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悔教夫婿觅封侯小说云羡慕言书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0 14:02

《悔教夫婿觅封侯》言情小说最新章节由作者“非鱼”创作,讲述主角“云羡慕言书”的故事。本站提供悔教夫婿觅封侯小说云羡慕言书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章节:当金钗刺穿云羡的胸膛,云羡看着面前男人的脸缓缓倒下,阖上双眼前,脑海中浮现的是多年前那个风雪夜被自己救回的慕言书。


>>>>点击阅读《悔教夫婿觅封侯》最新章节<<<<

悔教夫婿觅封侯小说

云羡是被难言的疼痛和扰人的嘈杂声催醒的,无力的睁开眼,自己已经被扶回了榻上,丫鬟竹枝在一旁守着她,满眼担忧。

鸨母连同着平日里那些瞧不惯她的姐妹,此时都如同看好戏一般,挤挤挨挨的聚在门外,你一言,我一语的奚落着她。

竹枝瞧不过,擦着泪站起来,冲她们吼道:“你们给我闭嘴!有你们什么事!做人还是积点口德的好!”

鸨母眼看着一个小丫鬟也敢撒泼,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她们说错了吗!你家姑娘可不就是个倒贴的赔钱货!现在可好了,她这个样子,我以后还赚个屁钱!还不许老娘说两句了!”

鸨母话一说完,立即有姑娘附和,更是嘲讽竹枝:“哟~这么急着替你家姑娘出头?是指着有朝一日跟着你家姑娘给人家做小去?”

一声接着一声的冷嘲热讽灌入云羡的耳中,宛若一把把利刃,凌迟着她仅剩的尊严。她这一生一直要强,即便不幸落入风尘,也从未自甘堕落,那里受得了今日这般羞辱!

被子下面,十指紧攥着床单,指甲几乎陷入肉中。

“竹枝,回来!”云羡强忍着疼痛,制止了竹枝与那些人继续争执。

“稳婆呢?”云羡气弱。

竹枝哭着回答:“稳婆被妈妈他们拦在寻芳阁外,我想了办法,可是带不进来,姑娘!姑娘!她们这是要你的命啊!这可怎么办呀!”

床榻之上,云羡心口一紧,她不能死!她还没有见到慕言书,还没有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背弃他们的誓言,她不能死,她也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死在这腌臜污秽之地,死在这些小人的吐沫星子里!

她大口喘着气,努力的调整着呼吸,一次又一次的将上半身撑起,向下使着力气。

“竹枝,帮我看......孩子......孩子出来没有......”云羡每说一个字,都觉得耗尽了气力。

竹枝顶着哭红的眼睛,去帮云羡查看,微微掀开被子一角,又震惊又欣喜,捂着嘴激动的回道:“生了!生了!头已经出来了!姑娘再加把劲!”

云羡听完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用力。

妇人生产,九死一生,鸨母本想着什么都不管,坐等着自己这个败家的丫头一尸两命,落得清静,眼下看来怕是要生变数。

她甩着手帕上前,推开了竹枝,吩咐门外的姑娘:“把这个丫鬟给我带下去,别让她进来!”

竹枝扒着床沿不肯离开:“不!我不走!你们要带我去哪!姑娘!姑娘!”

大声的叫喊,奋力的挣扎,也终究只是一个人,难以抵挡对方人多势众。

云羡目光死死盯着鸨母,心中虽有惧意,却不敢表露出半分。

“妈妈这是......做什么......”

鸨母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做什么?你说呢?云羡,别怪妈妈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瞎了眼,爱错了人,挡了别人的路!”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着寻芳阁的每一个角落。

胎儿被强行拽离体外,折断颈骨,被血淋淋捧出来时已无了生气。

血水染红了云羡身下的床单,云羡面无血色,气若游丝,目光紧紧盯着鸨母手中抱着的死胎。

用尽力气勉强抬手:“孩子......孩子......我的孩子......还给我......”

“孩子已经死了。”鸨母冷漠的看着云羡,“云羡,你要一早听妈妈的话,哪里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不!”云羡尖叫着去够鸨母手中的婴儿,不顾身上车裂般的疼痛,“你骗我!你骗我!”

鸨母不再与她废话,带着死婴转身离开。

云羡从床上滚落在地,拖着带血的身子仍不肯放弃,一点一点的像门边爬去:“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为什么?为什么慕言书这般心狠,就算不顾念昔日的恩爱情意,她也曾救过他一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虎毒尚不食子,为什么他连自己的骨肉也不愿放过!

就因为她出身青楼,怕他们的关系一旦传扬出去会玷污了他的名声,毁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青云之路么!

“慕言书!”云羡眼底通红,用仅剩的所有力气,喊出了那个曾经让她思之入骨,如今让她痛彻心扉的名字。

嘶哑的声音,宛若杜鹃泣血,带着无穷无尽的恨意!

云羡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睁开眼,窗外的阳光暖融融的照进小楼,洒在她苍白绝美的脸庞上。

她微微动了动手指,哑声开口:“水......”

竹枝听到后连忙倒来一杯水,扶着云羡,慢慢喂下。看着云羡那张没有生气的脸,忍不住落泪:“姑娘,都怪我没用......”

云羡的手不自觉的抚上已经平坦的腹部,但那蚀骨的痛楚仍在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着她,她咬着牙,挤出破碎的语句:“孩子......没了......”

“姑娘......”

“他们杀了我的孩子......他们都想我死!都想我死!”

云羡缓缓转过头,阴恻恻的看着竹枝:“竹枝,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神?如果有为什么慕言书这样背信弃义的人能平步青云!”

“姑娘,老天一定会给这些恶人教训的!”

“呵~”云羡冷笑,“教训?什么样的教训能抵得了我孩子的一条命!”

说着,云羡抬起自己青葱玉削般的手指,摊在自己眼前,自言自语道:“我生来这般无用,受人欺骗,任人欺凌,是不是只要我死了,就能化作厉鬼,向那些害我、负我的人索命了?”

这样的云羡如同魔怔了一样,全然不见了往日里的温婉贤淑,阴沉的让人害怕。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竹枝自然是不放心这样的云羡一个人待着的:“姑娘,我陪着你吧,我不说话,不吵你。”

“我说,出去!”云羡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连你也不愿意听我的了,是嘛?”

竹枝无奈,只得退下,临走仍不放心:“姑娘有什么记得叫我,我就在外边守着。”

云羡没有回应,甚至没有再多看一眼竹枝。

竹枝才将房门合上,鸨母那边就遣了人过来叫她,她婉言回拒:“劳烦姑娘跑这一趟了,但我家姑娘现在情况不是很好,我得守着,还请姑娘同妈妈说说。”

对方冲着紧闭的房门白了一眼,话中带刺:“让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废话!就你家姑娘这点丑事,活该这个下场,我要是她,早就抹了脖子一死了之了,留在世上也是碍眼。”

“你......”竹枝气到不行,却人微言轻,根本无法同这些人辩驳。

对方也知道竹枝是个好欺的,强行将她拉走。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