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梦回金枝欲醉最新章节-宋初宇文乾小说作者梧桐树

发布时间:2019-07-10 17:02

轻叶小说为您提供梦回金枝欲醉最新章节。小编带来作者“梧桐树”的小说《梦回金枝欲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宋初宇文乾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梦回金枝欲醉》在线阅读<<<<

梦回金枝欲醉最新章节

大夫人气得脸色铁青,拂袖而去。宋进贤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心里暗暗想道:即便这件事对不起宋初了些,但我也是为了府中的富贵考虑。况且宋初我是女儿,怕她做什么?这件事不论她情愿不情愿,都得去做!

这样一想,心中便安定下来,大踏步走进宋初院里。

云晓和翠竹正在院里,慌忙行了礼。宋进贤脚步也不停,口中说道:“你们小姐可在房中?”

宋初早就听见宋进贤的声音,唇角不由勾起淡淡的讽刺的笑意。细心将手中女红的最后一针做好,方才出来道:“初儿见过爹爹。”

宋进贤看着宋初恭敬地对着他行礼完毕,方才咳了一声道:“这些虚礼就免了。”四处环顾了一下,“这里可还住得舒服?”

宋初淡淡地回道:“托父亲的福,自然是极舒服的。”

宋进贤满腹心事,倒也没听出宋初口中的嘲讽之意。宋进贤命服侍的丫鬟都散了,自己寻了位置坐下,正色地看着宋初:“初儿,今日皇上召见芊芊的事你应该也晓得了。你对皇上的问话可有什么看法?”

宋初心中冷笑。明明是求人的事情,却硬要做出一副施恩的口吻,真真是惹人厌烦。

“回父亲的话。这原是大姐的机缘,初儿没有任何看法。”宋初面上不露声色,只平静地说道。

宋进贤听得“机缘”二字,晓得宋初在嘲笑他们,不由得心中怒火上涌,又想到还要宋初给他们出主意,便强压了怒火,暗暗想以后收拾宋初也不晚。

“初儿,你就莫要和为父开玩笑了。”宋进贤勉强笑了笑,“那日皇上面前为父并非是不想说你的名字,只是伴君如伴虎,万一召你进了宫不甚如意,皇上发落下来,我该如何跟你娘交代?”

“父亲说的是。”宋初淡淡地道,“初儿晓得父亲是一片苦心,为了初儿着想。只是上次既然是姐姐的想法,如今便让姐姐来解决好了,又来找初儿作甚?”

“宋初,你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宋进贤怒道,“这些年宋府供你吃喝,悉心照顾你,难不成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这次若不能让皇上满意,咱们就得被治个欺君之罪,谁也跑不了!”

“爹爹这么说就不对了。”宋初丝毫不惧地对上宋进贤的眼睛,“这是咱们整个府的事情,为什么要把责任全都压到我一个人身上来?再者,爹爹现在知道欺君之罪不可饶恕,为何当初却只说是大姐的主意,难道这便不是欺君之罪?”

宋进贤气得浑身发抖,“你,你……”

“我怎么了?”宋初眼中一片清明,“别人以诚待我,我必百倍还之。这些年娘是怎么对你们的,可你们哪曾有一丝温情待我?爹爹,亏你也说得出府中待我不薄这种话来!”

“初儿,我晓得四姨娘没了,你心里难过。”宋进贤转而又换上了一副慈父的面庞,“只要你乖乖听话,今日回去我便下令,以后如何对芊芊,便如何待你。这样可好?”

宋进贤这一番变脸演下来,当真是恩威并施。宋初心中丝毫不为所动,面上却露出笑意来。

“既然是这样,我这里倒是有个想法。”

宋进贤脸上笑得更加可亲,只等着把宋初说出口的想法记下来禀报给皇上。

“既然南方涝灾不断,北方旱灾严重,何不把南方之水引到北方,则旱涝可解。”宋初淡淡地说道。

“南方北方相差甚远,你这等小儿岂能懂得,简直荒谬无比!”宋进贤只道是宋初在耍他,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站起来便往外走,再也不愿看见宋初一眼。

门外守着的翠竹看见老爷怒气冲冲地自屋里出来,吓了一大跳,还没等行礼宋进贤就已经走远了。翠竹皱了皱眉,满脸复杂的情绪。

大夫人听说宋进贤气冲冲地自宋初那出来径直去了书房,心里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宋芊芊不由得恨恨地绞着帕子骂道:“这小贱人,若不是还留她有用,怎容她今日还在猖狂!”

大夫人提点宋芊芊道:“你这几日最好少见你爹爹的面,省的他对你发脾气。倒也不必过于担心,只要我父亲还在,皇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咱们怎么样。”

宋芊芊得了大夫人的定心丸,便重新又欢喜起来。回到屋里左思右想,身边的丫鬟道:“小姐,宋初只不过是个小小庶女,怎容得这般放肆?理应给她些教训才是!”

宋芊芊觉得有理,口中却打断了丫鬟的话,神情严肃道:“千万不可这样说。咱们府中不管是嫡出的,还是庶出的,都应该一视同仁,懂了吗?”

她心中却活跃起来,决定去找父亲,让父亲好好收拾一下宋初的嚣张气焰。

宋进贤的书房一向是对宋芊芊开放的,因此看管书房的小厮也不曾拦着她。宋芊芊走进书房还未说话,只见宋进贤阴沉着脸道:“谁许你进来的?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宋芊芊唬了一跳,心中委屈起来。又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便又上前柔柔地道:“见过父亲。女儿听说宋初那蹄子不肯为父亲解忧,便想着……”

“曹川,把大小姐给我送回去,命她好好地在屋里待着,没有要紧事不准出门。”宋进贤听见“宋初”二字,脸色更是沉得能拧下水来,没等宋芊芊说完便道。

“小姐还是先回去吧,老爷这会儿心情不好,本是交代了不见任何人的。”曹川上前赔笑道,好不容易把宋芊芊哄出去了。

“曹川,这事你怎么看?”宋进贤揉了揉眉心,随口问道。曹川吓了一跳,连忙回道:“吓,老爷,您若是问我今年庄子的收成,铺子的进项,我还能道上个一二三;这样大的事情,曹川着实想不出来。”

宋进贤心里觉得自己越发糊涂了,竟然问起曹川来,便没好气地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曹川擦了把汗转身离开,心里却越发觉得宋初不简单起来。

第二日宋进贤命人来请宋芊芊。天气极热,宋芊芊带着云锦只管捡凉阴走,走了半晌才到书房。刚进书房便看见一张贵气俊美的脸庞对她微笑,竟然是三皇子宇文厉,登时便立时收敛了脸上的傲容,低头娇羞地行礼道:“三皇子。”

宇文厉含笑望了一眼宋芊芊,点点头。他早就备好了旱涝灾的应对之策,可惜父皇却没问他,正好便宜了宋芊芊,还能做个人情。宋进贤这只老狐狸,若不是此事,他连宋芊芊的面都见不上。

说了几句闲话,宋进贤果然把话题扯到这件事上来。宇文厉何等的人精,当下便含着温文尔雅的笑意道:“我倒有个愚见,只是不知是否可用。”

宋芊芊娇声道:“三皇子快说来听听,小女这两日苦思冥想,竟没个好主意。”

“广植木,多积粮。”宇文厉合了手中折扇,带了几分郑重道。

“积粮如今早已做到了,算不得什么好主意。倒是这广植木,老夫可还是头一次听说……”宋进贤难免有些惊讶地问道。

“小时候顽皮,总是挖皇宫地下的土,无意间发现树根下的土要更湿润些。”宇文厉轻描淡写地说道,“可见树根能够抓得住水分。况且旱灾经常颗粒无收,果树也可暂时饱腹。”

宋进贤思考了一会儿,笑道:“是我愚钝了。宋府今后欠你一个人情,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请直说。”

宇文厉连道“不敢当”,心中大乐,想着以后求娶宋芊芊又多了一分把握,面上只微微笑道:“只是不忍佳人为难罢了。”

宋芊芊羞涩地低下头,心中对宇文厉又多了一丝欣赏。

不料此时却听见两个小丫鬟在窗边偷偷说话,声音竟也不算小。一个高兴地说道:“这下好了,这贵公子给咱们小姐出了主意,再不用犯难了。”

宇文厉便微微笑起来,心中难免得意。宋芊芊身边的云锦听见小丫鬟这样说,便笑道:“可不是。这下再不用求那劳什子宋初了。上次不就是她出了个破主意么,何至于那般傲气。”

宇文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难不成那样的主意,真的是一个叫宋初的人出的不成?那宋相……心思转了转,便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只是观赏窗边兰花的样子。

宋进贤的脸色极其不好看,宋芊芊更是怒道:“谁在哪里?出来!”

那小丫鬟吓得抖抖索索,云锦更是面色苍白,进来便“扑通”一声跪下了,连声说自己糊涂了,又打了自己几耳光。

宋芊芊想到宇文厉还在旁边,为了显示她宽容治下,只好淡淡地道:“以后不准胡诌了,满口胡言乱语。”

待宇文厉走后,宋芊芊恨得命人打了云锦三十大板,从一等丫鬟降到了三等,罚了半年月俸。

第二日面圣的时候,宋芊芊便把这主意原原本本地说了。但这主意远没有之前涝灾的精妙,况且更需要耗费大量时间,见效也不是十分明显,宇文浩南的笑意便淡淡的,只说了一句“赏”便打发宋芊芊出来了。

宋芊芊心中暗恨,心中又对宋初多了几分厌恶,回到府中总觉得诸多不顺眼,常打骂丫鬟。

云锦原本是一等大丫鬟,只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便被降为三等,半年的月例都没了。想想原先是何等风光,现在却总是被之前得罪过的小丫鬟欺压,每晚默默流泪。

这天正在伤心落泪,却看见银雀朝着自己走来。银雀原本是她一手调教出的二等大丫鬟,现下反而对自己冷嘲热讽,经常派最累的活计给她。

“诺,去把这些衣服洗了。”银雀面无表情地塞给她一大包衣服,云锦一惊。

“怎么会有这么多?”

“要你洗你就洗,废话那么多做什么。”银雀冷笑道,“莫非你还以为自己是之前的一等丫鬟不成?只要主子看见你,就会想起那日的事,你在府里可谓永无翻身之日了。”说罢冷笑离去。

云锦手一抖,一大包衣服散落了一地。蹲下身慢慢去拾,却发现大部分都是银雀平日穿的衣物,不由得怒火上涌,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去洗。

洗衣物的时候更觉得憋屈。便向身边一个相熟的小丫鬟诉苦,一时口不择言道:“这府里这样多主子,我看只有四小姐院中的奴才们最得闲。你看着在大夫人,大小姐身边做事这样风光,实则一不小心就吃瓜落。像是大夫人一流,心肠才最是狠毒的。”

小丫鬟不敢说话,只得干笑了两声。云锦也觉得自己说话过分了,闭了嘴默默洗起衣服来。

曹川却刚好听见,心中动了动。大夫人的手段他自然知道,可是四小姐绝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样的手段却能在府中的奴才里评价极好,看来必有过人之处。

犹豫了半晌,曹川还是求见了大夫人委婉提及了这件事。本以为大夫人能从中领悟,从而宽容治下。不料大夫人大怒,将云锦又打了二十板子,打得奄奄一息,预备赶出府去。

曹川心中暗叹,再听见这样的叫苦便绝口不敢向大夫人提及了。宋芊芊得知了此事,便更觉得宋初是个祸害,终究留不得,便找大夫人商量。

大夫人不肯,只说以后还会有大用。宋芊芊不以为然,认为宋初既然这样不听话,到时候嫁出去也是败坏宋府名声,不如现在处理干净。

正巧那天二姨娘来找大夫人闲聊,眼珠转来转去只看大夫人屋子里又多了什么好东西,真是惹人讨厌,连带着宋芊芊看她怀里抱着的嘉哥儿也不顺眼起来。

宋芊芊看着嘉哥儿,脑子里忽然有了个主意。

她便找到云锦,赏了好些上好的伤药,教她如此这般,便让她做回身边的一等大丫鬟。云锦起初害怕不肯,宋芊芊阴森笑道:“我知道你还有个姐姐,就在厨房上做活。你若是不同意,我便把她发卖到窑子里去。”

云锦害怕得一哆嗦,沉默半晌还是点了头。宋芊芊满意地笑笑,又拔下头上戴着的八宝金钗赏了云锦,叮嘱她此事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