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凌石的都市小说阅读_绝手妙圣完本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2:02

主角是凌石的都市小说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凌石的都市传奇故事,文章情节非常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绝手妙圣》在线阅读<<<<

绝手妙圣小说

华夏医科大门口不远的麻辣香锅,因为大四的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这几天的生意特别火爆。

“哟!石头,哥几个今天来聚聚?马上就要毕业了,兄弟之间交流交流感情,应该的。”店里的伙计边收拾餐桌上的碗筷,边招呼着他们。

这家店的老板娘也算是认识凌石他们几个,因为凌石在大学四年,勤工俭学,就是在她家饭店打工,赚点生活费。老板娘不但人长得漂亮,心底也好,见凌石确实有困难,所以即使在生意很冷清的时候也没有赶凌石走。

听说老板娘不止这一处产业,这里只是她的一个落脚点,江南市,她也算是上层人物了。

“哥,我们四个人。”店里的伙计凌石都认识,相互之间已经很熟悉了。

“我看看。哎!今天客人多,估计都没有位子了,我去楼上看看去。”那伙计麻溜地蹦向楼梯,三步两步就上了二楼。

没有多久,那伙计就下来了,两手一摊,解释道:“石头,真对不起,我也帮不了你,这几天几乎天天爆满。”

“那算了,我们换个地方吧?”看来实在没有位子,凌石怕扫了大家的兴致,给出换地方的意见。

凌石他们四个前脚刚踏出门口,身后传来老板娘的声音:“石头,你给我回来。”

高挑的身材,丹凤眼,弯弯的眉毛,高高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唇,

“兰姐,没有位子,我们就不打扰了。”凌石脸上露出歉意,两眼看的发直,偷偷咽了口水。

“来我房间吧。”老板娘说完,便转身就上了二楼。

“啊?!”凌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边,自己听错了吗?她这是在勾 引自己吗?可是自己有什么值得她这么做呢?

在他合上疲惫的双眼的时候,一阵眩晕。差点没有站稳,眼前一片漆黑。大约短暂的10秒钟后,眼睛慢慢恢复了视力。凌石一阵后怕,看来这透视以后不能乱用。看了看宿舍兄弟,还好没有被发现。

“这里有属于我自己的一个包厢,你忘了?”传来台阶上老板娘的诱人声音。

凌石为自己刚才的偷看的小事件嘿嘿地笑了一声,右手挠了挠头。三个兄弟则是和凌石打闹一通。

不管怎么说,有地方吃饭了。

“我说没有地方,就没有了,难道有生意,我们还不做?我们会把顾客赶走的道理。”大堂内传来刚才那位伙计的声音。

“那他们呢?把他们的位子让给我,我给你双倍的钱。”那和伙计争辩的客人指了指凌石他们四人。

“是你?”

“是你!”

来人正是一向和凌石对立的陆凯,这位陆凯可是华夏医科大的花花大少,四年来,被他糟蹋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五十。

“对,就把他的位子给我。”陆凯见是凌石,他更加想找点茬。

“不行!”那伙计想都没有想,马上拒绝道。可玩笑,那是老板娘的包厢,是一般人能进的吗?要不是凌石是很熟悉的人,老板娘也不会发出这样的邀请的。

“噢?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弓虽女干犯,一个被学校退学的垃圾能在这里吃饭。为什么我不行?”陆凯有些不明白,这个饭店的伙计为什么态度这么强硬,于是无意就将藏在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你,都不是真的。”凌石有些慌了,他反正都退学了无所谓,可是秋瑶还在学校,她还是个女孩子,要是这事传出去,那让她怎么活。

“这,这你管不着,反正你这样的垃圾,就应该早点滚回乡下去,别在这城市里丢人现眼,还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陆凯还没完没了地刺激着凌石,心中顿时感觉很舒畅,说不出的畅快。

“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凌石想想有些不对,便上前理论。

而跟在陆凯身后的几个跟班马上上前将凌石架开,见他们动手,寝室的几个兄弟便冲了上来,眼看就要相互打起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得好事,难道就不许人谈论了吗?”陆凯一向嚣张惯了,加上刚才对他的妒忌,一下子有些无法接受,所以打算打压下他。

“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管,管好你自己吧。至于那事是不是我做的,我想有些人心里比我清楚。告诉你,那些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迟早有一天,我会拿回来。”凌石拉开老大他们,挤到最前面,不卑不亢地回道。

这里毕竟是饭店,还要做生意。要是因为自己,让老板娘生意受到影响,那不是他想看到了。

“滚!”原本已经上楼的老板娘见凌石他们没有上楼,又折返回来了,听到一些有关凌石的事情,让她有些发怒。

这个陆凯她是知道的,本市有名企业家陆涛的唯一儿子,宠的不行。三番两次在她店里闹事,要不是和他父亲还有合作,早就叫人教训他了。

要说以前老板娘不会发怒,伙计们都相信,自从独自一人创业以来,都是笑脸相迎。可今天似乎是个例外。

“你别嚣张,有你哭的一天。”陆凯将气撒在老板娘的头上,但也仅仅只是说说气话,放开凌石,转身带着几个跟班离开了。因为老板娘的背景,他还是知道的。不是他能动的了的。他这个花花大少也算是半个混混,社会上的势力和关系,还是知道些的。

这里的老板娘不敢惹,我还不敢惹你个乡巴佬吗?便交代那几个跟班说道:“你们几个在这里给我盯着。要是那个乡巴佬出来,给我狠狠地揍他一顿。我到对面洗脚店去洗个脚。”

说着便朝那灯光幽暗的小房子走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二楼,老板娘自己的包厢。

这个包厢很大,足足能容纳三四十人,中间一张十五人的大圆桌。侧边一张六人小桌。

“就坐这小桌子吧,紧促,好聊天。”老大率先坐在那侧边的餐桌,咧着嘴对老板娘说道,他可不想坐在那么大的圆桌,把兄弟四个隔得远远的。

“行,你们随意。”老板娘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热情地招呼,“你们随便点菜,我请客。”

凌石他们也不客气,就客随主便。

老板娘给他们点了一桌子的菜,举起手中的杯子说道:“来!为你们的青春干一杯!”

老板娘的话深深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一个个举起自己手中的杯子,仰头就干个底朝天。见大家兴致勃勃,凌石也放开喝了起来。

“兰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这四年对我的照顾!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只要我凌石能成就一番事业,我肯定回来看你。”凌石看着老板娘,真心真意地说道。

这个在这四年里,真心帮助过他的老板娘,平时就像一个姐姐一样照顾着他。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心里觉得退学的事情,心中的愧疚也有兰姐一份。

“别说些没有用的,哪怕你什么事都没有做成,你也要回来看我。我李秋兰的弟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不会被眼前的一点困难打倒的。”老板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凌石,朝他眨了眨眼睛,会心一笑,便离开包厢,空间留给他们自己。

“来。老四你行的。干杯!”老大他们也不干落后,想起这个兄弟眼见要毕业了,被学校勒令退学,心中也不是滋味。

“干杯!”

“老四,我希望你不要气馁!大学没有毕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老爹不也没有上过学吗?”陈小宝酒量最差,开始胡说八道了。

整个晚上,都是在不停地干杯,不停地说话。

外面的客人渐渐地离去,最后只剩下他们几个在说说笑笑,喝着酒。

当老板娘再次推开门的时候,四个家伙已经东倒西歪,只有老大还似乎有些意识。

“你们还能回去吗?”

“我,我最多带两人。”老大郑健舌头直打圈,说出的话都有些不清晰。

“让石头在这里睡吧。”老板娘淡淡地说道。

郑健趔趔趄趄地扶着老二和老三,晃晃悠悠地走了。临走看了一眼凌石,带有一丝羡慕的眼神。老四原来这么招人喜欢,这老板娘偏偏看上他。

老板娘独自留下凌石,不得不让郑健胡思乱想,随后也释然了,是他的就是他的,也不用替老四担心。

刚出麻辣香锅的饭店,老二和老三挣扎着站直,自己行走。

老大郑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三人相视一笑,便哼着歌声往宿舍走去。

“老大,你说我们四个还会聚在一起吗?”

“会的,你看着吧,老四会回来的。”老大的脸上流露出同龄人没有的成熟。

黑暗处,有个黑影拿起电话说道:“喂!陆少,这凌石还没有出来。都十二点了,我们是不是还要等?”

“继续!”电话那头说完两个字就挂断了。

……

而此时的凌石正在老板娘的床上呼呼地打着呼噜。

床的一侧,站着老板娘李初兰,一脸温柔地看着凌石坚毅的脸庞。忍不住伸出触摸着。一袭困意涌来,李初兰晕乎乎地趴在床边睡着了。

良久!

“噢!”

凌石情不自禁地大呼一声。

这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位美女,这美女的身体正压着他的一只胳膊。透过月光,仔细看去,不是老板娘还有谁。

怎么会在这里睡?老大他们呢?不会他们联合玩了我一把吧?随即想想老板娘的为人,也许是错怪了。不过即使是老板娘老牛吃嫩草也愿意呀,谁让这牛这么温柔,这么诱人呢!

凌石的动作,将李初兰惊醒,她慌张地直起身体,挽了挽有些凌乱的秀发。

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异样,这才长嘘一口气。

随即她的目光又带着一丝好奇看着凌石,想不到这个大男孩还坐怀不乱,真没有想到。

“便宜你了。”李初兰白了凌石一眼。

便宜?凌石脑袋中一片浆糊。

怎么就便宜我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呀,要是这样就是便宜的话,那坐火车,不得一火车的女人被自己占了便宜?

“那也是我够帅!”凌石坏坏地一笑,得意地说道。

“臭美吧,你!”李初兰说着便站起身体,走到窗边,欣赏起外面的景色。

一股尿意袭来,唆!凌石连忙跑进房间内的厕所,撤下裤子,哗啦啦地放了起来。

这房间是李初兰的临时休息房,所以很简单,卫生间和卧室是一间。看着那急急忙忙冲进卫生间的凌石,李初兰心中一甜,感觉就像和恋人住在一起似得。只是瞬间,李初兰便清醒了过来,自责:李初兰,你这是怎么了?是单身太久了吗?凌石他足足比自己小八岁呀。

当凌石走出为什么那一刻,两人之间多了丝尴尬。李初兰脸颊的潮红还未褪去。凌石便上前抓住李初兰的手,郑重地说道:“兰姐,你有病呀!”

“你才有病。”李初兰跳了起来,被人说有病,心中当然不舒服。

“我说真的,你要相信我。”凌石一本正经地说道。

“噢!那让石头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病呢?”李初兰也有些好奇,看看这凌石到底能说出个什么头绪来。

凌石闭目养神,集中精神力,开启透视异能。

脑袋中传来一阵恍惚,精神力不是太多,要一鼓作气。于是更进一步,进入肌肤,看到血管。只是短短的一分钟,凌石就坚持不住了。满头大汗,脑袋一阵眩晕,双眼顿时失去视觉。休息了三分钟左右,这才恢复视力。

“怎么样?我看是你自己有病还差不多,想不到看上去这么强壮的身材,也这么虚。”李初兰有些心疼地打趣着凌石,用手将他额头的汗珠擦去。

可偏偏凌石好强,说道:“虚还是强。试试不就知道了。”

“啊!你要死呀。连姐姐我的豆腐都吃。”

于是两人打闹到一起。一时间,房间内的被子,枕头,抱枕,都是武器。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