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囚爱豪门替身妻洛依依司徒寒风by洛汐灵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9 16:02

轻叶小说为您提供囚爱豪门替身妻洛依依司徒寒风by洛汐灵免费在线阅读。小编带来作者“洛汐灵”的小说《囚爱豪门替身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洛依依司徒寒风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囚爱豪门替身妻》在线阅读<<<<

囚爱豪门替身妻小说

“谁要跟你抢男人,你自己的男人不自己看好,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既然这么怕我抢走你的男人,那你把我骗过来做什么!”洛依依恼怒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如今最吃亏的人是她好不好,刚刚在浴室里痛哭一顿后,她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走出来哪料到一出来就碰到这么一个极品。

她不管这个女人跟童秋艳还有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她们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不想去弄清楚,也不愿意被牵扯到里面。

自己根本不是她口中的的洛秋艳,她来到这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认识的人都是有限的,只是,她们这些人都不长眼睛的吗,连认错了人都不知道!

还有那个可恶的男人,她已经跟他说过很多次,她不是他口中的洛秋艳,可他竟然一点也不相信自己,难道,她跟那个洛秋艳就真的长的那么像吗?还是根本就只是找了个借口将自己抓起来!

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就因为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理由便丢失了,洛依依心里越想越气,早知道,早知道会这样,她,她就把自己给青轩哥了,早知道,早知道会这样,她一定老实的在家里呆着。

就算青轩哥有了别的女人,但他对自已,他还算是不错的,就算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她相信青轩哥看在爹地的面子上,也不会让自己受到委屈的。

哪怕到时候她跟青轩哥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也总比现在这样被一个陌生人给糟蹋了好吧!

现在,她的一切都被毁掉了,被眼前的这个女人跟那个可恶的男人给毁掉了!

白雨看着眼前的女人,是的,是她先出现在她的面前跟她撞了一下然后装晕挡住她的脚步,司徒寒风的保镖才有机会将她抓住。

但那是她想的吗!

要不是为了能够接受司徒寒风,她会将这个头号情敌送到司徒寒风的面前?

一想到刚刚这个房间里所发生的事情,嫉妒便像长了蔓藤般将她的心狠狠的纠住,“童秋艳,我说你蠢你还真蠢,寒的人都已经发现你了,我不把你骗回来怎么跟寒交待!不过这才几天没见,你还真是让人刮目想看,你不是很爱展云轩吗,怎么又跟寒上床,三心二意,真不要脸。”

听到那污,辱性的话语,洛依依深吸了口气才将心底的怒火压下,有些口不择言道,“总比你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要好,我看你这样,那个男人怕是压根就没有碰过你吧,装什么纯洁样,只怕你扒光了跑到他床上他也不会要你!”

“你,你!”白雨被她直白的话气得只差没有跳起来。

“你什么你,说话结结巴巴,难怪那男人看不上你。”一边说,洛依依一边从头到尾的将她打量个遍,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饰。

白雨努力的让自己平息心中的怒火,看向洛依依的眼神简直要喷出火来。

看着对方哑口无言的样子,洛依依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如今的自己,也只不过是将心底的那份难过发泄出来罢了,可是,如今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就算嘴巴上能占个上风又能怎样?

不过,就算自己心里再难过,她也不会让这个女人发现什么。

“哼,你别以为寒他还会原谅你,你以为他跟你上,床是还喜欢你,你可别忘了,一个跟别的男人私奔的女人,那么一大顶绿帽子戴在头上,他只会厌恶你,讨厌你,折磨你!”终于想起将洛依依困在这的初忠,白雨又开始得意起来。

私奔,洛依依想起那个男人的确也提过这么一段,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一个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不,不可能的,这个世界怎么可能那么小,这只是那个男人欺负自己的借口罢了,至于这个女人,跟那男的是一伙的,所以说的话相同也没有什么奇怪。

“够了,给我闭嘴,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出去!”刚刚那一翻折腾已经耗费了她大半的力气,虽然刚刚已经恢复了一点,但她要离开这里就得先保持体力,还要想办法怎么逃离这里,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跟眼前这个跑进来的女人再多说废话。

“你,你!好,童艳秋,等你哭的时候别来求我!”自己讨不了好,白雨留下一句恶言也就不再逗留快速的离开了。

洛依依深吸了口气,缓缓走向窗口,可每走一步,身体那火辣的疼痛依然没有完全消散,洛依依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诅咒着那个男人。

走到窗口,洛依依恨恨的向外面看去,因为从自己进到这里面已经有了两三次逃跑的记录,这个房间所有的出口都被封的死死的,她记得,就在这门外面便有两个保镖,下面似乎也有两个保镖,还有一些佣人,那么多人,要想逃过那些的视线离开这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算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光难过是没有用的,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想到便做到,洛依依走回床边,将身体往着床上一丢,身体习惯性的缩成一团,许是真的太累了,没多久便已经陷入了梦乡。

而另一边。

豪华的包厢里,昏暗的灯光下司徒寒风整个人靠在沙发上,双腿搭在矮几上,双眼微合,像是已经睡着。

“我说寒风,昨晚你干嘛去了,看你累的,是不是昨天晚上被哪个妖精给采阴补阳了。”坐在对面的人突然起身坐到他身边,一脸暧昧的目光在他身边扫荡。

说话的人顶头一头红发色碎发如同他的人一般不羁,一张精致的五官邪气丛生,男人身上所戴的钻石耳钉在灯泡下很是闪耀还有他脖子上那条黄灿灿的金项链,典型的暴发户形象。

听了那红发男子的话,坐在另一旁的人满是看好戏的支起下巴道,“上官,难道你没有看到他刚进来时那死气沉沉的模样,竟然还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告诉你吧,最新消息,他那位漂亮而勇敢的妻子已经跟她的情人私奔了。”

说话的男人眼睛上戴了一副很是斯文的眼镜,其实若是懂行的人的话,一定能看出来,那副眼镜,根本就是平面镜,之所以带着它,也只不过是想让自已看起来更具有亲和力罢了。

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整个人看起来越发斯文。

“呃,真的,那女人简直太给力了,竟然私奔!”听到那人的讲完,红发男子上官青言,几乎兴奋的跳起来。

要知道,想看司徒寒风的笑话,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而刚刚开口的眼镜男子万哲见到他这一副表情,幸灾乐祸的向司徒寒风望去,上官青言不知道,他可是极清楚的,那童艳秋简直就是寒风的逆鳞,否则的话,也不会明知道那个女人真的有情人在外面也未曾出手做出伤害那个女人的事来,反而让自己身边的女人不断桃色新闻一大堆来转移视线。

从他从小跟司徒寒风打交道的经验来看,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那肚量,跟个女人似的,被他盯上,绝对没有什么好结果,可对那个女人却一再容忍,甚至用自己来转移大家的视线暗中保护对方,这里面,绝对有古怪。

“万哲,快跟我说说,他老婆的情人是谁,长的有没有我们寒风霸气,还是温柔形的小受……”上官青言越说越兴奋,压根没注意到身后已经多了一道冰冷之极的目光。

他没有发现,可不代表万哲没有注意到,不想被殃及,他很是聪明的起身,“我先上个厕所,你们继续。”

话一说完,人已经快速的离开现场,留下上官青言一脸陌名其妙。

“上官,你今天心情不错是吧。”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感觉到周身那越来越浓烈的冰寒,像是有无数把无形的冰刀随时都会向自己射来,这下总算让后知后觉的某人反应过来,一脸谄笑。“寒风啊,我这不过是关心你,关心你哈。”

“既然你这么关心我,我怎么能不好好报答你呢?”那张冰冷的面孔突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直看得上官青言汗毛肃立。

“不,不用了,都是应该的,应该的。”上官青言对于自己的得意忘形极其后悔,早知道,早知道他就不说那些话了。

“你既然这么关心我,那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你打理了。”冰冷的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什么!”上官青言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起身离开的男人,他,他竟然将公司丢给他,而且还是好几个月!那他的那些女朋友怎么办?他之前的约会怎么办?他可不想坐在那冰冷的办公室里只能对着四面墙,一点意思都没有。

可想要拒绝的话,在感觉到周四空气明显变得格外的压抑后便完全吞了回去。

“哥,你回来了!”当司徒寒风一踏进司徒大宅便有一道粉色的身影迎了出来。

“哥,你吃过晚饭了吗?妈妈知道你今天回来,可高兴了,还有,怎么只有哥哥一个人,嫂嫂呢?”见到司徒寒风身边再无其他人,司徒若若那满脸的高兴便沉了下来。

之前她听说嫂嫂跟别的男人跑了,而现在她又没有出现,难道,那是真的吗?

“你嫂嫂身体不舒服,我让她在那边休息,等过几天再带她过来。”看到妹妹,司徒寒风整个人温和了不少,脸上那刚硬的线条也变得柔和了。

虽然心里还有些担心,但哥哥已经这么说了,司徒若若便也没有在纠结这事。

“哥哥,今天我可是亲手烧了两个菜了,你一定要尝尝。”想到自己今天的劳动成果,司徒若若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好。”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司徒寒风任由妹妹热情的拉着她向前走去。

走到餐厅,上面已经摆好了饭菜,一位年纪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见到他们走进立即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寒风,你回来了。”

“哥,知道你要回来,妈妈便一直在这等你呢!”见到哥哥那张又恢复冷漠的脸,司徒若若立刻扬上笑脸一脸讨好。

“吃饭吧。”淡淡的扫了那妇人一眼,司徒寒风便自发自的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见哥哥依然这般态度,司徒若若有些失望,但很快还是恢复了过来,“哥,你尝尝,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呢!”

一边说,一边已经将菜夹进了后者的碗里,一脸期待的开口,“哥,你说说,味道怎么样?”

当菜入口,那甜的腻人的味道让他几乎本能的吐出来,但对上司徒若若那期待的眼神,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不错。”知道妹妹这是第一次做菜,不想打消她的积极性,司徒寒风很是中肯的给出了评论。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明天我就给爸爸也做点尝尝。”司徒寒风若若兴奋的将那菜夹进自己的嘴里,可一入口却全部都吐了出来,“哥,难吃死了!”

司徒寒风宠溺一笑,刚准备开口,突然一阵急促的玲声响起,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感觉到空气明显的降压,司徒寒风的脸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司徒若若有些担忧道,“哥,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妹妹,司徒寒风并没有多说的意思,“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有时间再过来看你。”

“哥……”看到司徒寒风已经转身离开,司徒若若有些焦急的想跟上,但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她没走几步,那道身影便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

“够了!既然他不想回来,以后别再叫他回来!”一直安静坐在那的中年美妇气愤的将桌上的吃食全部雪到了地上,一张保养的极好的脸也因为压抑而变得有些狰狞。

“妈……”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司徒若若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好了,妈妈有些不舒服先上去休息了,你自己也早点休息。”沈月香看到女儿的动作才反应过来自己过于激动了,可是做为母亲,她都已经将态度放得极低了,司徒寒风却依然对自己不理不踩的样子,甚至这才没坐下几分钟就离开了,连个招呼也不打,这口气,让她如何压下!

临海别墅

司徒寒风犹如帝王般坐在沙发上,目光冰冷的望向面前的几人,“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先生,太太睡了一觉之后说想吃点东西,我们就放了她下楼,原本以为她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不会有事发生,可没过多久,她,她又说要上厕所,可她进去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我这才进去看看,却没有想到,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越说到后面,女佣的声音便越低,那个女人怎么说也是先生的太太,她哪里敢违逆对方的话。

“好了,你们几个沿着去市区的跑一直找,仔细些,她一双腿走不了多远。”想到那个女人,司徒寒风有点头痛的抚额,从结婚到现在,她就没有一刻消停过,先是在外面跟情人私会,再是私奔,到现在,竟然一个人就这样跑了出去,要知道这里到市区,可有好几十公里,就是坐车也要一两个小时,她就靠一双腿,只怕还没有到市区,人就已经累的不成样子。

更重要的是,天色越来越晚,要是出了什么事……

越是细想,司徒寒风便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站了起来往着车库的方向走去。

话说洛依依此刻还真如司徒寒风所预料的遇到了大麻烦,

原本她还在为自己成功逃离而高兴不已,可没有多久,她便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这都走了大半天了,她不仅仅是一辆车也没有看到,更别提一个人了,而自己为了防止被抓回去,更是不敢走大路,如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了。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淡,前面的路也越来越看不清楚,越是往前走,她便越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洛依依更是急的不行。她真不明白,那个男人怎么可以将她丢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呢?

突然前面一道绿色的影子穿过,待看楚是什么之后,洛依依整个人吓的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那,是一条二指粗的蛇,此时见到她,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随时都有冲过来的可能。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