月西如此待她,整个沈府都会受到牵连!

她怕沈月西性命不保!

心竹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有人来报:“少夫人,新夫人醒了,正在梨苑外求见。”

心竹蹙眉,担忧地看向兰若宝,她上前斥骂传话之人:“休得胡言乱语!公主需要休息,任何人不见。”

兰若宝双臂撑在石桌上,借力起身,她让心竹回来,问传话之人:“什么新夫人?是…辰乐吗?”

“回少夫人的话,正是。新夫人服下含有须顶花的血液后仍是昏迷不醒,少爷在菩萨面前立誓,只要新夫人能度过这次难关他一定娶她为妻,用下半生弥补她。”

砰——

手炉坠地,将厚厚的雪地砸出了一个坑。

娶辰乐为妻?

辰乐为妻,那她算什么?

下人提醒:“少夫人?新夫人还在外面等着,新夫人刚刚苏醒,身子很弱,大夫说她受不得凉。”

“请她进来。”

“公主!”心竹急得跺脚。

兰若宝安抚地看向她,轻声说:“迟早要见面,今日她来了就见一面吧!正好,我有很多疑问。你去准备一些茶点!”

心竹心不甘情不愿地下去了。

“哟!姐姐这梨苑还真是造地鬼斧神工啊!我看宫中皇兄的御花园也没你苑中景致好啊!只是可惜了,以后这梨苑可就是我的了。”

兰若宝看向来人,唇红齿白、双腮嫣红,十指蔻丹秾艳,哪里有半分大病初愈的虚弱?

“你来干什么?你的母妃陷害我一家三口,害我母后活活病死在冷宫,皇兄被削了王位贬至边境,而我则从出生那日就被视作不详之人,只能在宫女太监的手里讨生活。皇兄继位后为母后报仇,赐死你的母妃是情理之中。我已经求皇兄不杀你,赐你封地,让你永享公主地位,只是让你无诏不得入桐城罢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你为什么要回来破坏我的幸福?”

兰辰乐抬手抚了抚鬓角的碎发,她冷笑着:“我和月西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心里的人是我!你也不好好想想,我中没中流失之毒,需不需要须顶花,须顶花被人服用三天三夜后还能不能在血液中寻到药性,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只需要多找几个大夫来看看就行了,可他没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